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中國 UFO 研究專輯之三 21s.gif (6574 bytes)

科學進步與外星文明

/(北京)趙界平

  長期以來,一個問題總是在我的頭腦中像衛星繞地球一樣隔不久就出現一次,由於這個問題在別人看來近乎荒唐,所以我也不好向他人啟齒研討,但我總覺得該有發表它的機會。感謝北京UFO研究會的《幽浮》會刊能給我這樣一個機會,使我能發表自己的看法,同時也是與各位有識之士共同探討的大好時機。

  科學家對人類進化史分類為:猿人、古人、新人三個階段,新人是現代人類的直接祖先,新人的歷史是從十萬年前開始到今天。從體質形態上來講,現代人也包括在新人之內。十萬年前新人的體質跟今天現代人已經沒有多大區別,腦量跟現代人完全一致,也就是說,三千年前的人的大腦與今天的人的大腦沒有什麼差別。

  人類文明史到現在少說也有五千年以上,在此我不想討論文明與野蠻的界線應具體劃在哪一年上,姑且只算它三千年好了,通過史書記載和出土文物等等方法,我們對這三千年來的歷史可以說大致清楚,由此產生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從三千年的第一年直到三、四百年前人類的各種科學技術、社會面貌,乃至穿著打扮,可以說,基本上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

  如果單以生產力落後、社會制度愚昧、經常發生戰爭等理由為根據,我認為並不能站得住腳。

  以火藥為例:早在唐朝初期距今 1300 年前便已發明,而真正為人類所掌握利用卻是近一、二百年的事(在這期間的諸如中國古代火箭、神火飛鴉、火龍出水……不能算真正使用火藥,因為它不具有普遍意義,就是在中國古代戰場上使用這些火器的次數,範圍也是少得可憐),即使是在火藥傳入西方後,也只是在二、二百年才製出了非常原始的利用火藥的槍、炮。

  另外,三千年前人類的主要代步工具是騎馬、坐馬車,直到百年前馬與馬車仍然是人們的主要交通工具,難道這幾千年就沒有人想改變這種狀況嗎?有,而且人數不少,但由於於人類自身智慧水平不能達到只好作罷,由此可見人類對物質世界的認識在全世界幾乎都是一樣的水平。

  忽然有一天,英國的青年瓦特偶然看到爐子上水壺堛漱艨}了,水蒸氣掀動壺蓋有規律的上下運動,他靈感一來由此產生了蒸氣機,進行了工業革命,並引起了連鎖反應。而人類的智慧在這二、三百年,尤其是近百年媯o生了天大的變化,與幾千年來的人類判若兩人。

  這與人類歷史的規律好像有些不相符,試想人類從山洞堥咱X來到發明火藥、活字印刷術以至帆船等等東西,用了四十九萬九千六、七百年的時間(根據山頂洞人距今五十萬年同期計算),這期間的人類智慧總積累也比不上現在世界一天的科學發明。照此理論如果說它們之間有什麼必然的聯繫,似乎勉強了些。這幾百年來的科技發展好像並不是四十九萬多年人類智慧逐步積累的結果,就像蘋果從開花、結果直至成熟落地這樣一個平衡的過程。

  根據現代科學測定,人類大腦的使用率只有百分之五到十,還有百分之九十未開發。現代人類的腦容量並不是一夜之間比幾千年前的人類腦容量增大了許多,其實現代人與三千年前的人類大腦完全一樣,平均腦容積為1400毫升。因此,幾千年前的人類並不比現在人笨,甚至有些古人的智慧超過了現代一般人。 所以大腦的容積多少並不是古代科學家與現代科學家的主要差別原因所在。

  那為什麼古代科學技術發展那麼慢,而這幾百年這麼快呢?有點類似於地質學、生物學上的突變,我認為,之所以在科學科技史上有如此的巨變,除了人類自己在漫長的歷史中所掌握的一些最基本的道理外,乃是我們人類近代不斷受到某種「智慧的暗示」,並由此逐步打開我們的大腦未開拓領域而形成的。

  我們雖然只聽說過一個瓦特,但我敢斷言,在瓦特之前有成百上千也許更多的人都看到過同一情景,這些人之中未必沒有不如瓦特的人。蘋果或者柿子之類不只一次掉到人們腳下,也許掉到張衡等古代科學家腳下,但為什麼他們都沒能有所啟發?祖沖之既然能把圓周率算到千萬分之一精確,為什麼不能解釋石頭扔出去總要落到地上而不一直飛去?…….現在我們一直在使用的基本幾何學是古希臘人幾千年前就發明的,而在這後幾千年一直沒有什麼發展,非要等到某些近代科學家的「天才」來改變世界?

