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龍星傳人:呂應鐘科幻小說集》

 

10. 星 劍 天 涯

  晨曦穿過如林的蓬蒿,灑落在一堵倒塌了的宮牆上。
  一個衣衫襤褸的乞兒,被煦和的陽光曬醒,他靠著斷垣坐起來,揉揉惺忪的睡眼。一群麻雀吵雜著互相飛逐,飛入斷垣的一道牆縫中。乞兒被麻雀的喧囂喚住,他機敏的走過去。那道縫太小,手伸不進去,他用力從牆洞周圍扳下一塊磚來。受驚的麻雀從洞中一湧而出,乞兒嚇了一跳,他一隻鳥也沒捉到,那群麻雀全飛走了。
  他失望的瞧瞧牆洞,驀然間,原本無精打采的神情,被一股驚喜替代了。他使勁地又扳下兩塊磚來,從洞中取出一只長形木匣。他坐下來,懷看無限的狂喜與企盼,打開木匣。可是當木匣啟開後,他失望了。木匣中擺著一把形狀怪異的古劍,不是企盼中的珠寶。無奈地合上匣蓋,提起乞籃,站了起來,看看地上的打狗棒,蹲下身子,取出古劍,栓在打狗棒上。踏著積雪,在荒僻的山道上走著。
  細雪紛飛,呼吸間,噴出的熱氣凝成一縷縷白氣。踩上官道,望見前方不遠處,有個黑衣老者,騎著一匹黑馬,躑躅而行。行至跟前,黑衣老者突然調轉馬頭,橫於路中,冷冷的說道:「朋友,把打狗棒上的那口劍給我看看!」乞兒不知所措的楞住了。
  後面走來一位腰懸長劍的大個子,冷笑一聲,道:「長輩欺負一個要飯的,不嫌有失身份?」老者望了大個子一眼,不屑地道:「你知道老夫是誰?」
  「塞外神龍張奇。」
  「既然知我名號,為何不走遠一點!」
  「讓我走不難!」大個子拔出劍來。
  塞外神龍一聲冷笑,從坐騎上解下飛龍爪,冷笑著,揮動帶鏈鎖的飛龍爪,逼向大個子。飛龍爪夾著呼嘯的破空聲,纏住大個子的長劍,二人借勢錯身而過,各自擊出一掌。
  塞外神龍驚異地瞪大眼睛,鮮血從他嘴角汨汨流出。大個子以長劍柱地,竭力忍受著內臟重創的痛苦。
  乞兒被突來的事件嚇呆了,錯愕的楞在一旁,古劍掉在地上。
  塞外神龍咬著牙,迸出冷語:「你是誰?師承何人?」
  大個子抬起頭,望了望馬背上的塞外神龍,道:「怒難奉告。」塞外神龍迅速地抖出飛龍爪,抓起地上的那把古劍,插向馬背上的劍袋。大個子奮不顧身躍了過去,長劍指向塞外神龍胸口,塞外神龍以飛龍爪相迎,劍爪又纏在一起。大個子大喝一聲,張口噴出一口鮮血,左手探向塞外神龍雙眼,一翻指,扣出兩粒鮮血淋漓的眼珠。
  「呀!」悽厲的慘叫聲劃破長空,塞外神龍滿臉鮮血,在馬背上搖晃了幾下,痛苦的一拍馬背,黑馬在風雪中絕塵而去。
  乞兒眼見血案發生,驚嚇過度,朝反方向狂奔而去。大個子焦急地望著遠去的黑馬,終於支持不住,高大的身軀癱軟的倒在雪地上。乞兒在官道上狂奔,語無倫次的叫著:「殺人了、殺人了。」
  不知何時,官道上挺立著一位寬袍大袖的和尚,他手中禪杖一橫,大喝道:「站住!」乞兒驀然驚醒過來,茫然的望著和尚,面露驚懼之色。「你說什麼?告訴我!」乞兒戰戰兢兢的說道:「我……我……我拾了一把古……古劍……前一刻在路……路上遇到兩個人……為了此劍……打了起來……劍被搶走了。」
  「古劍是什麼樣子?」
  「我……我也不……不會說,看起來……很古怪……劍柄上好像刻……刻著『天狼星劍』。」
  「阿彌陀佛,『天狼星劍』,果然出現了。」和尚雙手合十,搖著頭,沉痛地喃喃自語。然後從懷堭ルX一個玉瓶,打開塞子,倒出兩顆丹藥,道;「把它吃下去!」乞兒害怕的向後退了幾步。和尚舉起禪杖威喝一聲:「吃下去!」乞兒被迫吞下丹藥。和尚收起禪杖,冷冷的對乞兒說道:「你馬上會忘記這一切事情,對你而言,是福不是禍。」
  轉過身子,望著乞兒奔來的方向,拔起身軀,倏然掠去。一柱香工夫,已經來到大個子倒臥的雪地。和尚摸摸大個子鼻息,搖搖頭,道:「阿彌陀佛!」抬起頭,望見雪地上的蹄印和血跡,心中一驚,遂循M血跡輕掠而去。
  在他遇見乞兒時,駝著塞外神龍的黑馬已奔入一個四面環山的村落。幾隻牧羊犬從小巷媗D出,攔路狂吠,黑馬一驚,前褪直立,馬背上的塞外神龍被摔在雪地上。狗吠聲驚動了幾戶獵戶。塞外神龍被抬入深通醫道的王莊主家中,他替老者按了按脈,神色異常凝重。
  王莊主嘆了口氣,對身邊的帳房道:「去鎮上買口棺木,我們不能看著外鄉人埋骨荒山。」
  帳房點頭稱是,順口問道:「他生了什麼病。雙眼為何挖出?」
  「他受了重創,臟俯已經碎了,想必是江湖恩怨吧。」

