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sui.jpg (25856 bytes)

《商用風水學》

 方位之學

〈序曲〉

雙邊對談

序:建立科學的風水架構

出版採訪

有新版本,請直接向遠流出版公司購買


〈 序 曲 〉

 北風冷例。江東驛站,匆匆進來一位身著貂皮華服的青年,要了一兩白乾,飲盡又踏入透骨寒風之中。
 「年輕人是孫堅,」驛站堣@位老者輕聲向著同桌說道:「他爹才去世未久。」
 時值東漢末年,各地豪強並出,孫堅就是江東豪強之一。原來,如此匆忙正是在四處訪尋葬父之地。
 踏風走在城邦道上,極目四望,翠山矇窗A朝陽斜照。聽城內劉半仙指點,應朝西郊尋去,孫堅依言,已然來到西郊,但何處才是葬地呢?
 不遠處大樹下,有位老者倚樹吹蕭。孫堅不自覺地往前走去,佇足在老者之前不語。
 「你想當百世諸侯?或是四世皇帝?」老者吹罷一曲,突兀地問,似乎早已看穿年輕人的心思。
 孫堅回道:「想當皇帝。」
 老者以簫遙揩對山,說道:「花舍山下。跟我來!」
 孫堅恭敬地跟著老者,按照老者指示之地形,完成了厚葬父親之心事。當時,富春江中有沙暴漲而出,老者說:「此沙非凡沙,形狹而長,子孫將為長沙矣。」
 不久,孫堅受任為長沙太守,厚植政治勢力,其後孫權受封為吳王,與蜀漢、曹魏三分天下,為史上著名三國。
 且果真,孫權、孫亮、孫休、孫皓四世稱帝,正印驗老者之言。也許,這是巧合,並非墓葬風水之蔭,但也許,宇宙冥冥之中,確有凡人尚無法理解之因果現象。
 風水,到底是玄人逸士玩弄天地玄機的把戲?或是愚夫愚婦不求甚解的迷信?還是歷代皇帝據以為統治人民的無形手段?亦或是真實宇宙中未被發掘的高深學問?
 同樣是北風冷例的日子,鄭大宇先生(順受堂日館主持)和《商用風水學》作者呂淳風先生,在現代驛站附近的茶藝館中,以各種茗茶代替白乾,趁著春節之前,小遊於古風水的神秘之中。


雙邊對談

 鄭大宇:風水是種十分邊緣的學術,在當今科學時代,你認為現代人應用何種眼光看它?
 呂淳風:風水就像是社會邊緣人,其實這是數千年來的普遍現象,從皇帝至百姓,都是抱著姑且信之的散漫態度,尤其是愈到現代愈是如此,在五四運動時期,崇尚西化,風水和許多古代玄學全都成為「地下」學問,尤其是大陸文化大革命期間,破四舊,打倒孔家店,凡是古老的事物就是封建迷信,當時可以說是風水的最低谷時期。台灣雖沒這麼慘,但六十年代以前,風水仍是被列入迷信之列,近年因西方學術界 New Age 思想興起,對東方神秘學大感興趣,風水學才受重視。
 當今科學時代的現代人,要用科學的精神、理性的態度、包容的胸襟,來探討風水,也就是說用開放的眼光加以研究,不可再執迷下去。

