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中國 UFO 研究專輯之七 21s.gif (6574 bytes)

超人帶他去遨遊

/(河北)冀建民、遲尚林

 

【編按】:本文係河北肥鄉 UFO 研究會冀建民、肥鄉縣委宣傳部遲尚林實地調查撰稿完成,可以說這是中國 UFO 研究會所收集到的最具神祕色彩、最真實的一次不明事物案例。

  外星人是否到過地球?人們正在調查有關案例,以取得證據。今天我們要向大家報告一起在我國冀南發生的奇特事件,當時它作為一條爆炸性的新聞轟動了河北省肥鄉縣。該縣杏花村青年農民黃河連續三次神秘地失蹤,且不乘任何交通工具,由兩個不明飛行人攜帶,瞬間可騰空飛行到一千多公里以外的上海、南京,以至更遠的蘭川、長春、福州。奇聞不翼而飛,人們大惑新奇!公安機關曾予追查,至今仍為謎案,一直縈繞在人們心頭。為了揭開此謎,探索未知世界的強烈的好奇心、責任感,重新燃起了我們的希望之火。最近我們曾先後行程數千公里到該村和其它地方重新進行了調查訪問,與當事人和知情者進行多次座談,結果使我們執信這的確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一封誤發的加急電報
  事情要從一九七七年夏季談起,那年六月下旬,正當人們傳說空中出現不明飛行物時,杏花村這個位於該縣東部一向和睦寧靜的村莊,近年籠罩著一種驚慌氣氛。青年農民黃河領了結婚證書,蓋了新宿,很快就要成家,卻在十二日夜晚睡覺時突然失蹤。人們四處尋找已經七、八天了,仍然杳無音訊。當時黃河只有二十一歲,初中文化程度,老實憨厚。眾多村民為之不安,他母親和未婚妻更是憂慮。有人在默默地祈禱上帝保佑,讓黃河平安地回來。

  這件事傳到了附近的辛寨村,他們派人將一封揉皺了的電報送給了杏花村黨支部表示:十三日辛寨收到這份電報,本村查無此人,因此在辛寨滯留了七、八天,是不是杏花村失蹤的黃河?電文如下:

  「肥鄉辛寨黃河十三日上午在上海蒙自路收容站收留望認領。」

  看看這份電報,人們心裡謎惑不解,上海收容所發報的時間,竟是在他失蹤十多小時:並且為何將電報誤發到附近的辛寨?杏花村距上海市一一三七公里,乘直快列車也需二十二小時,而且還必須到四十五公里外的邯鄲市才能搭火車。晚上既不通汽車,他走時也未騎自行車,如步行這段路程也需九小時。縣、地、省城均無飛機場,坐飛機決不可能,難道是他自己瞬間飛到了上海?

  不管怎樣,應把黃河領回再說,謎團來日待解,大家做出了決定。副支書記黃宗善為了慎重,覆電到「上海收容所」,說黃河左臂有塊痣,望查明。三天後來電確認是他。

  村支部幫助籌借了兩百元,委派黃河表哥黃艷明和鄰近曲周縣親戚錢郝的一塊赴滬領人。因錢說他表弟呂慶堂在上海五六七六一部隊工作,萬一找不到收容所,可讓部隊同志協助查尋。

  兩人乘坐了兩小時汽車來到了邯鄲市。又乘坐了二十二小時火車來到了上海市,他們首先到了部隊,找到了師部幹事呂慶堂,說明了來意,望協助解決。呂慶堂和部隊其他先生聽了這件事,也感到非常新奇,第二天早晨即和收容站取得了聯繫。

  呂慶堂、黃艷明、錢郝的一塊乘部隊小車來到了收容站,黃河果然在那堙I經收容站證實:黃河於六月十三日上午被收容站收留,是兩個「交通警」將他送進那堙A並說黃河是河北肥鄉縣辛寨人,所以電報就誤發到了辛寨。兩人經出示介紹信,將黃河領出。

  三人登上回家鄉的列車。到家鄉後,鄉親們尋問著他出走的原因和經過,黃河惶惑地給人們講了他神秘的奇遇:

  六月十二日晚上,天氣悶熱,雲層越來越低,我在剛蓋好還末安門的新房媞峇U,不多時又被喧鬧的聲音驚醒,睜開雙眼一看,不覺大吃一驚:只見高樓林立,霓虹燈閃爍,自己躺在一個繁華的大城市街頭!身邊還有一個小包裹,包著我的衣物。平時這些衣物隨丟亂放不在一處,這次不知怎樣都集中在包裹埵P他一起飛到了異鄉。環視四周,許多招牌都寫者南京市XX商店、南京市XX旅館等。走了定神,不是幻覺,不是作夢。南京距家鄉八二九多公里,怎麼不知不覺瞬間到這?在我驚愕之時,走來兩個交通警模樣的人,略加盤問後,給了我一張火車票,讓我立刻坐車到上海,說那埵釵洫e站,能和家鄉取得聯繫。我坐上了開往上海的列車,隨著車輪飛轉。心媔V來越不安。將頭伸出窗外,還能遠遠地望見南京站台上為我送行的「交通警」。我多麼希望他們能和我同行啊。可是車到上海站,還未停下,我卻望見他們已在上海站台上等候了。不知他們乘坐什麼,比火車還快。他們帶著我穿街過巷乘汽車,將我送進了收容站,給接管先生交待後離去。接管先生也沒有再具體盤問我什麼,便將我暫時收留。十幾天來我一直在納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神秘地闖進軍營
  事隔一個多月,到了七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大隊在黃河家南院召開大搞生產群眾會。黃宗善和幾位大隊幹部都在場,大會開到一半,隊長讓黃河等青年人早點睡,明早往地堸e糞,以實際行動嚮應大會號召。

  晚十點多,勞累了一天的黃河躺在院堛漣氻W迷迷糊糊地睡了,他心媮棱}記著明早送糞的事。半夜醒來一看,卻又躺在一千多公里以外的上海火車站廣場!當時為午夜一點多鐘。驚魂未定,北風吹來,電閃雷鳴,嘩嘩暴雨,澆濕了滬城。奇異外鄉,哪是歸宿?黃河不由的哭了起來。忽想起上次協助回家的解放軍先生,欲去尋找。天隨人願,這時又出現兩個身著便衣自稱是部隊的人說可帶他去。過黃浦江時,給了黃河四分錢,讓他買票。

  到了部隊門口,有戰士持槍站崗,驚惕地注視著四周。這三人進時,站崗的毫無反應,好像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營房內只見一隊戰士正在操練,又如此這般地過了兩道崗,三人進了師部。

  「你怎麼又來了?怎麼進來的?」呂慶堂和幾位軍人都感到驚訝。「他倆送我來的。」等黃河回頭欲介紹時,那兩個人突然不見了,四處查找均無蹤影。「我不到門口接你,門崗是決不會放進的。」呂慶堂說罷轉身就去找門崗問明情況,可是三道崗都一口咬定沒見到外人進來和出去。戰士們也為此證明。難道他自天而降?難道他會隱身術?

  黃河來歷不明,突然出現在師部,驚動了整個營房。第二天上午十一點,杏花村就收到了部隊來的電報,是直接發給黃宗善的,查問黃河到底是什麼人,竟神不知鬼不覺闖進了師部,正追究門崗的責任。村支部當即回電證明:黃河不是壞人。呂慶堂無可奈何,讓戰士們將他嚇了一頓,再來就把他抓起來!第二天用小車把他送到上海火車站。為他買了回家的車票,給了他幾塊零花錢,讓他回到了家鄉。這次經歷三天。

  黃河再次離家,又引起人們的紛紛議論,成了方圓百里的頭號新聞。他末婚妻,這個勤勞美麗的姑娘難以忍受精神上的壓力,向法庭起訴要和他離婚。更不可思議的是,在他離家的同時,房屋的土牆上出現了好像是用鐮刀刻的文字:「山東高登民、高登亮放心」字樣。

