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絲 路 情 懷

  呂 應 鐘 教 授


  我尚未去過絲路,但是從高中讀歷史以來,就對絲路感到有著一股濃烈的悠情,而且「張騫通西域」的事蹟一直存在我的腦海裡,甚至有時自己認為也許我是張騫轉世、或是隨行西域的兵士轉世,總之,西域以及中亞的一切對我有著極大的吸引力。
  多年前寫了一篇〈張騫西域行外記〉,也研究過相關史料,在甘肅蘭州有很好的朋友(UFO研究會理事長,大陸的《飛碟探索》編輯部也在蘭州),卻到現在仍未親臨,我也不知在等什麼,也許就是那麼一個 timing 的感覺。
 張騫西域行詳情,可自司馬遷(西元前135∼西元前93年)所著的《史記》中的〈大宛傳〉探得究竟。這份史料可供後人得知當時的漢人對西方的看法,以及西方人對中國人的要求。
  張騫是江蘇省堂邑縣人,西元前139年,受武帝之徵而出使西域(?∼西元前114年),前往大月氐。出發時武帝派給他身邊愛僕甘父(匈奴人)、以及百餘名部下。張騫西出甘肅隴西,正欲經過匈奴土地時,卻被匈奴單于逮捕,而將自已女兒嫁給張騫。由於張騫意志堅強、為人寬大,故深受匈奴人的喜愛,不久又與妻子產下數位子女,而與妻父一族生活得十分融洽。
  但是,在西域的十數年之間,張騫仍以漢使者的身份自居,後因匈奴人信任張騫,而逐漸放鬆對他的監視,也因此使張騫趁機會同手下逃向西方,歷經數十日後。終於抵達大宛。
  大宛王得知漢朝的物產富饒之後,深盼能與其交易。此時的張騫才說出自己的目的地為月氐國,只要能平安出使歸國,必將大宛王之心意轉達漢帝,而且漢帝必會贈予大宛王一筆龐大的財寶。
  張騫的這番話,令大宛王心喜不已,派遣部下護送張騫,途經康居國、大月氐國、大夏國(現在的阿富汗北部),但卻因故未抵達月氐國。張騫在歸國途中,又被匈奴逮捕,所幸只經一年多的時間,就順利逃出,回到國門,向武帝報告一切經過。總之,《史記大宛傳》中,詳述了張騫出生入死的經歷,而且也十分傳神地描繪出西域的情形。
  張騫將西域分為「遊牧民族」與「土著耕田」二大類,並簡述各國的國情風俗。雖然他本身的足跡只達大夏國,但是,卻也根據風聞,而向武帝報告安鬼、條枝(美索不達米亞)、黎軒(埃及的亞歷山大)等國的詳情,甚至並提及羅馬(漢時稱為奄蔡)的情形。
  中國人將西域馬稱為「汗血馬」,張騫將汗血馬中最優秀的「天馬」,帶回到漢室。後來,歐洲、小亞細亞波斯、印度等國的絨毯、毛織品、玻璃、玉、金屬器、各種樂器、銀幣等,漸次輸入中國。但是,在這些物品輸入之前,又以馬匹、葡萄等的交流是絲路所扮演的最重要的任務,也對東西方的生活文化產生重大的影響。
  相反的,西域人或匈奴人,對中國需索最大的就是「絲綢」。在西元前1世紀左右,中國絲綢早已聞名歐洲、中亞與西亞,而絲綢的輸出,更為漢室帶來龐大的利益。因此,掌政者為了獨佔絲綢輸出的利益,曾有一段長久的時間,禁止人們將蠶隻攜出國外。近代所發掘出的中亞、伊朗的遺跡,以及自蒙古匈奴墳墓所掘出的絲綢,都足以說明這段幾已被人們所淡忘的史事。
  但是,張騫所開通的這條通往西方的大道,漢室卻並未接續地加以開發。司馬遷的《史記》中,曾以<匈奴傳>詳述匈奴的一切。文中提及古代匈奴居住於北方蠻荒之地,後來輾轉遷居,飼養馬、牛、羊為業,甚至還飼養駱駝、驢、贏(母馬之子)、藍色馬、野馬等特異的牲畜。此外,也描述匈奴人擅長騎術與射術。
  西元前3世紀末,約在秦朝統一中國的前後,冒頓單于統一各部族,征服東西而建立大帝國,並經常南下侵擾秦、漢。但是,在漢武帝大舉征討後,使匈奴的國勢漸衰,終於在西元1世紀中葉左右,分裂為南北。
