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su_bullet-s.gif (77 bytes) 逸平小傳 su_bullet-s.gif (77 bytes) 長篇連載 su_bullet-s.gif (77 bytes) 短篇小說 su_bullet-s.gif (77 bytes) [新留言板]
  

疑似張國榮的梅艷芳的招考演員

Audition Audition Audition

  說起來,是我們國中二年級時候的陳年舊事了,上數學課的時候,導師在黑板上寫一道代數題,突然間想起什麼似地回過頭來,拍拍手上的粉筆灰,好像在思索怎樣措詞地,沈默了一會。
  我們都不曉得有什麼事情發生。剛開始我以為他又逮到了我的課桌底下正敞著一本漫畫書,打算發一場大脾氣呢!我這樣的考量並非完全是杞人憂天,這樣子的場面經常在化學課,物理課,國文課上演,並且不止一次,也不止兩次三次發生過了,通常最常上演的劇本是這樣的,我在課堂上偷看漫畫,然後在情節最緊張的時候,從窗外經過的導師當場逮到,從我背後悄悄走近,一巴掌打得我滿天金星,再把漫畫沒收。而我之所以這麼運氣不佳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導師就是我爸爸,不吹牛的,他真的是我爸爸,從小把我養到這麼大的老爸。
  說起來你不會相信,國中的那三年堛赤角@直是我們班上的導師,使得我的國中生涯相當的黑暗,悲慘的級數大約只比後來轟動全臺的「阿信」 要低上一點,不過在我當年的少年心靈中,想來也差不了多少。
  我跟你說,如果要扯的話我可以在這碼子事上拎出一大堆辛酸血淚,但是今天我不會這麼做,因為提起那些雞毛蒜皮和今天我要提的故事並沒有太大的關聯。也許可以在「少年犯罪心理學季刊」 提一提,但不是在這堙C再說那堂數學課爸爸之所以突然間回過頭來也不是因為抓到我上課偷看漫畫,而是另外一檔子事。如果你同意我不把話題轉到我的黑暗少年時代的話,那我們就繼續把那天的故事說下去。
  「下個月的畢業生歡送會,」 那天的數學課,爸爸在短時間的沈默後說著這樣的話,臉上露出少年般的頑皮神情。「 我們要表演一個節目,在下下禮拜預演,入圍了,才能在歡送會上表演,所以我們要準備一個最好的節目。」
  教室這時候像打翻了什麼似地「 嗡嗡嗡」 了起來。每一個傢伙都彼此和同一國的其它傢伙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畢業歡送會,每年年初的時刻,學校的首腦人物總喜歡依照傳統來搞這樣一下子,「 讓三年級的學長們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 訓育組長他本人如是說道。我前面不是告訴過你嗎?那是我們國中二年級時候的事了,大夥對畢業生歡送會都有程度以上的概念,都有過一次以上的經驗,不管是當觀眾還是臺上的大明星。
  猶記得去年的歡送會上有一個最叫座的節目,那是某個男生班負責的合唱,我還記得很清楚哩!節目單上說他們要唱兩首歌,野玫瑰和稻草堛漱劘,可是他們連一個字也沒唱,不過話說回來,如果他們真的規規矩矩唱完這兩首歌的話,那就不配被稱為當年歡送會上最受歡迎的節目了。那時候,他們浩浩蕩蕩一大群人在寂靜的等待眼光下走上大禮堂的木板舞臺,推推擠擠地排了三四排,高高矮矮的很不整齊。大家都屏住呼吸等他們開口唱歌。
  可是,沒有聲音,臺上每個傢伙臉上都透出古怪的神色。訓育組長站起來,低聲叫他們趕快開始呀! 又僵持了一下,那些傢伙之中一個書呆子似的老哥這才不情不願地站了出來,臉臭臭的,說出了令臺下觀眾幾乎笑破肚皮,掀掉屋頂的話。
  「怎麼唱?」 他說。「 沒有指揮怎麼唱?」