  至今未查到寫字的人。

中國領空大飛越
  最神奇的要數第三次了。鬧劇又隔幾天,夜幕降臨,星星又在神秘地眨眼。黃河去大隊要工票回來,一路上東張西望,總覺得有人在窺視他、跟蹤他。來到家門剛進院子,忽感頭暈目眩,頓時失去知覺。

  等醒過來以後,卻躺在一家旅館堙A旁邊生有兩青年,自稱是山東人,告訴他這堿O蘭州,並說他在南京遇到的「交通警」和送他到部隊的人都是他們扮的,前兩次失蹤也是他們安排的。

  那兩個人身高一百八十五公分以上,以地球人年齡判斷為二十、二十五歲,外表看不出什麼異樣,不多說話,和黃河對話用肥鄉口音,和旅館人員對話即用旅館人員的口音。當時黃河如驚弓之鳥,夜不能眠。根據到黎明時間估計,當時大約為零點。天亮了,陽光照進窗子,他卻睏意襲來,竟一覺睡到了傍晚……

  夜晚,兩個陌生人輪流背著他騰空飛行,鳥瞰大地、河流、山川、村莊、城市,萬家燈火,甚是壯觀。一千公里路程,只用了一個多小時就降落在天安門廣場。附近一家劇院正在演出「逼上梁山」,劇院雖憑票入場,可他們三人沒有買票,竟長驅直入,守門員毫無反應。進去後坐在最後一排。散場後,住進一家旅館。(在此以前,黃河沒有去過北京,可回憶起那次在天安門廣場及附近的情況,卻很真實)

  白天他又睡了一天。夜晚,兩個不明飛行人又背著他飛行到天津,他非常清楚地記著,在一家影院還看了電影「苦菜花」,照例無票進場。在旅館他睡到第二天下午,三人共進晚餐後,兩個不明飛行人告訴他:「今夜要去長春。」三人騰空一小時後,降落在一個城市,未在大街上遊覽即住進一家旅店。繼而又飛到一片長滿蘆葦的地方,飛行人告訴他這堿O福州……。

  第三次失蹤時間之長,到的地方之廣,黃河印象很深。不明飛行人讓他爬在背上(感到有人的體溫),即飛離地面一丈多高,過建築物也是高出丈許。四肢不動,也聽不到呼呼風聲,速度感覺像跑一樣快,中途不停留。雖然各城市距離不等,都是一個多小時即到。兩個不明飛行人懂得很多地方語,到哪奡N用哪堣f音。住旅館時,要哪堣雯衎H都有。每到一地,一人看護他,一人去不知何處取回一式三套衣服都穿上,走時又脫下送回不知何處。那兩人除了穿的,隨時連個提包,甚至洗刷用具也沒有。凡能留紀念的東西一律不許帶,並且拒絕照像。錢也不多,每次不多不少剛夠用。當時黃河心情十分緊張,但是知道逃跑也沒用。到了離家二一○○多公里的福州,緊張到了極點,很想回家。飛行人看出了他的心思,說玩夠了就讓你回去。

  在一個黎明時,他母親聽到屋外有物體落地的響聲,提著馬燈到院堣@看:是黃河!正躺在屋外棗樹底下昏睡著,還是走時穿的一身舊衣,只是赤著腳,一雙布鞋沒了。他家人把他扶進屋堙A安睡下,即向村支部報告了回來的消息,這次經歷九天。

  三次爆炸新聞,波及冀南甚至更遠的地方,縣公安機關本著社會冶安應有的角度派人追查,結果列為懸案,不了了之。黃河原來沉默寡言,事後變得很愛說話,無所不談。不管怎樣,黃河未婚妻堅決要求和他離婚了。種種謎團待解,滿天疑問落在了人們心頭。

留下的思索
  飛人帶他去遨遊,如果是當事人虛構的謊言,那麼,村支部、廣大群眾、還有部隊幹部戰士及收容站職工都願意長期為他作偽證嗎?他幾經折騰,又為此破費兩百多元有什麼意義呢?妻子離婚、家庭破裂,他能堅持新天方夜譚不要家庭嗎?如果是他虛構的謊言,一個老實的農民當時能如此異想天開嗎?多年來經過多少人次的非議、「審問」,他能永遠沉著鎮靜守口如瓶嗎?

