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回] [回目錄]

綁 架 總 統  ( 第 五 回 )

  而在不遠處的市警局會議室外,擠滿了來自各方媒體的記者,因為警方在下午的失蹤事件發生後一直三緘其口,但是在這段期間內,市警局已經陸續出現了警界的高層官員、內閣的高層次人員,甚至連總統府的相關人員也出現在這兒。警、政、軍各方的人員就擠在這個警局的會議室中。一眾的媒體記者議紛紛,有職業敏感度的資深記者們已經感覺到這個綁架事件已經出現了不可思議的狀況。
  「砰」的一聲,會議室的木門陡地推開,記者們閃起鎂光燈,從門後走出的是市警局長趙大同,此刻他已不復往日的精悍模樣,滿眼紅絲,形容憔悴。站在他身後的是幾名警界的高層官員,每個人的神情都相當的頹喪。
  在鎂光燈的映照下,趙大同轉頭看看警政總長伍子毅,老人點點頭,示意他對媒體發表談話。
  「今天,我想大家都相當清楚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趙大同的語聲低沈,聲音有點沙啞。「九月四日,打從我們接到這個事件的恐嚇訊息以來,警方人員從來沒有放鬆過一秒鐘,而我們的因應對策也是能力所及範圍裡面最佳的做法。但是,這件被媒體諸君稱為『無被害人綁架事件』的案件,並不是一件尋常的刑事案件,其中出現了完全不可能的狀況。在這堙A我必須承認自己的失敗,並且願意承擔所有的責任,因為栽了這樣一個大跟頭,我們居然連對手是什麼樣的人物都仍在五里霧中。」
  「但是。」他的眼神精光一閃,露出堅毅的神情。「這並不表示警方人員有任何疏失的地方,相反的,我還認定我的弟兄們的表現非常出色,但是整件事情實在過於詭異。今天,我在長官的許可之下,將會告訴各位當時發生的真正情況。在說明當時狀況之前,我希望各位瞭解一項事實,本人的精神狀態完全正常,並且經歷當時現象的,也不只我一個人。接下來我要敘述的內容也許會被諸位斥為荒誕無稽,但是,我以我個人的名譽為證,我所說的話,絕無半句虛言!」
  鎂光燈再度閃起,電視臺的攝影機也將鏡頭對準。市警局長趙大同將當時的情景詳細的敘述出來,如何在豪華轎車中與司徒百江閒談,在眾目睽睽的狀況下,老人的神色如何變得木然,然後在大家的眼前憑空消失。如何別組的護衛人員也遇見同樣的情形,最後,讓數百名最精銳的警察人員在大街上失神慌張、茫然不知所向。
  在城市的夜空下,在場的媒體人員,圍觀群眾,以及電視機前的市民聽了趙大同的陳述,不禁人人目瞪口呆,彷彿做了場秋天夜堛漫_幻怪夢。大部分人對他的說法嗤之以鼻,認為這個警務人員要不是壓力太大導致精神錯亂,就是平白捏造了個童話故事推卸責任。
  可是,接下來幾名當時在場的警察人員也說著同樣的狀況。所有聆聽者忍不住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在攝影機的拍攝之下,警察人員們的陳述暫時告一段落,因為整體的氣氛太過詭異,一陣難堪的靜寂,連最能唇槍舌劍的媒體記者們也想不出什麼樣的問話。
  良久,在趙大同的身後,一名總統府的人員搖搖頭,警政總長也跟著搖搖頭。彷彿是某種會傳染的疾病一樣,幾個高層官員也紛紛不自覺地搖頭,半晌說不出話來。
  第二天一大早,隨著各級媒體的廣為散布,這件妖異且充滿難以置信疑點的「無被害人綁架事件」成了城市民眾們沸沸揚揚談論的焦點。人人都有自己的意見,連國外的媒體也將這個訊息廣為散布。各大報的頭條紛紛以這次綁架事件的來龍去脈做為頭條,也以極大的字體再度刊出綁匪以大費周章的假炸彈方式傳達的犯罪訊息。
  「紀文山5、吳鑫2、劉水源1、江力強3、司徒百江6、田蟠龍2、藍保傑4、言忠書5、簡益庭2、陳木文2。」
  「秋風送爽,盍興乎來,諸君多金,能取百萬於汝乎?如未蒙首肯,八月十七,乃取汝家中一人為客,恕罪恕罪。」
  「美商銀行8534658wi1oa14i4r51j,r2」
  案件發生後,訊息中原先令人難以索解的部分也逐漸露出端倪。細心的人可以發現,在十名企業家名字後方列出的數字,原來代表的就是綁匪們針對的目標。比方說,航業鉅子陳木文名字後方的數字是2,綁匪綁走的目標就是他的老母親。而市局長親自保護的石油大亨司徒百江名字後方的數字是6,所以被綁走的就是本人。
  「1父2母3妻4女5子6自己。」
  這就是綁匪在訊息中玩的文字遊戲。至於在第二段訊息中列出的wi1oa14i4r51j,r2,真正的涵義是什麼,則沒有人解得出來。
  清晨天還未亮時,警方便發動了大量的警力在城市展開搜索,企圖找出被綁架者的蹤跡。
  在另一方面,八戶受害人紛紛透過媒體,等到銀行一開始營業,便公開地立刻將綁匪要求的金額匯入指定帳戶。並且在這一個動作之後,召開聯合記者會,表示將全力配合綁匪任何要求,呼籲綁匪迅速將被害人放回。
  早晨九點零一分,警方發言人表示,在得知家屬這樣一個動作之後相當無奈,但是誓言會繼續盡全力找出被擄受害人的蹤跡。
  過午時分,警方的搜索隊接獲一通奇異的線報,指稱在城市近郊某座山上有消息可尋,「請警方前往搜尋便可分曉」,警方詢線派了大批的人員前往搜山,不多久就在山腰發現了一棟廢棄的小木屋。
  身穿黑衣的特搜小組組長冷靜地做出手勢,數十名隊員分別佔定掩護位置,將整座小木屋團團圍住。
  小木屋靜靜地佇立在半山腰,彷彿之間,還可以聽見裡面傳出悅耳的音樂聲響。
  特搜小組組長帶著兩名隊員如臨大敵地匐伏接近小木屋,一旁的隊員們持槍警戒,握著槍把的手指流下冷汗。
  小木屋的門戶並沒有鎖上,小組組長推開一扇扇的房門,走到最堶悸漫迠﹛A悅耳的音樂聲更清楚,他緩緩地推開房門,映入眼簾的影象卻讓他哭笑不得。
  和外觀的殘破絕不搭調的是,小木屋中最後一個房間裡面佈置極為豪華誇張,像是個玩具屋,沿著牆角排滿了各式的布偶娃娃。在房間的正中央,八名被綁走的被害人整齊地排坐在鮮黃色的大沙發上沈沈睡著,每個人都換上鬆垮的小丑裝,臉上則花花綠綠地化滿了卡通式的濃菕C
  但最重要的是,八名被害人毫髮無傷,救回市區後發現沒有人記得被綁後發生了什麼事,只像是睡了場好覺。
  至此,警方的聲望完全破產,各方一致撻伐,國會連日以來也是砲聲隆隆,在各方一致的指責聲中,幾名高層警政長官紛紛黯然下臺。

回上層[下一回] [回目錄]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 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