回新客星站首頁  中國 UFO 研究專輯之十五 21s.gif (6574 bytes)

天上地下規律一樣

/(雲南)蕭光大

【編按】:蕭光大先生為雲南省文山師範專科學校教師,曾進行當地具特異功能學童的測試工作,一九八三年六月間由三位學童用意念呼喚飛碟後,發表本文於北京《UFO研究》十三期。

 宇宙之大,無奇不有。正因為物質的多樣性和複雜性才構成了現實的一切。從古到今,人類發現的飛碟現象就是宇宙間許許多多真實現象之一。

  當我們就有關飛碟的大量資料和目擊案例來與我們人類自身所發生的一些特殊現象作一比較時,我們就會驚奇地發現天上地下規律一樣,飛碟現象與人體特異功能具有何等相似!這樣,我們對飛碟的存在,飛碟飛行的特殊,第三類接觸等有關現象,就會感到它仍然是可以理解的。

  從大量案例看,飛碟的飛行是很自由的,可垂直起降,不需跑道,可測飛旋轉,可前進後退,可停留在空中,可轉直角,真是設備先進的全天候飛行器。它還可以任意速度飛行和加速,會解體,又能組合,這樣忽隱忽現的隱態飛行最使人難以理解相信。

  以人體本身來說,當代理論對人的各個器官的作用可以說尚未完全弄清楚。就拿「耳朵認字」來說,包括一些權威學者們只承認眼睛的認字功能,在「耳朵認字」面前惶恐不安,遠大嚷大叫世界上真出了怪事了。可現在全國數以千計的小孩都具有「耳朵認字」功能,為什麼在客觀事實面前總是懷疑那?這不正說明傳統的觀念和理論把他們的頭腦束縛到了僵化的程度嗎?

  過去對人的大腦的研究也是很不夠的,認為額區是啞區,現在腦電專家們的研究發現啞區不啞。如航天醫學工程研究所梅磊教授的研究,他對許多具有特異功能的兒童和有名的氣功師動用腦功能測量技術,對氣功態和特異功能態下的腦波進行電子計算機處理和分析,結果在大腦額區發現能量集中的α優勢峰,額區--枕區關係傳遞,即α被優勢峰從枕區(正常態)向額區(氣功態異能態)的移位效應和α波頻率減慢的效應。如果以傳統的觀念,經典的理論來理解大腦的這一功能,當然也是不可能想得通的。

  更有趣的是小孩能夠用特異功能移物,而移物過程就有顯態和隱態兩種,我們對飛碟現象研究的同時,觀察了人體特異功能移物實驗,增強了我們對飛碟隱態飛行的理解。

  既然今天的地球人能夠使物體發生隱態運動,為什麼遠比地球文明先進的地外高級生物就不可能使飛碟隱態飛行呢!我們設想:隱態飛行是一種很理想的飛行,它能突破任何空間障礙,實行時空轉換、實行星際航行而受阻最小,速度極大,能克服引力場、電磁場等力場的束縛而自由飛行,它有其新的飛行規律,實現了顯態飛行與隱態飛行的轉換。

  如在第三類接觸中的UFO劫持案(貝蒂.希爾和巴尼.希爾劫持案)說到,飛碟人可把地球人從地球上的任何框架堛蔣筆T走而不受阻:在人體特異功能的特異轉運、特異書寫、突破空間障礙實驗中,我們看到試樣可從一處「消失」,然後在另一處「再現」,而中間過程一般人看不見,但受試者本人對試樣的「消失」時刻和「再現」時刻與方位有所感覺。受試者的主觀描述,經常與實驗現場搜尋試樣的結果相一致。「突破空間障礙」的過程,常人同樣是看不見的,待到在場監測人看見試樣時,它已經從密封容器中轉運出來了。「特異書寫」中,鋼筆和紙密封於盒中,鋼筆不扭開就能寫出字來。這些都說明了物體的隱態的運動或飛行,可以完全不受物理框架的束縛,且能實現顯態和隱態的自由轉換。

  在飛碟劫持案中,飛碟人與地球人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可借助思維傳感進行交談,這個現象在地球人之間能否進行呢?從王強和王斌、小紅和小黎的思維傳感實驗,證明了信息是能夠傳遞的,這樣地球人與飛碟人借助於思維傳感進行交流就成為可能。

  這堙A介紹一個目擊案例。

  一九八一年八月十一日下午七時過,天高氣爽,蔚藍色的天空沒掛一絲雲彩。這時離天黑尚早,雲南文山八月份一般在下午八點過才天黑。我帶三個小孩在文山師專大禮堂旁正準備對她們進行移物測試,當時有師專、附中、縣一中的老師,昆明師範學院暑假回家的學生,及院子堣@群小孩共二十多人在旁圍觀。七時二十五分附中學生贊梅偶然檯頭發現天空中有一個不明飛行物,就叫了起來:「你們看,天上的飛碟。」於是大家都往天上看。這個不明飛行物呈菱形,有一支香煙那麼長,發出銀白色的光,亮度與晚上最亮的星差不多。孩子們邊看邊叫,使得屋子堛漱H也跑出來看,加州農業局副局長、州廣播事業局副局長及老師們也聞訊出來看。

