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晚清科幻小說研究 (1904-1911)

 林健群 (中正大學中文所碩士論文)


[回論文目錄]

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
  自十六世紀近代科學誕生以來,科學技術上突破性的發展,使得人類社會從此邁入了科學的時代。隨著科技發明的日新月異,科學新知的專研精深,人類再也無法自外於科學的影響。但是,儘管科學發展瞬息萬變,科學未知的領域卻仍永無止境的擴展著,「科幻小說」就是依憑在這股科學潮流中成長的文學。科學因素的加入,使得科幻小說從傳統的幻想文學流派堬瞈o而出,成為新興獨立的小說文類,其不斷地從科學領域中汲取創作的題材,因而適時地呈現著科學發展的軌跡;同時,受到推理幻想的作用,科幻小說往往也成為了科技發明的預言先知,於是奠定了其與科學相互依存的基礎,成為科學時代獨特的文學類型。
  在中國,由於傳統務實觀念的束縛,現實客觀環境的限制與科幻小說認知上的偏執[註1],使得中國科幻小說的創作成績,遠不如英美諸國;而今,科學的普遍發達,科幻創作的蔚然成風,科幻小說創作腳步急起直追,達到了中國科幻小說史上空前未有的繁榮,不僅作品質量精良,在科幻理論上亦多有高見。值得重視的是,在學習、吸收國外科幻小說長處和寫作經驗的同時,創作中國風格科幻小說的理念,成為所有科幻作家共同努力的目標。於是,建構中國科幻小說發展史的意圖,導致年鑑式載介科幻小說作品風氣的興起,並啟發了追溯中國科幻小說源頭的探索,從而集中了人們對於晚清科幻小說的注意。
  據資料顯示,目前所發現最早的中國科幻小說是創作於1904年,荒江釣叟在《繡像小說》連載的《月球殖民地小說》,這篇小說的發表,正值晚清小說創作的繁盛時期﹔若再將魯迅於1902年所論述的〈《月界旅行》辨言〉[註2]視為我國最早提倡創作「科學小說」的聲明為推斷,中國科幻小說的誕生,應該就在這段期間。因此,以「晚清」作為中國科幻小說發展史的肇始階段,並據此研究晚清時期的科幻小說創作,對於理解科幻小說引進中國的傳播情況與最初的創作原貌,是別具歷史意義的。
  此外,晚清時期適值中國國勢的重大動盪,處於時代變局中,晚清科幻小說同時記載了西力東漸下社會情勢的演變與新舊思潮衝擊中的人心趨向。
  因此,選擇以「晚清科幻小說」為研究對象,既能針對中國科幻小說的起源,進行整體性的探究,以提供日後編寫中國科幻小說發展史的參考;並且在文學反映時代精神的課題上,對於了解晚清時期的歷史現狀,亦有其助益。
  無可否認的,晚清小說的研究,在近幾年來獲得極豐碩的成績,尤其對於晚清小說史的探討與小說文本的整理與分析上,都有傑出的表現。但是,仍然侷限在魯迅《中國小說史略》與阿英《晚清小說史》所論述的幾種主要的小說類型[註3]。尤其令人不解的是,晚清時期的西學傳入,僅次於「政治改革」呼聲的「科學救國」需求,其所代表的「科學小說」竟然未受後代學者所重視,著實令人頗有遺珠之憾。然而,即使是鳳毛鱗爪的論述,如阿英《晚清小說史》所言:「也有科學、冒險之類的小說產生,……大都是以小說的形式,說明科學的原理,作提倡科學,啟發冒險精神的運動。惟就藝術上講,殊無成就可言,亦只得從略」[註4],或是楊世驥在《文苑談往》上的評論:「那是作者一種極幼稚的擬想,未免太駕空了。在寫實的故事之後,忽然接上一段荒謬不經的敘述,其失敗是不用言喻的」[註5]。也都未能給予晚清時期的科幻創作一個公允的評價。
  另一方面,由於中國科幻小說發展史的探索,凸顯了晚清科幻小說的歷史地位,除了編寫中國科幻小說年鑑時,載入晚清科幻小說作品外[註6],以晚清科幻小說為研究對象的論述也開始產生,其中日人武田雅哉以晚清科幻小說為題材,發表了多篇的論著,最為人注目[註7]。然而,其研究尚僅及於晚清科幻小說內容的概略性引介,並未針對小說文本進行深入的分析。
  直至近年,王德威在《小說中國》一書中,刻意強調晚清科幻小說的研究價值,並嘗試對小說文本進行綜合性的論述,他肯定晚清科幻小說的歷史文化意義,並勾勒出晚清科幻小說四個可行的研究方向[註8],開啟了晚清科幻小說研究的新領域。

