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龍星傳人:呂應鐘科幻小說集》

台灣飛碟研究教父

3. 日落金字塔

  尼羅河西岸,矗立著巍峨巨大的金字塔。建築這些金字塔的是古埃及的庫夫王,他是第四朝執政者。
  夕陽西沉,暮色輝映著雄偉的金字塔。忽然,在離金字塔五十公尺的地方出現一道銀白色光芒,又逐漸隱去。不一會兒,林信和蘇哈出現在金字塔附近,他們兩位洲際時光巡邏員,奉命回到庫夫王朝時代,找尋失蹤的另一位時光巡邏員朴三京。那道銀白色光芒正是二十三世紀的時光機器。
  林信和蘇哈穿著埃及古王朝時代的衣服,慢慢地朝金字塔走來。對他們而言,這個朝代已過去了五千年,為了執行任務,他們曾用催眠記憶法將當時的風俗習慣記在腦子堙C
  「盜墓賊,別跑!」一位貴族模樣的人大喝一聲,跑了過來,隨侍的士兵也逼近過來,把林信和蘇哈圍住。
  「這位是全埃及的主人,太陽王之子庫夫王,不得無禮。」一位士兵注視著林信他們,嚴肅地警告兩人。
  蘇哈一聽,不禁暗吃一驚,面對著建造世界最大金字塔的人,竟一時無言以對,但假如不開口,一定會被認為是盜墓賊而處死刑。林信首先辯解道:「我們是從魯克索來的書記官,恰好行經此地,並無不良企圖,請陸下明察!」
  在古埃及時代,文字是非常神聖的,書記官的地位很崇高,林信不假思索便捏造出這個理由。
  「哦,你們是魯克索的書記官?」
  「是的,我們剛走到大金字塔附近,看到地上有木乃伊,便跑過來看,想不到被你們誤以為是盜墓賊。我們是要到曼斐斯去的。」
  「看你們的樣子,確實不像盜墓賊。好吧,我把你們帶到曼斐斯去,如何?但我希望你們不要把這堜狳ㄥЖ郊X去!」
  庫夫王嚴厲地警告二人,然後向士兵點頭暗示,這些士兵立刻拿出一塊白布,將地上的木乃伊抱起來,放入布中,恭恭敬敬地擺在檯上。
  庫夫王吩咐過後,自己也坐在檯上,表情相當嚴肅。
  這時,藏在林信腰部的探知器忽然發出輕微嗶嗶聲。
  林信猛然醒悟,跳了起來,把庫夫王從檯子上拉下來。說時遲那時快,一道刺眼的閃光射向檯子,數秒鐘之內整個抬子和上面的木乃伊在淡綠色光中蒸發無影。
  蘇哈朝發光的方向跑去,卻發現沙丘上已杳無人影,兇手只留下一連串腳印逐漸消逝在遠處。
  蘇哈轉了回來,和林信、士兵們陪著庫夫王來到渡船頭,搭上渡船抵達對岸的曼斐斯。途中,林信把催眠學來的神聖文字寫給庫夫王看,因而更得法老王的信任。
  「陛下,有人知道您昨晚出來的事嗎?」
  「我沒有告訴任何人。你們救了我一命,我非常感激。老實說,那具木乃伊是我母親,盜墓賊將她盜出來,令我非常氣憤,所以想親自擒拿盜賊,結果在金字塔內只找到散落的內臟。知道我行跡的只有隨身侍衛,不過,今早已全部處死了。」庫夫王面不改色的說著。
  林信和蘇哈離開王宮,到曼斐斯街上溜達,開始展開找尋朴三京下落的任務。想起清晨探知器嗶嗶作響的事,就覺得很納悶,二十三世紀的探知器能感應到的應該也是二十三世紀的雷射槍,狙擊庫夫王的人一定是二十三世紀來到這堛漱H,他一定擁有雷射槍。目前下落不明的朴三京很可能就是在尋找這位兇手,才沒回到二十三世紀,但,也應該聯絡一下才對,難道說,朴三京他已遭噩運?
  二人議論了半天,不如不覺來到鬧區。
  「且慢,知道庫夫王出來的還有一位!」蘇哈說道。
  「你說誰?」林信問道。
  「就是盜墓者,這位兇手一定事先知道庫夫王會出來。」
  「你說的不錯,到二十三世紀時,人類已全部知曉金字塔的入口,即使未來過此地的時光旅行者,也可能知道金字塔內部的通道。」
  蘇哈說:「那麼這個兇手果真是二十三世紀後的人,他擁有雷射槍,更可確定他是二十三世紀的人了。那麼他為何要回到古埃及王朝,來狙殺庫夫王呢?」
  「是啊,他們之間不會有仇恨才對呀!」
