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su_bullet-s.gif (77 bytes) 逸平小傳 su_bullet-s.gif (77 bytes) 長篇連載 su_bullet-s.gif (77 bytes) 短篇小說 su_bullet-s.gif (77 bytes) [新留言板]
  

疑似張國榮的梅艷芳的招考演員

Audition Audition Audition

上一頁

  禮拜天早上,所有參與人員都到學校來排練。空蕩蕩的校園,走起來似乎有糢糢糊糊的足音回聲。我在大約九點鐘的時候到學校,教室埵頃鷎x的聲音傳來,是當時新流行的一首歌。「嘩啦啦啦下雨了,看到大家嘛都在跑…… 」,當然,現在你當然知道那就是王夢麟的成名曲「雨中即景」,不過那時候我們大部分都不知道誰是王夢麟,因為沒幾個人家埵鹵音機,我以為那是高凌風新出爐的歪歌,因為歌很難聽,又有怪里怪氣的快節奏。
  錄音機是小美人帶來的,他這時候正專心打著拍子數馬胖子出場的步伐。馬胖子的角色貓咪咪被定位為女性,出場的時候紮兩條辮子,穿條迷你裙,以芭蕾舞的旋轉舞步出場。
  原先小美人要他轉三圈,是腳尖著地的那種三圈,也許小美人以為這是國家芭蕾舞劇團的天鵝舞秋季首場公演。
馬胖子在第二次跌了一跤,可能摔疼了屁股,小美人說沒關係,我們再來一次。我和小豬哥把馬胖子拉起來,沒多久又跌了一跤,馬胖子大約有七十五公斤重,跌一跤總得好半天才爬得起來,我們去拉他,他沒好氣的說他喜歡保持這樣的姿勢培養情緒,你可以看得出來他有點冒火了。小美人繼續在音樂中指揮其他人排演,小豬哥,陶八步還有小蠢熊都面帶苦笑,小美人是個全方位的完美主義者,這齣短戲實質上的製作人兼導演兼明星的就是他,要求極為嚴格。
  「好,比較好一點了。」 他會揮著手這樣說道。「 不過我們再來一次。」
  「我沒看到他呀!」 我走過去悄聲問小書呆,他聳聳肩這樣說道。我指的是小霸王,從一開始就沒見他人影,大夥都是對著張空桌子演戲。小書呆扶了扶眼鏡。
  「有人看到他在女生教室那兒,不曉得跟哪個落翅仔在鬼扯蛋。」
  我有好一會不是太痛快,告訴過你我和小霸王是有私人恩怨的。小美人修理完小豬哥後,大夥都累了,不知道是誰提議去市場買些刨冰回來吃,於是每個人都拿點錢出來,在銀霞唱的「蘭花草」 歌聲中我給你十塊你找我六塊,他沒帶錢我們合起來七塊你還要找我三塊,如此把賬目算清楚後,因為我比較沒事,腳踏車又有籃子,這差使就是我的了。
  我走在學校空蕩蕩的走廊,好一個色調明艷的夏天,對面女生班教室門口一個腦袋賊兮兮地探出來,又縮了回去。有幾陣不錯的風在大操場上交替地拂過去,天空的白雲偶爾遮住太陽,暗了一下,又是一片光鮮的夏日風景。幾年後我常在同樣的季節堥咻b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人說話,對著空曠的地方持續的發呆。也許幾十年後我依然喜歡這調調,那時候我已經老得不成話了,而那些我所知道的人與事也一樣,可是你信不信,那時候的天空依舊會和我們十四歲夏天的天空一樣年輕。

  冰買回來了,因為太陽大的關係,有些已經化成了水。我回來的時候教室堣@個人也沒有,東西亂亂地四下擺著。我把冰放在一張課桌上,心埵釩雂ㄤ峈A的感覺。
  我不曉得你有沒有過這種經驗,小時候和一大票年紀同樣是五六七八歲不等的小鬼頭們玩捉迷藏,心想躲遠點就比較不會被第一個抓到,下一次才不用當鬼。於是我常常繞過大榕樹,走過人家的曬穀場,捏著鼻子走過醬菜鋪,再沿大圳溝走回大馬路,走回捉迷藏的廣場,可是遊戲早散了,也許大夥改玩跳房子,也許只剩下幾個三八女生在那兒玩跳橡皮筋。好像你離開不是幾分鐘而是好幾十年似的,不再有人認識你。
  我真的很不喜歡這種感覺。不過還好過一會兒他們就都回來了,原來是小蠢熊提議先去看禮堂舞臺的場地,熟悉一下當天的狀況。回到教室後小書呆再把距離修正一番,於是正式彩排。一切都很順利,小美人那段尤其精彩,你該看一看的,小美人手上揮著一柄陽傘,背景音樂是高凌風的「野菊花」 ,快板的節奏下來,小美人施出渾身解數,將會是場典型的壓軸大戲。一般來說,我們的成果算是豐碩的了,一齣戲從無到有,並且還稱得上是有模有樣。

