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回] [回目錄]

綁 架 總 統  ( 第 七 回 )

  十位國會議員在眾目睽睽下不可思議地消失,在社會上造成了極大的恐慌震撼。第一次「無被害人綁架事件」發生時,只有少數警察目睹了這種不可思議的場面,大多數人只是聽過這些警察人員的轉述,基本上,存疑且不相信的人佔絕大部分。但是這次可不同了,雖然攝影機為了不知名的因素在投票結果出現時全數當機,沒能錄下議員們消失的情景,電視機前的觀眾只看見雜訊,然而,當時在場目睹的國會議員、警察,以及媒體工作人員不下數百人。直到這個時候,大家才知道警方的束手無策實在是幾近非戰之罪的無奈結果。
  最後,連總統也鎮日出現在媒體安撫人心,也要求警方盡速找出被擄十名國會議員的下落。全國的警力因此天翻地覆起來,員警疲於奔命,除了大規模的搜尋動作外,還要在茫然毫無頭緒中找出匪徒。但是,和第一次的「無被害人綁架事件」一樣,警方的行動彷彿是在一個看不見蹤影的巨人搏鬥。在這個事件中,從來沒有人看過匪徒的蹤跡,連最起碼的聲音、言語都沒能接觸到,沒有任何的證據線索,連第一次綁架事件十名被害人存入的一千萬元也紋風不動,從案發以來就好端端地存在帳戶堙C所有能掌握的線索,就只有歹徒的兩次訊息,並且,連訊息的內容也無法完全解讀,像第一次訊息的「wi1oa14i4r51j,r2」,第二次訊息的「t81rby1,-2ma1o1」,警方動用了所有的秘碼專家,憚精竭慮,就是沒有辦法找出其中蘊涵的訊息。
  只靠了兩次訊息,歹徒就讓全國最優秀的警察人員臣服腳下。
  第二次「無被害人綁架事件」發生後第四天,十名國會議員並沒有像第一次事件那樣,不到一天的時間就安然歸來。警方的大規模搜尋行動迄今仍無任何收獲,彷彿這十個人已經在空氣中溶化,再也找不出他們的蹤影。如果綁匪們說話算話,警方擔心,這十名國會議員的性命堪虞。
  「『幸不辱事,乃全爾等小命』,」暫代警政總長的市警政長楊斌聽取了市局長趙大同的簡報後,這樣皺眉說道。他和辭職下臺的老人伍子毅不同,是受過西洋教育的少壯派警官,平時喜歡從部屬口中聽取各種意見。「十個人都在議會上投下贊成票,按照綁匪的說法,現在他們可能已經不在人世了。你們的看法如何?」
  「他們十個人的事當然嚴重,但是我認為,事情絕對不會這樣就算,一定還會出事。」趙大同肅然說道。「這才是更令人擔心的事。」
  「但是我們完全只能處於挨打的局面,因為下一次的目標是誰,完全沒有人知道,對不對?」楊斌皺起眉頭。「這種話說了不等於沒說?」
  趙大同垂下頭,不再吭聲。他身旁一個小個子的警官這時咕噥了句什麼。楊斌認得他是趙大同手下的一個組長,叫做余清源,頭腦相當的靈活,有個綽號叫做「電腦」。
  「余組長,」楊斌說道。「有什麼高見,說出來大家聽聽。」
  余清源聳聳肩。
  「報告總長,我是說,」他看了看身邊的趙大同,趙大同彷彿已經知道他要說些什麼,露出不以為然的神情。「我們查不出來,但並不表示就沒人查得出來。」
  楊斌彷彿在黑暗的腦海中看見一道曙光,他的眼神銳利,直盯著余清源看。
  「說下去。」
  「我知道一個人,」余清源又看了一眼趙大同,看見他搖搖頭,卻還是繼續說下去。「也許他會查得出來這其中到底有什麼奧妙。」
  「倒霉神探?」
