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21s.gif (6574 bytes)建立東方特色的飛碟學新方向

  呂 應 鐘


/呂應鐘教授在1992年北京UFO大會上的講話

一、先正名方能掌握概念
二、飛碟學和科學工程的關係
三、飛碟學和史學神話的關係
四、飛碟學和宗教靈學的關係
五、飛碟學和哲學思想的關係
六、注入中國特色的要素

上一頁

四、飛碟學和宗教靈學的關係
  1975年因翻譯《上帝駕駛飛碟》一書,開始深入涉獵聖經,也建構出整部聖經的外星關連思想。加上和美國、德國研究聖經幽浮學的人士交流,可以確認聖經和遠古時代來過地球的外星人有絕對的關係。
  這就涉及宗教起源和人類信仰的問題,全世界任何宗教都有其地域性和傳道方法的不同,但「神源」說法卻完全相同,全都認為神來自天上、神有大能、神的天上信息、神指導地球眾生等等。此種異地同源的事實即值得開放的宗教學者和科學家來共同思考與研究,而不是一味的像中古世紀教廷人士用神權來加以曲解和迫害。
  目前已有愈來愈多的西方學者用新的宇宙觀點來看聖經、來重新審視聖經,也有愈來愈多的人相信神耶和華就是外星人,宗教的質變已成為西方世界的潮流,這是自然且正常的。但有些人擔心此種質變會引起教徒信仰的破滅,製造人間問題。其實任何時代任何新觀念的產生必然會衝擊舊觀念,必然會引起舊勢力的反抗,但任何時代以來總是新觀念新思潮立足於世界且被發揚光大,這就是推陳佈新的自然法則。
  東方的佛教和道教也是如此,在這二大宗教的浩瀚經典中其實也充滿了宇宙科學實錄,充滿了外星文明的記載,只是數千年來各代宗教人物因本身未受自然科學的訓練,或所深入的經文有限,只以哲學眼光來闡述經文,以禪修為唯一目的,以致愈走愈偏,無法和時代同步進展,相當可惜。
  其實佛祖證悟第一次開示的《華嚴經》、涅槃之前開示的《法華經》、以及佛滅後弟子第一部結集的《阿含經》,充滿宇宙各處生命生存的描述、充滿宇宙形成與毀壞的自然科學過程,同時也明白闡述多維時空的構成與存在,甚至多維時空中高等生命和地球眾生的關係。
  許多人已接受神佛和外星高等生物等號的關係,因此神佛的種種超能和靈異現象,也就不那麼的神奇,也就迎刃而解了。各種宗教經典都在闡述外星高等生命影響地球人的史蹟,這也是當今飛碟學應該研究的極佳課題。

五、飛碟學和哲學思想的關係
  綜上所述,可以知曉飛碟學涉及的學問領域包括天文學、空間(太空)科學、宇宙論、相對論、機械工程、材料科學、控制系統、導航系統、電子工程、電機工程、物理學、生物學、化學、歷史學、神話研究、各種宗教比較學、超心理學、靈異現象……等等都有直接關係,而非牽強附會,因此就產生讓現代人重新思考一切世間問題真相的必要性了。
  由於愈來愈多的考古發現推翻人類是猿人進化來的說法,也有愈來愈多的史前文明遺跡顯示人類的文明發展並非如以前教科書所教導的,在二十世紀下半的地球人在邁向太空的過程堙A已在太空中發現許多超過人類以前所知的事實,近48年來累積這麼多的新發現,不得不讓少數具前瞻力的地球人開始思考人類在宇宙中的真正地位。
  地球人的何來、何由、何去、何從等問題一向是哲學家的最大難題,到底地球人是萬物之靈、還是宇宙中較低等的人類?其真正的答案恐怕要依賴飛碟學的繼續研究而揭曉。因此,地球人的種種問題,不光是原始的還是未來的,全部是飛碟學的領域。
  雖然時至今日,地球人仍然無法得到種種問題的明確答案,但是飛碟學已成為全人類研究的新目標和新方向,它已不再是怪力亂神,不再是現代神話,不再是科學野狐禪,在地球人進入廿一世紀的前夕,能成就「飛碟學」這種新的科際整合的偉大學問,正表示地球人已認識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也藉由飛碟學的興起而建構出新的地球哲學體系。

六、注入中國特色的要素
  為了迎接廿一世紀的偉大趨勢,我在28年的飛碟研究中早已深深體會西方世界一向注重目擊事件調查的方式,在表面上看似符合科學要求,但實質上是很低層次且算不上思想性的,因此西方的幽浮學到目前面臨瓶頸,始終停留在不明飛行物的階段。
  東方文明思想雖在二十世紀西方科學洪流中受到忽視,但我們以近十年來許多古老思想和技藝受到重新重視的狀況,就可以明瞭任何學問要發揚光大,必需注入東方思想因子,這些因子包含易經學說,以及從易經發展出來的各種玄學理論,它們已在中國流傳數千年,雖然一度受到西方文明的衝擊而式微,但我完全相信在未來它們將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
  時至今日,任何人都無法明白說出易經是如何產生的,雖然在上古神話中提及是伏羲氏仰天察地所著作的,然而伏羲氏本身存在的問題就是一個謎。可見六千年來,易經的出現就是地球人最古老的謎題。有人說易經是上一個文明留傳下來的,若是如此,則生物學、地球科學、歷史學等許多學科都要重新改寫,又產生了新的問題。
  不管如何解釋,易經的存在是事實,它不符合人類文明進展也是事實,此種矛盾永遠存在,因此將飛碟學和易經延伸出來的種種學說結合研究,才是打開人類文明盲點的唯一方法。
  在此種無法否定的認知下,可以看出唯有華人才能結合飛碟學和古代易經學術成就,以及相關的東方神秘學,做全方位的研究,這是西方人士做不到的,因此我們這一代的飛碟學家最重大的任務就是建立東方特色的飛碟學研究新方向,讓所有的學問找到真正的歸宿,而且更加發揚光大。

【全文完】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相關連結※
◎【呂應鐘出版著作
◎【台灣飛碟研究教父
◎【幽浮、外星人

本網站由「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

回新客星站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