派別紛雜是科學化的致命傷
 鄭大宇:我有位朋友,買了新房子,曾找過二位風水師去看,結果有若干不同看法,他也不知該採用哪一位風水師的說法,後來,自己去買一本風水書來看,看完之後,讓她更不知如何選擇,因為,二位風水師所說的,和書中所寫的,竟然各有所異,譬如廚房方位,第一位風水師和書中所寫的相同,另一位風水師說法不同,而臥房方位,卻發生第二位風水師和書中所寫的相同,第一位風水師的說法不同了,實在讓她對風水失去信心。
 呂淳風:這種情形其實時常發生,而且相當普遍,可以說是風水界的必然現象,原因不是出在風水學術,而是出在風水派別和風水師功力高低。台灣的風水派別到底有多少,很難統計,有的風水師學習兩派說法,自己融合成一套,又形成和原來兩派均有差異的第三派。有的更是各派都學,變成大熔爐,各派的精華都有,卻又不屬於任何一派,所以風水術才會如此紛雜,形成無法用科學檢驗標準來衡量的學問。
 最糟的一點是,每位學習風水的人,都以自我為中心,認為自己的一套最好,其他的都不如他,﹁文人相輕,自古皆然﹂,風水界也是如此,其實不只是風水界,任何行業均如此,這是文化傳承的致命傷。

 鄭大宇:有沒有實例?
 呂淳風:有,我曾義務替一位朋友看他親戚的墓地,並選好葬日及時辰,沒想到他親戚家人又去找別的風水師,結果當然把我選的日子及時辰批評得一文不值,我朋友告訴我此事,其實在我意料之中,因為任何一件風水事件,第一位一定會被第二位否決,因為地想搶生意,而第三位一定會否決前二位的說法,也是為的搶生意。
朋友這件事,我就直接打電話給他親戚,要他約那一位風水師在某日某時在親戚家見面,共同赴墓地現場論證,結果,那位風水師推說沒空。
 鄭大宇:因為他不敢來。
 呂淳風:於是,我要他定時間,我隨時候駕,結果,他一直推說沒空,不好安排。最後,朋友親戚也體會出來,按我提供的日子時辰完事。
 鄭大宇:其實,這種現象在其他行業也一樣,好像推銷業,一定要說自己的產品好。
 呂淳風:老王賣瓜,自賣自誇,是天經地義的事,也是正常的事,但重點在於:要強調自己產品的優點,不必刻意批評其他產品,何況是任意批評與否決:心態上就不對。

具備總體觀點的實用風水書
 鄭大宇:《商用風水學》這本書的體例確是與眾不同,敘述簡明易懂,條理分明,內外有序,前後連貫,有整體架構上的完整性,也有細部蛛絲的細膩感,你是如何結構出這種寫法?
 呂淳風:這是多年來不斷思索的成果,古今風水書我看過不少,但總有不滿意之處,此種不滿意大致有兩方面,一方面是缺乏總體性,二方面是缺乏科學性。相當多的風水書各有其寫作重點,不能說不好,然而有些風水書充滿術語,非一般讀者所能了解,在體例上又無法活學活用;又有些風水書是給行家看的,更是深奧,而且常就某種理論做深入解說,缺乏總體效果。
 總體效果是個抽象名詞,就像總體經濟學的意思吧,不好下定義,只能說,具備總體性觀點的風水書應該能提供讀者完整的理念,從室外到室內,從古代到現代,好像合縱連橫,編織成完整的、總體的、內外連貫、上下輝映的實用書。
 鄭大宇:科學性方面,應該以現代科學理念來詮釋古老的風水,將不合時宜之處加以修正,將正確之處換用現代人能懂的話語光大之。
 呂淳風:完全正確。

首創「時空力學」與「宇宙科學」
 鄭大宇:你在書中提到「時空力學」「宇宙科學」和風水的關係,這是很新的概念,風水界好像還沒有人如此提過。
 呂淳風:沒錯。「宇宙科學」四字是我六十六年首創,和日文漢字的宇宙科學不同,日本人指的是太空科學,我的 Cosmic Science 指宇宙本質的科學,包括有形和無形,風水就是無形中的一部分。而「時空力學」(Time/Space Dynamics) 是建立在宇宙科學之上的,專指時空(宇宙)中的力場,風水是時空力學應用的一部分。
 總之,能在《商用風水學》書中,提出這二種觀念,也是「風水學」邁向二十一世紀的里程碑。
 鄭大宇:希望這二種觀念能帶動國內風水界、建築界一個新方向,提升「風水術」到「風水學」的層次,甚至影響到全球華人,使大家知道風水學的時空內涵。不過話說回來,要將風水學去蕪存菁,剝去迷信外衣,再整合各派各家的異同,還要將數千年來浩瀚的風水書加以整理,結合成符合科學詮釋的現代風水學,是一樁極巨大的工程,困難度極高。

