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su_bullet-s.gif (77 bytes) 逸平小傳 su_bullet-s.gif (77 bytes) 長篇連載 su_bullet-s.gif (77 bytes) 短篇小說 su_bullet-s.gif (77 bytes)  
  

新光三越前的龍貓

chu Totoro

  走下臺北火車站前的天橋階梯,在新光三越的前面,我突然被一隻淺藍色的中型龍貓 chu Totoro 攔了下來。
  「先生,」龍貓露出可愛的虎牙微笑。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見淺藍色的中龍貓張開嘴巴微笑,坦白說那笑容挺吸引人的。「可不可只耽誤您幾分鐘?」
  我在洶湧的人潮中暫時地站在天橋階梯的最後一級,盤算著該如何打發它。隆隆的車聲在我們的四週劃過,有股奇特的微風吹過我的臉龐。
  關於龍貓這種生物我們不能說是太陌生。在我們這個亞熱帶的島上,龍貓的文化象徵定位也是獨一無二的。當然你我都知道龍貓這種生物原產地在日本,現在在世界上許多地方也都看得到它們的蹤跡。然而因為文化的差異,龍貓在臺灣社會的象徵地位也許就和其他地方不同。我曾經在溫哥華的華埠媢J見過一對來自中國大陸的情侶,在一家擺著各種龍貓布娃娃的藝品店前面向堶捫s視。我發現,就連同樣是中國人,對龍貓的定義也有很大的差異。
  「那是什麼呢?」情侶中的女孩當時這樣指著中龍貓 chu Totoro 的娃娃問道。
  「哦!那是豬嘛!」情侶中的男生以標準的北京腔毫不猶疑的回答。
  「那…這個呢?」現在女孩指到的是貓巴士。夠朋友又不喜歡多話的貓巴士。
  「哦!那個是烏龜。」男孩同樣地連考慮都不用地這樣回答。
  反正,事情就是這樣。每一個人對龍貓的認知都有差異,雖說把可愛的貓巴士當成烏龜是太欺負人了些,但這種差異是免不了的。現在,據說龍貓們正以穩定的速度打算在人類的族群中安身立命,適應我們的社會。但是我不諱言我們依然對龍貓充滿了如煙霧般的不瞭解。比方說,龍貓的排泄行為是怎樣的一個情形呢?還有,如果沒有旁人在的時候,龍貓們的話題又是什麼呢?最近的臺北市街頭龍貓的出現率增加不少,但是以藍色的中龍貓 chu Totoro 和白色的小龍貓 chibi Totoro 佔大多數,至於知名度最高的墨綠色大龍貓 oh Totoro 則一隻也沒看到過。它們常常出現在各大百貨公司的門口,輕快的腳步在城市的人潮車潮間穿梭來回,讓人看了不禁微笑起來。
  但是,真的找上門來卻是另一回事了。我基本上是個害怕和陌生人交談的人,即使是毛茸茸,一身淡藍的可愛中型龍貓也不例外。
  陌生的中龍貓 chu Totoro 依然耐心地等待我的回答。
  「艾姆梭利,巴艾多翁特司比客棉多鈴。」我向仰頭看著我的中龍貓用加菲貓國的語言這樣說道。這是我的小小詭計,一般來說,龍貓們都會說流利的人類語言,與常人的溝通絕無問題。但是臺北市的街頭偶爾會出現一些來自其它國度,不會講人類語言的傢伙。我曾經在加菲貓國住過九年,加菲貓語說得還可以。而龍貓們可以說幾乎都不會講加菲貓語。害怕與陌生人交談的我,就常常假裝只會講加菲貓語地避開這類的處境。可是,今天好像行不通了,我說出那句意指「對不起,我不會說你們的語言」的話後,跨下階梯打算離去。那隻中龍貓捧著文件夾,蹦蹦跳跳地倒退著走路,一邊用同樣流利的加菲貓語和我說話。
  「利利?」它歡快地在人潮中大聲地說道。「灰啊悠浮浪?」
  我楞了一下,覺得有點不知所措。我從三個小時車程外的中部搭火車上臺北來,和人約好了在咖啡館談新工作的事情。沒來由的失了業老實說不是我的錯,誰曉得看來挺稱頭的公司遇到淡季再加上週轉不靈就會宣告倒閉。女朋友因此而和我分手,理由是沒錢就沒有安全感,老實說這也不在我能力可以控制的範圍之內。而現在又遇上了一隻萬中選一會講加菲貓話的龍貓。人生無非就是如此,如果不能打敗它的話,和它做朋友吧!
  「好吧!」我同樣的以加菲貓話這樣回答,別忘了,我現在冒充的是不會說人類語言的傢伙哩!「但是我沒有時間在這兒讓你做調查,我約了朋友在前面的咖啡廳,如果他還沒到,你就可以跟我去咖啡廳調查我。但是,只限於我的朋友出現之前。如果你同意這樣的方式,我就沒問題。」
  「渣茨娜兒普拉本!」龍貓很爽快地這樣說道,那是「沒有問題」的意思。
  我和個頭小小的中龍貓在人潮中前進。老實說龍貓的確是挺令人賞心悅目的一種生物,淡藍色的茸毛在城市的街燈下泛出天鵝絨般的光影。走起路來毫不搖晃的姿勢則給予人一種安定之感。交女朋友如果是隻龍貓的話不曉得是什麼感覺。撇開大龍貓 oh Totoro 不說,中龍貓 chu Totoro 和小龍貓 chibi Totoro 都給予人一種沒有性器官的純潔之感,那種「本來就沒有」和「原先有,後來因為某種因素變成沒有」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如果女朋友真的是隻龍貓的話,相處時的話題就僅限於擁抱時的觸感,而因為性行為引發的種種爭議就不會存在。如果真的是這樣,所謂的「完美的伴侶」,大概就是這樣了吧?
  我們就在我這種天馬行空的聯想中到了咖啡廳,溫暖舒適,桌椅間隔非常的小,是那種以不穩定的暫時狀態存在的小咖啡廳。基本上,只要有個顧客臨時拉肚子就可以推桌倒椅,天翻地覆的一個小小地方。
  「黑咖啡。」我向服務生說。
  「麥根沙士。」龍貓說,一邊從四周圍的桌子上拿了好幾個糖罐。等到麥根沙士來了,砂糖倒滿了半個玻璃杯左右,沙士和大量的糖起作用,冒出非常可怕的咖啡色泡沫,龍貓把冒出來的泡沫吸進嘴堙A小鬍子上沾著白白的泡沫。女服務生好像快暈倒了似的半張著嘴巴看著它這一連串的動作。龍貓啜了一口加滿砂糖的麥根沙士,滿足地閉上眼睛,長長地吐了一口氣。
  「啊!」它舒服地嘆了一口氣,不過大概看到我也一付嚇著了的表情吧?又帶著歉意笑著說。「不好意思,我們龍貓都是 SUGAR HYPER(糖份興奮症)的,因為我們每天都要這樣跑來跑去的嘛!」

下一頁】 【回《暗戀》目錄

up.gif (195 bytes)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 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