  當晚,仍是細雪紛飛。墳場為積雪所蓋,成了一片銀色世界,只有一座新墳還露著一杯新土。兩個身穿羊皮的漢子,踏著碎瓊亂玉走來,毫不費力的就找到新墳。兩人熟練的掘開墓穴,拖出棺材。棺材啟開後,他們企盼的搜尋陪葬物,結果他們失望了,棺中除了一把古劍,其他一無所有。
  「白跑了。」身材較高的盜墓者懊喪地道。
  較矮的一個恨恨的吐了一口唾沫道:「認了,賭局的掌櫃明天就要找我們還債,這口劍形狀怪異,頗似古董,去換幾文錢消消氣吧。」
  高個子站起來,道:「到那邊換?又是十里鋪的古董店?你忘了,去年咱拿一串生蛌漕蹇當古錢賣給他,他就是不買帳。」
  「要是再不買帳,我們就前後帳一起算。」矮個子抓起古劍,手一揮,兩人快步奔離。
  不多久,王莊主帶著手執禪杖的和尚,快步踏雪而來。只瞧見掀開的棺木已進了一些細雪,古劍不見了。和尚雙目微閉道:「阿彌陀佛。」

  十里鋪。風雪中,街巷上空寂無聲。一個身穿白袍,腰紮黑帶的書生,冒著風雪,孤單地走在石板路上。晨曦拉長他的身影。在高聳的牌坊底下,一塊褪了色的藍布市招吸引住他。
  他快步過去,揭開一道厚重棉布簾子,進入店鋪。這是一家規模不大的古董店,店主殷勤的迎出來。書生若有所思的劉覽貨架上的古物,眼角掃到一把古劍,走到劍前,暗吸一口氣,心想應該是這一把劍。
  「掌櫃的,這把劍多少錢?」
  「十兩。」店主拿起古劍,奉給書生。書生仔細的端詳著,按住內心極度歡愉,輕輕的點點頭,付了銀錢,冒著風雪又踏上石板路。劍鞘上鐫刻的四個字證明這把劍沒錯,那是當時武林中人夢寐以求的四個字「天狼星劍」。
  踏進店棧,店小二忙著迎上來,笑嘻嘻的道:「藍公子,您回來了,房間的土坑炭火已燃,先歇會兒,我給您捎個酒菜來。」
  「不用了,等我要時再通知你。」藍慕白大步走回內院客房,沒注意到店內靠牆角的桌子,有位身著玄裝,腰間束紅色綢帶的漢子正注視他手中的古劍。
  天狼星劍是一把怪異的古劍,相傳是西周穆天子駕八駿西征犬戎時,一位異人所授。藍慕白望著出鞘的天狼星劍,藍光閃閃的劍背上,刻著密密麻麻的格子,格子上散布著井然有秩的小點,點與點間標示八卦卦文。藍藍的劍芒把藍慕白的臉映得發青,他知道,這把劍上刻的是使用此劍的秘譜,當時武林中人認為只要參悟秘譜,就可天下無敵。
  當年,穆天子的墳墓被撬開,天狼星劍落入江湖,歷經改朝換代,輾轉相傳,時而出現,時而失蹤,沒有人知曉天狼星劍下一時辰會落入何人之手。更沒想到歷經二千七百多年,竟會出現在古董店中。
  事實上,藍慕白就是林信,他從二十三世紀來到此時,目的無他,就是要尋回這把激光劍,加以研究,深思中竟沒聽到極輕微的腳步聲來到門口。玄裝漢子迅速撥開房門,閃躍進來。
  「什麼人?」藍慕白大喝一聲,抓起古劍,閃身在桌後。
  「來要劍的!」玄裝漢子噹的一聲,抽出身佩的長劍,低沉地喝道:「我要你手中那把劍!」玄裝漢子冷冷一笑,挺劍向藍慕白逼近。突然一聲清叱,長劍幻起朵朵劍花,向藍慕白罩下。
  藍慕白借勢一退,古劍揮起,擋住了來勢。左腿疾向漢子踼去。漢子雙腿離地一蹤,躲過籃慕白的左腿,身劍合一,向藍慕白飛削過來。藍慕白身子一低,讓過了對方的一劍。
  藍慕白舉起古劍,揉身向漢子撲去,一時刀光劍影,電光石火間,兩人已各出了五招。接著兩人暴喝一聲,疾退數步。「你是誰?」藍慕白喝道。
  「長安一霸凌又風!」玄衣漢子一提氣,劍虹急如閃電,又急速向藍慕白罩下。藍慕白側身一閃,跳出房門,為了不驚動住店旅客,遂躍上屋頂,朝屋後樹林奔去。玄衣漢子緊追不捨,也來到樹林。
  藍慕白回身舉劍一擋,道:「長安一霸,你我無冤無仇,何至如此?」
  玄衣漢子充耳不聞,長劍又如電光石火捲出,藍慕白身形一旋,劍鋒疾向玄衣漢子肩頭刺去。兩人一搭上手,立刻分開疾退數尺。
  長安一霸執劍的手緩緩垂下,鮮血順著手臂,汨汨滴落。「你師父是誰?」長安一霸驚訝的問。
  「恕難奉告。」藍慕白語調剛毅,又舉起古劍。

【下接:第二頁】(共二頁)

回本書目錄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科幻時空】【呂應鐘首頁

本網站由「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