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晚清科幻小說研究 (1904-1911)

 林健群 (中正大學中文所碩士論文)


[上一頁:第二節〈研究方法與步驟〉] [回論文目錄]

第一章 緒論

第三節 研究範圍與材料

一、 研究範圍
  「晚清」,在一般政治史的概念上,通常是指鴉片戰爭至辛亥革命 (1840 - 1911) 七十餘年的這段時期[註1]。但是,對於文學史的斷代而言,除了著眼政治社會的歷史變化之外,文學本身亦具有其獨特的發展規律。針對晚清小說演化立說,自甲午戰後,嚴復、梁啟超等人,即著意強調小說的社教功能,藉以提升小說的文學地位,開啟了晚清小說變革的序幕,至1902年,梁啟超提出「小說界革命」的呼籲,造成晚清小說革新運動的風潮,一時各類型小說的翻譯與創作蓬勃興起[註2],晚清的小說創作無論在內容[註3]與數量[註4]上,從此進入了不同於傳統小說創作的新境界。然本文以「晚清科幻小說」作為研究對象,著重其在中國科幻小說發展史上的開創意義,故針對目前所掌握的晚清科幻小說文本為依據,將研究範圍上推至1904年第一本科幻小說《月球殖民地小說》創作始,以1911年民國建立為下限。針對晚清科幻小說的創作生成,探討在譯本小說影響下中國科幻小說的創作發展過程,期望由晚清科幻小說的研究,探討西潮東漸時晚清特定的歷史社會情況,尤其是時人在科學態度上的接受與轉變;同時,更藉以顯現當時嘗試創作科幻小說的各種面貌。

二、 研究材料
  晚清科幻小說研究,前無參據,目前所知僅有日人武田雅哉在〈清末科學小說概述〉中曾以「科學小說」名義整理過簡目。性質類似,卻不盡符合,且所列書目傾向日譯本重譯分析,對創作小說難免忽略。
  本文旨在探討晚清科幻小說的發展面貌,以晚清科幻創作為研究主體,故須對晚清科幻作品有確切掌握。然晚清創作小說,書海茫茫,全面閱覽甚有困難,權宜之計乃藉由小說辭典的內容提要[註5],初步過濾晚清小說中具有科學成份之作品,以為小說原典搜尋之依據。並考慮晚清時期諸多小說創作僅載於小說雜誌中,未有單行本發表,為避免遺珠之憾,而將晚清小說雜誌列入材料搜尋範圍,唯晚清小說雜誌出版亦夥,故擇《新小說》、《繡像小說》、《月月小說》、《小說林》四大小說雜誌為主[註6],盡力披覽,從中發掘科幻題材。於是根據〈科幻小說的名義與要素〉一章中所歸結得出的科幻小說定義,檢驗晚清時期涉及科學描寫的小說創作,從中篩檢出符合「科幻定義」的小說文本,以為本論文研究的基礎材料。
  晚清小說創作中引進科學描寫的作品頗具數量,然而再以「科幻定義」審查其內容,卻發覺大多數作品提及的科學成份,只是對現實生活中科技產品普及使用的如實反應,西方科技的輸入,科技發明成為當時人們日用所需,晚清作家進行情境描寫時無可避免地敘述到這些科技發明[註7]。至於引介科學知識的「科學小說」也多嚴謹地遵守科學普及的原則,未再對現實科學做深一層的推測。剔除此二類小說作品,以及文本蒐集上的遺漏[註8],目前搜集到的晚清科幻小說共有十二部。
  在內容上,從科幻構思與主題表達的緊密程度判別,晚清科幻小說在科幻意識的呈現上,有由淺入深的趨勢,此處姑且以科幻意識的深淺區分,以利解說[註9]。科幻意識的深淺,可由《月球殖民地小說》與《新紀元》做為對照,《月球殖民地小說》主要的科幻構思集中在行動自由的「氣球」描寫上,然而「氣球」在小說中多擔任變換場景的任務,對於小說的情節推演、主題表現並未有深層的影響,科幻構思顯然僅浮於表面,故屬於科幻意識淺的科幻小說。《新紀元》則不然,小說中各項科幻武器的對決,是小說情節進展的關鍵,科幻武器的優劣也反應了激勵科技發展的主題,因而是科幻意識深的科幻作品。據此分類,晚清科幻小說中尚有《女媧石》亦屬科幻意識較淺的作品[註10],而《新石頭記》前半部並未涉及科幻描寫,後半部雖運用大量的科幻手法,表達「補天」之志,然就貫穿全書而言,科幻意識只出現在後半部,故應列為科幻意識居中的程度。另外,《新野叟曝言》中雖有科學幻想的描寫,但是也有部份的幻想是出於傳統科技的基礎[註11],並非「科學」的幻想,故應也歸為中等科幻意識程度的作品。大體而言,晚清科幻小說自《新法螺先生譚》之後,科幻意識升高,幾乎所有科幻創作皆能從科幻構思出發去進行小說的虛構,故多屬科幻意識深的科幻小說[註12]
  在形式上,晚清科幻小說涵括了章回體例與單篇創作。章回小說方面,皆以白話語體寫作。然而,在情節發展上,僅《新石頭記》、《新野叟曝言》與《電世界》[註13]首尾齊備,故事完整,其餘章回小說皆未能終篇,即中斷創作。單篇小說方面,寫作語體除了《介紹良醫》一部為白話創作之外,其餘小說皆以文言語體創作。此外,晚清科幻小說的篇幅,以中短篇小說居多[註14];雖有章回小說作品,但是除了《月球殖民地小說》與《新石頭記》可稱為長篇小說外,其他章回小說創作皆未能超過二十回。今表列如下:

晚清科幻小說書目(依出版時間先後順序排列)

作者

書名

出處

出版年月

回數

荒江釣叟

《月球殖民地小說》

《繡像小說》

1904:21-24、26-40,1905:42、59-62
(1904.3-1905.11)

35回未完

海天獨嘯子

《女媧石》[註15]

東亞編輯局初版

甲卷1904乙卷1905

16回未完

東海覺我
(徐念慈)

《新法螺先生譚》[註16]

上海小說林社

1905.6

 

老少年

《新石頭記》

《南方報》

1905.8.21-1905.11.29

11回

我佛山人
(吳趼人)

《繪圖新石頭記》

上海改良小說社單行本[註17]

1908.10

40回

蕭然鬱生

《烏托邦游(遊)記》[註18]

《月月小說》

1906:1-1906:2
(1906.11.1-1906.11.30)

4回未完

碧荷館主人

《新紀元》[註19]

上海小說林社

1908

20回未完

我佛山人

《光緒萬年》[註20]

《月月小說》

1908:13(1908.2.8)

 

天笑
(包天笑)

《世界末日記》[註21]

《月月小說》

1908:19(1908.8)

 


(包天笑)

《空中戰爭未來記》[註22]

《月月小說》

1908:21(1908.10)

 

闓異

《介紹良醫》[註23]

《月月小說》

1908:21(1908.10)

 

陸士諤

《新野叟曝言》

上海改良小說社
上海亞華書局

1909
1928

20回

高陽氏不才子(許指嚴)

《電世界》[註24]

《小說時報》

1909:1(1909.10.14)

16回

[下一頁:第二章〈科幻小說的名義與要素〉] [回論文目錄]

附註:

[1] 關於近代史起迄範圍的討論上,一般學者多以鴉片戰爭到辛亥革命(1840-1911)的七十年時間為主,至於晚清,雖未有學者為其劃定明確的界限,但大致上對於晚清時限的認知,學者多與近代同義。參孫廣德《晚清傳統與西化的爭論》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1995,頁1。[回本文]

[2] 歐陽健將1902年標示為晚清新小說的發軔,認為自1902年起小說創作已與前期傳統小說的創作風格不同,強烈的透出新時代的氣息。參歐陽健《晚清小說史》,杭州,浙江古籍,1997,頁4。 [回本文]

[3] 澤田瑞穗認為「清末小說採取的不是傳統小說的表現形式,它的體裁、寫作手法都借鑒了外來文學,它的創作思想和描寫的題材都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變化」。澤田瑞穗〈遊戲—清末小說管見〉《野草》1971:2。轉引自崔桓《晚清小說之特質研究》頁32。[回本文]

[4] 根據林佩慧對晚清時期小說統計所得的結果,晚清小說在1902年起十年之間的作品佔清朝末期小說總數量的88 %,且在1902年之前,雖有創作小說,然仍屬舊小說形式,翻譯小說亦僅寥寥幾筆未成氣候。而自1902年以後,作品銳增。參林佩慧《晚清戲劇小說繫年目及統計分析》頁32,頁38。[回本文]

