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晚清科幻小說研究 (1904-1911)

 林健群 (中正大學中文所碩士論文)


[上一頁:第一節〈科學救國的呼籲〉] [回論文目錄]

第四章 晚清科幻小說的時代論題

第二節 民族意識的覺醒
  在晚清科幻小說中,「科學救國」是其最顯要的創作主題,然而,救國理念的生發,正是民族生存受到威脅的反擊,因此,除了呼籲發達科學以救亡圖存外,晚清科幻小說也藉由揭露列強的侵略史實與強調民族的文化優勢,從根本去喚醒人們的民族意識。
  「中國戎禍,始道光,一敗於英,再敗於英法,三敗於法,四敗於日本,失緬甸越南流球高麗屬國凡四,割香港臺灣澎湖北徼屬地凡四,無役不敗,無敗不失地」[註1],自鴉片戰起,帝國主義列強逐步展開對華的侵略,甲午庚子兩役,晚清腐敗盡數暴露,割地賠款,開放內地,列強在中國爭劃勢力範圍,掀起了瓜分中國的狂潮。在帝國主義的宰割下,國土大片淪喪,主權旁落殆盡,嚴重的民族危機,先知志士敏銳而激切地發出了救亡圖存的呼聲,促發保種救國的民族意識。1894年國父 孫中山先生起草〈檀香山興中會章程〉即以惶恐惕厲之警告,喚起全民的醒覺,其曰:

  中國積弱,非一日矣!……方今列強環列,虎視鷹瞵,久垂涎於中華五金之富,物產之饒,蠶食鯨吞,已效尤接踵,瓜分豆剖,實堪慮於目前。[註2]

  列強在中國的侵略掠奪日益加劇,瓜分之議甚囂塵上,列強之昌言瓜分中國,更是觸發有識者深切的痛覺,而現實中各國勢力範圍的分割,瓜分之禍顯然有必至之勢,亡國滅種的威脅,引起國人危亡的警惕與爭持生存的自覺,民族存亡之危機意識,「凡有表達之處,決不忘此提示」[註3],於是時人極力痛陳列強瓜分之害,泣告中國目前處境的危急,《知新報》言:

  彰彰西報日播瓜分之謠,渺渺中洲將踵波蘭之轍,外人之涎我土地也,故萬國一心也,況俄德下點於東北,英國下點於長江,法人下點於滇粵,日人下於閩浙,危哉累卵,痛哉剝膚……江山四望,忍豆剖而付人。[註4]

  此刻中國已迫於岌岌危亡不可終日的嚴峻形勢,如何喚醒「雖然處將亡之勢,而不自知其所以亡者」[註5]的廣大群眾,使其睡者醒,醒者起。起者,立即拔劍投袂,以從事於救亡之途,「便先要四萬萬人都知道自己死期將至知道了死期將至,困獸尚且要鬥,我們將死的民族是要鬥不要鬥呢!」[註6],令其覺悟亡國滅種的切身威脅,並激勵其血誠相與,共保阽危的意志,以振興中國,謀求民族生存。於是唯有敦促國人民族意識的覺醒,方能力挽頹勢,救亡圖存。因此,有識之士一方面憂心忡忡的痛陳國家民族的危亡險境,以激發人們認識救國保種的必要與緊迫;一方面又深情的縷述祖國的悠久歷史和燦爛文明,來鼓舞人們的民族自豪感與對未來光明前景的自信心[註7],這種救國的急迫感與民族的自豪感相互交織的特點,也正構成晚清科幻小說喚醒民族意識的兩途。

一、 亡國滅種的警示
  晚清科幻小說的創作,正值中國國勢頹敗的谷底,民族存亡的危迫,深切地感染著晚清科幻作家。自從甲午慘敗,徹底暴露了晚清政府的腐敗無能,外國列強自此更肆無忌憚的對中國進行侵略,此際中國處於「俄北瞰,英西睒,法南瞵,日東眈」[註8]的強鄰環伺之下,「內地權利盡失,危亡逼迫若火燎原」[註9],列強侵佔領土,強劃勢力範圍之行徑時有所聞,瓜分危機迫在眉梢。於是《女媧石》以列強侵略時事入文,及時陳述現實瓜分的景況,寫道:

  諸君,諸君。死在目前,君知之乎?目今我國大勢全歸各國掌握,海口港峽既為各國所奪,要塞國防亦為各國所撤,鐵道延布於腹心,軍艦直泊於內港,北有俄,南有法,長江一帶已成寄腹之肉,不到一年,東三省便是全國模樣。(第十三回)

  列強侵凌,國防盡失,領土淪陷,亡國跡象昭然若揭。然而瓜分局勢令人擔憂,列強在侵佔地的暴行卻更令人惕怵驚心,「前此俄國趕了我國數千人到黑龍江去,也不聞叫冷」[註10],雖藉戲言道出,痛楚反而倍增,原來1900年俄趁庚子拳亂,派軍進攻東北,強占東三省為己有,「且俄兵毒性殘忍,前此黑龍江省曾與之戰,故愛琿失手時,城市一概轟平。又將華民之在俄界者十餘萬人,一日之內盡行屠戮……海城蓋平沿鐵路居民,燒毀無遺類,載回婦女甚多」[註11],殘酷的殺害載於小說之中,更易讓人切身感受國亡人亡的可懼[註12]。甚且託言大明國女的遭遇,痛述外族滅國的慘禍:

  妾乃大明國女,只因外族進關,盜竊我國,我國人民不知振作,坐受殺辱,同歸灰燼。妾生前被奸,死後被裂,奇冤異辱,痛心徹骨。娘子前車之覆,後車之鑒。無心則死,有志竟成(第十六回)

  著眼於異族統治的迫害,生死由人,屈辱至極,前朝易主之教訓,適為今日列強併吞之戒鑒,藉由形象地描繪亡國的慘狀,以警醒國人奮起振作共禦外侮。
  亡國之禍除了人身的殺戮,還有文化滅絕的威脅,《新野叟曝言》中即載德軍強占膠州時,毀壞即墨文廟的實事:

  見明倫堂上,所有銘語盡皆剷去,易上了蟹行洋字,走到大成殿,見至聖神牌及先聖先賢各神牌盡都不知何處去了。兩壁都懸挂各種畫片,殿中一排排列著許多洋式長椅,椅上坐滿著洋人,一個穿白色衣服的洋人,站在中間指手畫腳,不知在講些什麼。(第八回)

  儒家傳統是我國民族文化的表徵,列強毀壞孔廟,改制成天主堂,對於中國士人的衝擊,文化更替的象徵意義大過於實質的破壞。孔廟的改制,從另一個層面反映了國土淪亡的危害,不僅有殺身滅種之慘禍,連傳統文化的存續都成了奢求。
  列強對我族的摧殘,在中國有侵略瓜分的暴行;對於海外華人亦以苛刻的禁令妄加虐待。海外排華歧華的迫害,尤其是以華工禁約導致的滄桑血淚最為人鼻酸,晚清作家依此衍生出諸多反映華工問題的小說,並在晚清激起了充滿民族自覺的抵制外貨運動[註13]。然而,這一切的行動,正是由於「十九世紀埵銴H虐待華工已到極點」[註14],忍無可忍的反撲。晚清科幻小說雖未專對海外華工的遭遇進行描寫,卻也無法對當時華工遭受的非人待遇視而不見,《月球殖民地小說》即記載當時華工禁約下,滯美華人的悲慘處境:

