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晚清科幻小說研究 (1904-1911)

 林健群 (中正大學中文所碩士論文)


[上一頁:第三節〈幻想傳統的繼承〉] [回論文目錄]

第三章 晚清科幻小說的興起

第四節 譯本小說的啟發
  小說界革命的發起,「小說有益於改良群治」成為當時小說界寫作的準繩,「科學小說」兼具科學知識與通俗易傳的特性,被視為普及科學的載體,而開始大量的、有目的的引進中國,擔負著「啟發民智」的任務。此時,國外科幻小說譯本,也隨著這股科學救國的風潮,挾帶著科幻創作新的思想特質、內容題材與藝術技巧,悄然地為國人所熟悉並影響當時新小說家的創作。
  1902年《新小說》雜誌創刊,首號即刊載了標為「哲理小說」的《世界末日記》與標為「科學小說」的《海底旅行》兩篇科幻譯作,這也是目前所知最早的科幻小說譯本。對於當時作為「新小說」範式的代表刊物而言,這兩篇科幻譯作的出版,無疑將對當時讀者群的認識與新小說家的創作造成一定的刺激,雖然晚清時期並未意識到科幻文類的差異,但是倚靠著新小說家對新題材的翻譯、學習和借鑒,科幻小說的作品特質從「新小說」提倡之初就摻雜在模糊的文類理論中,隨著各種新題材的譯介而實際的發展著。
「一切科學、地理、種族、政治、風俗、艷情、義俠、偵探,吾國未有此瀹智靈丹者,先以譯本誘其腦筋;吾國著作家於是乎觀社會之現情,審風氣之趨勢,起而挺筆研墨以繼其後」[註1],新小說類型的輸入,有賴於小說譯本的引渡,以為先行的試探。科幻譯本雖然散佈在各種新小說類型之中,但是它所顯露出來科學幻想特質,卻很快的受到了讀者的注目與肯定。楊世驥評《黑行星》說:「這種闡述科學理想的小說,最為讀者所歡迎,對於當時創作小說的影響也很大,最顯著的如李寶嘉編著的《冰山雪海》,吳沃堯《新石頭記》中寫所謂『東方文明境』—理想的科學發達後的中國,乃至碧荷館主的《新紀元》、《黃金世界》諸書,都是隱然受到他的誘發而構撰的」[註2]。藉由譯本的引介,科幻小說雖是仍附屬於其他的小說類型之下,然其科學幻想的描寫卻深獲讀者的喜愛,奠定了科幻小說發展的基礎,同時也成為新小說家仿效的對象。 
  在報癖呼籲社會大眾應看《月月小說》的文章堙A其中有一段對實業家的建言:

  ……總要發明新理,振興實業,無奈這些人,初出茅廬,大半心無把握,又沒有什麼陳法子,去觸動他的靈機,怎能妙想天開,出人頭地呢?誰知《月月小說》裡面的《新再生緣》、《飛訪木星》、《倫敦新世界》,都是提倡科學的故事。列位講求實業的,請專心去領略意義,好仿著那舊樣兒,去想新鮮的法子呵[註3]

  此雖針對實業製造立說,卻意識到《飛訪木星》、《倫敦新世界》這兩部科幻小說譯本「妙想天開」的「科學新理」,對於小說作家而言,科幻譯本的「科學新理」正是科幻特質的表現,倘能掌握住這些「舊樣兒」,在科幻譯本的基礎上「仿舊創新」,無異指點了科幻小說創作的新徑。而晚清小說作家也確實在眾多的翻譯小說中,察覺到了科幻譯本中科學幻想的成份,並將這些科幻描寫帶入小說創作中。晚清科幻小說創作受科幻小說譯本的啟發,可從以下三點看出:

一、 科幻理論的引用
  科學學理的推論,是科幻小說構成的主因,小說的故事情節基於此鋪述。而譯本科幻小說較為先進的科幻推理,適足以成為新小說家創作科幻小說引用的目標。科幻理論的引用最顯著的例子,可從兩部同名為《世界末日記》的科幻譯本與創作小說比較而知。
  1902年當首部科幻譯作,梁啟超所譯的《世界末日記》出,書中描寫日熱冷卻,全球凍結,一切死寂的末日景象。至1908年,包天笑再著《世界末日記》時,此創作小說彷如譯本小說的翻版。相同的書名,相同的科幻學理,雖然開展不同的故事情節,卻可明顯察覺到創作取自譯本的痕跡。觀譯本小說:

  自茲以往,地球日以老,太陽日以冷,而一切有情,遂皆盡滅。……太陽者,地上一切光熱之原力也。太陽本體,既日冷卻,其發光力漸失……坐此之故,地上溫熱,日低一日。[註4]

  譯本小說從日老光滅的科幻推理,構思世界末日的緣由,創作小說同樣的也承此理而曰:

  一旦光銷而熱盡,即我世界滅亡之日,亦即此八行星與太陽同屬滅亡之日。[註5]

  為拯救此局,於是譯本小說中,乘電氣飛船以探求地球上溫暖之地;創作小說則更欲「造新式飛行之器,借此足以飛渡他星」。無奈天命難違,譯本小說中最後的亞當夏娃終究未能尋獲樂土,而沈睡於漫天大雪的金字塔中;創作小說喧擾爭論的「新世界建設同盟會」,也未能及時逃出地球而宣告一無所用。然而,「一切皆死」之後,兩書卻都不以絕對悲觀收場,反而自宇宙觀察中轉化出生生不滅的希望,於是譯本小說歸結以:

  群星歷歷,尚依然燦爛於無限之空中。無限之空中,依然含有無量數之太陽,無量數之地球,其地球中有有生物者,有無生物者,其有生物之諸世界,以全智全能者之慧眼,微笑以瞥見之「愛」之花尚開。[註6]

  此地球生命的終結,不過宇宙間單一的現象,吾人可感應的形態雖終滅於此地,然而在有形的軀體之上,不滅的「愛」的精神仍在其他的地球流傳再生著。創作小說則更借進化觀點推論一切不滅,此生之死,不過另覓寄託而已:

  宇宙萬物,雖微塵纖芥,無一秒鐘不含其進化之點者。今吾人所處之世界,雖云滅亡,然不過進化之一現象,蛻舊曷新而已。矧以物體不滅則言之,即吾人內體,亦不滅亡,遑論精神。渺渺天空,甯無寄我精靈之地……其實宇宙萬有,永無滅亡之時。[註7] 

  同失太陽光熱始,同以精神不死終,包天笑擷取譯本小說的科幻理念再造新小說,雖然內容描寫各異,但視其近似的理論闡述,新創作的《世界末日記》受科幻譯本的啟發可知矣。

二、 科幻器具的移植
  晚清時期的科學發展尚未能自立,許多新興的科技必須仰賴國外的輸入,對於新科技的認知與掌握略微遲緩。相較之下,科幻小說譯本中先進的科幻器具,大幅地超越了當時人們所認識的科技水準,對於小說作家而言,這些幻想的科技產物,往往被視為未來科學發達的指標,成為描述先進科技不可或缺的器具。因此,晚清科幻小說創作中,常見移植自小說譯本的科幻器具,並引以為科幻場景的寫作素材。
  王祖獻即指出:「較早刊於《繡像小說》的《月球殖民地小說》寫李安武等人至印度無人島上開創經營,並製造氣球飛往月球見到各種奇異景物的故事,也明顯受到海天獨嘯子所譯日本押川春浪的《空中飛艇》影響」[註8],《月球殖民地小說》以一只氣球作為人物活動的主軸,隨著氣球的飛降,展開連串的故事,這只來去自由、設備先進的氣球,靈感得自《空中飛艇》的飛行艇不可謂毫無根據。
  再如潛艇之製,1902年《海底旅行》譯本在《新小說》連載,小說中貌似鯨鯢的海底潛行船,以電氣為動力潛行,並能靠電光洞燭海底景物,如此科幻產物在1905年小說停載後,也被吳趼人複製到所創作的小說《新石頭記》中,變為一艘「鯨魚款式」的海底獵艇,電力潛行與電光照明的功能俱在。
  自科幻小說《海底旅行》、《空中飛艇》等譯本出,「潛艦」與「飛艇」成為晚清科幻創作中習以為常的科幻器具,新小說家從科幻小說譯本中獲取科幻器具,或移植或改良,使得晚清科幻小說的科技描寫,不因當時科技程度而受到囿限。

