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龍星傳人:呂應鐘科幻小說集》

 

12. 宇宙特使

【上接:第二頁

  一星期時間在平安無事之下飛逝而過,現在已來到第九銀河聯盟領域。哈洛比和林信悠閒的坐在控制艙堙A打開四面屏幕,分別監看著船外景象。
  二天過去了,任何打劫跡象也沒有。雖然等待來臨的是一場戰鬥,勝敗未知,
  但也算是一種期盼,如今,二天過去了,期盼的事情沒有發生,心媮`是有些惆悵。
  「還有一天就進入第十帝國領域,該不會是公爵猜錯了。」林信說道。
  兩人輪流著回餐室用餐,也輪流在控制室監看屏幕,不知不覺一天快過去了。
  就在此時,左方畫面出現三個光點,快速飛近,林信叫著:「來了,來了!」
  「先準備小導彈!」
  哈洛比靠了過來,此時三個光點已映成三艘太空船,眼尖的哈洛比不禁叫了起來:「糟,不是快艇,是三艘中型攻擊艇,威力不小哩!」
  「看樣子,會有一番纏鬥!」
  「為了速戰速決,先下手為強,林信,用高能光!」
  林信先按下瞄準鈕,鎖住帶頭的一艘攻擊艇,等它更飛近時便用力按下發射鈕。只見屏幕又是一片閃光,耀得哈洛比與林信用手臂擋住雙眼。
  放下手臂時,發現另二艘攻擊艇已分別飛到左右側,從屏幕上看去,二艘攻擊艇全泛著淡藍光。
  「他們用起力場護罩了!」哈洛比說道,便也按下自己太空艙的力場護罩鈕,以防萬一:「先下手為強。我用干擾波。」哈洛比按下干擾波鈕,只見二條淡紫色光分向左右側攻擊艇射去,一會兒,淡紫色光便包住藍光。
  「不對,藍光應該消逝才對,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哈洛比驚訝地說道。
  「怪,不會失靈才對呀!」
  數秒鐘過去,二艘攻擊挺已飛向船尾,艇身的藍光仍在,干擾波已無法鎖住攻擊艇。
  哈洛比有點緊張:「難道第九銀河聯盟已發展出不受干擾的力場?要是如此,可就宇宙無敵了。」
  林信說:「用小導彈試試看。」
  「也好,姑且試一下,反正才二枚。」哈洛比於是瞄準二艘攻擊艇,鎖住航向,順手按下小導彈發射鈕,剎那間小導彈分別射出,奔向攻擊艇。
  不到二秒鐘,左右畫面各自綻放出燦爛的火花,又是一陣閃光後,煙消塵散,空寂宇宙又回復往昔的平靜。
  「怪啦,小導彈能射中有力場防護罩的太空船,干擾波反而沒作用,怎麼回事?真是怪事。」
  林信道:「有違反宇宙常理。」
  「其中必有原因!」哈洛比不住地來回走著,「檢查航向。」
  林信查看航向儀數字,說道:「航向一點也沒受影響。」
  「檢查電能餘量。」
  「還有百分之八十五。」
  哈洛比坐回椅子,雙手捧著頭,狐疑地說:「公爵事前知道七、八、九銀河聯盟會向我們打劫,不是很奇怪嗎?再加上違反常理的力場護罩,第八銀河聯盟離奇消逝的四艘打劫船,這些不是有蹊蹺嗎?」
  「說的也是,我也相當納悶。」林信應道。
  「更何況,我們絲毫未損。」
  「算了,別想了。」
  「難道說我們的太空船優良無比?」哈洛比實在不相信這三次打劫都順利地化解,太空船著絲毫未損。
  「老哈的東西,誰敢碰嘛!」林信揶揄地說道。
  「一定有原因,一定有原因。」
  「算了,算了,已經到第十銀河聯盟邊界了,我們的任務總算能達成。等交了貨,我要回去了。」

