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回] [回目錄]

綁 架 總 統  ( 第 四 回 )

  「我在這兒,正式向膽大妄為的匪徒展開正式挑戰,」老當益壯的總警察長伍子毅在全國媒體露出自信的笑容,高舉右拳,像個充滿自信的宗教領袖。「這次的警力布署是有史以來最嚴密的一次,歹徒公然向治安挑戰,而我們,就要在全國民眾面前給他們迎頭痛擊!」
  伍子毅覺得自己絕對有誇下這種海口的本錢,因為攤開警方對這個「無被害人綁架事件」所做的布署,的確稱得上是固若金湯,絕無破綻。
  「十個企業家的家屬,我們全都做了嚴密的保護措施,」面對著來自全國各地支援的警界精英,市分局長趙大同在一次沙盤推演中表示。「所有的相關家屬都排定了保護的人手,在八月十七日當天,一定不可以出任何的紕漏。我知道,這樣的行動就像是戰爭,兵戰凶危,我知道沒有一定會打贏的仗。但是,面對這次的任務,我的要求是不僅不能出任何差錯,連一隻蒼蠅,我也不要讓它飛掉!」
  在全體員警轟然的答應聲中,最後,趙大同神色肅然地下了最後的結論。
  「在這次的事件中,十名被恐嚇的企業家中,也不乏有人想過花錢消災的作法。但是被政府高層的人壓了下來,總警察長極力把這件事擔待下來,也因為如果我們因而屈服,這樣的惡例一開,以後的治安就永無寧日了,」他沈聲地一字一字說道。「所以,我就不再多說,我們就此嚴陣以待。」
  時間一天天地過去,隨著九月十七日的接近,社會大眾對這個案件的興趣日益加溫。除了坊間媒體全天候的盯梢外,非法賭場甚至還為了這個事件的結果開出了警方失敗的話,一賠三的盤口。
  九月十五日,出現了小小的插曲。某小道消息記者買通了銀行的內部人員,查出勒索歹徒指定的帳戶已經無聲無息多了兩百萬元,表示十名企業家中還是有兩人選擇了不相信警方,悄悄妥協。然而,是哪兩人做出的妥協動作,除了警方之外,是沒有人能夠得知的。
  九月十七日當天,是個風和日麗,陽光璀燦的好日子。一大早,警方人員全數嚴密警戒,準備面對這個造成各界注目的「無被害人綁架事件」。而媒體當然也打起精神,取消所有人員的休假,緊隨在十名企業家及家屬們的身後,準備在任何狀況發生時搶出第一手的消息。
  一個早晨過去了,市警局長趙大同將自己分配在石油鉅子司徒百江的保護隊中,因為司徒百江和政界的關係最為密切,是當今總統的摯友,如果司徒百江出了任何差池的話,責任也最為沈重,所以趙大同親自跟在他的身旁貼身守衛。整個早上,趙大同和幕僚不停從無線電接收來自各個小隊的回報,而回報的內容也一致地表示沒有問題。
  過午時分,保護電腦大亨藍保傑女兒的小隊出了點小狀況,有輛車在馬路上拋錨,雖然車子立刻修好,趙大同卻疑心可能是匪徒的手段,對這個事件不敢掉以輕心,立刻加派人手,將該小隊的四週保護了個水泄不通。
  下午五時十五分,天色已近黃昏。一切仍然沒有問題,這一天已經過了大半,有一刻趙大同甚至開始覺得這個「無被害人綁架事件」說不定真的只是個精心製造的惡作劇。
  耳邊聽著部屬的回報,趙大同率領幾個部下尾隨司徒百江走出大樓,囑咐了幾句,便和司徒百江一起坐入豪華轎車。
  「好像沒什麼事啊!」年近花甲的石油鉅子的聲音宏亮,笑聲爽朗。他看著這一群警察人員如臨大敵的緊張模樣,忍不住說幾句話緩和一下情緒。「大半天都過了,不會有事了吧?老頭子這一身的老骨頭,壞人啃起來也嫌累吧?」
  一旁的秘書湊趣地陪著笑了幾聲。豪華轎車滑入街道,無線電的傳收因為車子的行進略受干擾,發出低沈的嗡嗡聲。伴隨著雜訊,分散各地的警察們同樣地回報一切無事的訊息。