  如果是人為的惡作劇或某項科研成果,能像超人一樣騰雲駕霧,有隱身戰術,能以二十至四十倍於特快列車的超高速,把人在沉睡中瞬間運行千里,而不驚醒,也不迷航,能知路在何方,早該申請發明專利了。可報刊從未披露過,是國家機密嗎?還是超國界行動呢?

  飛人所表演的一系列反物理現象,能是地球人所為嗎?難道外星人光臨了中國,並學會了中國的文字和語言?就在我們調查將結束時,在該村上空拍到一幅UFO照片,有可能是飛碟有如,特闖人了鏡頭。

  星辰更替,日月蒼桑。數年過去,這起奇特事件在冀南一帶無人能夠解釋,但願不要永遠是個謎。法國十八世紀無神論者霍爾巴赫說過:「人們之所以迷信,乃是因為恐懼。之所以恐懼,乃是因為無知。」我們今天的認識,今天的努力,將為我們千秋萬代的生活、思想奠基,科學的發展、社會的進步,需要人們勇敢的探索精神。

  如果我們研究和掌握了不明飛行人的飛行理論和技術,必會給人類帶來一場科技革命。如果我們對此不負責任地迴避,不講科學地渲染或胡亂結論,將會貽誤後人,將UFO探索引向歧途。

  星際交往,古今有之,阿波羅宇航員在月球上的金屬碑文留下:「一九六九年七月,太陽系埵甈P地球上的人類第一次在月球留下足跡。我們代表全人類來這塈@一次和平旅行。」那麼,是否有外星人也到地球上作了一次和平旅行呢?

  總之,人類的科技水平面臨著新的難題,面臨著新的挑戰,UFO研究有利於科學,特別是空間科學(太空科學)的發展,有助於我們張開追求的翅膀,共研究未知世界媯L數個方程的根,也是學習宇宙文化的開端。

● 後記/意念喚來了飛碟? 冀建民
  《超人帶他去遨遊》一文,調查將結束時,我們想在該村拍張外景照,說明事件在此地發生。
  四月三十日那天上午,陽光明媚,風和日麗。我和縣科委新聞攝影師徐強先生帶了相機,一早就出發了。
  一路上的話題,自然還是UFO,三句話不離愛好嘛,說中國人拍到的UFO照片較少,原因之一就是出門不帶相機,見了飛碟也只能望天興嘆。我戲謔地對徐強說,今天我們帶了相機,備足了膠卷,注意空中,發現UFO,立即拍照!然而,遼闊的天空還沒有任何異物……。
  十多公里路程,我們一個小時就到了,只見藍天,白雲、綠樹、紅房、一條大路延向遠方,這就是超人光臨的地方。中午十一點,方向上東下西,陽光在右,快門在響、在響,忽覺得空中有個什麼物體閃了一下,或許是幻覺吧,我們都沒有在意。
  當晚,照片顯出之後,不覺大吃一驚,只見照片的天空部分有個橢圓形不明物體。幻覺?相機拍不到幻覺:烏雲?當時就未看到,再說也沒有這麼規則。膠卷問題?膠卷是新的,試想,一個難得的鏡頭因膠卷問題而作廢,該多今人沮喪。而且,我們從不用過期膠卷。再說,膠卷曝光顯影後該是黑色,正片該是白色,實際情況又相反。百思不得其解,莫非真是意念喚來了飛碟?

  附:中共肥鄉縣委宣傳部公函

「中國UFO研究會」網絡中心:
  《超人帶他去遨遊》一文,由肥鄉UFO研究會冀建民和肥鄉縣委宣傳部遲尚林二人調查撰稿,情況屬實,對現代科技和現代觀念的震動很大,望國家科研部門由此展開科學探索。

致札!

中共肥鄉縣委宣傳部(蓋章)
一九九0年十二月十三日


 [ 回「中國 UFO 研究專輯」 ] [ 回 「幽浮•外星人」 ] [ 回新客星站首頁 首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