  我選了一根電線為參照物,確定了它的運行軌跡。它一面旋轉,上升一段又下降一段,向北西方向運行、軌跡特殊,不像流星、飛機、衛星的運動軌跡。孩子們邊看邊嚷:「轉了!轉了!」孩子們形容這個不明飛行物「像水蛇頭的游動」。移動速度較慢,比飛機、衛星運行的速度看起來慢,它發出銀白色光。在觀看時我叫了一個學生記錄時間。

  飛碟越來越高了差不多看不清楚了,孩子們嚷著:「要走了,要走了。」我突然想起叫三個特異功能小孩用意念呼喚:「這是文山,飛碟來!飛碟來!」喊了一兩分鐘後,飛碟突然急轉下降,其下降高度比初視點還要低,這時孩子們叫嚷著:「下來了!下來了!」、「在翻筋斗」。這時三個特異小孩也叫起來:「我們的耳朵燙!」、「耳朵發抖!」、「全身發麻!」她們由於身體的特殊反應,驚駭得停止了呼喚,於是飛碟向高空上升,迅速消失。

  這個案例太偶然了、太特殊了,我們在當時也感到莫名其妙。它的運行軌跡太離奇,而且呼喚竟會下降,真是巧合得很。看到這個現象引起了我們的興趣,事後我對小孩分別進行了詢問,她們都說全身發麻就像發特異功能時的感覺,尤其是耳朵麻得最厲害,耳朵還抖。我對當時的其中兩個遙測和傳感信息較強的小孩進行詳細詢問。

  一天晚上,我到小紅(十一歲)家,當時她的父、母在場,小紅靠著母親坐在床邊,我問:「你知道什麼叫飛碟嗎?」
  「不知道。」小紅回答。
  「你讀過有關飛碟的書,或看過有關飛碟的連環畫嗎?」
  小紅說:「沒看過。」
  「你那天看見的飛碟有多大?」
  「有一間屋子大。」小紅的意思指長為七、八公尺的屋子。
  「像什麼樣子?」
  「像兩個盤子蓋在一起。」
  「你還看見什麼?」
  「周圍有窗子。」
  「堶惘酗H嗎?」
  一問到這堙A小紅好像受到什麼刺激,兩眼張得大大的楞了一下,說:「我害怕,我害怕。」突然將她媽媽一把抱著哭了起來。我們感到奇怪,等地稍不哭,又問:「你看見飛碟埵釣S有人嘛!」於是她又抱著媽媽哭,哭得更厲害。問了三次哭了三次,無法問下去,只好算了。

  第二天,我接著去問小雲(十四歲),小雲說:「堶惘酗H,看不見臉,頭上有一尺多長尖尖的肩扁的東西,我們叫時,這個尖尖的東西就轉向我們。」
  「堶惘陷X個人?」我問,小雲說:「有三個,有一個頭上沒有那個尖尖的東西。」
  我又問:「他們有多高?」她說:「一米多高。」
  我再問:「他們的皮膚是什麼顏色?」她回答說:「是深藍綠色。」
  從小孩這些回答,真是越來越叫人難以理解了,越來越玄了!我們想問個水落石出,想到小紅的特異功能較強,還是從她那埵A了解吧。

  一九八二年四月四日我又去小紅家,她媽媽、姊姊和三妹都在。當間她飛碟埵陬L人時,又哭了起來,兩隻小手靠著臉哭,她媽媽對這種情況想不通,說:「大家都在你怕什麼?」又緊逼她只要說一個字「有」或「沒有」人,就行了。只要問一句,她就大駭驚叫,哭得越厲害,結果又哭了一個晚上,一個字也問不出來。

  四月十一日星期天,小紅到我家玩,看雜誌,當她打開《科學與未來)創刊號二十四頁,看到外星人的圖面,立刻嚇得把雜誌摔了很還。
今年春節期間(一九八三年二月十四日),省裡派人來測試她的特異功能時,她完成了飛信實驗時,她突然問我:「老師,該是飛碟又來了」我說:「沒有嘛!」她走到窗子邊看了一下天空,又哭了起來。

  遇到這一系列現象,使我們迷惑不解,是否地球人的特異人與飛碟人有什麼關聯?他們之間有什麼信息相通?或者外星人的信息對孩子們的刺激太大,在她們的心靈上留下什麼痕跡?這真是值得繼續探索的一個謎。

  飛碟現象與人體特異功能現象雖然離奇,難於解釋,發人深省,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上,但這兩種現象似乎有共同的客觀規律。我認為:從地球人本身特異功能現象的研究有助於飛碟現象的理解,它們之間看來有某種聯繫,或許人體潛能的發展有助於和外星人交往的發展,說不定地球人中特異功能的強者會成為將來直接和外星人通話的人。


 [ 回「中國 UFO 研究專輯」 ] [ 回 「幽浮•外星人」 ] [ 回新客星站首頁 首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