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書介紹

 科幻文學概論

回新客星站首頁
 
       
 


本書簡介
目錄

楊振寧談
李約瑟談
序一
序二
前言一
前言二

書摘一
書摘二
書摘三
書摘四

相關連結:
科幻時空
科幻薪傳

科幻文學概論 呂應鐘、吳岩 著

 

    21世紀:我為何寫科幻

◎ 姜雲生

上一頁


  人類的出現和宇宙的存在,都既無目的又無意義。人類自身像荒原中的棄兒。他不知道自己來自何處,歸宿何在。人類的文學藝術大概就是這孤兒用來作精神自慰的器具吧。文學藝術雖然是沒有什麼實際用途的,但它給寂寞的人類以安慰;同時也讓人漸漸遠離動物,走向文明。人類創造了文明,文明也創造了人類。文學藝術功莫大焉!
  在我看來,科幻小說是文學藝術中最了不起的。它娛樂我們,給我們傳播知識,激發我們對科學的興趣,並以任何種類的藝術都無法比擬的氣概和視野,讓人在潛移默化之中認識自己,認識宇宙;使自己的心靈得以昇華。21世紀,人類要在繼續發展科學的同時,避免其副作用,就應該淨化自己的心靈;我以?21世紀的科幻作家,理應注意科幻的這個功能。
  說到科幻小說如何直接對我們的心靈起到淨化作用。首先當然要提到科幻小說所展現的場景和畫面對讀者的影響。大凡描寫外太空和異星球的科幻作品,不管其主題和故事如何,有一點肯定是相同的,即關於宇宙風景的描寫。這種描寫往往令人生「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之慨。
  任何一部太空小說或異星小說都會寫到浩瀚無際的宇宙:時空的神秘和博大;星球的繁多與美麗;外星人的陌生與好奇;以及自然知識和科學原理在新環境中的變化而引起的驚訝等等,都會令讀者感到驚訝,從而對宇宙和生命生出新的想法來。一個坐井觀天的地球人一旦將視野投向大宇宙,其心胸自然會開闊起來。有一句中國古話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那目的在於教人成為真正的「大丈夫」。
  科幻小說可以讓讀者「神遊」於天地宇宙,從宇宙之大看到自身之渺小,其心胸自然博大也。一九九四年我的《厄斯曼故事》寫的就是人類在開拓宇宙的過程中,屢戰屢敗,卻又屢敗屢戰;在展現宇宙偉大的同時,展現了人類精神的偉大。我很欣賞Show Me God:What the Message from Space is Tell Us About God一書(中譯《挑戰上帝》昆侖出版社1999年出版)作者赫倫(Fred Heeren)的說法:人應該擺脫日常瑣事,去考慮生命的重大問題。我相信在這個問題上,科幻作家和科普作家應該有共同的使命感。
  其二,科幻小說,說到底,畢竟是小說;小說作?一種藝術,往往通過人物命運的描寫直接訴之于讀者的感情,即我們常說的「以情動人」。許多科幻小說,無論其科學背景如何,作者寫作的著重點,依然是「人性」二字。我們可以很容易找到這類作品:克拉克的《三十秒,三十天》,鮑勃蕭(Bob Shaw)的《往昔之光》(Light of Other Days),阿西莫夫的《我,機器人》中的許多故事,等等。我認?鮑勃蕭的《往昔之光》可以作?這類科幻小說的代表。我知道很多人在讀這篇科幻小說時深受感動;因為作者通過小說對人性之美作了淋漓盡致的描寫和謳歌。只有人類才具備的記憶中,「共同擁有的往事」不但是小說中人物共有的財富。也是千千萬萬讀者和他們身邊親人共同擁有的財富。從資料中我得知1966年蕭發表往昔之光後名聲大增;我要說的是,35年後的今天,中國科幻迷仍在?這篇小說叫好。一言以蔽之:人性的美麗征服了讀者。
  下面請允許我介紹一篇我的科幻小說《長平血》,這篇小說曾獲1991年首屆「全球華人科幻小說徵文」第二名(並列)。後來被翻譯為日文和義大利文;可惜沒有英文版。所以我有必要對小說發生的背景和內容作一個簡短介紹:
  西元前260年9月,秦國將軍白起用計俘虜了趙國40萬士兵。在一夜中將他們全部活埋了。一夜之間要活埋40萬人,在2千多年前,怎麼可能呢?我在小說中設計了這樣的情節----俘虜們或被強迫或被利誘,互相?自己的戰友挖坑,於是,40萬個坑每次完成1/2,40萬俘虜每次被活埋1/2,戰勝國的將軍輕而易舉地在一夜之間殺死了全部戰俘!當然,這歷史的畫面我是借助于類似時光機器的一個心理實驗來展現的;小說中的「我」體驗了為自救而向戰勝者告密的經驗;當他從實驗中醒來後看到自己內心深處的自私與卑劣的「天性」。我這篇科幻小說從揭露人性醜惡的角度呼喚人性美的回歸,發表後也受好評。與歌頌人性美一樣,也是直接訴之於人的情感,通過與讀者的感情交流獲得淨化心靈的作用的。
  我下一篇科幻小說中,將出現「自然人三原則」,那是與阿西莫夫的「機器人三原則」相對應的人類生活原則。其內容為:
  1)自己活,讓別人也活;
  2)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3)以上原則適用于一切有智慧的生物體和人造生命體。
  人類在21世紀,既有機遇,又有挑戰。無論東方西方,科技的發展永遠伴隨著副作用的陰影。人類只有拋棄自私,拋棄貪婪,拋棄妒忌的劣性,不斷淨化自己的心靈,才會借助於科技的發展走向光明的未來。舍此別無它法。東方人說,菩薩大慈大悲;西方人說,上帝是仁慈的。我們誰見過菩薩?誰享受過上帝的恩典?沒有。上帝,菩薩也許的靠我們動手創造。去掉人性中邪惡,我們就是上帝,就是菩薩。
  作為一個科幻作家,我要為此工作。

【本文完】

(姜雲生先生,上海松江電視大學副教授,知名科幻作家及評論家。本文為其在香港中文大學科幻學術會議上之英語演講內容中譯。)

回本書簡介

本網站由「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
 

   

 

 

回新客星站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