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su_bullet-s.gif (77 bytes) 逸平小傳 su_bullet-s.gif (77 bytes) 長篇連載 su_bullet-s.gif (77 bytes) 短篇小說 su_bullet-s.gif (77 bytes)  
  

項鍊

The Necklace

  說故事的女人仔細地描述了項鍊的特徵與外型。
  「鍍金,細細的扁型鍊子,長度大約是圍住脖子長短。」她在秋天陽光透進來的咖啡廳這樣用手比劃。「墜子的形狀是四瓣的幸運草,K 金平板式打造,樣式平凡普通。如果今天我沒告訴你這條項鍊上附著的神奇魔力,那麼即使是你走過大珠寶行的櫥窗,而櫥窗中只放這一條項鍊,你也不見得會注意它。」
  接下來就是女人說出來的三個故事。

故事之一
  夏季快要過去的一個午後,太陽懶懶地掛在地平線上方約五公分左右。他在已經搬空的公寓把最後一個紙箱封上厚膠帶,擦了額頭上的汗。搬家的常態事宜大部分已經結束,雖說要離開這棟住了好久的公寓是件感傷的事,站在陽臺上可以清晰看見胡德雪山和聖海倫火山彷彿是老朋友似的露出不捨的神情。然而,搬進女朋友的房子和她住在一起毋寧是件可喜的事。把所有東西搬上卡車後,他在公共電話亭打了通電話給西雅圖的女朋友。
  「對了,」他在談話即將結束時又想起什麼似的說道。「整理東西的時候,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找到了一條妳的項鍊。」
  電話那端的她沈默了一下。「什麼項鍊?」
  「金鍊子,打造成扁平空心幸運草的墜子,可能是從以前的公寓媔陲K帶過來的吧!」一年多以前,他和女朋友曾經短暫地同時住在同一座城市堙C他們在市中心的露天咖啡廳認識,沒多久就成了男女朋友。「記起來了嗎?」
  女孩又有了短暫的沈默。「我想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一條項鍊。」她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地這樣說道。「是不是什麼野女人的東西我不曉得,但是那絕對不是我的東西。」
  結果男孩花費了數以噸計的唇舌解釋,到了西雅圖之後,買了廿四朵長柄紅玫瑰,無數的小卡片小禮物。
  女孩一直以冷戰的態度對待他,直到第二天的晚上才稍稍露出笑容,而兩天來男孩為了澄清自己的清白已經汗流浹背,有一刻還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帶過女人到自己的公寓,事畢送走女人後在臺階上跌了一跤,失去所有記憶。
  所幸最後女孩露出了笑容,在擺滿上百朵紅玫瑰,無數精美的See's 巧克力及許多小禮物的床頭擁抱男孩。
  「真的沒有哦!」她的身軀散發迷人的芳香。「你發誓。」
  「我發誓,真的。」男孩無奈地笑著。不過心堣]很高興這件事情暫時落幕。 至於那條項鍊,早就被女孩丟到馬桶沖掉了。
  他們在月色中溫柔地相擁做愛,之後男孩像準確的布穀鳥鐘般地放鬆,沈沈睡去。在同樣的陷入睡鄉之前,女孩短暫地盯著窗外的天空,惡作劇地微笑。
  一年多以前男孩仍住在西雅圖市時,女孩有過一次小小的出軌,她帶著一個幾乎和男孩同時認識的某人趁男孩上班時偷偷溜進男孩的公寓,在男孩的床上兩個人偷情式地只脫下下身的衣服做愛。那個某人的樣子已經不太記得,也許長相不壞,做愛的感覺也還可以,但是態度則十分的差勁。項鍊就是這個某人送的,只是彭瑪歇百貨公司隨手買的便宜貨。女孩認為,也許買這條項鍊只是為了騙她上床。
  這條項鍊隨著空間時間中的一個巧妙的惡作劇,跟著男孩搬到另一個城市,又隨著男孩的生命生活軌跡回來。女孩在想,可能這是一條帶有魔咒般力量的項鍊,因為它,女孩知道男孩也許沒有比外面的男人英俊,也不像他們滿口的甜言蜜語,但是只要手法巧妙,這男孩一輩子會送她無數的玫瑰花,巧克力以及想要的任何東西。
  女孩就在這樣的滿足想像空間中翻個身抱住男孩,沈沈進入睡鄉。