  豪華車廂中奏著柔和的南胡音樂,加上現代的管絃樂,聽起來相當的悅耳。也許是車內放了芳香劑的原因嗎?車內透出一股清甜的花香,坐前座的趙大同深吸一口氣,覺得精神一振。
  「沙沙」的一聲,護衛青果大王吳鑫的小隊來了回報,一切都沒有問題。
  在美妙的南胡聲中,趙大同轉頭看了看司徒百江,老人點點頭,以嘉許的眼神看他。豪華轎車這時在紅綠燈前停下,趙大同警覺地看看四週,以防有人趁車停時採取行動。
  沒事。綠燈亮起,車子緩緩起動,順利地拐個彎,走向司徒百江居住的豪華大廈。
  趙大同再次轉頭看看老人,卻發現他一反方纔的和善神情,此刻他神色木然,彷彿對任何事已經沒有反應。而且,有什麼地方極不對勁……
  「百老!」趙大同睜大雙眼,下意識伸手入懷,握住配槍。「您還好吧?百……」
  言猶未盡,一旁的秘書林中隆彷彿是中了邪一般,指著神情木然的司徒百江,喉嚨「咯咯咯」地乾咳不停,發出無意識的聲音。
  就在趙大同的眼前,石油鉅子司徒百江的身影逐漸變淡,像褪色的相片,最後終於消失不見。
  一個偌大的人,就在車內眾人的眼前憑空消失不見。
  「停車!」趙大同嘶聲大叫,司機不明就堙A直覺一踩煞車,豪華轎車在大馬路上陡地劃一個圈,在地上畫出長長的煞車痕跡。
  「碰!」的一聲,後方閃避不及的護衛車撞上轎車的後方,冒出白色的水氣。
  趙大同狂聲大叫,叫的內容是什麼連自己也搞不清楚,他空手打破車窗,出了車門。在這一個衝撞中,秘書林中隆撞傷了頭部,滿臉是血地暈了過去。趙大同像瘋了似起地將他揪出後座,不死心地想要找出司徒百江的蹤跡,甚至連椅墊下也翻個徹底。可是,就是沒有老人的蹤跡。
  隨後趕到的部屬們在大街上張皇失措,不曉得一向以冷靜聞名的局長為什麼會這樣失態。有幾個警官看見了空無一人的轎車後車廂,當機立斷地舉起槍便在大街上開始搜索。
  趙大同連滾帶爬走出車廂,跪在柏油路上,整個人簌簌發起抖來。
  身上的無線電這時發出急促的刺耳響聲,從耳機上傳來部屬惶急的聲音。
  那是保護地產大王言忠書獨生子的小隊,同樣的情形,小隊成員在言忠書獨子就讀的國中門口接了他上車,到了言家大門口,卻發現少年已經渺無蹤影。
  一件件的回報急切地傳來,也讓趙大同的心情沈至谷底。
  陸續之間,幾個保護企業家家屬的小隊都出現同樣的狀況,在毫無預警的狀況下,保護的對象突然消失,其中也不乏像趙大同親眼所見,在眼前生生消失的奇異景像。
  媒體在司徒百江失蹤後不久立刻敏銳地察覺了事情的蹊巧,攝影機將趙大同跪倒在大街上茫然不知所從的情景拍下,火速地以第一時間播出。
  下午六時五十三分,在第一個失蹤者失去蹤影的一個多小時後,警方的所有回報已經全數收集完畢。聞訊立刻趕到市警局的警政總長看了看整理出來的簡報內容,臉上不禁露出駭然的神情。
  除了大理石商人紀文山、股票大亨江力強兩家並沒有任何人失蹤之外,其餘八家都已經有人在警方的重重保護下失去蹤影。一戶失蹤一個人,總計是八個人。
  「付出恐嚇金額的,就沒有出事,現在是誰付了這筆錢,也已經清清楚楚,」知名電視臺某主播在電視上神情凝重地說道。「總而言之,這個『無被害人綁架事件』噩夢終於在今天成真,綁匪已經完全達成目的。警方的反制行動,至此證明完全失敗,我們也可以很沈痛地在這兒告訴大家,我們的治安已經宣告死亡。」

回上層[下一回] [回目錄]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 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