  中午十二點,我們帶著興奮的心情各自回家吃飯。午餐餐桌上,老爸隨口問我戲排得怎麼樣?
  「還不錯。」 我說,然後扒了一口飯。

  預演的日子是個禮拜六,在預演前幾天巨星們把短劇在全班同學的面前演過兩次,每一次總有小小的修正。原先我們打算讓每一個演員把臺詞背熟,然後在臺上用麥克風說臺詞。這樣的效果不太好,舞臺上永遠只有一個麥克風,如果每個人說臺詞時都得湊近麥克風的話,那顯得一付很傻的笨樣子。可是如果不用麥克風的話,保證從第二排觀眾開始每一個人只會看見一堆呆瓜在舞臺上不知所云的走來走去。去年的歡送會有個男生班就是這種情形。
  憑良心說那是個很棒的節目,內容敘述一大票怪里怪氣的西部人物在爭奪一個小妞,可是最後那小妞卻是個醜八怪。這劇本是我的一個表哥想出來的,他是個鬼才,並且像希區考克的風格一樣也自己在其中軋了個書呆子的角色。那些臺詞中有幾句簡直是神來之筆,我光看劇本就非常期待要看這部應該會很好笑的短劇。有一回我還看過他們的排演,當年他們班上每一個傢伙都說這一定會是歡送會中最叫座的節目。我也深有同感。
  然而預演當天就出了毛病,首先就如同前面所說的,臺上的麥克風只有一個,演出的傢伙們也不太會用,沒人聽得到他們在臺上說什麼,除了前頭一兩排的觀眾之外,所有人都是一付茫茫然的表情。這時候有一兩個放牛班的男生開始搗蛋似地鼓起掌來,讓臺上的老哥們更是不知所措,戲就越演越離譜。我那表哥演的那個書呆子按劇情的安排,應該是被小妞用手帕一搧就直挺挺的迷倒在地,我知道他們在彩排時總會安排一個人在他後頭扶住他。
  可是預演那天卻沒人在後頭接他一把,也許是臨時怯場,也可能是怕丟臉也說不定。於是我那毫不知情的表哥就敬業地在眾人眼前為藝術犧牲生命,往後一倒,直挺挺的後腦著地,見鬼的是那一大聲「砰」 倒是全場都聽得一清二楚。他沒能爬起來,阻礙了後邊的情節,演小妞的在臺上大吼「抬下去呀抬下去呀」 的,於是才出來了小丑騎士,大鬍子殺手和一個跑腿的抬他下去。聽說後來這一班為此打了好幾場架,每個人都遷怒別人不對。
  前面告訴過你的,他們的臺詞只有前一兩排的觀眾聽得到,前面一兩排坐什麼人你知道嗎?那就是擔任評審的訓導主任,教學組長,訓育組長等學校的高層人士。後來這個節目當然落選了。

  「二年十班的節目是不錯。」 有一回訓育組長在朝會上說。「可是內容不太健康,這種追女孩子的節目對校風會有不良影響。」
  我們都覺得那只是個藉口。我一直認為那齣短劇失敗在音效不好上面。如果當初音效的障礙可以克服,預演一成功,自然就會有輿論鼓噪校方讓節目入選,畢竟在傳統上,咱們畢業生歡送會堛犖貑m節目並不常見。吸取前人的教訓,我們不可以讓我們的節目再出同樣的紕漏。小美人說,要做就做最好的,我們要讓全場的傢伙們大大的喝一次采。幾經討論,似乎用錄音機先行錄下臺詞再對嘴是最理想的方式。
  主意既定,星期三下課後,英文補習前的三十分鐘,我們借到了禮堂開始排演,在過程中我拎著錄音機跟著每個角色跑,錄下臺詞。這個節目永垂不朽的可能性似乎越來越大,幾個國中小毛頭,像玩真的似的編,導,演,末了連錄音機都派上用場,簡直是人模人樣到了極點。錄好以後,小美人和我聽了幾遍。
  「很不錯」 ,他說。

下一頁

回《南方夏日有鈴聲》目錄
up.gif (195 bytes)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 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