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龍星傳人:呂應鐘科幻小說集》

 

5. 世紀大爆炸

  北大畢業的張學庸,申請到時光飛航中心臺北分部做實驗,已快兩個月了。對一位大學畢業生而言,研究時光飛航是新奇刺激的事,可是剛開始他只有站在旁邊見習的份。
  張學庸領悟力很高,學習興趣也很濃。他的最大志向就是做一位時光巡邏員。不到兩個月就學完基本課程,第二階段起,就可在教授指導下學習操作了。
  除了研究時光理論,他最感興趣的是研讀歷史。上個禮拜才從圖書館借回一大本《孫中山先生傳》,使他一下班就沉迷在史書堙C
  生活在二十三世紀五十年代,張學庸實在無法想像孫中山先生革命時的艱辛,昨天大夥兒在休閒時,不如怎的,談到這一段歷史。林芳仁工程師說:「我父親是史學研究家,我從小就薰陶在歷史媕Y,真美,我國五千多年的歷史,精彩得像一部銀河史。」
  帶張學庸做實驗的副研究員陳明達接口說道:「可不是,像三國演義、大明奇俠傳、太平天國演義……等等,都是令人愛不釋手的書哩!」
  張學庸說:「以前在學校堙A都用學習機和記憶帶,實在不夠味,這次我借來《孫中山先生傳》,可以大大享受一番閱讀的樂趣了。」
  「我認為,四百一十七年前的鴉片戰爭,打開了清廷的雙眼,打破清廷的天朝觀念,才會有以後的民主時代。」林芳仁說道。
  「我倒是認為,」陳明達接口:「光緒十一年的中法戰爭,孫中山先生立下『推翻滿清,建立中華』的大志,才是中國的開端,這已是三百七十二年前的事了。」
  張學庸說:「談到偉大的革命家孫中山先生,我時常在想,他起義十次終於成功,他的毅力實在可佩。」又說:「其實他可以早日成功的。」
  「這怎麼講?」林芳仁問道。
  「像第五次革命,發生在 1907 年,也就是光緒 33 年,稱為『城之役』,曾大破清軍,但因彈藥未濟而退到越南;另一次,『鎮南關之役』已樹起青天白日旗,攻克鎮南、鎮中,附近游勇紛紛來歸,可惜又是缺彈藥而失敗。如果能助以一臂之力,不早就成功了?」
  陳明達問:「你是說……。」
  「當然我也知道歷史是不能改的。」張學庸說:「不過,如果我們能通過時光隧道,回到那時,施以援手,就可在不改變歷史的情況下,加速歷史的進展,也就是說幫助孫中山先生的革命!」
  「別開玩笑,老弟。」陳明達搖頭說:「我帶你做實驗,可不是教你胡思亂想的。走,做實驗去。」
  下班回到家,張學庸又抓起《孫中山先生傳》。
  「……光緒二十六年,公元一九○○年,六月二十一日,革命先行者孫中山先生決定由鄭士良率部在惠州起義,史堅如在廣州組織暗殺機關,以資策應,而選取台北為發號施令之所在。八月九日,孫先生抵達台北,由台灣志士陳秋菊協助,在新起町組織指揮所。……閏八月十五日,鄭士良率革命軍起於惠州三洲田,迭敗清軍,聲勢大振。沿海向東北進攻,迭克新安、大鵬、白沙等地,人數增至兩萬以上,計畫攻佔廈門,接受台灣武器支援……」
  張學庸嘆口氣:「唉!又是餉彈兩缺而失敗。」
  放下書本,踱到窗前,望著靜謐的夜色。
  「歷史是不能改的,歷史是不能改的!」他呢喃自語。
  一個星期過去了,張學庸變得沉默多了,因為他現在知道「歷史不能改,但可加速」的想法是可以做到的。
  這一天,他和陳明達在時光機器實驗室內,做「時空轉換」的實驗。雙眼瞪著儀表指針,看著它慢慢上升,此時轉換器上的鉛筆,已泛出淡淡綠光,張學庸知道鉛筆快消失了,消失在我們這個空間,而在另一維的空間出現。
  陳明達要張學庸記下鉛筆消失的力場強度,並告訴張學庸:「每種物體所需的力場能量不同,體積愈大或質量愈大,所需強度也愈強。體積、質量和力場強度三者成正比關係。」
  停了一下又說:「我十點要去開會,你不妨記錄這些數據,並畫成圖表,然後換個東西做實驗,此較兩者的差異。」說完轉身就走出實驗室。