  綜上所述,晚清科幻小說的研究,無論在中國科幻小說發展史的建構,還是對於晚清時局嬗變的反映,都具有極高的學術研究價值。然而,在晚清小說研究中,科幻小說文類卻未受到應有的重視,晚清科幻小說的研究領域仍待進一步的開發。於是,本論文擬彙整晚清科幻小說作品以為研究主體,考慮其時代意義與文本創作表現,進行全面性的研討,彌補晚清小說研究領域的缺陷,並為編寫中國科幻小說發展史提供基礎材料。

[下一頁:第二節〈研究方法與步驟〉] [回論文目錄]

附註:

[1] 對於中國科幻小說的發展侷限,王富仁認為是受到儒家文化否定幻想與中國科學不發達所限制。吳岩則提出了傳統文化心理與「功利主義」和「世俗化」的創作觀念是阻礙中國科幻發展的原因。郭建中也從歷史、現實和認知三方面,總結中國科幻小說在傳統文化、現實環境和對科幻小說認知上的缺陷,因而導致發展遲滯。參王富仁〈王富仁教授談科幻小說〉;吳岩〈文化傳統與科幻小說繁榮—中美科幻文學背景的一個比較〉;郭建中〈中國科幻小說盛衰探源〉,以上三篇均載吳岩編《科幻小說教學研究資料》頁20-24;頁65-70;頁71-80。吳岩〈理論與中國科幻的發展〉,載《九七北京國際科幻大會論文集》頁97-100。[回本文]

[2] 收入魯迅《魯迅譯文集》第一集,北京,人民文學,1958,頁3-5。[回本文]

[3] 魯迅認為晚清小說以譴責小說為代表。阿英則依作品內容分為:庚子事變的反映,反華工禁約運動,工商業戰爭與反買辦階級,立憲運動兩面觀,種族革命運動,婦女解放問題,反迷信運動,官場生活的暴露,講史與公案九種主要類別和小說末流之吳語小說,寫情小說,鴛鴦蝴蝶小說與擬舊小說。因此,後人對於晚清小說的研究大都據此以為討論。然而,若從晚清時期小說分類的繁雜,不難發現晚清小說繁榮時期,各種類型的小說都開始被嘗試創作,並積累相當的成績,可見晚清小說的研究範疇仍待更深入的開發。參魯迅《中國小說史略》,收入魯迅《魯迅小說史論文集》台北,里仁,1994,頁1-273。阿英《晚清小說史》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1996台二版。[回本文]

[4] 見阿英《晚清小說史》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1996台二版,頁233。[回本文]

[5] 楊世驥認為《新石頭記》第二十一回以後,記述賈寶玉遊歷「文明境界」的科幻描寫是該書的敗筆。參楊世驥《文苑談往》台北,廣文,1981,頁91。[回本文]

[6] 年鑑式的載介科幻小說創作已為目前建構中國科幻小說發展史的重要任務,除了專對當代作品的匯集外,一些科幻小說年鑑甚至將收錄作品上溯到古代的神話,其中以饒忠華主編的《中國科幻小說大全》一書,堪稱其中翹楚,該書將歷來的幻想作品劃分為五個階段,而以「現代科幻小說的出現」為晚清科幻小說的定位。參饒忠華〈永久的魅力—中國科幻小說發展史初探〉《中國科幻小說大全》北京,海洋,1982,頁1-26。[回本文]

[7] 據葉永烈所言,武田雅哉共發表有〈中國科幻小說史開卷〉、〈清末科學小說概述〉、〈圍繞著東海覺我徐念慈《新法螺先生譚》—中國SF雜記〉、〈《電世界》—清朝末年的一篇科幻小說〉與正在著手寫作的〈中國科幻小說史略〉等篇以晚清科幻小說為題材的論著。參葉永烈〈研究清末科幻小說的日本人〉《科學文藝》1988:1,頁30。[回本文]

[8] 王德威提出晚清科幻小說四個可行的研究方向,分別是:一、從神怪到科幻;二、烏托邦之進出;三、太空幻境;四、回到未來。參王德威〈賈寶玉坐潛水艇—晚清科幻小說新論〉《小說中國—晚清到當代的中文小說》,台北,麥田,1993,頁137-159。[回本文]

[下一頁:第二節〈研究方法與步驟〉] [回論文目錄]

感謝林健群先生提供精彩文章!!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回「科幻時空」 ]    [ 回新客星站首頁 首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