……把他引到馬房後面,見地上堆的都是馬糞,又有許多墊馬腳的爛草,腥穢觸鼻,轉過彎來便是監房……但聽一片涯涯的惡聲,震心動耳,猛抬頭只見對面一帶圍牆,用鐵鍊鎖著幾十隻猛狗……看那監都用鐵柵攔著,柵上的鐵索約摸十斤多重,堶捷竅}洞的,隱隱見那些犯人,一箇箇都是鳩形鵠面,鶉衣百結。只有三五箇非洲黑蠻,其餘都是華人。(第七回)

  以柵欄猛犬守之,以蠻族賤種視之,處境污穢狼藉,惡劣不堪,而此卻是講求人種平等的美國所採行的對華政策,因為「中國人卻不得享這種利益」[註15],外人之輕視我種卑鄙若此,中國民族之地位與民族尊嚴實已蕩然無存。
  而更令人髮指的歧視迫害,是當時檀香山的焚屋事件,「十九世紀媕香山地方因為有了疫病,美國人放火燒去華人房屋」[註16],《月球殖民地小說》特地假託一「孤虛島」深刻地描繪當時的情景:

  偏偏近來癘疫盛行,那國的督兵大臣,便傳下了一條號令,將中國人所住的一切房屋盡數焚燬。當下氣球行到天空,看得下面火鴉飛舞,村坊街市,到處都是哭泣之聲……只見那些兵丁來來往往傳佈火種,中國人男男女女,好像魚游沸釜,蟻熬火盤的一般,老的、少的,沒一箇不驚惶四散,有的走投無路,跳在火窟中間;有的焦頭爛額,奔赴河中自盡,拋下來的嬰男童女堆滿道路,那一種悽慘情狀,真是目不忍睹,耳不忍聞。(第三十一回)

  美國藉口防止疫情的擴散,大舉焚燒華人房屋資產,儼然為種族屠殺的翻版,林紓在翻譯《伊索寓言》也對此發出警世之識語,曰:

  不入公法之國,以強國之威凌之,何施不可?此眼前見象也。旦以檀香山事觀之,華人之冤,黑無天日。美為文明之國,行之不以為忤,列強坐觀不以為虐,彼殆以處禽獸者處華人耳。故無國度之慘,雖賢不錄,雖富不齒,名曰賤種,踐踏淩競,公道不能稍伸,其哀甚於九幽之獄。吾同胞猶夢夢焉,吾死不瞑目矣![註17]

  國內海外俱有列強對我民族的殘殺,寰宇之內幾無國人立足之地,藉由帝國主義的侵略時事,痛陳亡國滅種之威脅,冀以警醒時人今日中國已屆民族存亡之秋,救亡圖存已是刻不容緩的使命。

二、 民族自豪的肯定
  晚清科幻小說一方面發出亡國滅種的警訊,即時催喚時人的民族意識之外,一方面也從民族文化中尋覓光榮的歷史傳統,藉以提振消沈的社會民心。
  處於列強環伺壓迫的危局中,因遭遇外國侵略而激發的民族情感,同時作用在傳統價值觀的精神強化上。「用國粹激勵種姓,增進愛國的熱腸」[註18],面對屢戰屢敗,物質實力處處落後的晚清國勢,人們只有從優越的文化傳統中尋求支撐民族自尊自重的心理基礎,因此中華民族悠久的歷史與豐富的文化遺產,成為重振民族自信的根據。晚清科幻小說繼承了大中國的文化優越感,藉助想像力的運用,憧憬中國未來的實現,「根源於既往之感情,發於將來之希望,而昭於民族之自覺心」[註19],在虛構中刻意的突顯中國的文化優勢,期使在備受蹂躪的悲慘現實堙A鼓舞人們對祖國的信心與熱愛,以進行堅韌不拔的救國鬥爭。所以晚清科幻小說描繪下的未來中國,必脫胎於現狀的蹇寙危迫,開章明義的展現昔日的天朝聲威,如《新紀元》載1999年的中國國勢:

  統計全國的人民,約有一千兆……所有沿海、沿江從前被各國恃強租借去的地方,早已一概收回。那各國在中國的領事,更是不消說得,早已於前六十年收回的了。通國的常備兵,共有二百五十萬。遇有戰事,並後備兵一齊調集起來,足足有六百萬。國家每年的入息,有兩千四百兆左右,內中養兵費一項,卻居三分之一,所以各國都個個懼怕中國的強盛,都說是黃禍必然不遠,彼此商議,要籌劃一個抵制黃禍的法子。無如中國人的團體異常團結、各種科學又異常發達,所有水路的戰具,沒有一件不新奇猛烈,這個少年新中國,並不是從前老大帝國可比!(第一回)

  未來的「少年新中國」如旭日東升,朝氣煥發,完全擺脫了晚清頹靡不振,坐受凌侮之「老大帝國」的夕陽國勢,不但收回了往歲喪權辱國的租界、領事,如今強盛的軍備、富饒的經濟,反而帶給外國「黃禍」的壓迫。晚清科幻小說對於未來中國的想像模式,即是針對晚清現狀所作的比照反射,將晚清實況倒影延伸,一方面表達了對現世憂患的關切,另一方面藉由困境危難的克服,更指引時人預見了中國的希望。未來中國的強勢描寫,給予民族自信的增強,透過「想像力的運用,不但超越現實缺憾,產生一種補償心理作用,並且具有積極向上的開示意圖,盼望國人由此獲得啟悟,奮力自強,追求雪恥富強的未來」[註20]
  除了寄望於未來理想,重溫盛世聲威,以激勵民心外,對於民族文化傳統的尊崇,外族文明的貶抑,也是晚清科幻小說中常見的論調,《新石頭記》即由「醉酒」的觀察,議論中外道德生成修養的差異,其曰:

  中國開化得極早,從三皇五帝時,已經開了文化;到了文、武時,禮、樂已經大備。獨可惜他守成不化,所以進化極遲。近今自稱文明國的,卻是開化的極遲,而又進化的極快。中國開化早,所以從未曾出胎的先天時,先就有了知規矩,守禮法的神經。進化雖遲,他本來自有的性質是不消滅的,所以醉後不亂……那開化遲的人,他滿身的性質,還是野蠻底子。雖然進化的快,不過是硬把「道德」兩個字範圍著他,他勉強服從了這個範圍,已是通身不得舒服。一旦吃醉了,焉有不露出本來性質之理呢?(第三十二回)

  此番論述表明了對於中國傳統道德倫理的高度認同,並藉由人性本質的優劣反擊西方文明進化的壓迫,雖然是溢美的自誇,卻飽含了強烈的民族優越感。《新野叟曝言》則以「西學中源說」將中華民族的智慧聰明提高至萬國極點,其云:

  萬國人的智慧聰明,本以中國為最。因中國人的腦部獨大,思想獨高也。你們歐洲各種學術,其源盡出於中國。如地質學原於禹貢,理財學原於大學,即官民之際,中國以官為民之父母;歐洲以官為民之僕役,其說似不相同,實則官為民役之說,唐人柳宗元早經說過。柳宗元送薛存義序云:「凡吏於土者,若知其職乎?蓋民之役,非以役民而已也。凡民之食於土者,出其十一,傭乎吏,使司平於我也。今我受其直,怠其事者,天下皆然,豈惟怠之,又從而盜之。向使傭一夫於家,受若直,怠若事,又盜若貨器,則必甚怒而黜罰之矣。」歐洲所謂國民主義,豈不就是剽竊這兩句柳文麼。此外各種學說,若欲一一提出,則盈篇累牘,亦不能盡,可見中國人的聰明勝於萬國沒有可疑的了。(第十四回)

  西學皆源自於中國,西方學理技藝均乃剽竊中國古學之緒餘,中國文明成為一切學術創立的源頭,既若此,則西學何先進可言,華夏文明仍是天下之最,而中國人的聰明智慧自不待言。將西學統攝於中學之內,扭轉了西學凌駕中學的地位,顯露了對本民族文化遺產與先人智慧的絕對肯定。

