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科學眼看歷史

  呂應鐘

 

◎ 《閱微草堂筆記》的奇異動植物

 《閱微草堂筆記》是清朝河北河間縣人紀曉嵐所著。紀曉嵐原名紀昀,又字春帆,晚號石雲,曾為乾隆進士,精通詩文,博學而無所不通,並任《四庫全書》總纂。
  紀曉嵐性情坦率,好說笑,喜詼諧,不論嬉笑怒罵,皆成文章,六十六歲後將平日所聽得的奇聞異事,作成筆記,即為《閱微草堂筆記》,共二十四卷,舉凡俶跪奇譎,無所不載,而主旨卻在勸懲世人,歸於醇正,勿做惡,所以兩百年來,此書仍能廣為流傳,不無原因。
  《閱微草堂筆記》包括《灤陽消夏錄》、《如是我聞》、《槐西雜志》、《姑妄聽之》、《灤陽續錄》等五書,每一書均有筆記數十則,全書共 1208 則奇聞異事。寫作時間自乾隆己酉年夏(1789 年)至嘉慶戊午年七年(1798 年),前後共九年,停停寫寫,實不簡單。
  紀曉嵐曾自言:『景薄桑榆,精神日減,無復著書之志,惟時作雜記,聊以消閒。灤陽消夏錄等四種,若弄筆遣日者也。』此時已七十有五,也就是寫《灤陽續錄》的那一年。
  綜觀《閱微草堂筆記》,幾乎全是人、鬼、狐的記載,直可視為另一部『聊齋誌異』,純供閒暇消遣之用。書中有少部份描述無法解釋的自然現象和奇異的動植物,值得今人以現代科學觀點來解釋。今舉五則詮釋之。
  第三卷〈灤陽消夏錄三〉有一則曰:『俞提督金鼇言:嘗夜行闢展戈壁中,遙見一物,似人非人,其高幾一丈,追之甚急,彎弧中於胸,踣而復起,再射之,始仆,就視,乃一大蝎虎,竟能人立而行,異哉。』
  如果這一則是平民所傳言,可信度當降低,然而卻出自一省最高武官(提督)之口,該不會瞎扯。文中提到能人立的大蝎虎,想必是大爬蟲類,且高一丈,有什麼爬蟲站立起來能高一丈?定是『恐龍』無疑,然恐龍總類很多,能以後肢行走的有盔龍、頭甲龍、禽龍、斑龍、鴨嘴龍與 COELOPHYSIS 等。暴龍、巨龍、雷龍可高二十尺,性殘暴,不是單人所能殺死的。鴨嘴龍居沼澤地區,不可能出現在沙漠。盔龍皮色青綠,也不像文中所言。唯有體型小而呈褐色的 COELOPHYSIS 最符合俞提督在戈壁所見能人立的大蝎虎描述,可惜此字沒有中文名稱,牠是三疊紀的早期恐龍,屬獸腳類,不妨名為『蝎龍』。所以我們可以斷定,清朝時,封閉的沙漠環境堙A定仍存有被認為絕種的一些恐龍,只是人跡罕至,不為人知而已。
  同一卷另有一則曰:『塞外雪蓮,生崇山積雪中,狀如今之洋菊,名以蓮耳。其生必雙,雄者若大,雌者小,然不並生,亦不同根,相去必一二丈,見於一,再覓於一,無不得者。……凡望見此花,默往探之則獲,如指以相告,則縮入雪中,杳無痕 ,即掘雪求之,亦不獲。草木有知,理不可解。……』
  雪蓮是罕見植物,產於我國新疆天山主峰博格達山,此種,稀世花卉最值得研究的是其生長和開花情形,因在海拔一萬一千餘尺的天山主峰之上,谷地大半時間被埋在雪堙A且盛夏也會降雪,他種植物早已絕跡,雪蓮卻能獨存,並開碩大美麗的花朵,生長又不需多量土壤和養分,遍生於亂石罅隙或岩壁裂縫,可見耐寒及生長力之強,無他種植物能比。
  雪蓮生於極寒之地,性卻極熱,可浸酒當補劑,若攙合媚藥,禍害相當烈。
  第八卷〈如是我聞二〉有一則曰:『閩有方竹。燕山之柿形微方,此各一種也。山東益都有方柏,蓋一株偶見,他柏樹則不方,余八九歲時,見外祖家介祉堂中有菊四盎,開花皆正方瓣,……先姚安公乞其根歸,次歲花漸圓,再一歲則全圓矣。』
  這一則描述的方瓣菊花與方柏都不是普遍植物,因菊花過二年則變圓形,若認為世界上有此些種植物,並不正確。唯有福建的方竹值得研究(留給植物學家詮釋)。
  第十八卷〈姑妄聽之四〉有云:『吉木薩台軍言:嘗逐雉入深山中,見懸崖之上,似有人立。越澗往視,去地不四五丈。一人紫氆氌,面及手足皆黑毛茸茸,長寸許。一女子甚姣麗。作蒙古裝,惟跣足不鞋,衣則綠氆氌也。方對坐共炙肉。旁侍黑毛人四五,皆如小兒,身不著寸縷,見人嘻笑,於語非蒙古,非額魯特,非回部,非西番,啁 如鳥,不可辨,觀其情狀,似非妖物。』
  文中所言的長滿黑毛之人,和小黑毛人,實在是匪夷所思的『人種』,照記載來看,前者似乎為現代常在喜馬拉雅山區被瞧見的『雪人』,可是雪人不該和正常女子在一起烤肉,而且旁邊還有小兒似的黑毛人,說著聽不懂的語言,令人相當訝異。
  吉木薩三四日後,再和牧馬的人前往該處,卻見不到這些怪人,認為他們是『神仙』,更是令人不敢苟同。很可能他們形同現尚存於非洲的一種小矮黑人,或台灣賽夏族的小矮人,絕非『神仙』。
  第二十四卷〈灤陽續錄六〉有白:『徂徠山有巨蟒二,形不類蟒,頂有角如牛,赤黑色,望之有光,其身長約三四丈,蜿蜒深澗中。澗廣可一畝,長可半里,兩山隔之,間一隙,僅三尺許。遇人登其巔,對隙俯視,則蟒可見。相傳數百年前,頗為人害,有異僧禁制,遂不得出。夫深山大澤,實生龍蛇,似此亦無足怪,獨怪其蜷伏數百年,而能不饑渴也。』
  蟒無角,有角一定不定蟒,可能是其他爬蟲類,而其身長三四丈,蜷伏在深澗中,也不像是蟒所具有的本事,可見這隻『水怪』是爬蟲類的一種,或許像英國尼斯湖水怪一般,是蛇頸龍,於頸子長數尺,頭水似蟒,也長有角,潛居湖下,完全符合這一則所記載。
  我國幅員廣大,定有許多隔離的荒漠和深廣的山嶺尚未為人跡踩踏,這些地方,或許仍生存有罕見的動物和植物,也未可知。
  由《閱微草堂筆記》的少數動植物記載來看,牠們都存在於人跡罕至之地,雖說該書為鬼狐異志,卻仍有值得挑出來以現代動植物學的觀點來解釋的記錄,其價值更可見矣。

原載於 1980 年 2 月 12 日《民族晚報》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科學眼看歷史 ]  [ 回呂應鐘中文首頁 ]

本網站由「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