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綁 架 總 統

  秋日的午後,城市一片靜寂。
  連續假期的第二日,彷彿整個城市已然休眠,計劃出城旅遊的人們早已塞在城市郊外的高速公路上。八線道的馬路上,見不到上班時間的大量人車,只有稀稀疏疏的車輛流過,偶爾走過幾個行人。
  看來,似乎是個充滿寧靜祥和氣氛的國際大城市午後,輕柔送過來的秋風,讓人精神一振,彷彿要出什麼差錯都很困難。
  市區近外圍的小小公園內,在枝葉已漸稀疏的小徑上,例行值班的小警員莫志華步履輕盈地走過。不遠處的草坪上,透著近黃昏的霞光,悠閒的老人家在那兒舞著太極。
  年輕警員莫志華的心情相當的輕鬆,他的上級已經准了他兩天假,只要熬到六點鐘,這一輪班值完之後,就可以和女朋友渡個輕鬆寫意的假期。
  可惜的是,這個彷彿垂手可及的假期卻因為幾秒鐘後,年輕警員莫志華眼簾映入的一件物品,必須無限期地拖延下去。
  公園小徑的盡頭,靜靜地躺著一個鐵製的薄皮盒子,盒蓋半掩。
  莫志華走過去,從近距離仔細端詳這個扁平鐵盒。外表平凡無奇,銀灰色的外皮有點袨釭熔疙鞢C莫志華心想,也許是什麼沒有公德心的人隨地丟的垃圾。他輕鬆地彎下身,在黃昏的霞光下緩緩伸出手指,碰了一下鐵皮盒蓋。
  那片盒蓋比想像中要輕上許多,一碰就滑開了,盒蓋移開後露出堶掘邞漯F西。警員莫志華有點好奇地湊過去仔細端詳,耳際隱隱傳來規律的機械聲響。
  等到他看清楚了鐵盒堶悸漱漁e,那一瞬間,原先輕鬆的神情立刻被無比的恐懼眼神迅速佔滿。
  城市有線電視臺的轉播車駕駛林明德在近黃昏時分突地接到公司來的電話,要他火速趕到市區某公園的現場。林某和一票攝影小組正在某風景區採訪假日的人潮,接到電視公司火速召回的命令,便順著濱海公路的晚霞以百公里以上的高速趕回市區。
  雖然一路上風馳電徹地跑,到了目的地之後也已經天黑了。林明德熟練地駕著偌大的轉播車,繞過市區空盪的道路,在夜空下,卻驚訝地發現小公園已經燈火通明,擠滿了一地的各方媒體。並不算濃的夜色下,來自各方的媒體記者各顯神通,有的對著鏡頭喋喋不休,有的專注地跟著警方人士奔跑。原先應該相當僻靜的社區公園這時鬧哄哄的,群聚了許多的攝影機、轉播車,以及好奇圍觀的群眾。
  林明德困難地將轉播車停進公園,先行到達的公司轉播小組不等車停就猴急地跳入車內,開始架設器材。一片混亂中,林明德拉住一個小導播。
  「什麼大陣仗?」他好奇地望著嘈雜紛亂的人群,問著那個小導播。「又出殺人案了?」
  小導播還來不及回答,身後又傳來了刺耳的警車聲。藍紅色的警示燈下,一隊警車吃力地擠開蜂擁的人群開道,警車後方一部灰色的廂型車車後門打開,笨拙地跳下來幾個像是太空人般全身包緊重裝備的人。
  林明德瞠目結舌地看著幾個如臨大敵的重武裝的人員排開人群,走進公園。他看看先前的小導播,指指那些人。
  「炸彈。」小導播字正腔圓地說道,隨即一閃身,也跟著轉播小組殺進圍觀的人群。
  「現在我們就用電腦動畫的方式來解說一下炸彈的所在位置,並且,待會我們還請到了發現這枚定時炸彈的警員莫志華先生來為我們描述一下當時的情景。」
  隨著無遠弗屆的電視傳播力量,全國各地的收視人都在電視上清晰地看見城市公園放置定時炸彈的所在位置。這一天的下午五點十七分,首先發現炸彈的警員莫志華打開公園小徑上的鐵皮盒子,發現了這枚造型奇特,充滿各種彩色電線、IC機件的定時炸彈。乍看見這枚炸彈,警員莫志華還有點腦筋轉不過來,然而,在眼花繚亂的機件、電線之間,有樣東西卻是什麼人也看得懂的,那是一枚簡單的指針式計時器,躺在兩條烈性炸藥旁邊,正平穩地在盒中滴滴答答走個不停。
  現在,這個指針上顯示,距離爆炸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又六分鐘。
  「一個小時六分鐘。」軍方支援的炸彈拆除專家徐中亭終於排開層層人群,走到炸彈的前方。
  他重新瞄了一眼炸彈上的計時指針,打開手上的拆彈工具箱,看著四週的媒體、看熱鬧的人群,不禁在強力護盔後面皺起眉頭。
  「這些人都不怕死嗎?」他不滿地向一旁的警員大聲吼著。一個女記者這時握著麥克風想跑到他的身旁,卻被警方強行擋開,更後方的人群也興緻勃勃地蠢蠢欲動。「都不怕被炸死嗎?」
  警員聳聳肩。
  「你自己不也說,還有一個小時又六分鐘嗎?」他可有可無地說道。
  在強烈的聚光燈下,拆除專家仔細端詳那枚定時炸彈。看來問題不大,雖然炸彈上的一些機件從來沒看過,但是從線路的分佈上看來是具製作相當粗糙的成品,兩枚烈性炸藥也不難解決。
  「應該沒什麼大問題,」他低聲交待助手。「把電源切斷,迴路搞清楚大概就可以了。」
  同樣一身重裝備的助手點點頭。指針上指出離爆炸時間還有一小時零一分鐘,時間充裕得有點奇怪。看來,這次的炸彈危機只是一個小小虛驚。
  徐中亭轉頭看看四週,發現整個公園爆炸危機已經成為一齣鬧劇。媒體記者像無頭蒼蠅一樣和警方的驅離人員互相推擠,再後面一點則是看熱鬧的人群。方纔企圖闖入的女記者終於逼近到近距離,湊巧聽見炸彈危機只是小小虛驚的部份,正興高采烈地對著攝影機大聲報告。
  站在拆除專家身旁的幾個警察輕鬆地聊天談笑。徐中亭搖搖頭,卻聽見助手發出一聲驚呼,跟著,卻看見助手像是著魔似地指著定時炸彈,猛然發起抖來。
  徐中亭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一看之下,也不禁彷彿血液全數凍結。
  助手的手上拿著拆卸下來的計時器,計時器連著整個電路盤,原來整個電路盤只是一個偽裝的外殼,揭開外殼後是一副結構精密的儀表盤,連兩枚烈性炸藥也是假的,揭開外殼後,是兩具透明的管狀容器,各裝著深綠色及紫紅色的液體。
  最重要的是,儀器上有一付數字顯示器,上面正在倒數時間,時間只剩下兩分四十一秒。

回上層[下一回] [回目錄]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 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