  晚清科幻小說一方面揭露現實中列強侵略殘害的史實,以傳達迫在旦夕的亡國滅種警訊,喚醒人們正視當下民族存亡的危機;同時,藉由傳統民族文化優勢的強調,鼓舞人們對於自身民族的認同與自信。在現實危機與傳統驕傲的激盪下,生發強烈的民族情感,並促進民族意識的醒覺。

[下一頁:第三節〈政治改革的寄託〉] [回論文目錄]

附註:

[1] 見壽富〈與八旗諸君子陳說時局大勢啟〉,轉引自王爾敏《中國近代思想史論》台北,華世,1977,頁102。[回本文]

[2] 見孫中山〈檀香山興中會章程〉《孫中山全集》第一冊,北京,中華,1986,頁19。[回本文][3] 見王爾敏〈中國近代知識普及運動與通俗文學之興起〉頁937。[回本文]

[4] 見〈八月六日朝受十大可痛之說〉《知新報》,轉引自陶緒《晚清民族主義思潮》頁148。[回本文]

[5] 見〈紹介新著.《埃及近代史》〉《新民叢報》1902:6,馮紫珊編《新民叢報》第一冊,台北,藝文,1966影印本,頁96。[回本文]

[6] 見孫中山《三民主義》〈民族主義〉第五講,《孫中山全集》第九冊,頁237。[回本文]

[7] 參吳雁南、馮祖貽、蘇中立主編《清末社會思潮》〈救國的緊迫感和民族自豪感相交織〉頁65。[回本文]

[8] 見康有為〈京師強學會序〉,收入湯志鈞編《康有為政論集》上冊,北京,中華,1981,頁165。[回本文]

[9] 見康有為〈敬謝天恩並統籌全局折〉,收入湯志鈞編《康有為政論集》上冊,頁276。 [回本文]

[10] 見《女媧石》第十五回。[回本文]

[11] 見盛京將軍增祺奏退出瀋陽之經過。收入陳復光《有清一代之中俄關係》上海,上海書店,1990,頁307。[回本文]

[12] 此事亦載於《新石頭記》云:「去年俄人在黑龍江虐待華人,把數千華人都趕到黑龍江邊逼著他跳下水去,一時華人死屍塞江而下」。見《新石頭記》第十七回。[回本文]

[13] 晚清反映華工問題小說的討論,阿英《晚清小說史》別立一類〈反華工禁約運動〉的小說;賴芳伶《清末小說與社會政治變遷》亦有〈抵制中美公約風潮始末〉一節,對於當時華工遭遇有詳細的敘述。參阿英《晚清小說史》頁69-83,賴芳伶《清末小說與社會政治變遷》頁420-448。 [回本文]

[14] 見《電世界》第五回,頁20。[回本文]

[15] 見《月球殖民地小說》第七回。[回本文]

[16] 同註14。頁40。 [回本文]

[17] 見林紓《伊索寓言》單篇識語,林紓《伊索寓言》北京,商務印書館,1903。收入梁啟超等著《晚清文學叢鈔.小說戲曲研究卷》台北,新文豐,1989,頁201-202。[回本文]

[18] 見章太炎〈東京留學生會演說詞〉,載《民報》第6號,轉引自陶緒《晚清民族主義思潮》北京,新華,1995,頁188。[回本文]

[19] 見飛生〈國魂篇〉《浙江潮》第3期,轉引自吳雁南、馮祖貽、蘇中立主編《清末社會思潮》福建,人民,1992,頁68。[回本文]

[20] 參黃錦珠《晚清小說觀念之轉變》台大中文所博論,1992,頁335。[回本文]

[下一頁:第三節〈政治改革的寄託〉] [回論文目錄]

感謝林健群先生提供精彩文章!!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回「科幻時空」 ]    [ 回新客星站首頁 首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