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龍星傳人:呂應鐘科幻小說集》

台灣飛碟研究教父

6. 巨 神

  林信踏進中心主任辦公室,陳剛明主任就開口:「林隊長,準備到美洲區去一趟。」
  「發生什麼事?」
  「約翰霍浦金斯隊長剛用電傳報告,說智利海軍在復活節島附近演習時,發現復活節島的磁場有增強趨勢,不僅嚴重干擾電訊設備,而且,根據美洲中心調查,復活節島會在七天後消失。」
  林信大吃一驚:「復活節島會消失?」
  陳主任默默不語,走到懸掛的世界大地圖之前。林信跟了上去,站在旁邊。
  「這就是復活節島,」陳主任指著南太平洋中的一個小島:「屬智利領土,距智利西岸有三千七百多公里,全島只有二十四公里長,十六公里寬,沒有大樹,也沒有河流,現居民只有一千多人。」
  陳主任轉過頭來,對林信說道:「快到美洲區時光巡邏隊,與霍浦金斯隊長會合,他會告訴你詳情。」
  美國休士頓在二十世紀時是舉世聞名的太空中心,現在經過二個多世紀,已成為時光飛航重鎮,負責南北美洲的時光巡邏任務。
  林信在美洲區時光巡邏隊的粒子電傳室中顯形後,霍浦金斯隊長與數位人員就快步走了過來。林信認得其中五位,除隊長外,分別是副隊長艾倫嘉柏,加拿大籍時光巡邏員彼得哈里斯,情報組組長法蘭克哈定,美國籍巡邏隊員喬治亞當斯。林信一看到他們,就先笑著打招呼:「嗨,大家好!」
  「林隊長,您好,好久不見了。」霍浦金斯隊長高興的握著林信的手,接著說道:「這幾位是美國和智利籍巡邏隊員,你們還沒見過吧?」
  「大家好!」林信又打了個招呼。
  霍浦金斯隊長笑著說:「先到簡報室來,大家討論討論。」
  簡報室已備好點心和飲料。大家坐定後,霍浦金斯隊長就開口:「智利海軍部於十天前的演習時,發現了這樁不尋常的現象,我們馬上派出五位巡邏員去探查,經過九天的測量,畫出了這張曲線圖。」
  霍浦金斯隊長按了一下桌上按鈕,正面牆上的屏幕顯示出一幅以正比增加的曲線圖。霍浦金斯隊長接著又說:「由這條曲線的磁場增強速率來看,七天後,復活節島的磁場會達臨界,換句話說,復活節島會因磁場太強而從地球上消失掉。」
  情報組組長法蘭克哈定接著說:「磁場與物質的關係早在一九七○年代就被證實了。美國海軍的『費城實驗』就證明磁場增強會使物質消失,這是因為磁場使構成物質的分子振動頻率加速,使它放出的能量超過可見光的範圍,因此我們的肉眼看不到它了。」
  「事實上,」副隊長艾倫嘉柏說:「這物質並沒消失,它只是從我們的三維空間進入四維空間,以另一種能量形態存在於宇宙中。」
  霍浦金斯隊長說道:「復活節島被列為世界奇景之一,是因為島上羅列著九百多尊七、八公尺高,重達四、五十噸的巨石像,這些巨石像的來源到今天還是未知,島上還有幾個神秘地方,就是龍格龍格文字、鳥人的雕刻與傳說,以及全島平時的磁場就比地球上其他地方都強。」
  「在它消失之前,我們應先撤離居民。」林信說道。
  「是的,居民已全部撤回智利本土。」霍浦金斯隊長點點頭。
  「有沒有辦法使它不消失?」林信看著大家。
  「有是有,但太艱鉅,也太危險,」副隊長接口道:「用人為力量製造反磁場,抵消復活節島的增強磁場。可是,復活節島消失前的磁場強度有地球天然磁場的七十倍,時光磁流機恐怕無法負荷。而且,怕機器失效後,附近工作人員感染到強大磁場而變成半透明人。」
  「這……」林信沉思了會兒,然後開口:「若成了半透明人,就要好幾年時間才能恢復正常,的確不能貿然行事。喔,對了,這幾位智利籍時光巡邏員,你們有沒有什麼看法?」
  其中一位先開口:「我叫雷納多歐希金。以個人研究智利古代文明的心得,認為應該讓它自然消失掉,不要騷擾復活節島。」
  「為什麼?」林信大惑不解。
  霍浦金斯隊長插嘴道:「雷納多以前是智利大學物理系講師,在時光轉換的研究上相當出名,而且也是智利古代科技文明研究所的研究員。」
  雷納多解釋道:「先不要笑我這個學科學的人迷信。根據古文明研究所對復活節島文字、石像、鳥人傳說的研究,得到一個結論:復活節島的壽命有一萬年,屆滿時就自然消失,現在正是時侯了。」
  「我還是不懂。」林信搖搖頭。
  「以後有時間再詳細為你解說。」雷納多轉向霍浦金斯,說道:「隊長,希望您能採納我的建議。」
  霍浦金斯隊長皺皺眉,看看雷納多,又看看林信。
  林信感到奇怪,連忙問道:「什麼建議?」
  隊長說:「雷納多要我們不要理會復活節島消失的事。」
  「但是,」副隊長艾倫嘉柏接口道:「我們已決定請你一起來調查。我們希望分三方面進行,第一是讓調查隊繼續測量磁場變化;第二是遷移五尊最靠海邊的巨石像,供日後研究;第三是將彫刻有鳥人和龍格龍格文字的石版取下保存。當然,智利海軍部已答應全力支援。」
  「這些工作要在七天內完成?」林信問道。
  「七天?」情報小組組長法蘭克哈定搖搖頭:「太久了。只能在四天內完成,因為第五天以後,磁場強得人體會受不了,大家只能在特護船上用望遠鏡觀看復活節島的變化。所以,全體工作人員要以四小時輪班制,日夜不停地工作。」
  「然後,看著它消失!」林信接口道:「隊長打算不理會雷納多的建議?」
  霍浦金斯隊長點點頭:「為了科學研究!」
  「巨石像是不可移動的!」雷納多插嘴道:「智利人民都知道這一點,而且深信不移,因為歷史告訴我們,在一百五十年前,曾發生過企圖移動巨石像而死亡的事故。」
  原本不語的其他三位智利時光巡邏員此時也異口同聲說道:「沒有錯。」
  林信看看他們,問道:「你們都有相同看法?」
  「不只是我們,全智利人民都為此行動感到不安,政府正左右為難,不知如何是好,所以求教於時光飛航中心。」雷納多回答著。
  另一位巡邏員說道:「鳥人和龍格龍格文也不用取下,因為智利古代科技文明研究所早有了拓印本。」
   林信看看隊長,說道:「真難辦。」
  「可不是。但總要嘗試,保存古蹟的意義很重大,平白讓它消失,未免太可惜,當然,雷納多的建議必有道理,只是……唉!」隊長說不下去,嘆口氣,看看大家。
  眾人都沉默不語。