三、 科幻情節的再現
  晚清科幻小說除了直接引用翻譯小說的科幻理論與科幻器具外,一些科幻翻譯小說的故事情節,也似曾相識的出現在創作小說中,成為創作小說的故事內容,清楚顯示了晚清科幻譯本對於科幻小說創作的影響。徐念慈在《新法螺先生譚》前言中,即明確的道出兩者的關係:

  甲辰夏,我有吳門天笑生以所譯日本岩谷小波君所譯《滑稽譚法螺先生》前後二卷見示。余讀之,驚奇詭異。暑熱乘涼,竊攫之與鄉人團坐,作豆棚閒話,咸以為聞所未聞,倏驚倏喜,津津不倦,至三日而畢。次夜集者益眾,余不獲辭,乃為東施效顰,博梓里一粲,不揣簡陋,附諸篇末,大雅君子,尚其諒諸。[註9]

  《新法螺》一書是由《法螺先生譚》、《法螺先生續譚》兩部科幻小說譯作與《新法螺先生譚》這部科幻創作小說組合而成,《新法螺先生譚》的產生,是有感於前兩部科幻譯作「驚奇詭異」,而「東施效顰」增補而成。在前兩部譯作的影響下,《新法螺先生譚》採用靈魂二分的寫法,話分兩頭各表一枝,一方面發展了《法螺先生譚》中飛航月球的情節,而更擴展到水星、金星、太陽的宇宙航程;另一方面則承《法螺先生續譚》地心探險的壯舉,而偽託了一段「地底之中國」的情節。以此分枝法將前二部小說譯本的情節統合,構思成為一部新小說。
  而在科幻譯本《海底旅行》中有一段極為精采的海底遊獵經過,一行人著潛水衣漫步海底,見識海底桃源的綺麗風光,並共「魚龍百戲」,途中且以電鎗炸巨蟹,更驚險遇沙魚。這樣的遊歷,同樣被移取成為《新石頭記》中描寫海底賞藻荇、觀島嶼,海中以電機槍同人魚搏鬥,並著「下水衣」網鯈魚,發電戰鰍魚的情節,諸此種種不啻為《海底旅行》情節的重現。故黃錦珠言:「賈寶玉與老少年乘『海底獵艇』到海底打獵一事,與此有異曲同工之妙」[註10]
  此外,「又有署名高陽不才子著的《電世界》,從書名可看它受日本森田思軒所譯法國科幻小說《鐵世界》的啟發而作」[註11],《鐵世界》描寫了一個完全由「鐵」所構築的世界,《電世界》則將「鐵」元素轉化成為「電」原質,「倡議要把電力改變世界,成一個大大的電帝國」[註12],因此《電世界》利用「電」逐步改造整個生活環境,幻設了各種電氣科技[註13],其情節構思乃仿效科幻譯本《鐵世界》鐵化世界的模式而重新改作。
  「翻譯小說為小說新內容、新思想的追求提供鮮明具體的實際範例,使實際成品在很短時間內便能展示於群眾面前,給予作者明顯的刺激,並迅速開拓讀者的閱讀視野」[註14]。晚清時期的科幻小說譯本雖然沒有專屬的文類名稱,但是潛藏在其他小說類型名目下隱隱閃耀的科學幻想特質,卻為當時讀者所熟悉與接受;小說作家從中也有所領悟地開始嘗試科學幻想描寫,無意間促成了中國科幻小說的誕生,並取得了初步的成績。
  今將晚清科幻譯本小說表列如下:

晚清科幻譯本小說書目(依出版時間先後順序排列)