  中國有句古話「茅塞頓開」,比喻思想遇到一定阻隔時,自己無能為力,但有人略一指點便恍然大悟的道理。問題是這「茅塞」乃非同小可之物,是改變人類世界的關鍵所在。

  綜合一些書刊、資料看來,近年許多科學家對一些重大問題都是在百思不得其解時忽然「頓開」的,甚至在夢中求得答案的也不乏其人。那麼既然近代人類的大腦與千年前的人腦無甚區別,為什麼古代人的「茅塞」不能「頓開」呢?而且這一「塞」就是以幾百乃至幾千年計算。這堶惇O不是有什麼別的因素呢?這些近代科學發展史上無數個「茅塞」都是什麼力量「頓開」的呢?
自從一九四七年飛碟一詞正式在世界傳播開來後,幾十年來關於外星文明的探索也愈來愈受到世人重視。否定論者有之,肯定論者也大有人在,而否定論者最強有力的一個論點乃是:外星人既然已來到地球,為什麼卻不與人類直接接觸?

  我認為這個問題是沒有宇宙觀的問題,是站在狹窄的地球人思想上看整個宇宙的問題。外星人如能來到地球,這本身便足以說明他們的整個水平領先地球不知多少倍,而我們人類則剛剛從愚昧、落後中走出來,今天的汽車不過是馬車的變種,計算機是算盤的發展,飛機乃是從風箏引伸而來,電燈是蠟燭的替身……,我們只要倒退一步便又回到黑暗、原始中去了。

  所以,如以人類這麼點技術水平來衡量宇宙間其他星球的文明,用地球這個已知數去減外星文明未知數,在沒有任何結果前就認為自己大於或等於未知數,豈不太荒唐了!此乃地球沙文主義!

  蜜蜂在建築方面的一個結構上比人類還聰明,經科學家反覆研究、計算,蜂窩結構是一種用料最省、重量最輕、強度最大、使用面積最大的建築結構。人類學習了這種方法發明了蜂窩夾層,廣泛應用到科技領域,受益非淺。但從沒有一個科學家乃至正常人為此試圖與蜜蜂建立起什麼思想交流來,因為彼此之間的差距不是以一、二件事能彌補的。

  有人可能會說蜜蜂是昆蟲,人類怎會與它們接觸。但智慧生物間的接觸是以智慧的多少決定的,而不是以生物的形體大小決定的。可能外星智慧生物就有昆蟲型,且智慧比人類還要高。

  我認為外星人之所以現在不與地球人直接接觸的原因,與蜜蜂同人類的關係差不多,沒有共同語言。但他們並沒有不理睬我們,多少年來他們一直在通過各種方法暗示著人類,不斷用暗示幫助人類在科技領域進步。特別是近些年來,他們的暗示在不斷加強、加深。

  譬如說,在二十年前誰若談論飛碟或外星人便被認為是精神病,而現在在世界任何角落談及此事也不用避人,因為有許多人見過不明飛行物,而卻無人能提供使所有人確信的證據,這便是暗示的結果,也是外星人為有朝一日真相大白時,地球人不至驚慌失措而採取的一種行動。

  所以,我認為近代以來人類科技有如此的飛躍,乃是受到外星文明暗中以各種方式的指引結果;我們才能在短短幾百年中突飛猛進地從原始愚昧的狀態下飛躍進人文明時代。當然,人類自身的努力也不容忽視,但我們只是在千百年的努力後,掌握了物質世界最基本一些道理的基礎上才開始受到不斷暗示的,這也就是外星智慧為什麼以前不幫助人類而使幾千年人類科學停止不前的原因所在。

  試想,你願意教一隻猴子練習代數嗎?儘管它是一隻十分聰明的猴子!

  如果這樣說還不能使人信服,那麼請回顧一下對UFO幾十年來的研究成果,究竟是對UFO的研究成果大?還是對人類自身認識世界的各種理論研究成果大?

  四十幾年來對不明飛行物的研究到現在,不明飛行物還是不明飛行物。而我們從開始的單一追尋UFO逐漸變成對宇宙的新認識,對人類自身的新認識,對已知的各種科學理論的新認識,對地球的新認識。不管你是持否定論還是持肯定論,由於不明飛行物的不斷出現所帶來的對人類科學的新衝擊是有目共睹的。

  試問,如果沒有UFO的出現,人類會有這些新認識嗎?誰會想到要造一個像兩個盤子扣在一起,可以在空中任意飛行的怪物呢?也許會,但按現在的科技水平,假設UFO從未出現過,又有誰能答出來在多少年後人類才會走到這一步呢?這本身又是人類受到暗示的一個佐證!

  我們至今還在不斷受到外星智慧的啟發、暗示,不管承認與否,人類已經實實在在地生活在星際文明的大家庭中了。我們不是也向外星發射帶有人類問候的太空船了嗎!

  開拓我們的視野吧!為我們人類能早一日真正如人宇宙文明行列而去努力探索吧!


 [ 回「中國 UFO 研究專輯」 ] [ 回 「幽浮•外星人」 ] [ 回新客星站首頁 首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