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回] [回目錄]

綁 架 總 統  ( 第 八 回 )

  年青男子冷劍文看了他身後的楊斌一眼。
  「我知道是你,還有大頭頭也來了,」冷劍文笑道。「應該不是來和我下棋的吧?」
  余清源簡單地向他說明了來意,也說了這一個月來連續發生的兩次「無被害人綁架事件」。冷劍文在停職後便搬到這座山上居住,平時沒有接觸媒體,連報紙都沒看,是以對這件已經轟動全國的綁架事件一無所知。在余清源提到被綁架人在眾人眼前憑空消失時,冷劍文的眼神露出銳利的思考神情。
  「所以,」余清源說道。「我就向楊總長提起了你,看看你對這個案子有沒有什麼意見?」
  「有什麼意見?」冷劍文自嘲地笑笑。「難道我還能回去幹警察嗎?」
  「原則上我先用專案方式聘你為特別顧問,」楊斌打量了四週仍在苦思的三兩名老人,彷彿在這個青年男子身上看見了一線希望。「如果這一次你立了大功,我會特案申請讓你復職。」
  冷劍文垂下雙眼,沈思了一會,突地抬起頭來。
  「平老!」他高聲叫道。「『去部』六三路!你又敗了!」
  楊斌詫異地回過頭去,叫平老的老人盯著圍棋棋盤良久,朗聲大笑,棄子認輸。
  冷劍文將手上的書一閤,俐落地跳下石椅。
  「走吧!」他簡短地說道。
  走進市警局的大門,有幾個識得冷劍文的警員驚訝地張大眼睛,楊斌領著冷劍文走進市警局長趙大同的辦公室,趙大同看見冷劍文,同樣也掩不住驚訝之情,繼而冷冷地不予理會。
  楊斌低聲交待了他幾句,趙大同面無表情,領著冷劍文走出辦公室。
  看著兩人的身景,楊斌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冷劍文和局長見過面嗎?」他問道。「為什麼兩個人見了面就是一付不對盤的樣兒?」
  余清源聳聳肩。
  「說起來也沒什麼,」他輕鬆地說道。「當初冷劍文被免職的原因之一,就是和趙局長談不對眼的時候,正對著局長鼻樑給了他一拳。」
  不一會兒,趙大同又領著冷劍文回到辦公室來,兩人手上多了好幾大疊文件錄影帶。冷劍文也不多說,便兀自翻起文件,間或察看警方的錄影帶。不多久,突然從文件堆中抬起眼來。
  「趙局長,第一次綁架案中,在司徒百江車上的音樂帶,還找得著嗎?」他輕鬆地問道。
  趙大同看了楊斌一眼,楊斌點點頭。
  「在我的抽屜堶情C」
  冷劍文將錄音帶放入錄音機卡匣,只聽了一兩秒鐘,便急忙將它關掉,小心翼翼地將耳朵塞上棉花,再按下掣鈕,從音樂中立刻傳出柔美的南胡音樂聲。
  楊斌、趙大同、余清源楞楞地看著冷劍文不合常理的動作,趙大同正待出口斥責,卻被楊斌制止。
  音樂聲放了一會,冷劍文走出辦公室,向外頭的女警說了些什麼,女警拿了件東西遞給他,他轉身走進辦公室,走到三個人的眼前。
  在南胡的如泣如訴樂聲中,冷劍文開口說話。
  「人,是不會憑空消失的,對不對?」冷劍文問道。「超自然的現象是有,但是和這件案子無關,對不對?」
  三個人對望了一眼,點點頭。
  冷劍文滿意地一頜首,冷不防從手上抖出一條手帕往三個人臉前一揚,泛出強烈的歌羅芳麻醉劑藥味,讓人陡地一暈。
  這下子,連楊斌也按捺不住了,他晃晃頭,正要開口斥責,卻看見冷劍文兀自木然地站定三個人的身前,整個人身影開始變得糢糊,最後終於失去蹤影。
  陌生的,因為兩次綁架事件他都曾經目睹人在眼前生生消失。
  「克」的一聲,音樂停止,三個人目瞪口呆地對望著,不知所措。卻聽見房門打開,走進來的,正是方纔在三人面前憑空消失的冷劍文。
  「群體催眠,」冷劍文簡潔地說道。「一九五六年,美國賓州就發生過這樣案例的犯罪事件,作案的歹徒在廣播節目中播放有催眠暗示的音樂,聽到的人會受他們的控制,達成犯罪的目的。」
  「我從趙局長兩次都提到過的淡淡花香得到的靈感,」冷劍文晃晃手上浸有歌羅芳的手帕。「音樂聲中暗藏催眠暗示,這種音波頻率極高,人耳幾乎辦不出來,但是潛意識仍然會接受。我相信當時現場一定有音響設備放出令人腦部運作遲緩的阿爾法波,那種花香味我猜是厲害至極的麻醉劑,同樣使人的腦部活動遲緩,如此一來就很容易接受暗示,洗去幾秒鐘的暫時記憶,以為看到人在眼前憑空消失。」
  「可是,」余清源疑惑道。「一次好幾百個人同時被催眠,可能嗎?」
  「匪徒用的手法非常的先進,我假設是可能的,否則,你覺得人真的會在眼前憑空消失嗎?」冷劍文笑道。「那些出事現場的無線電通話機、擴音機一定都被動過手腳。最明顯的證據是現場沒有一部攝影機拍下人消失的狀況,因為催眠只對人有用,卻騙不了機器。證據是不會騙人的,只有人才會自己騙自己。」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楊斌說道。「那些受害者其實只是被帶走,只是看見的人卻視而不見,是嗎?」
  「或者是說,催眠讓你『看見』他們暗示的情節,」冷劍文說道。「像剛才,我在你們眼前抖手帕之後就立刻開門走出去了。可是,我相信你們看見的絕對不是這一回事。」
  趙大同長長吁了一口氣,回想剛才的狀況,再回想兩次綁架事件的情景,心下不禁駭然。
  困擾了警方近一個月的謎團,就在不到半個小時內被冷劍文解破。而兩段訊息中的「wi1oa14i4r51j,r2」和「t81rby1,-2ma1o1」也在不久後被他解出。原來,這兩段秘碼代表的是鍵盤的位置,是一種不太常用的中文打字鍵碼,轉換成文字,第一段秘碼「wi1oa14i4r51j,r2」就變成了「國會議員十名」,預告了下一次綁架事件的目標。
  所以,第二段秘碼的「t81rby1,-2ma1o1」就是「黃口小兒百人」的意思。
  那也就是說,下一次的綁架事件將會是一百名小孩的綁架事件。
  代總警政長楊斌當急立斷,召集了所有警政要員連夜商討對策。而不曉得是不是巧合,或是匪徒已經得到警方解出秘碼的訊息,當日深夜,全國各大報便紛紛收到一紙簡單的訊息,訊息上用綁架勒贖慣用的剪貼字體寫上下一次「無被害人綁架事件」的預告。
  「立冬之日,斷腸之時。可取十億鉅金於我。不得,必邀黃口小兒百人,幸勿自誤。」

回上層[下一回] [回目錄]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 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