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靈異解析

 
 

   跳出香火外,不在是非中
    ∼一個辭職乩童談「乩童」密辛(下)∼

◎ 醉公子

上一頁

裝?裝得像嗎?
  他肯定的點點頭,慨然答應為我們試試看,但是他也沒有把握是否能請到神來附身。
  由於他早已不幹這行,自己沒有神壇,家中神壇雖然還在,但他卻不敢讓父親知道;他把這行最機密的部分洩漏了出來。所以,只好另約時間,跟朋友借了一個清靜的地方為我們演練一下。
  臨時又找了一個合得來的同行朋友,為他畫符唸咒,只見他用毛巾蒙起眼睛,端坐椅上,他在聲聲咒語中,很快就進入了恍惚的「靈動狀態」,頭搖動得越來越快,上身也跟著抽搐抖動起來,兩手在膝蓋上越拍越急,拍打得也相當用力,劈啪作響,很快就把那地方拍紅了,緊跟著,整個人就像裝了彈簧,雙腳也交替的跺著地,越跺越急越用力,立即就「跳」了起來,每一個動作都使出了全力,面部由於咬牙切齒而扭曲成了威武震怒的樣子,還一再拍桌子,捶椅子,把整個房間鬧得乒乒乓乓的……
  此時已是深夜十一時卅分左右,見他這樣的「蠻幹」,簡直就快把屋子拆了,深恐隔壁及樓下的芳鄰就要提出嚴重的抗議,原想過去提醒他,但是卻被他找來的朋友止住了,仔細一瞧,他那種激動的表現和氣喘吁吁,幾乎無力再支撐下去的情形,似乎誤打誤撞,真的有「神明」來附身了,又怕不幸言中;這樣胡搞瞎搞的,真神沒請到,反倒把過路的邪魔惡靈或孤魂野鬼給請來了,那豈不糟糕?
  正猶豫間,他終於停下了動作,擺出個弓箭步,左手一招「外腕上架」,右手收拳在腰。臉上表情依舊冷峻威嚴,不時也有些抽搐。他朋友悄聲的跟我們說:「太子爺(哪吒)來了!」
  這下可好了,原先只想看他隨意裝模作樣表演一下的,沒想到倒真的把神給請來了,一時倒拿不定主意該不該合十膜拜一下。
  他的朋友開始催了:「太子爺駕到,弟子有什麼事趕緊稟報上來!」
  不等我開口,旁觀的同事真的有人問起自己的運途來……
  但是,卻不見太子爺回答,僵了一會兒,再問,仍不見回答,就一直僵下去了。正在惶恐是不是我們的動機觸怒了神明,兀自驚慌不已,他卻收起了架勢,他的朋友從旁協助,在他肩上一拍,往臉上畫了一道符,立刻見他扯下了蒙眼的毛巾,全身癱軟的跌坐椅上,長長的吁了一大口氣,才氣喘吁吁,斷斷績續的說:「真累!」
  之後,是他反問我們:「神來了嗎?」
  說實在的我們都不知道,但也實在看不出個所以然,瞧他剛剛那種簡直無法自制的舉止,根本不像單純的「表演」。
  瞪著我們好一陣,他才惡作劇般的笑了起來問道:「怎麼樣?像吧?」
  這時,他的朋友也脫口而出一句三字經:「連我都差一點被你騙了!」
  顯然,真的見識到「當局者清,旁觀者迷」的事了,一時大家都有點啼笑皆非。

神輿出巡、進香團上街,需要真鎗實刀表演時,神明卻求也求不來,如何是好?
  還是裝,不過那些兵刃可全是真的,這上頭作不了假,不然一下就會被拆穿的。只是在往自己身上捶打時,絕不可蠻幹,暗中只好施以巧力,舉得高,打得輕,這完全靠經驗和熟能生巧的手法,尤其像流星錘、鋼鍊那類軟的兵刃,往往是高高甩下,擊中身體的剎那,把手往後略略一揚,可以減輕力道,在連續的動作之下,不太容易看出破綻,不過皮肉受苦流血可是免不了的,所以需要有人在背後不停噴米酒,多少有點麻醉作用,可以減輕一點痛楚,但最重要的卻是「心理」問題;大庭廣眾之下,各方的乩童雲集,再痛也只好咬著牙硬撐,所謂「輸入不輸陣」是也,要喊痛敷藥只好等迎神賽會散了,回家關起門再說吧!

銅針穿頰也能「裝」嗎?
  他肯定地點點頭:如果真有神明附身,那是輕而易舉的,而且一直到退童都不會有什麼痛楚,不過,最令乩童頭痛的,就是他們並不能完全控制局面,無法預測神明是否一定會附身?所以在臨到要表演銅針穿頰這種大場面時,早在半個月前就需先做好準備工作:訣竅是用棉花沾醋,塗抹兩頰的內外皮膚,每天早晚各抹一次,每次約十到十五分鐘,不停用力的摩擦,這樣半個月下來,兩頰內外的皮膚都已近乎麻木了,到了正式表演時,如果能請來神明附身,自然毫無妨礙。萬一請不來神明,即使頂硬上,眾目睽睽,鑼鼓炮聲中,一使狠,一咬牙,一鼓作氣也就把銅針穿過去了,甚至連血都流不了多少,至於銅針兩端懸香爐則多以「神明附身」時可以做到,但是輕一點的東西,由於銅針穿頰後,中段被上下牙床和顎牢牢「夾住」,也並非完全做不到的。
  至於事後,銅針所造成的傷口並不大。敷上好的金創傷藥,只要不發炎,很快就會收口的,如果皮膚本質不錯,甚至連疤都不太明顯,不會造成太難看的破相。