  張學庸趕忙關上門,「這是個好機會。」他有點興奮,久藏心底的願望可以利用這個時刻來完成,趕忙關掉處理鉛筆轉換的力場,自已爬進時光機器的操縱座,蓋上纖維玻璃護罩。
  張學庸將時光轉區定在 1908 年 6 月 30 日。因為他知道孫先生在領導第七次欽廉之役,和第八次河口之役後,返回越南河內,卻遭法國政府所迫,在五月離開越南,轉往新加坡。現在,孫先生和一些革命志士在新加坡,張學庸認為這個時候比較恰當。
  想到數分鐘後就可和孫中山先生見面,張學庸又緊張又高興。繫好安全帶,檢查完畢,正要伸手朝「動力啟動」的紅色按鈕按下去。
  就在這時候,林芳仁走了進來,看到張學庸在時光機器內,連忙大叫:「張學庸,你在幹什麼?」
  張學庸看看他,有些遲疑,眼睛一閉,手指用力按下去。剎時綠光一閃,張學庸和時光機器一齊消失了。
  林芳仁大吃一驚,跌跌撞撞奔到控制間,拉出緊急麥克風大叫:「時光機器實驗室出事了,時光機器實驗室出事了。」
  接著研究所警鈴大作,安全人員首先奔了過來。
  「發生什麼事了?」其中一位問道。
  「糟了!」林芳仁回答:「張學庸操縱時光機器消失了。」
  正在開會的呂所長和各部門的主任都趕來,陳明達也在其中。林芳仁急忙向他們報告眼見的事情。
  「完了,完了。」呂所長搖搖頭說:「這艘時光機器為了供實驗用,將全功率部份拆除,使它無法達到全功率。如果張學庸不小心,會產生反物質效應,使整個機器化為巨大能量而爆炸,威力相當於三千萬噸黃色炸藥。完了,這小子!」
  林芳仁問道:「他要去那個時光區?」
  陳明達頓悟地猛叫:「對了,他一定是去協助孫中山先生領導革命。完了,這小子,如果時光機器在那時不慎爆炸,真是敗事有餘。」
  「沒辦法,只有讓他去了。」呂所長走到儀表板,打開示波儀,只見一個小光點正快速移向 1908 年的時軸。「沒錯,他是去參加『革命』了。」
  這個時候,張學庸已出現在 1908 年 6 月 30 日。右手握緊功率桿,慢慢往前推,他打算選在清晨五時降落在新加坡南方海邊。
  緊張加上興奮,不自覺將功率桿推到全功率處。轟的一聲,時光機器擺動起來,朝高空飛去,從新加坡上空掠過,直往北方飛去。
  張學庸嚇了一跳,趕忙按下緊急控制鈕,他不知道在全功率運轉下,這部機器是無法操縱的。眼見時光機器開始泛著黃光,像顆彗星急速朝北飛去,心兒又慌又急,不知所措。
  此時,時光機器已飛過成都上空,不多久飛掠河套,越過呼和浩特,看到底下的貝加爾湖。時光機器完全失去控制,張學庸在媕Y驚叫了起來。
  就在西伯利亞北方,靠近北極海的東卡斯的塔卡森林上空,時光機器產生反物質效應,晴天霹靂,轟然一聲,三千萬噸黃色炸藥的威力,產生有史以來最大的爆炸。
  另一方面,在呂所長這邊,在 1908 年時軸上滑行的小亮點閃了一下,然後消失了。「爆炸了,不知在什麼地方發生爆炸,希望不是人口密集的地區。」呂所長直搖頭:「相當於人類第一顆原子彈威力的二千倍。這小子,真要把世界毀了。」
  大家靜默哀嘆不語。
  在巨爆發生地點,千百萬株樹木被震波連根拔起,遠在八百里外的卡斯克村也聽到巨響。震波傳遍全世界,連英國倫敦也測到強烈地震。
  清廷負責天象紀錄的欽天監,記下這麼一則發現:「光緒三十四年六用三十日卯時,天空有聲如嘯,一星亮如月,出南方,倏北移,各地可見。」又記有:「……卯時,有強震,欽定地動儀龍口明珠散落,震源起於北極,各地均有感。」
  這就是有名的 1908 年西伯利亞大爆炸。

回本書目錄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科幻時空】【呂應鐘首頁

本網站由「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