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龍星傳人:呂應鐘科幻小說集》

台灣飛碟研究教父

7. 主 宰

  在美洲區時光巡邏隊交誼廳堙A林信和智利籍時光巡邏員雷納多歐希金悠閒地喝著飲料。
  「雷納多,我想利用三天的時間到貴國古代科技文明研究所看看龍格龍格文。」林信開口道。
  雷納多點點頭:「沒問題,研究所所長艾爾葛里柯是我的指導教授,等一會兒我打個電話給他,葛里柯所長不僅精通我國的古代文明,而且還會七種語言哩。」
  林信問道:「艾爾葛里柯?他不是前年到過時光飛航中心嗎?我聽過他演講,精彩極了。」
  「沒錯,就是他。你們見過了?」雷納多問道。
  「這麼一位博學之士,能不見嗎?」林信笑著反問。

  在智利古代科技文明研究所所長室堙A葛里柯所長和林信、雷納多高興地交談M。「林隊長,我已通知本所檔案和資料部門,您要什麼資料,儘管開口,他們會熱誠地協助您。」
  林信連忙謝道:「怎麼好勞師動眾呢。所長您太客氣了,真不敢當。」
  「哈,哈,哈,」所長開懷笑著說:「其實,我研究遠古文字之後,認為甲骨文、印度河谷文字、龍格龍格文以及馬雅文等文字,都發源於同一支,對於中國古文明,我也研究了很久,所以見到您,好像看到自己人,而且,雷納多是我的學生,大家都是自己人,怎能不高興呢?」
  雷納多也笑著說:「我們所長最豪爽了,我在他這兒不僅在學識上有成,而且,做人處事方面,也給我啟示不少哩!」
  所長站起來,走到資料櫃,取出一本綜合報告:「為了實地研究,我曾利用時光機三度回到九千年、一萬年、九千五百年前,看看復活節島的龍格龍格文,結果三次都沒成功。」
  「怎麼會?」林信不相信地問道。
  「就是呀,你可以問問雷納多,第一次是他和我一起去的,你可以問他發生什麼事。」
  雷納多接著說道:「那一次我們將時軸定在九千年前,估計復活節島應該出現了,結果,時光機是回去了,可是我們卻無法使它停下來,好像有某種力量在干擾時光機,我和所長在時光機媟Q盡辦法,也沒成功,只好折回來。」
  所長接口說道:「第二次是一萬年前,這一次停住了,沒錯,時光機停住了,但是,島上荒蕪一片,什麼也沒有。」
  「第三次定在九千五百年前,也受到干擾而折回。」
  林信充滿好奇:「這麼說,島上的神秘是在九千年到一萬年之間被放上去的。只是,問題是:什麼人放的?」
  所長說:「我的研究心得認為龍格龍格文和甲骨文都是脫胎於同一種象形文字,我可大膽地說,這個象形文字是宇宙共通的文字。」
  林信覺得很有趣,偏著頭,笑笑說道:「這和我的看法一樣。我一向認為地球上的文明是某種更高文明的『人』創造的,他們來自宇宙某處,只是,我們還不知道『他』在那堙H」
  雷納多點點頭:「這一點很可信,我在資料室中曾看到許多古代文字同形同音的研究論文集,譬如中文的『河』與馬雅文字的『河』同音,『你』『我』也同音,巴比倫的『金星』發音是Dil Bad,和中文的『太白』同音,家庭的『家』的古音和巴比倫的Ga相同,例子太多了,所以我早就有和諸位相同的看法。」
  「因此,」所長說道:「關鍵就在於什麼人在九千五百年前創造了地球上的古文明?」
  「所長,我和雷納多要親自回到九千七百年前,儘管我們知道可能受干擾而折回,但還是要去的,而且,我們已想好一個奇特的方法,要試試看。」林信說道。
  「什麼方法?」
  「暫時保密,」雷納多說道:「希望有點收穫。」