故事之二
  她在清晨的咖啡香媢釧被人發現似地喘息。她和男朋友兩個人全身赤裸,年輕的軀體在九月的朝陽微光下閃著明亮的汗珠。因為年輕的緣故,女孩和男孩兩個人一大早醒來就彷彿怕什麼溜掉似的激烈做愛。男孩的呼吸轉劇,隨著最後的幾次律動,女孩雙腿夾緊,一切似乎緊縮凝聚,一瞬間又碎裂成滿地跳躍的七彩琉璃。女孩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啊!好舒服。」
  慵懶的星期三早晨,佛羅爵斯咖啡冒著令人心醉的香氣,窗邊一盆淺黃的波斯野菊,的確是很舒服的一個星期三早晨。
  男孩暫時地側躺在床上,女孩背對著他坐在床沿,光裸的美好背影戴上項鍊,穿上胸罩,套裝。男孩看著這套令人愉悅的美好過程,忍不住說道。
  「喂!說到項鍊,」他伸過手去,輕輕揉著女孩線條柔美的後頸。「昨晚在我那兒找到一條妳的項鍊呢!」
  「喔?哪一條?」女孩不經心地隨口問道。因為男孩有在親熱時摘下女孩項鍊的習慣。
  「鍍金鍊子,扁型的空心四瓣幸運草。」他頓了頓。  「算是短型的吧!因為我試過,只能圍在脖子上。」
  不曉得是不是錯覺,氣氛一下了凝滯起來。女孩匆忙打理了一下,不吭聲,快步走出臥房。男孩覺得很詫異,急忙跳下床,只來得及見著大門「砰」的一聲關上。
  滿滿的咖啡壺無辜地透出熱氣與歉意的神情。突然間,「唰」的一聲,公寓大門再度打開。
  「我趕著上班,那項鍊不是我的,」女孩面無表情地瞪著男孩。「而且,我最討厭幸運草了。」
  關於這個事件的後續對話,嚴格說起來絕對稱不上賞心悅目,幾年後兩個人回想起來,除了覺得莫名其妙之外,還有那麼一點點感傷。基本上,其中有幾句對話是這樣的……
  「應該對我公平一點吧?為什麼妳不想想,如果真的有什麼,我是說我真的心中有鬼的話,我就不會告訴妳這條項鍊的事了啊?」
  「也許你是說溜了嘴吧?」
  「可是我真的沒有帶別的女人,不,我根本就沒和誰怎麼樣啊!」
  「那只是你的說法。」
  「妳想想,妳的記性那麼好,每條項鍊都記得,如果我帶過其它的女人去我那兒,我會不會笨到告訴妳在床頭找到一條項鍊?」
  「可是,有這樣一條項鍊在總是不爭的事實吧?你買過這樣一條項鍊嗎?」
  「沒…沒有。」
  「那除了別的女人外,有誰會放這種女用項鍊在你的床頭,我可沒有放喲!」
  「那我又怎麼會曉得呢?」
  「總而言之,那已經不重要了。你從來沒有給過我安全感,我總是得……」
  好了好了。
  總而言之,猜疑不信任的情緒就這樣不眠不休的持續下去。
  雖然幾年後像前面所說的,兩個人都覺得有點莫名其妙,也有點感傷。不過對話的當時卻覺得彷彿賦有某種使命感似的堅絕,非得讓對方倒下才肯罷休。
  事實的真相是,男孩的確從來沒有帶過任何女人進他的房間,當然也不會有任何機會留下一條項鍊。而項鍊也的確不是女孩的。九大行星一定要繞著太陽飛行,花一定要開,太陽昇起,也一定要落下。而男孩女孩如果註定要分手,是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的,也什麼事情都可以導致分手的。
在座的諸位,聽懂了嗎?
  那條項鍊為什麼會在男孩的床頭出現的原因沒人知道,否則在前面我們就不會提醒諸位,這是一條具有神奇魔力,也可稱之為附有魔咒的一條項鍊了。

故事之三
  現在來說第三個故事,也是最後一個。
  城市的街燈在天沒黑就紛紛地亮了起來。哥倫比亞河的河水在城市的中心穿過,全美國第二長的大河在夜空下像條生命力充沛的緞子閃閃發亮。每年九月,來自大海的鮭魚在此回流,身強體壯的齊努克鮭魚,鐵頭鮭魚當年在這條大河的上游出生,幼年期的它們冒著百分之一存活率的危險順流游向大海,經過幾年歲月,再成雙成對地回到河的上游產卵。
  「我為什麼要說這些呢?」說故事的女人露出從美夢中醒來的迷濛表情,面帶歉意的微笑。