北匈奴在後漢的征討下逃向西方,甚至遠達歐洲,而成為Hun族,據說匈牙利 (Hungary)、芬蘭 (Finland) 即為北匈奴族所建立,只是仍無足夠的史料足以證實。
  另外,南匈奴則遷徙定居於中國北邊或蒙古,在4世紀的五胡十六國時代,成為五胡之一,而經常侵犯中國,並建立趙、涼等國。據說南匈奴的人種,包括蒙古系與土耳其系。
  當漢朝除去匈奴這個大障礙之後,絲路的交流量迅增,除了使漢的絲綢大量輸出之外,甚至連印度的香料、生藥,寶石等,也蒙受其利而得以運到羅馬。因此,漢武帝時代為絲路的黃金時代。
  絲路是一條橫亙東西1萬3千公尺、南北1千公里的巨大道路。在東始於中國,西至羅馬帝國的這條大路上,沿途又有土耳其、波斯、印度等大國。其中又有許多民族,以絲路為生活場所,這些民族的生活方式是與絲路旅行者進行交易。
  但是隨著東西兩大帝國的興亡盛衰,在絲路交易的人數也隨著增減,而每次的增減都足以對絲路上的民族產生不同層次的重大影響。以絲路主要部份為範圍的地方稱為「中亞」,原本中亞是指亞洲大陸的內陸地帶,但是一般人對它的範圍仍無清楚的概念,因此有必要先說明中亞的範圍。
  中亞是以帕米爾高原為界,東包括中國新疆(東土耳其斯坦),以及包含蘇俄境內的卡沙夫、吉爾吉斯、塔吉克、土庫曼、烏茲別克五個共和國的西土耳其斯坦兩地。不過,從東北到西南所包含的亞洲高地,亦即蒙古、西藏、阿富汗、伊朗等地的高原也在範圍內。
  這堜珓的中亞深居亞洲大陸的內陸,南邊為高山峻嶺環繞,北邊受廣大的西伯利亞之隔而遠離海洋,因此氣候乾燥無比,年降雨量僅50~250公釐。除了南邊各大山脈的山麓和大河流域散佈著大小不一的綠洲外,其餘盡是不毛之沙漠,而低平地也幾乎半沙漠或半草原化。因此這種地帶的河流多半成為中途消失的無尾河,或窪地積水變成鹹水湖。
  東土耳其斯坦中部橫亙天山山脈,北部有介於蒙古高原西側的阿爾泰山山脈與天山山脈之間的準噶爾盆地,南部則是天山山脈與西藏高原此邊的崑崙山脈之間,包括塔克拉馬干沙漠的塔里木盆地。天山山脈的南、北麓與崑崙山脈的北麓,點綴著一些綠洲都市,這些城市成為絲路的重要據點。
  西土耳其斯坦是指流入巴爾喀什湖的伊黎河等七河流,隨著西鄰的坎河、達拉斯河等流域,延續至吉爾吉斯大草原的北部草原地區。西土耳其斯坦以南的紅沙漠、黑沙漠的大戈壁地帶,由西部天山的地溝及發源於帕米爾高原的鍚爾河、阿姆河兩大河流貫穿其中,河流孕育了上游的費加那、蘇克迪亞那,下游的荷垃米亞等肥沃的綠洲圈。
  如同張騫通西域的報告中所描述的,遊牧民族活躍的北部廣大草原地帶與南部山麓或大河流域中點綴的綠洲地區(土者耕田)兩者強烈對比,形成中亞一大特色的歷史地理景觀。
  騎馬的遊牧民族,與定居於狹小綠洲都市的民族,在這種奇特的歷史地理景觀中,反覆更迭極其複雜的歷史興亡,這段歷史興亡與絲路的盛衰有著密切的關係。
  我希望能有一天從蘭州、敦煌、西出玉門關、過烏魯木齊,開著四輪吉普,出中國而進入哈薩克,橫越中亞,來到地中海邊,親自體會張騫通西域的豪情。不過,此種行程也許太辛苦了,也沒有那麼長的假期,只有改搭「歐亞大鐵路」,這是東起江蘇連雲港(數年前去過3次,不錯的一個海港都市),西迄荷蘭阿姆斯特丹港的橫越亞洲歐洲的大鐵路,全程要15至20天。
  希望是希望,何時實現呢?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失落古文明 ]        [ 回新客星站首頁 首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