  二人穿過吵雜的人群,沿著巷子走去。有一大群人圍在前方一幢房子,鬧哄哄的,不知在吵什麼。
  「請公主出來,我們有話跟她講!」有一個人高聲喊著,看他的穿著顯然是個貴族。
  另一個裝扮也很講究的男人卑屈地對他行禮:「對不起,奉命行事,我不能讓公主出來。」
  林信和蘇哈站在一旁,看得發愣。這時腰部的探知器又發出響聲,地們馬上知道附近藏有那位兇手,說不定就躲在眾人圍著的屋子堙C
  「就是在這堙A我們進去。」林信說。
  「沒問題吧?」當蘇哈露出猶疑的表情時,林信已敲開了邊門。
  「我是太陽神殿的書記,我們知道你這兒有事,請讓我們進去。」林信一面說著,一面掏出三個金幣交給開門的人。
  「請進。我可看出你們不是庫夫王派來的,不過我得告訴你們,最堶悸漫迠′O公主的,請你們別進去。」
  林信把躊躇不前的蘇哈拉了進去,二人偷偷取出探知器。林信更把藏在腰部的超級小型雷射槍拿出來,用手掌蓋住。由探知器顯示,擁有雷射槍的盜賊就在這屋子堙C
  「太近了,小心為妙!」蘇哈說著。
  「我知道。」
  蘇哈也很快地把雷射槍藏在手堙C
  順著探知器指示,來到最堶悸漫迠‘~。兩人貼在門板上,隱隱約約可聽到堶悸犒儭隉C
  一個男人的聲音說著:「公主,我多麼的喜歡妳,這個國家只想建金字塔,妳的前途暗淡無光,一起離開吧,到我的故鄉去。」
  男人的聲音很堅定。
  「不行,哈努修,我不能逃走,這片土地都是父王管轄,你能逃到那堨h?」
  「妳不知道世界有多廣闊嗎?妳父親為了建金字塔,把妳賣到這堙A妳不怨恨嗎?」
  「哈努修,我恨父王,但我也害怕有一天肉體會腐去,我希望太陽神把我的靈魂歸回我原來的肉體,假如肉體腐爛的話,那我該怎麼辦?等金字塔完成後,我也有資格作金字塔內的陪葬人,往後,太陽神會使我復活的。」
  「不,公主,妳錯了,木乃伊無法復活的。人死了一切就都沒有了。」
  門外的兩位時光巡邏員互相使個眼色,一齊用力將門撞開,跳了進去。
  「是你,朴三京!」林信大叫起來。
  朴三京驚跳起來,飛快地掀起身旁的水果籠,取出巡邏隊員用的大型雷射槍,對準林信。
  「不怕死的過來!」朴三京怒吼著。
  「等一下,朴三京,到底怎麼回事?」林信急切的說。他知道若是射擊的話,必定兩敗俱傷。
  「我同情公主的遭遇,所以製造機會替公主洩恨,在金字塔狙殺庫夫王的就是我。」朴三京咬著牙,既痛苦又怨恨的說著。
  林信說:「你是時光巡邏隊員,應該知道歷史是無法更改的。雖然你來到埃及,結識公主,但謀殺帝王是不可能的。」
  「朴三京,你一心一意要救出公主,難道你忘了時代習慣的差異嗎?」蘇哈也從旁勸說:「你要替公主著想才對,她希望有一天成為木乃伊,長眠在金字塔內,成為不朽。你是沒辦法改變她的想法的。」
  朴三京用求助的眼神望著公主。
  「哈努修,我感激你,但我不能離開太陽神的土地。」公主搖著頭說。
  聽了這句話,朴三京絕望極了。他把槍轉向自已胸膛,剎那間一陣刺目閃光使他的身體化為烏有。兩位巡邏隊員連攔都來不及。
  「哈努修,哈努修!」公主哀痛欲絕,昏了過去。
  林信和蘇哈互望一眼,踏著沉重的腳步默默離開了屋子,回到自己的年代。
  三天後,林信交出事件處理報告後,便用電腦查詢,果然發現歷史上確實記載埃及庫夫王為了建造金字塔而賣掉公主,而在一九二四年考古界也發現庫夫王的母親赫拉布麗絲王妃的陵墓中確實沒有貴重財物,只放著收藏內臟的壺。

回本書目錄

原載 1980 年 2 月號《新少年》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科幻時空】【呂應鐘首頁

本網站由「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