  現在再讓我們回到原先的故事。
  夜來的晚風吹在臉上有情人撫摩的觸感。男人獨自一個站在波特蘭市區的高橋上,俯看綿延悠長的哥倫比亞河,河水靜靜地流著,映照著城市的七彩燈光。男人點了一支煙,讓久未和肺部打交道的煙霧深深地吸入。男人的身後是滿載著傢俱的搬家小貨車,手上抽的這支香煙可能是這輩子的最後一支。幾天前,他向住在北方三小時車程西雅圖市的女友求婚,辭掉在波特蘭市的工作,在這一個彷彿一切都順暢進了軌道的美麗夜媟Ёこh到西雅圖。未婚妻是個白皙長髮的美人,她不喜歡他抽煙,也不喜歡他隨興散漫的生活態度,當然,也不喜歡他在女人堆塈捉y如珠,明亮開朗,而對於他偶爾和幾名朋友抽雪茄,吞雲吐霧玩撲克牌也頗有微詞。
  「不過沒關係,」男人有點經質地對著夜空自言自語。「反正愛上一個人就是這樣一回事。」
  最後一口煙也燃燒殆盡之後,男人將煙蒂遠遠丟向大河,撥了行動電話堨摹B妻的號碼。
  「一切,都好了。」電話堛漲o依然聲調柔美,男人說著說著,突然有股想把她抱在懷堛瑪E動。「大約三個多小時後到,要乖乖的哦!」
  電話堛漲o又嘮嘮叨叨地追問他是不是依然愛她,如果愛的話,又有多愛呢?
  「非常的愛妳呀!」當然身為旁觀者的我們會覺得這種對話有點老套噁心,但是這碼子事當事人總是樂在其中。
  「對了,還有一件有趣的事要告訴妳。」
  電話堛漲o問是什麼事。
  「我在整理箱子的時候,找到了一條妳的項鍊喲!樣子嗎?我看看……」他用肩膀和臉頰挾住行動電話,笨拙地掏出皮夾,因為項鍊就放在皮夾的夾層堙C「哦!有了,鍍金的鍊子,四瓣的幸運草……什麼?」

  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後,男人在高速公路中段的休息站略事休息。喝了杯休息站的咖啡,忍不住又點了一支香煙。方纔電話中的未婚妻堅持她從來沒看過那樣的一條項鍊。他重重地吐了一口煙,心想女人真是奇怪,連一條項鍊也可以將電話的交談內容延長三十分鐘。最後居然還以一句,「總之,讓我看看那條項鍊再說。」的未定案語氣做為結束。男人覺得自己並不瞭解女人,為什麼一條莫名其妙的廉價項鍊會比他即將搬去和她長相廝守這件事還要重要。
  就著休息站昏黃的燈光,男人再一次把皮夾掏出來,打算再一次端詳那條莫名奇妙的項鍊。
  然而,皮夾娷蝴M內外,那條項鍊已經不見蹤影。

  過了5號州際公路第154號出口,接上405州際公路,未婚妻的家就快到了。西雅圖的街燈帶著溫暖的神采迎接他的歸來。車子繞過微軟公司的辦公室區,在瑞德蒙公園前右轉,未婚妻的家就在社區堛漱@個小園環堙C三個半小時的持續開車很累人,但想起未婚妻頸後散發的美妙香氣,擁她入懷後,那些疲累大概就可以消逝無蹤了吧?他輕快的步上階梯,按了電鈴。
  未婚妻的腳步聲由遠而近,門「嘩」一下的打開,門內鵝黃色的燈光陡地佔滿男人的視線。
  「那條項鍊呢?」她第一眼見到他就是這句話,她在鵝黃色的光暈堛瑭y龐有點糢糊,伸出右手的手掌。「拿過來。」

  「我們今天要說的故事到此結束。」說故事的女人在說出這句話之前有大約二十秒的停頓,害得聽眾以為故事在男人的未婚妻說出「拿過來。」之後還有後續,等到確定故事結束時,才夢醒似的響起零零落落的掌聲。
  「這種項鍊還有好幾條流落在我們這個人間,」說故事的女人盯著臺下大約三十名的聽眾。「要小心,如果有一天,你真的看到了這樣一條有鍍金鍊子,空心四瓣幸運草的項鍊一定要小心。如果能夠不碰就不要去招惹它。」
  「可是,」女人最後這樣有點憐憫惋惜地說道。「在座的諸位有百分之九十到時候還是不會聽我的勸告。」
  臺下大約三十名前來風情咖啡廳參加這場「如何掌握您的感情幸福」座談會的情侶們,彆了整個下午,這時總算鬆了一口氣,開始低聲地交頭接耳起來。
  講桌後邊說故事的女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見人影。講桌上有件東西靜靜躺在那兒閃閃發光。有幾個好奇的學員走過去看看,雖然好奇,也有人對女人的故事嗤之以鼻,可是,就沒有人有膽量去碰那條靜靜躺在講桌上的項鍊。
  那條扁平打造,掛上鍍金鍊子的空心四瓣幸運草項鍊。

回《暗戀》目錄
up.gif (195 bytes)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 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