  一般來說,咱們的畢業生歡送會發生這種格調的好戲並不十分令人訝異,有時你也會看見幾個跳山地舞的姑娘在舞臺上亂成一團,楞在上面的精彩鏡頭。而通常,這種烏龍鏡頭贏得的掌聲也特別多。一向就是如此,你也可以說這反而成了咱們學校的一個傳統。
  最難能可貴的是,這種丟臉出狀況爆個滿堂采的高危險群遊戲大夥還挺熱和的呢!你可以看見咱們班上的老哥此刻正興沖沖地討論不停,那年代的我們都還算蠻純真的,我的意思是說,還不至於因為升學主義或個人偏見等因素大夥都彼此提防猜疑著對方,雖然一年之後我們都國三了之後就是這種情形,但國二的時候尚不至於。大家對畢業生歡送會都好熱心。每個人都不想上臺,可是每個人都有一籮筐的高見主意。
  老爸坐在講臺後面,含笑看我們一群毛噪噪的小傢伙熱切地討論。這是節氣氛很好的數學課,其實只要不上正課就是氣氛很好的一堂課。老爸要我們隨時提出意見,他再把意見寫在黑板上,等到差不多可以的時候就讓大家表決。這樣鬧哄哄的情形一直持續下去,各種精彩的主意紛紛出籠,有個死傢伙這時候提出來一個狗屁主意。我說他狗屁是絕對夠格的,因為他老兄認為請導師的貴公子上臺再展現小提琴的絕藝不就結了?
  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得推溯到國一的時代,國一的時候我班上的導師也是老爸,咱們父子倆的情形跟現在大致上一樣,連常玩的捉迷藏遊戲也大同小異。去年的畢業生歡送會我們找了兩個倒霉鬼上臺做了個樂器演奏,一個拉小提琴,一個吹口琴,演奏的曲目是科學小飛俠和一首誰也不會記得的鳥歌。而那個拉小提琴的倒霉鬼就是在下敝人我,這是馬屁精副班長提出的狗腿主意,而醉心於兒子生平第一場公開演奏的老爸居然也肉麻地含笑首肯…
  那場演奏是場絕對的慘劇,你只要想像用小提琴拉科學小飛俠這個餿主意就夠了。同樣的,今天我們也輕鬆帶過,因為和本文沒有太大的關係。

  而現今提出這個意見的死傢伙出發點倒不是拍馬屁,他老兄是想看看我的好戲,因為他看不順眼我是導師的貴公子。我告訴過你的,我的黑暗悲慘童年,除了應付馬屁精外還得面對諸如此類的敵意。
  敵意同學提出這個高見之後班上有了短暫的靜寂,每個人都是一付幸災樂禍的表情轉頭看我,又看看老爸,你可以輕易看出他們的期待嘴臉。
  「不行,」 我立刻沒命地搖頭,反對立場相當堅定。 「我手痛,沒辦法拿弓。 」
  大夥露出掃興的樣子,每個傢伙都好失望。於是乎,沒有結果的討論又再度持續下去,一點也沒有結束的跡象。到最後下課鐘響了,沒奈何,老爸只好收拾了下書本,宣布等下一堂課再討論。這是早上第四節下課,一下子整個教室鬧哄哄的,充滿了笑聲,值日生把蒸好的便當抬回來,大夥好好吃他媽的一頓。教室一下子稍稍靜了下來,空氣中充斥著菜飯香和吞嚥咀嚼的滿足氣息。
  我坐在靠窗的桌子上邊,看著外邊大太陽底下有隻粉蝶悠閒地飛來飛去。這時候小美人走了過來,跟我說了幾句無關緊要的話,扯了一會才切入正題,他說其實我們可以有很棒的點子呢!說真的我對他的說法毫不懷疑,辦這檔子事小美人可算是我們班上,不,甚至可以說是中部七縣市最有辦法的人才了。你仔細看看小美人的長相,他當然是個男生,但說真格的,我還真沒看過什麼女生及得上他的漂亮… 注意,我的形容詞可沒有用錯,是漂亮,而不是瀟灑英俊什麼的。
  還有,他的言行舉止也… 呃… 「秀氣」 得很,跟我們這些粗手粗腳,三不五時來句「xxx」 的臭男生很不一樣。
  小美人在全校的男女生班,黑白兩道擁有龐大的影響力,男生班這一邊先不談,在隔著籃球場的女生班彼岸,星羅棋布著他的一大堆乾姊姊乾妹妹,人緣好得要了你的命,好得像是親姊妹… 呸呸呸! 這話可不是我講的,反正你知道了就好。
  所以啦!你應該不是太難想像,如果閣下你對那些女孩中某一位挺美麗的姑娘有些許愛慕之意,什麼人最有辦法幫你呢?所以,這大約就是我們國中二年級的時候,小美人在國際局勢上的舉足輕重影響力。你可以看見,方才小美人在人群中討論得好熱烈,不過我對這碼子事一點興緻也沒有,不管是上場還是出點子。我打開熱呼呼的便當,熱氣糊了我的眼鏡,在矇矓中,小美人依然鍥而不捨,他一直在我面前嘰嘰呱呱的。