作者•譯者

書名

出處

出版年月

回數

飲冰 譯

《世界末日記》[註15]

《新小說》

1902:1(1902.11.14)

 

英.蕭魯士 著
南海盧籍東 譯意
東越紅溪生 潤文

《海底旅行》[註16]

《新小說》

1902:1-1905:6
(1902.11.14-1905.7)

21回未完

日.押川春浪 著
海天獨嘯子 譯

《空中飛艇》[註17]

明權社

1903

荷.達愛斯克洛提斯 著
楊德森 譯

《夢遊二十一世紀》

《繡像小說》

1903:1-1903:4
(1903.5.29-1903.7.9)

 

法.迦爾威尼 著
包天笑 譯

《鐵世界》[註18]

文明書局

1903.6

 

日.菊池幽芳 著
東莞方慶周 譯述
我佛山人 衍義
知新主人 評點

《電術奇談》[註19]
一名《催眠術》

《新小說》

1903:8-1905:6
(1903.10.5-1905.7)

24回

法.凡爾納 著[註20]
中國教育普及社(魯迅) 譯

《月界旅行》

日本東京進化社

1903.10

14回

法.凡爾納 著[註21]
魯迅 譯

《地底旅行》
《浙江潮》

南京啟新書局單行本

1903:12
1906

 12回

法.焦奴士威爾士著
日.井上勤 譯

《環遊月球》[註22]

上海商務印書館

1904. 7初版
1913.7五版

 

美.路易斯.托侖 著
索子(魯迅) 譯

《造人術》[註23]
《女子世界》

 

1905:4.5合刊

 

天笑生 譯

《法螺先生譚》
《法螺先生續譚》

上海小說林社

1905.6

 

美.愛克乃斯格平著

《幻想翼》
《繡像小說》

 

1905:53-1905;55
(1905.7)

15章

日.押川春浪 著
紹興金石
海寧褚嘉猷 合譯

《祕密電光艇》[註24]

上海商務印書館

1906. 4初版
1913.12二版

26章

周桂笙 譯

《地心旅行》
一名《地球遂》[註25]

上海廣智書局

1906

 

美.西蒙紐武 著
徐念慈 譯

《黑行星》[註26]

上海小說林社

1906.7

 

英.佳漢 著
陳鴻璧 譯

《電冠》[註27]

《小說林》

1907:1-1908:8
(1907.2-1908.1)

25章

周桂笙 譯述

《飛訪木星》[註28]

《月月小說》

1907:5(1907.2.27)

 

日.押川春浪 著
東海覺我 譯述

《新舞台三》[註29]

《小說林》

1907:2-1908:12
(1907.3-1908.10)

12回

周桂笙 譯述

《倫敦新世界》[註30]

《月月小說》

1907:10(1907.11.20)

 

尾楷忒星期報社
商務印書館編譯所

《新飛艇》[註31]

上海商務印書館

1908.1初版
1913.12再版

35章

英.斯底芬蓀 著

《易形奇術》

上海商務印書館

1908.4

10章

心一 譯

《黑暗世界》

《小說時報》

1911:10(1911.6.11)

 

[下一頁:第四章〈晚清科幻小說的時代論題〉] [回論文目錄]

附註:

[1] 見世〈小說風尚之進步以翻譯說部為風氣之先〉《中外小說林》1908:4。收入陳平原、夏小虹編《二十世紀中國小說理論資料.第一卷》頁323。[回本文]

[2] 見楊世驥《文苑談往》,台北,廣文,1981,頁19。[回本文]

[3] 見報癖〈論看《月月小說》的益處〉《月月小說》1908:13。吳沃堯、周桂笙共編《月月小說》第五冊,台北,文海,1979復刻版,頁6。[回本文]

[4] 見飲冰譯《世界末日記》《新小說》1902:1(1902.11),趙毓林編輯《新小說》第一冊,上海,上海書店,頁101-102。[回本文]

[5] 見天笑《世界末日記》《月月小說》1908:19(1908.8)。吳沃堯、周桂笙共編《月月小說》第七冊,台北,文海,1979復刻版,頁3。[回本文]