  一天後,「銀箭號」在第十銀河聯盟太空廣場緩緩著陸時,總督已派人在現場迎接,專車載他們到總督府。
  步入總督官邸大廳,便瞧見千里迢迢運送的鐵箱已置放在地上。總督笑容可掬地走進來,洪亮的聲音揚起:「做的好,做的好,不愧是第一流的宇宙特使。沿途沒有意外吧!」
  「遇到三次打劫,都輕易地化解了。」哈洛比回答道。
  「戰鬥不激烈吧!」
  「還好,不過,我覺得有點不對勁。」哈洛比停了一下,又道:「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我說不上來。」
  總督開懷大笑,道:「不愧是哈洛比,讓我來告訴你,這是高更公爵的主意,他要試驗你們。」
  「為什麼?」林信不解地問。
  「那三次打劫也是安排的,不是真的太空快艇,否則不是白白浪費掉了?那些都是模型,遙控模型,做的跟真的一樣大。」
  「為什麼第八銀河的五艘,只射中帶頭的一艘,其餘就不見了?」林信反問。
  「事實上只有一艘而已。」總督說道:「中間那艘是模型,其餘四艘是全像幻影,所以射中中間那艘,其餘四個幻影也消失了。」
  哈洛比又問道:「第九銀河聯盟的力場護罩要怎麼解釋?模型是不會有此種配備的。」
  「哈,哈,哈,那太簡單了,在模型艇內裝上藍色燈光,艇身是半透明的,在外面看來,就像力場一樣。」
  「難怪干擾波不發生效果。」林信點點頭道:「所以小導彈才能擊毀它們。」
  哈洛比興奮地說道:「對了,我想起來了,我始終覺得不對勁的地方也可解釋了,從頭到尾,這些打劫的太空船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也沒發射過一粒子彈。」
  總督大笑道:「好,好,想通了吧。」
  三天以後,總督交給他們一項生意:「這一趟去第一銀河聯盟,把這銅箱帶去,交還給公爵,費用仍和上次的一樣。」
  哈洛比問道:「仍舊出這麼高的價錢?」
  「是的,別小看銅箱,它也很值錢的。」總督停了一下,問道:「你們聽過『約櫃』的故事嗎?」
  「聽過。」
  「那是相當古老的一件事了,七千年來,約櫃的傳聞令得許多人辯論過,這個,在你們跟前的,就是古老的約櫃!」
  「什麼?」哈洛比和林信不約而同地,眼睛瞪著這個不起眼且袘k斑斑的銅箱,不自覺地伸出手,輕輕摸著。
  「它就是約櫃。」總督點點頭,又道:「先哲摩西的十誡,就放在堶情C」
  總督輕輕地打開約櫃的蓋子,哈洛比和林信伸長脖子往堶掄@。只見櫃子娷\看一塊黝黑斑駁的石版,刻著十行古字,標題是「十誡」。
  哈洛比問道:「為什麼,約櫃和十誡都在這堙H」
  總督輕輕閤上蓋子,緩緩說道:「一個銀河有一個約櫃和一片十誡,它象徵M人類由獸性進入人性的里程碑。七千年前,宇宙特使從第一銀河聯盟送來這兩件禮物,使第十銀河聯盟邁向人性領域,七千年了,漫長的時光終於把人類帶向純理性的領域,所以,我們要繳回約櫃和十誡,換回『宇宙大同篇』,它象徵人類由人性進入理性的里程碑。」
  「原來如此。」林信低聲說道。
  總督雙手分別按在哈洛比和林信的肩上,慈祥地說道:「所以,你們很重要,現在起,你們不是宇宙貨商,也不是宇宙保鑣,而是本銀河系的特使,將約櫃和十誡運回第一銀河聯盟!」
  在「銀箭號」上,林信向哈洛比說:「老哈,這趟回程不會有任何打劫了,我不和你同行了。」
 「好吧,老友,我送你到星站去,真多謝你了。」

【本篇完】【回本書目錄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科幻時空】【呂應鐘首頁

本網站由「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