神明不來附身,乩童如何為信徒消災祈福?
  他表示:這全得靠桌頭的功力,他才是整齣「戲」的靈魂人物。這種工作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來的,多半是由乩童退休之後再充任,不但要懂得面相、命理,還得對各類中藥湯頭、草藥、偏方有所研究,這些都必須牢記心中,絕不能臨時翻書參考的。此外由於閱歷豐富,可以稱得上世事洞明,人情練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平常順利的請到神明附身,桌頭的工作只是解釋一下隱晦不明的字句。碰上神明不來附身時,他一眼就要看出,馬上要運起絕學,使出渾身解數,在一旁協助乩童度過難關。
  譬如來了個信徒詢問最近運途,桌頭在他報出姓名、生辰之後,就要立即將他的生肖、八字在心中推算出來,略略推算一下他最近的運氣,然後向乩童打出「派司」,通常原來好運的卻故意說成不好,例如原本八、九月平安無事的,他會故意危言聳聽說這兩個月會有厄運或血光之災,使信徒心生恐懼祈求不迭。這時,乩童就要開口打圓場了,安慰信徒別緊張,也別擔心,只要誠心膜拜,神明會幫他「化解」的,要求的供品通常是豆腐乾幾塊、煮熟的鴨蛋幾枚、熟豬肉一塊、熟雞一隻,或外帶鮮花、素果,而香燭金紙自然是少不了的,於某日某時來此祭拜。此刻桌頭也會適時的表示,如果信徒在神明指定的時刻有事不能前來,壇堣]可代為祈福消災,供品可以代辦,折合現金若干。
  由於桌頭精通陰陽命理,早就算準信徒根本不會有事。所以,信徒在過了「危險期」後居然「平安無事」,自然對神明更加虔誠,附帶的對這神壇也感謝萬分。至於桌頭推算出信徒確實有意外之災或不順利時,一是加油添醋使情況看起來更嚴重,屆時出了事並不如桌頭說的嚴重,信徒仍然會以為是神明庇佑,才大事化小的;另外就是要求信徒一些比較不易辦到的事項,屆時出了事,那麼就可指責他敬神不夠虔誠,反正人嘴兩片皮,怎麼說就全靠桌頭的機智了。
  如果對方來求神治病,桌頭也會在乩童假作神明附身詢問他的一些症狀時,暗中已在心中開出一份中醫或草藥偏方的藥單,卻單留其中一兩味最重要的藥材不說,留給乩童來點破加上,這樣才能顯現「神明」的法力無邊,萬一治不好或不見效又可隨意推拖或另換他藥,如果碰巧治好了,那就是皆大歡喜,香火錢也收入越豐。
  如果來問的是事業、財運,或者合夥生意是否可行,都可由命理中看出個概括,總會有幾成的準確度。如果對方一心求財時,桌頭和乩童就會選擇適當的時機,暗示可用「五鬼運財」或「五路財神」的方法為對方祈財,前者收費較低,約一萬五左右,但後者就高達五萬元以上了。
  此外「祭煞」、「拜斗」、「安宅」、「安太歲」等等以符咒行之,有些是心理作用,有些也能奏效。
  至於「精神病患」的問題,在神壇中多是以「邪魔附身」視之,有時以符咒驅之,有時也拜請神明率天兵天將來大戰一場,以便伏魔降妖。這是個相當大的課題,真正的療效如何,除非投以大筆的財力、人力,作完整詳細的追蹤研究,否則難有定論。所以我們不便妄加評論。

  最後,阿財先生還為我們表演了一手「絕活」──憑空嘔吐,這是他花了半年時間在別處神壇偷學來的,只見他一臉迷糊,喉中「呃呃」作響,這種乾嘔看似簡單,在場的每人試了好久都不成,阿財說:這是為了扮演某些神明附身時的特徵,特別去苦練的。
  同時他也為我們表演了幾位神明附身時為了方便「凡人」辨認,所特有的動作架勢,包括有太子爺、關聖帝君、齊天大聖、李府千歲等,並且示範以頭擊桌,擊得「碰碰」作響,力道十足,也非常人所能。

  在此,我們特別向阿財先生致謝,除了欽佩他的道德勇氣,也感謝他能現身說法,使我們對「乩童」這行有了一些了解。但是我們仍然不願武斷的說:「乩童全是假的,只不過是裝神弄鬼罷了!」因為畢竟仍有太多我們不能了解的地方(連阿財先生也說不出所以然來)。
  我們的立場只是希望公正的報導出來,讓讀者作為參考,了解到「乩童」所謂的神明附身未必每次都能順利成功,因此仍需憑著您的睿智去善加判斷,如果一味的迷信,將是很容易出差錯的。

【全文完】

摘自《敲開陰間大門》,皇冠出版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相關連結※
◎【醉公子】更多精彩文章
◎【靈異、超能力
◎  醉公子個人網站【醉人醉語

本網站由「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
若有網頁瀏覽問題,請洽「新客星站規劃室

回新客星站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