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逸平的小說 article_su001s.jpg (3016 bytes) 網上連載版

[上一頁] [回目錄]

  雷葛新被十幾名大 漢壓在底下,雖然有絕佳的防護盔戴在頭上,仍然感覺像一座山壓在頭頂,呼吸非常困難 。這時候,他聽到了牛頓輕鬆的聲音。
  「這堿O雲夢市的市立體育場,」牛頓說。「今天舉行的是職業鋼球賽季後半準決賽。你現在是雲夢市的敵隊鐵線草隊的跑鋒,剛剛 被雲夢市球隊阻攻下來。」
  廿四世紀堻怢民眾歡迎的球類運動之一就是現在場上的職業鋼球。職業鋼球的規則和古廿世紀美利堅國獨有的美式足球類似,只是廿四世紀的比賽用鋼球有四百公斤重,所有球員穿上重力強化衣,是以場上的碰撞,甚至一個簡單的失球落地大地都會為之震動,聲勢非常嚇人。此刻地主雲夢隊以些微比數落後,雷葛新此刻暫時擔任的鐵線草隊跑鋒本來已經拿到一個必中球,如果得分地主隊就必敗無疑。可是,現在雷葛新被阻攻後,地主隊又燃起一線生機。
  壓住雷葛新的隊員們紛紛起身,身上的重壓減輕。雷葛新在四週的噓聲中站起。這場球賽是否可以逆轉就看雙方接下來的表現。
  然而,現場七萬名觀眾接下來看到的,卻是比任何大逆轉比賽更畢生難忘的情景。
  雷葛新仍楞楞地站在球場中央,空中卻陡地 「轟隆」一聲炸開了一陣響雷。本來滔滔不決的播報員張大嘴巴,看著空中的奇景目瞪口呆。
  「火!火!」播報員在擴音器中大聲慘叫。
  然而,不需要他的描述,全場觀眾都可以看 見在跑鋒的上空出現一大團火雲,夾雜在閃電之中。一張巨大的水幕出現在天空,像毯子 一樣捲成筒狀急速旋轉,罩在火和閃電之上。
  在水力場空間中,陽風隊長沈聲向「雷」桑德博寧、「火」丹波朱紅交待。
  「他的移魂術一定會受我們的轉化態力場限 制,只要包抄住他的去向,他就跑不了。」
  雷葛新站在大鋼球場上,看見天空突然被火、雷、水再度占滿,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那一朵形狀奇特的三態雲當頭就把他罩住。
  全場觀眾楞楞地注視烈火、閃電逐漸熄滅,從其中出現一個瘦高男人,一個紅髮女子。
  水紋在波動狀態中逐漸縮小,變成一個身材壯碩的大個子。三個人往跑鋒的位置如臨大敵般的靠攏。本來楞楞地站定的跑鋒突地跪倒, 垂下頭,又保持了一下跪姿,才慢慢軟癱仆倒在地。
  陽風隊長鐵青著臉,走過去將跑鋒的身體抱開,在他的身下,一個下水道的合金圓蓋已經打開。

up.gif (195 bytes)[下一頁] [回目錄]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 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
若有網頁瀏覽問題,請洽「新客星站規劃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