  坐在警用車的後座,楊斌詫異地問道。車子這時正滑入城郊的山區,山路有點崎嶇不平,但是道旁的景物充滿了了山居的幽趣。市警局余清源指引著司機路徑,車子勉強駛入一條山道。
  「到這奡N得用走的了,」余清源說道。「車子開不進去。」
  楊斌狐疑地跟在余清源的身後走上一條小小的山道,聽著他繼續說下去。
  「這個人本來是市警局的組長之一,年紀很輕,還受過國外的高等警務訓練。他的頭腦非常的聰明,不到三十歲就拿了犯罪心理學和刑事鑑定學兩個博士學位,來了市警局之後,沒大半年就破了幾次漂亮的案子。」
  「不會吧?」人過中年,楊斌很少有這種爬山的經驗,以至於有點上氣不接下氣。「有這樣的人,為什麼我不知道?」
  「如果不是這樣,」余清源以耐人尋味的表情看他。「我們怎麼會叫他『倒霉神探』?」
  楊斌沒有搭腔,等著他說下去。
  「這個人雖然頭腦好,脾氣卻非常的怪,和上司處得也不好。前任伍總警政長就非常的不喜歡他。再加上後來又在一件大案子上出了紕漏,伍總長就給了他一個內部處分,把他給免了職。」
  「哪一個大案子?」楊斌問道。
  「黑道大哥情婦命案。」余清源簡潔地說道。
  「啊!」楊斌驚訝地說道。這個案件在年前曾經造成輿論上不大不小的一場爭議。黑道老大的情婦橫屍在居住的小套房,黑道大哥曾一度被認定為疑犯,還和警方對峙了幾場,最後才知道是件烏龍事件,凶手另有其人。
  「真正凶手是死者的女同性戀人,死者是雙性戀。但是在偵訊過程中,這個『倒霉神探』發現小套房的浴室馬桶蓋是掀開的,很典型的推理範例,所以他便認定犯人是個男性,因為如果是女性,就會把馬桶蓋蓋上。因為他的推理一向很靈,大夥都信了,後來才會去圍捕那個老大,和他火併了好幾場。」
  「這樣子的推理基本上沒有錯,是我也會這樣推論,」楊斌說道。
  「但是後來才發現,死者的女同性戀人有蹲在馬桶上頭上廁所的怪癖,才會造成推理上的誤解。這件事被伍總長費了好大的勁才壓了下來,改成了內部處理,所以除了市警局的人之外連您也不知道。這個『倒霉神探』的頭銜就是這樣來的。」
  山路走了大約十分鐘,繞過一個山壁,眼前突地霍然開朗。半山腰處別有洞天,是一個相當清雅的小小公園,地勢起伏的草坪上,幾個老人在那兒對空練氣。遠遠有個小涼亭,黑壓壓地擠了不少人。
  「又在拼棋了,」余清源笑道。「我們過去。」
  走到涼亭的旁邊,楊斌看見亭內或坐或站了十來個老人,面前攤著七八個棋盤,有黑白相間的圍棋,也有綠花花的象棋。老人們有人低頭苦思,也有人負手踱步,喃喃自語。涼亭另一端坐著一個高瘦的青年男子,神態悠閒,手上看著一本厚厚的原文書。
  「走車!將軍!」一名老人高喊,在跟前的棋盤重重地下了一子,神色興奮。「看你還跑哪兒去?」
  年青男子望了他一眼,也不去看他的棋盤,面露調皮的微笑。
  「砲!抽車,將軍!吳老,您又輸了。」
  老人睜大雙眼,不可置信地看著棋盤,良久,才頹然坐下。
  原來,年青男子竟然同時和這十來名老人下棋,而且,下的還是棋藝中最難的「盲棋」。
  不一會兒,幾名老人紛紛棄甲大敗。余清源乾咳一聲,向那青年男子走近。
  「冷劍文,是我,余組長。」

回上層[下一回] [回目錄]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 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