  第二天,林信、副隊長、情報組組長、美洲區隊員、雷納多、和另五位巡邏員來到智利國防部,會同國防部有關單位人員派出的十名測量員,組成勘查隊,搭乘運輸機來到復活節島。
  一行二十人站在四個人高的巨石像之下,顯得相當渺小。
  四位智利測量員拿出探測設備,走到一尊巨石像之前進行磁場測量。忽然,其中一位大聲說道:「請大家過來看,這尊石像的磁場相當怪異。」
  大家立刻走過去,發現巨石像周圍的磁力線不再成同心圓向外擴散,而是在巨石像正前方五公尺內形成箭矢狀,指向正東方。
  「不應該如此,」情報小組組長法蘭克哈定說:「莫非巨石像媕Y有增磁設備,如果這樣,那巨石像……。」還沒說完,轉向雷納多問道:「你知不知道巨石像的內部構造?」
  雷納多搖搖頭:「不知道,古文明研究所曾用X光、超音波、紅外線等來探測它的內部,每次都受到莫名的電波干擾。所以迄今,我們仍不知道它的內部構造。」
  法蘭克哈定說:「果真如此,它就存在有某種意義,某種我們未明瞭的意義,可見它不是原始土著隨意彫出來的。」
  林信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說道:「島上的龍格龍格文在那堙H」
  「就在山上台地。」雷納多回答。
  「去看看吧!」林信看看大家。

