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科幻精選

 
   

  掌 心 雷

◎ 張之傑

  清康熙廿五年。
  山東濟南府。
  深夜子時,整個濟南城都被黑夜吞沒了,遠望過去,只有城樓上的那盞死氣風燈籠,標出城池的位置。四野寂寥,除了偶而可以聽到的幾聲狼號外,就只有青紗帳在夜風吹拂下所發出的細碎嘯聲了。
  時隱時現的上弦月,斜掛在天空,細得像一道蛾眉。繁星也大多被雲霧遮住,只有少數幾顆,從雲隙媃p出來,偷偷眨著眼睛,這真是一個黑得夠厲害的夜晚。
  就在這個荒寒的夜堙A官道上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緊跟著,後頭又響起一陣吆喝聲。夜色太深,看不清來人有幾個人,更看不清他們的面貌。只見幾道黑影,在追前頭跑的那一道黑影。
  前頭的那道黑影正沒命的跑著,突然,從青紗帳堸{出四個夜行人,一字排開,擋住去路。
  「小子,你跑不掉了!」
  夜行人去勢一頓,後頭追的夜行人已趕上來。
  「小子,納命吧!」
  為首的一個夜行人,一按刀柄上的啞簧,喀喳一聲,刀已在手,提刀朝著被追的那個夜行人走去。
  被追趕的夜行人見前無去路,後有追兵,心情反而鎮靜下來,當下拔刀在手,指著對方為首的那個夜行人厲聲問道:
  「是不是主考叫你們殺我的?」
  「正是!」
  被追殺的夜行人不再言語,舉刀嚴陣以待。追殺他的人也個個拔出刀來,向被追殺的逼近。
  「殺!」一陣金鐵交鳴聲響過,殺人的人倒下了兩個,被追殺的人也搖搖欲墜,用刀拄著地,勉強站立不倒。
  「上!」為首的夜行人一聲令下,一片刀幕又朝被追殺的夜行人捲過來,眼看他就要喪身亂刀之下,說時遲,那時快,官道旁的青紗帳中,突然傳來一股異香,在場的人連念頭都還沒來得及轉,就碰、碰、碰的倒下去了!

  當被追殺的夜行人醒過來時,發現自己正置身於一間奇怪的屋子堙C這間屋子沒有窗戶,但卻亮得像白天一樣。牆壁好像是用鐵做的,上頭嵌著無數會閃光的東西。有的閃紅光,有的閃綠光,像是綴了一牆星星。有一面牆上有一幅大圖畫,奇怪的是,這幅畫會動——會變換各種圖形。這時圖畫上顯現的是一片夜色:一條官道,穿過無際的青紗帳,官道上橫七豎八躺著十幾個夜行人……。
  這是怎麼一回事?他捏自己一把,會痛,顯然不是在做夢。再摸摸自己的身體,傷口還在,但已經癒合了。常識告訴他,傷口癒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這是怎麼一回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完全迷惑了。
  「屋子」中很亮,把被追殺的那個人照得清清楚楚。他是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國字臉,方方的嘴巴,一雙大眼睛,六尺多高的身材,是個標準武生。
  正當少年武生在思索自己是不是在夢中的時候,突然「屋子」媔ヮ茪@陣話聲:
  「你不要怕,是我們救了你,我們是從神的國度來的。」
  一切疑惑頓時一掃而空,少年武生趕緊匍匐在地,連磕響頭。
  「不要怕,」柔和的聲浪又傳入他的耳朵,「我們現在送你一個東西,有了它,你就可以為民除害,為自己報仇了。」
  少年還在連連磕頭,不敢抬頭。
  「抬起頭來!」「神」又吩咐:「不要怕,抬起頭來,牆上那幅畫,會告訴你用法。」
  少年誠惶誠恐的抬起頭來,「房」中並沒有神,但他的腳邊,卻多出一個像戒指般的東西。
  這時,牆上的那幅大圖畫上,出現了那個像戒指般的物件,同時又響起了「神」的聲音:
  「這是掌心雷,」「神」說:「把它戴在手指上,用的時候把它轉向手掌這一面,張開手掌,另一手搭在手背上,對著你的敵人,一按這堙A就會響起一聲雷,把敵人劈死。」
  「神」反覆的解說,反覆的教授。那幅大圖畫上雖未出現過「神」的形象,但「神」說到哪兒,自然有一條黑線指著神所說的地方。
  過了大約半柱香的工夫,牆上的那幅大圖畫突然消失了。這時一陣香味傳來,少年又頓時失去知覺。
  當他再次醒過來時,發覺自己仍然躺在官道上。夜仍然很深,追殺他的那一夥人仍然昏睡未醒。他摸摸右手的中指,「掌心雷」好端端的套在上頭。這該不是做夢吧?他迷惑的站起來,掃視一下四週。夜涼如水,青紗帳中傳來唧唧的蟲聲。一切、一切,都像未曾發生過任何事似的。
  突然,天際昇起一顆流星,劃著弧形,沒入雲層中。「今晚怪事怎麼這麼多?流星竟然從下往上走!」少年愈想愈迷糊。他不願多費心思,從地上撿起自己的樸刀,插入刀鞘,順著官道大步而去。
  「神意不可違,我一定要殺了他們!」少年邊走邊想,一想到自己竟然受神眷顧,信心油然而生。遺憾的是,沒有問他到底是什麼神。聽那柔和的聲音,該是個女神。是何仙姑?是觀音?還是女媧娘娘?……
  「主考該死!巡撫也該死!」少年想起了考武舉的事:

  當天清晨,全山東省的武生來到濟南大校場,參加武舉人考試。三聲炮響,那位從北京派來的大主考,坐上主考的座位,巡撫侍坐一旁,未開考以前,考生先向關聖帝君神位行禮。少年行完禮後,覺得頭重腳輕,昏昏欲睡。第一關考射箭,三箭都沒中鵠。接著考舞刀、舉石鎖、跑馬,成績都大不如前。考試結果,很多有真才實學的考生都名落孫山;一些武藝平平的紈●子弟,卻都榜上有名。
  記得剛考完試,主考對考生訓話時說:「貴省一向尚武,但這次考試卻令本官吃驚,及格的竟然只有三、五個人!本官為了向皇上交差,只好從不及格的人中選拔,以湊足名額了。」
  選拔的結果,盡選拔了些紈●子弟!少年覺得事有蹊蹺,考完試當天夜晚,就潛入主考的行館,去探個究竟。行館中燈火通明,在座的只有主考和巡撫兩人。少年以「倒掛金鉤」的工夫,用腳鉤住屋簷,倒垂下來,偷聽主考他們的對話。
  「老兄,」只聽主考說:「那個下五門的採花賊,如今利用完了,可要早點處理掉,以防夜長夢多。」
  「不用兄台吩咐,」巡撫說:「我已把他押在單人地牢堙A秋後就斬。」
  「不必等到秋後了,」主考說:「最好在我回京以前,就辦完這件事,我好放心。」
  「是,是,是,」巡撫諂媚的說:「我馬上就辦。」
  「你預備怎麼辦?」
  「派人去把他殺了。」
  「不行,人多口雜,會節外生枝。」
  「下毒把他毒死。」
  「也不好,」主考說:「我們何不用迷魂香暗地把他熏死,這樣什麼痕跡也留不下來。」
  「妙啊!」巡撫一拍大腿:「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哈……」
  少年還沒悟過來,正在納悶,又聽巡撫說:「兄台處理這件事處理得太高明了,只憑一點迷魂香,我們就白白落下了五十萬兩銀子。縱使孔明復生,恐怕也沒有兄台高智!」
  前後事一關聯,少年立刻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向關聖帝君行禮的時候,不是嗅到一股檀香味嗎?檀香堣@定加了迷魂香!少年想到這堙A一氣之下,不小心弄出聲音來。
  「有刺客!」主考大叫一聲,衛士們蜂湧而至。
  少年不敢戀棧,拔腿就跑,衛士們緊追不捨,一直追出城外……。
  回到城內,天還沒亮,少年逕往主考行館行去。行館大門前,掛著一盞燈籠,幾十個衛士來回巡逡。
  「誰?」衛士們用矛指著少年。
  「是我,刺客就是我。」少年從容的說。
  「你說什麼?」
  「我就是刺客,我奉神的命令來收拾你們。」
  「你!」
  「我就是刺客。」少年再重覆一次。
  「拿下!」
  「慢著!」少年不慌不忙的把左手搭在右手的手背上,「神」意使他充滿自信。少年一揚手掌,轟隆!平地響起一陣沉雷,七、八個衛士連哼都沒哼一聲就倒下去了。沒被轟倒的也愣在一邊,嚇得像個木頭人似的。
  「我說過,我是奉神的命令來收拾你們的。」少年大搖大擺的走進主考行館,沒有一個敢攔他。過了半晌,行館中又傳來一聲雷聲。又過了半晌,少年旁若無人的走出行館大門,消失在夜色中。
  第二天,濟南城傳出驚人的消息,大家都說:雷神下凡,把主考和巡撫殺了。人們繪聲繪影,說雷神是個少年,還說,因為主考和巡撫作弊,所以老天爺派了雷神來收拾他們……。

原刊 1981 年 1 月 29 日《台灣時報》副刊,
這可能是台灣地區第一篇科幻武俠小說。
感謝張之傑先生提供精彩作品!!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相關連結※
◎ 張之傑〈哪吒
◎ 張之傑〈綠蜻蜓
◎ 張之傑〈解剖室之夜
◎【科幻時空

 

 

回新客星站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