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逸平的小說 article_su001s.jpg (3016 bytes) 網上連載版

[上一頁] [回目錄]

  「我要你從此以後不許為了保全我, 開自己生命的玩笑。」她的眼睛彷彿蒙上一層水霧。「因為我知道,你盤算的念頭就是餓死在這堙A也不會拋下我轉移到別的空間去。」
  雷葛新默然。心埵^想著剛才的一切, 知道她的話並沒有錯。雷蘭似乎有某種洞悉人心的奇異本能,也有那種令人為她犧牲一切的奇特魅力。 雷葛新望著她,點點頭。
  這時候,看看昏暗的天色,應該已是下午近黃昏的時分 。突然之間,遠方的天空響起了一聲炸雷。
  那聲「轟隆」巨響響起,雷葛新心頭陡地一震, 直覺就擋在雷蘭的面前。
  風、雷、水、火,核酸警隊的四態生他人。 根據以往的經驗,聽到雷聲,應該就是那個「雷」態核酸警察即將出現。
  雷蘭輕輕將他推開,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救命的來了。」
  果然,那陣雷聲並不是核酸警察「雷」桑博寧, 伴隨雷聲而來的是一場驟雨,雨勢極大,水量極多。雷葛新和雷蘭將圓錐空間的出水孔塞住。 兩個人在大雨中又叫又笑,像小孩子一樣潑水嬉戲。雨水在圓錐空間中越積越深,不到中夜, 兩個人就已經浮上出口,就此脫困。站在金屬的巨大建築物頂端,入夜的殘破城市被雨水一洗,看起來順眼多了。兩個人在夜空下淋著雨,緊緊地擁抱著,開懷地大笑。
  這場救命的及時雨一直下到次日清晨時分方止。 大雨帶來的水氣將整個城市浸染得迷迷濛濛。雷蘭帶著雷葛新在市區中穿梭而行, 打算衝過層層的巡邏警備,穿過城市到市郊山上的革命分子基地。可是, 沒走多遠就被大鵬軍的一個斥堠小組發現,雖然最後終於將小組的兩名成員殲滅,可是, 還是讓他們傳出了訊息。
  過午不久的時分,大鵬軍集結得越來越多。雷葛新和雷蘭且戰且退,雖然雷葛新運用了核酸知識中的游擊戰法成功地逃過好幾次危機,可是敵我的數量實在太過懸殊。近黃昏時,兩人終於被大軍團團包圍,大約總數有上千人的部隊從四面八方逐漸圍攏,將兩人圍在城市已成廢墟的大遊樂園中。
  傾垮的大型摩天輪殘破地倒在地上, 兩人跨過袉玫陷釭滷﹞H旋轉咖啡杯,在荒涼的園內小徑上, 原本充滿歡樂爆米花奶油香的遊戲攤位七零八落,有些地方已成了動物築巢的小窩。 走過一個玩具娃娃的遊戲攤,攤位上擺著一隻玩具小熊,左眼上卻插著一支羽箭。追兵此時在遊樂園門外暫時按兵不動,因為他們也忌憚雷葛新和雷蘭的破壞性游擊戰法, 而且,雷葛新推測他們打算活捉,否則一顆高爆彈就可以結束這場戰爭遊戲。
  雷蘭在棉花糖攤位前佇足下來。 紅色的攤位上畫著褪色的歡樂小丑,棉花糖機已經積滿了灰塵, 幾包空空的塑膠袋在攤位上隨風飄搖。
  「我小的時候,」雷蘭靜靜地說道。「爸媽常常帶我到這兒來,而且每次來一定要吃粉紅色棉花糖。」
  繞過乾涸的噴水池,雷葛新和雷蘭步上一條斜坡,走了一半才發現這條斜坡本是遊樂園內高聳的瞭望塔,此刻這座高塔已然倒塌,架在圍牆上。圍牆本來是古代中國式的長城設計,遊客可以在上面漫步,也可以利用上面的望遠鏡瞭望,用付費式立拍式照相機拍照留念。雷葛新和雷蘭在圍牆上眺望四週的狀況,本來在圍牆旁的河川已經乾涸,成為一道極深的深谷,大鵬軍在遊樂園的大門口集結,將兩人像口袋堛甄y物般的緊緊包住。
  雷蘭的臉上因為急速爬上斜坡微現通紅,光潔的額上有汗珠。雷葛新伸手將汗珠抹去,自己也停下來喘氣。方纔在巷戰的時候, 雷蘭的長髮被一發激光波及起火燃燒,此刻她一頭光亮美麗的長髮末端已經燒焦,她在空氣溫潤的天空下取出一把小刀,一甩頭,把燒焦的頭髮自耳下劃落, 一陣輕風吹起,將無數莖髮絲吹入深谷。
  「你走吧!」雷蘭沈靜地說道,轉頭遠眺遠方的大鵬軍。「我會照顧自己的。」。她的短髮雖然參差不齊,卻將整個臉型襯托出來,在殘破的背景下別有一分淒艷之感。此時已是黃昏,一顆紅艷艷的落日已經快要下山。
  遠方的天空這時響起了陣陣的雷聲,空氣中充滿電離子碰撞的「滋滋」聲響。靜電在空中無止息的游離, 兩個人身旁的好幾架付費式照相機同時被靜電干擾,發出滋滋的聲響。「克嘰」的一聲,一部在雷蘭身後的照相機不停顫抖,良久, 從取相口緩緩送出一張立拍式相片。
  雷葛新和雷蘭手牽著手,走過去拿起照片。

up.gif (195 bytes)[下一頁] [回目錄]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 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
若有網頁瀏覽問題,請洽「新客星站規劃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