  「我們打算做個短劇,好笑的,」 我知道,祝你們成功,不介意的話,請你老人家滾蛋如何?「 一定要有很多人笑的,我有把握。我們要做一個讓大家看得很過癮的節目。」
  「是什麼節目?」
  「這就要大家想呀!題材啦!內容啦劇本啦!都要大家一起出力。」
  「真是好。」
  「光好可不行。」 小美人杏眼圓睜。說真的,這小子長得真他媽的漂亮。「 還得有人來參與呀!」
  「你們有一大票人。」 我含糊地對他說,因為國中時代的我吃飯常把臉頰塞得鼓鼓的。「 有那麼多人,一定會很棒的。」
  「但是… 」 他歪著頭沈思。「我們現在連個劇本也沒有呀!」
  我忍不住回了一句,如果是劇本的話,也許我可以幫點小忙,但是…
  「那就請你多費點心了,謝謝你。」小美人興高采烈地握住我的手。「有你加入真好!」
  「不過我不太有把握。」 我沈吟地敲著湯匙。「 搞不好我連個字也擠不出來。 」
  「盡力而為,好嗎?」於是他就又溜到另一圈人媄銗h關說去了,又開始熱烈地討論個沒完。我強迫自己相信是陷入了一個精心設計的圈套,可是心堣w經開始編織蒐集著可用的情節。下午的英文課,公民課一直想著想著,上體育課時還被排球砸了一記。放學後準備補習,一四補理化,二五補數學,三六補英文,今天是禮拜三,於是我們很整齊地列隊去英文老師那兒補習,像石英表一樣的準確,一點差錯也不會出。
  補習英文的兩個小時堙A我塗塗寫寫出來一個某老兄去應徵演員,要在應徵時先過五道關卡的笑話劇本,偷偷傳過去給小美人看,他點點頭,卻沒有打開,因為他正在聽課,這使我有點他媽的寂寞了起來。他們這些傢伙無疑能成為那些「工作時認真工作,遊戲時認真遊戲」 的青年才俊的。我是這一大群精英學生中唯一一個顏色不同的傢伙,難怪老爸三兩天揍我。當每個人致力於及物動詞與不及物動詞的分野之際,我卻在講義紙的背後畫世界大戰戰場。我想我的確有點對不起老爸。
  不管怎麼說,那天英文補習完後有幾個傢伙留下來沒走,大家都看了我和小書呆寫的所謂劇本… 經由我的大作得到靈感,小書呆也寫出來一個公司招考一群演員的橋段。大部分人都覺得小書呆寫的比較有意思,連我也這麼認為,但小書呆和小美人則認為我寫的比較好笑,投票結果是小書呆的故事佔優勢,可是後來他們決定把兩個劇本放進果汁機打一打,再篩出來一杯。於是乎,一陣混亂後我們有了個一群神經病傢伙去應徵演員的鳥故事。也許有點平淡無奇,可是國中二年級能掰出這種東西已經算了不起的了, 至少到目前我還是這樣想。

下一頁

回《南方夏日有鈴聲》目錄
up.gif (195 bytes)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 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