[5] 本文查閱之小說辭典主要有三:(1)江蘇省社會科學院明清小說研究中心文學研究所編《中國通俗小說總目提要》北京,中國文聯,1990;(2)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編輯部編《中國古代小說百科全書》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1993;(3)王繼權主編《中國歷代小說辭典》第四卷「近代」,昆明,雲南人民,1993。[回本文]

[6] 時萌指出晚清小說雜誌中以此四種質量最佳、影響最大,後人稱為「清末四大小說雜誌」。參時萌《晚清小說》頁4。[回本文]

[7] 此類作品如:《胡雪嚴外傳》中以「德律風」傳遞消息,《新西遊記》借唐僧師徒再返人界的見聞,介紹晚清時期上海的新興科技產物。這些作品雖記載了傳統小說中未曾出現的科技產物,但創作初衷皆是基於反映時代環境的變化,並不等同科學幻想的描寫。[回本文]

[8] 以筆者目前的環境而言,對於晚清小說文本的蒐集頗感困難,因此雖有部份已知涉及科學描寫的晚清小說,如:沈伯新《探險小說》、肝若《飛行之怪物》等,由於未親見文本內容,難以判斷是否為科幻小說,故暫時存疑未列入本文研究範圍,留待日後尋獲時再行增補。[回本文]

[9] 嚴格而論,科幻小說的科學幻想描寫必須是小說情節推演的關鍵,而非游離於小說情節之外的孤立成份,然晚清科幻小說中對於科幻構思的掌控仍有明顯的初創性,科幻描寫有時僅及於某片段情節的敘述,且稍縱即逝,無關後文情節的推演。雖不盡符合「由科幻構思出發所創作的小說」的科幻理論要求,卻真實的記錄了科幻小說在中國的發展歷程。故本文以較寬鬆的標準接納之。[回本文]

[10] 《女媧石》中雖有「食物精液」、「電馬」、「洗腦院」等科幻描寫,但僅於該回中提及,並未對日後情節發展有重大影響。參《女媧石》第六、九、十回。[回本文]

[11] 《新野叟曝言》中的交通發明「帆車」,乃發揮傳統科技中齒輪轉動的原理創制而成。此發明在梁元帝蕭繹《金樓子》中已記載:「高蒼梧叔能為風車,可載三十人,日行數百里」。參《新野叟曝言》下冊,第十一回,頁4。廣宏〈御風〉《科學文藝》1983:1,頁39。[回本文]

[12] 其中《烏托邦遊記》因創作未完,所見內容不足判斷,故不列入討論。[回本文]

[13] 《電世界》篇終云:「那位二十一、二十二兩世紀堛犒q學大王,已去得無影無蹤了。在下說到這裡,也算完結,列位若還喜歡聽聽,待在下再編一部《金星世界》」。雖然《金星世界》日後未見,然而並無損於《電世界》小說內容的完整,故亦歸屬於卒篇的章回小說。[回本文]

[14] 本文的小說篇幅分類,參鄭振鐸所言:「中國的中篇小說,其篇幅大多是八回到三十二回之間。其冊數大多自一冊到四冊,而以大型的一冊,中型的四冊為最多」。轉引自石昌渝《中國小說源流論》,北京,三聯,1995,頁28。[回本文]

[15] 原標為「閨秀救國小說」。今收入海天讀嘯子《女媧石》南昌,百花洲文藝,1991《中國近代小說大系》本。 [回本文]

[16] 今收入于潤琦主編《清末民初小說書系.科學卷》北京,中國文聯,1997,頁1-20。[回本文]

[17] 《新石頭記》原標為「社會小說」;《繪圖新石頭記》改標為「理想小說」。今收入我佛山人《新石頭記》南昌,百花洲文藝,1988《中國近代小說大系》本。[回本文]

[18] 原標為「理想小說」。[回本文]

[19] 今收入碧荷館主人《新紀元》南昌,百花洲文藝 1989《中國近代小說大系》本。[回本文]

[20] 原標為「理想科學寓言譏諷詼諧小說」。[回本文]

[21] 原標為「科學小說」。[回本文]

[22] 原標為「科學小說」。[回本文]

[23] 原標為「遊戲小說」。[回本文]

[24] 原標為「理想小說」。[回本文]

[下一頁:第二章〈科幻小說的名義與要素〉] [回論文目錄]

感謝林健群先生提供精彩文章!!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回「科幻時空」 ]    [ 回新客星站首頁 首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