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su_bullet-s.gif (77 bytes) 逸平小傳 su_bullet-s.gif (77 bytes) 長篇連載 su_bullet-s.gif (77 bytes) 短篇小說 su_bullet-s.gif (77 bytes)  
  

我們那年代的某件怪談

A Ghost story of our own

  我們今天要講的是一個類似於怪談性質的故事。其實,說是怪談也並不盡然,因為故事堶惆癡S有太多的恐怖成份。只是一件在我們年輕歲月時發生在美國西雅圖的奇異故事,現在就讓我來說給諸位聽。
  故事中的女孩是個在西雅圖土生土長的年輕孩子。女孩在風光明媚的雨城吸收來自太平洋的新鮮陽光和大氣,出落得和花兒一樣的清新美麗。事情發生的時候她大約是二十歲出頭吧?是那種前程如陽光般燦爛,彷彿要出點什麼差錯都很難的年紀。
  女孩有一位親密的男朋友,因為某種因素,也有可能只是調皮吧!兩個人決定以秘密情人的方式交往。在身邊的親人朋友毫不知情的狀況下,兩個人一點都不必顧慮到週遭環境似的,像是溶化中的奶油般親密地相愛。
  「就好像,」有一回,女孩故意向一位毫不知情的女友這樣說道。「明知道不可能中的第一特獎,卻還是中了的那種感覺吧!」

  的確,那可以說得上是傳奇般完美的交往方式了。身邊的人沒有一個人知情,兩個人有時在涼爽的五月和風堭y閒地划船,有時在明亮的一人辨公室堬r烈地相擁做愛,或偶爾是兩個人赤裸裸地不做愛只是擁抱一起。一切真是無懈可擊的完美,如果世上真的有所謂的兩人世界,那時候的他們兩人就是這種情形。

  有一個冬天夜晚,女孩和男孩參加完了一個宴會,回家時天色還早,夜來的風情依舊年輕。女孩的家住在市郊的小山上,上山的小山道上有一點點積雪的痕跡,男孩開車送她回家,繞行在黑夜堛熙椰a上時,男孩突然這樣的說道。

「喂!」他的手掌溫暖舒適,緊緊握了女孩的左手一下。「好想從這兒用走路的走上你家呢!」

原先女孩沒有太留意他說的話,以為只是個玩笑,因為男孩同時也是個偶爾瘋言瘋語一下的神經角色。

「可是,真的好想哪!」過了一會,男孩又這樣重覆地說了一次。

  於是乎,他們就把車子在光線昏暗的小山道旁停下來。前面說過,兩個人都是那種彷彿要出點什麼差錯都很難的年輕,停車的地點其實離女孩的家已經非常的近,所以男孩就在寒冷的空氣中下車,女孩先行把車子開回家中,等男孩步行走完這段瘋狂的冬夜道路後,兩個人在女孩溫暖的家媟|面,再相擁地大笑一場。
  女孩把車子開回家後,先拿了郵件,再到浴室堿~了把臉。從男孩下車的地點步行到女孩家大約是五分鐘的路程,走快一點則只要兩三分鐘。可是,五分鐘,十分鐘過去了,男孩依舊沒有蹤影。女孩有點咕噥地打開大門向外張望,以為男孩又發明了什麼新的調皮把戲,在大門外,除了寂靜的夜色和北風的聲音之外,什麼都沒有。
  男孩的蹤影,從此再也沒人見過。警方表示,這種完全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的失蹤案件即使在罪惡充斥的美國也很少見。沒有擄人的跡象,也沒有遭受野獸襲擊的痕跡。雪地上除了輪胎胎痕和男孩的兩三個足跡外,什麼都沒有。這件案子在男孩失蹤後第三個月被列為懸案,還曾經在美國著名的電視影集「X 檔案」亮過一次相。

  女孩在男孩失蹤後的半年才逐漸從迷濛中回復過來。她常在睡不著的夜埵^想那一夜男孩所說過的每一句話,想得頭都痛了起來。當然痛苦哀傷難過是免不了的,而且因為之前是秘密情人的關係,要向親人朋友傾訴也彷彿是多了一隻手般的徒勞多餘。失去所愛是我們這個人間免不了的宿命糾纏,只是像這樣莫名其妙的失去則比一般的案例要來得更令人受不了。女孩也在日後的歲月中找過無數次的所謂通靈人士,可是,找出來的答案五花八門,而且絕大部分當然都只是胡謅出來的狗屁。
  只有一次,只有一次有個紐約第五街的印第安女人說過耐人尋味的話。
  「會的,」她棕色的眸子遙望虛無的遠方,然後掉下眼淚。「有一天,會的。」
  之後她便拒絕再說出任何的話語。

  時光,就這樣流逝而去。女孩在事情發生後的第二年便離開了西雅圖,十五年的歲月中很少回去。而真正的故事,就發生在十五年後她再次回到西雅圖父母家中的一個夜晚。
十五年後,女孩當然已經不復當年的青春,十五年的歲月中,日子過得不好不壞。總之,女孩就在這樣一個同樣的冬天夜堙A拜訪完了朋友,開車回到父母親的家中。車窗外飄著細雪,女孩在車燈的照耀下繞行山道,突然間,熟悉的景像映入眼底,原來,她已經開到了當年男孩失蹤的地點。
  基於一種莫名其妙的心理,女孩把車子停靠路邊,打開車門,踩進路面上薄薄的積雪堙C一切彷彿都沒有變,女孩深深地把冷洌的空氣吸進肺部,突然想起,為什麼這十五年堹u正最沮喪的時刻,你卻不在我身邊呢 ?女孩在這樣的聯想堭慾F眼淚,情緒像是決了堤的水域宣洩而出。她在雪地婺鱄芊A進而濠淘大哭,混然沒有發現,週遭的黑暗已被柔和的金色光芒佔滿。
  這時候,有一雙溫暖的手掌柔柔地托住她冰冷的臉龐。女孩在糢糊的淚光中抬頭,金色的光暈中,男孩年輕的臉正仔細地盯著她,敞著一臉的笑。

  「為什麼哭呢?」他牽著她的手,彷彿沒有注意到兩個人的臉龐在歲月的差距下已有了明顯的不同。「我看到前面那麼漂亮,就回來找妳一起去了。」
  而的確,前方在柔亮的金色光芒映照下,依稀可以看見一條長長的路,綿延在好幾個小山丘上,道路的兩旁,同樣是金色的麥浪,正悠悠地擺動著。
  「走吧!」男孩親親她的唇,牽著她的手。

  於是,女孩就這樣隨著男孩的腳步,走進那片金色的光暈堶情C
  第二天,女孩的車在十五年前男孩失蹤的同一地點被發現,人也是一樣,除了兩三個腳印之外完全不見蹤影。同樣是件完全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的失蹤案件。警方為了這種每十五年要發生一次的案件,還著實傷了好一陣子的腦筋。這件類似怪談的事件在我們這群朋友之間還著實地流傳了好一陣子。男孩女孩的名字在我們這群朋友之中也都有稽可考。

  「這年頭,」有位朋友聽了這個故事之後,長長吁了一口氣,隨即很羨慕似地這樣說道。「連這種怪談都變了個模樣。不僅一點都不可怕,反而讓人有心頭暖暖的感覺呢!」

  每個人聽了他的話都笑了起來。因為說這話的這位仁兄前天晚上被老婆用聖經擲傷的眼角瘀青可還沒退呢!

(原發表於《中國時報》)

回《暗戀》目錄
up.gif (195 bytes)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 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