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龍星傳人:呂應鐘科幻小說集》

 

16. 祖父的遺囑

  這堮I葬的是
  中國邦聯第一位太空人
  呂光華博士的骨灰
  --華元八一六○年元月七日

  呂立國蹲在地上,右手輕撫著這些字的純金碑牌,熱淚禁不住湧上雙眼。十年了,無時無刻不在訓勉自己,忍耐吃苦,為達成祖父的心願而努力不懈。
「立國,地球只是人類的起點,跟祖父一樣,跨出地球,邁向宇宙,尋找人類的目標。」在他高中畢業那一天,祖父正在伊黎宇宙能研究所工作,無瑕離開崗位,卻寄來一張親筆書寫的美麗賀卡。
  呂立國站了起來。隔著太空盔,無法用手拭去眼淚,只有讓淚水順著面頰流下。
  純金碑牌鑲嵌在六角型高聳紀念塔底部,這座紀念塔是冥王星上最高的人造物,也是地球人最驕傲的紀念物。它的六面已有三面鑲嵌著精緻純金碑牌,第一面是蘇俄第一位太空人伽格林的,第二面是美國第一位太空人謝巴德的,第三面就是中國邦聯第一位太空人呂光華的,其他三面等待其他國家來鑲嵌。
這座白色大理石紀念塔有三百公尺高,尖削的頂端刺向深遽幽黑的宇宙,彷彿一把劍,伸向宇宙的盡頭。白色大理石是從地球運來的,為了運輸方便,事先用雷射刀切割成四十塊,編上號碼,由神農號太空船分三梯次運到冥王星,再由駐紮在冥王星的各國太空工程師砌合起來。
  當初世界太空聯合會決定撥出經費,在冥王星上建立這座獨一無二的紀念塔時,曾引起各會員國的譁然,持贊成意見和反對意見的各佔一半,要不是會長周祥博士的一席話,恐怕到今天,冥王星已被別的星系的人類捷足先登了。
  他說:「世界雖已大同,但宇宙大同之日仍遙遙無期。今天我們地球人已成為太陽系主人,有義務維繫太陽系的完整,而且也有義務在太陽系的邊界樹立燈塔,一則讓我們自己的太空人知曉越過這個燈塔,就進入銀河異域;再則讓外星系太空人知曉他們已來到太陽系。這個紀念塔的意義相當重大,希望各位能瞭解我的心意。」
  就這樣,各國群策群力,短短的十個月就在冥王星樹立三百公尺高的紀念塔,塔頂裝置著銀河能吸收器,使紀念塔在攝氏零下二三○度的冥王星表面上保持攝氏五度的溫度。二三五度的溫度差距,使紀念搭成為太陽系邊緣最熱的標誌,也使在太陽系邊緣航行的任何太空船極易偵測到。
  呂立國緩緩抬起頭,眼光順著紀念塔灰白的表面往上瞧,就在塔尖附近,天狼星的光芒照耀著,乍看之下,好像是塔尖迸放出的火花。
  此刻,太陽在地平線上不遠處閃著,冥王星距太陽有六百億公里遠,使太陽看起來像一顆小星星,和別的星一樣,高掛在黑色天幕上,若是沒有經過訓練,在這麼閃爍的繁星當中,還真難找到自己的太陽哩。
  轉回頭來,注視著純金碑牌,呂立國的思緒泉湧,祖父的慈顏,父親的話語,伴和著堅苦的歲月,彷若電影一幕一幕地浮現眼前。
  呂立國是華元八一三二年出生在西安市,其實那個時候紀年方式仍用西元,換句話說,他是西元二○五二年出生的,距中國邦聯成立已有十七年了。
根據《中國邦聯大事記》所載,台灣政府與北京政府終於在西元二○三五年達成中國邦聯的協議,自此中國邦聯成為世界最強國家,在短短十年時間就將全國帶向空前興盛的局面,正應驗了國父所說「廿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
  就在公元二○六三年,呂立國十一歲時,中央研究院考古研究所在黃帝衣冠塚附近地層中,發掘出黃帝時代的泥版,經過甲骨文專家的譯解,舉世震驚,因為這些泥版清清楚楚記載著黃帝時代的典章制度,並記述黃帝攀龍尾升天的事蹟,使歷史界相信黃帝不再是傳說時代,而是信史的開始,這完全改寫了遠古史的一切。
  根據泥版上的干支紀年法,歷史學家推算出黃帝時代是開始於八一四三年前,因此沿用二千多年的西元紀年法,經過聯合國的發布,被新的「黃帝紀元」取代,因此將公元二○六三年改為華元八一四三年,施行於全世界,並追認廿一世紀由八○八一年開始,從此改稱八十一世紀,代表人類信史有八千多年!
  呂立國的父親呂正民先生任職於台北某學術研究機構,隨兩岸組成中國邦聯,工作關係舉家從臺北遷居西安。從呂立國懂事起,就從父親口中知道祖父是全國知名的太空科學家,而在八一三五年,呂立國三歲時,中國第一艘載人太空船發射成功,祖父成為中國邦聯第一位太空人。
  從小就耳濡目染父親的原子理論和祖父的宇宙理論,呂立國高中時就立定志向,要成為第一位踏出太陽系的太空人。就在高中畢業收到祖父書寫「……跨出地球,邁向宇宙……」的賀卡不久,在伊黎從事宇宙能轉換研究的祖父因多年積勞,病倒在研究室內,雖送回北京經全國名醫會診,仍回天乏術。在他去世之前,曾拉著呂立國的手說:
  「孫兒,宇宙是人類的歸宿,經過數千年來的努力,人類已跨出地球,但還不夠,下一步要跨出太陽系。祖父已不行了,跨出太陽系的任務就扛在你的肩上。讀完大學,攻讀太空科學研究所,然後接受太空人訓練,成為人類的尖兵。記在,在祖父過世之後,將祖父的骨灰妥善保存,等你成為太空人之後,等到有機會到達太陽系的邊緣之時,將祖父的骨灰葬在冥王星上。祖父在生之年,沒辦法邁向太陽系的邊緣,謹願死後,能守在太陽系的邊緣。」
  呂立國含著淚,注視著純金碑牌,向在天之靈的祖父低語:「祖父,孫兒已遵照您的遺囑,將骨灰葬在冥王星上。十年了,祖父,距您離我們而去已有十年了,我終於來到冥王星,希望祖父您不會嫌孫兒到現在才完成您的心願。祖父,孫兒要回地球了,請安息。」
  呂立國對著呂光華博士純金碑牌三叩,然後站起身來,抬頭望一下紀念塔,然後轉身朝不遠處的登陸艇走去。

回本書目錄

原載於1981年2月17日《台灣時報》副刊,
2000年5月10日修改若干用詞。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科幻時空】【呂應鐘首頁

本網站由「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