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逸平的小說 article_su001s.jpg (3016 bytes) 網上連載版

[上一頁] [回目錄]

  「有沒有覺得和誰說過 的話有點類似?」牛頓問道。
  當然有。雷葛新在心堳飫e易就回想起來,那一 天,在「頭兒」的辦公室中,時光發展局的魯敬德博士就說過同樣的話。
  「……你甚至可以鎖定他的生物電就在這堙C可是 ,明明就是空無一物。三度空間的三個座標都符合了,可是又不見人影。說他不在,可是又有生物電……」
  「所以我才會說,千百年的時空之謎因你而解, 因為,我已經找到了這個謎題的答案。」
  「有沒有聽過魯一樸這個人的名字?」牛頓問。
  「沒有。」
  「這個人是個時光研究者,但是太過年少氣盛,十七歲那年就和人衝突,被仇人汽化,連轉移靈魂都沒有機會。但是,他以十六歲的幼齡便提 出過許多大膽的時空假設,雖然後來因為主流派的刻意淡化,他的理論並不受重視。然而,現 在已經有許多時空學者相信,如果這個人能活長一些,也許時空之謎早就解了。」
  「魯一樸在世的時候曾經提出過一種大膽的時空 假設,當時,時空旅行尚在萌芽階段,第一支探險隊也還沒成行。但是,他就曾預言過時空旅 行無法生還的可能性極大。」
  「他的理論是什麼?」雷葛新問。
  「他的理論的假設來自於哲學心理學上的一些現 象,也因此,很多主流的學者對他的論點嗤之以鼻,」牛頓說道。「魯一樸相信,夢境、預知現 象Dejavu、或莊周夢蝶式的感應很可能就是時空旅行的形式之一。在某種未知的狀況下,人藉由上述行為穿透時空,但是,有時候那個時空和你所熟悉的時空可能完全脫節。」
  「就像現在一樣。」雷葛新深吸一口氣。
  「也因此,他假設過一個理論,稱之為『分叉時間理論』,」牛頓說道。並且在雷葛新的眼前投影出圖解。「他的重點在於,我們的世界可能並 不是一個單一的世界,在同一個空間中,可能共存著許多不同的世界,他稱之為「或然率平行世界」。」
  「這許許多多的世界彼此平行,但是會出現交錯的 扭曲現象。比方說,今天你雷葛新走到一條三叉路前,命運的安排中,走左邊你會被車撞死,走 中邊沒事發生,而走右邊的話則遇見一個與你廝守一生的女人。也許你最後選了中間那條路,沒 有事發生,然而,另外兩個或然率世界已經在你抉擇的那一霎那分歧出去。在那兩個世界中,一 個從此沒有雷葛新的後代,另一個則出現不同的後代。」
  雷葛新眼前出現第二個分叉圖。
  「基本上,時空的真正分佈是比這張圖更多分叉的 無數平行世界,而我們只記得一個線性歷史是因為我們的生命就只是無數分叉中的一條線。而時 光旅行就會衝破這個線性規律,將人丟到時間相同,卻截然不同的或然率世界中,也因為這樣, 才沒有人回來過,因為要在無數平行世界中回到自己的世界,那機率幾乎等於零。」

up.gif (195 bytes)[下一頁] [回目錄]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 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
若有網頁瀏覽問題,請洽「新客星站規劃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