  第二天,林信和雷納多就利用研究所的小型時光機進行他們的探秘行動。揮別研究所許多觀看的人員,林信按下啟動鈕,只見光芒一閃,輕微震動。他們在實驗室中消失了。
  時軸定在九千七百年。林信和雷納多看著時光機內的計時儀指針,慢慢地逼近終點,心堿J緊張又興奮。
  雖然在一分鐘內就到了九千七百年前的復活節島,可能他們覺得好像經過了一小時,這是時間延伸效應產生的感覺。
  到了九千七百年前的復活節島,林信發覺時光機逐漸不受控制,好像有股力量在操縱它。他知道,這就是所長說過的現象。
  「雷納多,時侯到了,快準備。」林信催促著。
  「好。不過你要小心。」
  雷納多叮嚀著。右手將時光機的方位轉換儀控制住,左手朝「開門」的按鈕按下去。時光機的艙門一打開,林信就跳出去。這時他已穿好飛行衣,一出艙門就按下胸前的控制盤,整個人像紙鳶般地飛翔在復活節島上空,慢慢降落。
  突然,看到時光機快速墜向南太平洋,心媟t叫「糟了」,卻又發現時光機浮了上來,亮光一閃,在海面消失了。
  「糟,他回到二十三世紀了,怎麼辦?」林信突然失去朋友,在這荒漠地球上只有他一個人,而且,沒有時光機,根本回不了二十三世紀,林信心堳傮W。
  就在這時候,他感到一陣熱,四周也暗了下來。此時的林信仍然飄浮在空中,像直升機般停住了。四周愈來愈暗,終至伸手不見五指,林信不禁自言自語:「怎麼回事?現在是白天呀!怎麼都暗下來。」
  正說著,眼睛不經意地看了一下手錶,奇怪的事情使他大吃一驚。「啊,時間緩慢了,怎麼回事?」
  原來林信的手錶有時、分、秒、百秒的數字顯示,平常「百秒」這一格的數字是快速跳動著,他記得出發的時刻是上午十時五分卅秒,現在一個多鐘頭過去,是十一時十三分沒錯,可是「百秒」這一格的數字愈變愈慢,而且「秒」數已停住了,停在「五十七」秒,看情形,現在的時刻是十一時十三分五十七秒過百分之二十六秒。
  就在「百秒」停在「三十」的數字時,林信看到前方有個光點出現,愈來愈近,愈來愈大,愈來愈亮。這時的林信完全飄浮在空無之中,好像太空人飄浮在無重力的太空中一樣,分不清方向。只看到前方亮光變成一個圓盤形,停住了,停在前方約四十公尺之處。雖然那個圓盤很亮,可是林信看不到四周的景物,在這時候,好像整個宇宙中只有亮圓盤和林信兩件東西。
  不知什麼地方傳來一個雄偉仁慈的聲音:「沒有人能闖入這個領域,這是超地球的領域,你們地球人目前還沒資格進來,要等到一萬二千年後,才有希望。你很聰明,為了讓你滿意回去,我告訴你一些你想知道的事。
  「宇宙文明各處都有,地球只不過是其中一個試驗場,象形文字是宇宙共通的文字,中國古語是宇宙共通的語言,八卦是宇宙基本數學程式。
  「地球上被安放了許多資料轉播站,最常見的是埃及金字塔,再就是復活節島巨石像。這些都不容地球人入侵,它們有一天都會消失的,那時就是它們任務完成的時候。
  「好了,回去吧!」
  那個聲音一說完,林信便感到一陣昏眩,不省人事。

  在智利古代科技文明研究所時光機實驗室內,雷納多和時光機濕淋淋的突然出現,嚇了大家一跳。
  「發生什麼事?」葛里柯連忙趕了過來,「林隊長他人呢?」
  雷納多沮喪地說:「時光機掉在海堙A我只有使它變回來。林隊長,在時光機掉海之前跳出去,不如下落了。」
  「什麼?」所長大為緊張,「他怎麼會跳出去的?這,你們是要幹什麼……」
  正說著,林信突然出現在時光機旁,身上還穿看飛行衣,好像很累似地喘著氣。
  「回來了。」大夥兒一看到林信,都鬆了口氣。
  「林隊長,你是怎麼回來的?」所長大惑不解,沒有時光機,不可能自個兒從九千七百年前回來的。
  「我,」林信看看大家:「雷納多回來了吧!我進入一個無法形容的空間,聽到有聲音對我談話,但我不知道對方是誰,然後就把我弄回來了。」
  葛里柯所長聽不懂,再問道:「什麼空間、聲音?你沒事吧?」所長摸摸林信的額頭。
  「所長,先給我一杯水,我休息一會兒,再詳細給大家說明。喔,對了,我的出現與雷納多的出現相隔多久?」林信想到手錶停住的現象,覺得不可思議,便問所長。
  「差不多只相隔半分鐘,我們只說了幾句話,你就回來了。有什麼不對嗎?」
  「我也不知道,但我感覺好像過了一段很長時間,因為時光機掉入海中到消失之後所經歷的一切,估計應該有半小時以上才對,而且,當時我也注意到時間停住了。喔,看我的手錶,它已不走了,換句話說,我是進入時間延續的境界,也就是四維時空的境界,在那兒,一切都不可思議。」
  「先休息休息,」雷納多說著:「我已知道你的經歷了,那是超時空的神境,對不對?」
  「你怎麼知道?也經歷過?」林信大感意外。
  「不,沒有經歷過,」雷納多笑著說:「只在龍格龍格文上讀過『時空之境,唯神掌握。』」
  林信笑著點點頭,拍拍雷納多的肩膀,併肩走向休憩室。

回本書目錄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科幻時空】【呂應鐘首頁

本網站由「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