  副隊長和智利國防部領隊商量之後,決定分兩組勘查,智利方面人員留在海邊繼續探測磁場;時光巡邏人員到山上去探查龍格龍格文和鳥人雕刻。
  約莫走了十分鐘,他們才來到台地,曾研究過我國甲骨文的林信一看到龍格龍格文石彫,不禁叫道:「太像了,簡直和甲骨文同出一支。」
  「是的,」雷納多說道:「龍格龍格文已被翻譯出來,其中一段提到『海那邊的大地有兄弟』,彫刻此文的年代,大約是九千八百年前,那時只有中美洲馬雅文明、印度河谷文明和貴國的黃河文明……」
  話還沒說完,聽到海邊傳來淒厲慘叫聲,接著看到一道光芒射向天空。大夥嚇了一跳,趕忙跑下台地,望向海邊,原先十名智利人員只剩七名,而巨石像也少了一尊。
  大夥跑下來,連忙問道:「發生什麼事?」
  智利領隊還在發抖,驚恐地說道:「我們也不知道。」
  「其他三人和巨石像呢?」副隊長急著問道。
  「消失了!」
  「什麼?消失了!」大夥不敢置信。
  一位智利測量員說:「你們上山後,我們繼續展開工作,發現每一尊巨石像都發出箭矢狀磁場,而且指向同一方位。我們覺得奇怪,當來到第五尊石像前,一位隊員發現石像底部透出微光,正在猶疑之時,另一位隊員拿出小型偵檢筆來測量。不知怎麼回事,巨石像突然產生極高電壓,通體變紅,他們三人閃避不及,在剎那間就……就化為烏有。而且,巨石像也化成一道光芒消失了。」
  「我們七人幸好站得遠,跑得快,否則也化為烏有了。」另一位接著說道。
  大夥不如該說什麼,只有默默收拾一切,走回運輸機。

  霍浦金斯隊長在看到他們回來,很高興地問道:「情況如何?」
  副隊長聳聳肩,說道:「不好,發生意外了。」
  聽完復活節島意外事件的報告後,霍浦金斯隊長一言不發,過了一會兒才問林信:「依你看,是不是該報告中心,暫停一切計畫?」
  林信不正面回答地說道:「難道巨石像隱藏有宇宙某種神力?它要存在於地球一萬年,然後將一萬年來的記錄帶回四維空間?果真如此,我們能干預嗎?」
  雷納多恍然大悟地說道:「我想起來了,龍格龍格文中有一段提到『任務均同,返時各異』,以前我不知道它的真正含意,今天,總算明瞭了,它可能是指每尊石像的任務都相同,都是來記錄地球一萬年的歷史,而它們化為光芒返回宇宙的時間各有先後。」
  「嘿,對了,」另一位智利巡邏員接著說:「龍格龍格文最後四句話是『來自宇宙,歸於宇宙;自然法則,不可抗違』,不是道盡一切了嗎?」
  「來自宇宙,歸於宇宙;自然法則,不可抗違。」林信喃喃地說著,他想起中國一句成語「返璞歸真」,真就是真理,也就是指自然,人類不可違抗自然。而人來自泥土,終歸要回到泥土。世上萬物來自宇宙,最後也要返回宇宙。
  「隊長,」林信抬起頭說道:「不要再管復活節島的事了。來自宇宙,歸於宇宙,人力是不能扭轉自然法則的。無論科學多發達,在宇宙之前,人類仍要服輸的,不是嗎?」

回本書目錄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科幻時空】【呂應鐘首頁

本網站由「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