[6] 同註4,頁117。[回本文]

[7] 同註5,頁12。[回本文]

[8] 見王祖獻〈外國小說與清末民初小說題材體裁的多樣化〉《安徽大學學報哲社版》1993:3,頁16。然小說未終篇,並未言及成功製造氣球飛往月球。[回本文]

[9] 見東海覺我《新法螺先生譚》。收入于潤琦主編《清末民初小說書系.科學卷》頁1。[回本文]

[10] 見黃錦珠〈一部創新的「擬舊小說」—論吳沃堯《新石頭記》〉《台北師院學報》1994:7(1994.6),微卷,頁18。[回本文]

[11] 見王祖獻、裔耀華〈譯籍東來,學術西化—論外國小說對清末民初小說得思想影響〉《中國近代文學研究》頁269。[回本文]

[12] 見《電世界》第一回〈廿一紀重登新舞台,中崑崙初試電氣廠〉開頭語。載《小說時報》1909:1(1909.10)頁1。[回本文]

[13]《電世界》從各個生活層面虛構了各種電氣科技,在交通方面有:「飛行電艇」、「自然電車」、「電翅」等;教育方面有:「電筒發音機」、「電光教育畫」;農業方面有:「電犁」、「電氣肥料」;醫療方面有:「電氣殺菌」、「電器分析鏡」;司法方面有「電光審判」等等,整個世界無一不倚賴電氣作用。[回本文]

[14] 見黃錦珠《晚清時期小說觀念之轉變》台北,文史哲,1995,頁115。[回本文]

[15] 原標為「哲理小說」。[回本文]

[16] 原標為「泰西最新科學小說」。[回本文]

[17] 此書尚未見,今由譯者所作〈《空中飛艇》弁言〉,對該書特色的描述,推測其為科幻小說。參陳平原、夏小虹編《二十世紀中國小說理論資料.第一卷》頁106-108。[回本文]

[18] 此書尚未見,於今所知有譯者作〈《鐵世界》譯餘贅言〉而知此書。參武田雅哉〈清末科學小說概述〉頁71。[回本文]

[19] 原標為「寫情小說」。[回本文]

[20] 原標為「科季(技)小說」。魯迅當時據日.井上勤日譯本重譯,但翻譯時誤為美.查理士.培倫著,實乃法.凡爾納作品。此處文本收入魯迅《魯迅譯文集》第一集,頁1-93。[回本文]

[21] 本書亦為法.凡爾納作品,魯迅將作者誤譯為英.威男所著。收入《魯迅譯文集》第一集,頁94-145。[回本文]

[22] 原標為「科學小說」,本書與魯迅《月界旅行》乃同由日譯本重譯。[回本文]

[23] 此書尚未見。牛仰山稱此篇小說內容是關於「人造胚胎」研究之故事,參牛仰山《中國近代文學與魯迅》廣西,離江,1991,頁43-44。郭延禮言此書今收入文敘編《魯迅全集補遺三編》中。見郭延禮《中國近代文學發展史》第三卷,頁2235。[回本文]

[24] 原標為「科學小說」。[回本文]

[25] 此書尚未見,由寅半生〈小說閒評〉卷一,可知故事梗概乃為穿越地心之探險。參梁啟超等著《晚清文學叢鈔.小說戲曲研究卷》頁483。[回本文]

[26] 此書尚未見,楊世驥《文苑談往》將本書首章引錄,明確可知故事乃關於外星球之科幻作品,參楊世驥《文苑談往》頁17-19。[回本文]

[27] 原標為「科學小說」。[回本文]

[28] 原標為「科學小說」。[回本文]

[29] 原標為「軍事小說」。[回本文]

[30] 原標為「科學小說」。[回本文]

[31] 原標為「科學小說」。[回本文]

[下一頁:第四章〈晚清科幻小說的時代論題〉] [回論文目錄]

感謝林健群先生提供精彩文章!!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回「科幻時空」 ]    [ 回新客星站首頁 首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