亟待各界理論的融合 
 呂淳風:這不是一個人之力能做得到的,如果國內各風水學派、各風水社團能摒棄成見,組成一個編纂委員會,再加入若干物理學者、天文學者、地理學者、建築師等科學人才,共同努力,才有可能將風水學建立成理論及實務並重的現代學問,也才能夠成為東西方所遵循的新的地球科學學說。
 鄭大宇:有沒有此種可能?
 呂淳風:中國人喜好各自為政,不講團結,且各派各家都有自己認為的獨門秘訣,不會拿出來共同研究的,所以,數千年來做不到整合的要求,現在做不到,將來也不容易做到。而且,我不是風水師,更非以風水為謀生工具的人,也不是任何風水協會社團負責人,和風水界也沒有淵源,所以絕對不可能做這件事。

「天理」勝過「地理」 
 鄭大宇:企業界人士最愛看風水了,但我也知道不少大財團被風水師騙了的傳聞,有些財團請一大堆風水師,卻仍發生衰敗,誠如《商用風水學》所說,缺「德」所致。

 呂淳風:任何事情,「德」最重要,我舉個例子:有一塊風水寶地,有德的人葬了,後代不發,那是沒有地理:缺德的人葬了,後代會發,那是沒有天理。
 鄭大宇:地理和天理相比,還是天理為重。
 呂淳風:所以,有扶輪社、青商會找我去演講「經營氣數與時空力學」,我都在強調「德」的重要,強調商人賺錢要取之有道。
 鄭大宇:寫完《商用風水學》,打算再寫什麼書?
 呂淳風:《商用觀人學》,用現代方法詮釋的面相書。
 鄭大宇:太好了,風水與面相都是生活裡重要的參考指標,有了這二本書,對現代人尋求好運、自我規劃、提升生活品質、增進人際關係,都有莫大幫助,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在談笑聲中,茶香早已薰滿一室,望著窗外冷例天氣,再回眸室內格局,窗明几淨,桌上熱滾的透明水壺,蒸氣奔騰,宛如好友的熱情,彌漫在空氣之中。

(李定整理)


序:建立科學的風水架構

 風水是古老的,科學是現代的。
 古老的事物與現代的觀念,有時無法並容,有時卻可巧妙的融會。
 無法並容的癥結在於了解古老事物的人,不一定具備現代科學知識,坊間風水師不少,大多是自幼家學成才、或出身文史哲背景,習得深厚風水理論,亦只能以風水術語論風水,無法令一般人恍悟。
 一命二運三風水,能流傳數千年定有其存在道理,不容忽視,上至達官貴人、一國之尊、下至販夫走卒,任何人都不敢違逆命運風水,然而風水學術在現代社會卻得不到應有的地位,原因何在?
 我們認為歷來風水學術缺乏現代自然科學的合理解說,在一切強調科學精神的當今社會,自然得不到崇高地位,因此,為風水學術建立科學的基礎架構,就成為本書的最大目的。
 我們深信這本書和坊間風水書不同,條例和觀念簡明得有如技術指南,任何人在閱讀當中就能立即進入風水堂奧,進而邊讀邊活用,而愈是有理工背景的人愈能體會書中的科學精神所在,必讚同無疑。
 古老的事物與現代的觀念,在本書中已巧妙的融會在一起,由衷的祝福本書讀者開始邁向風生水起財運來的康莊大道。


出版採訪

 記者:《現代商用風水學》一書為實學社出版公司創業作之一,由於市面上風水書已不少,很好奇地想知道作者為何還要出這本書?
 作者:這本書和已出版的所有風水書不同,因為有些風水書只是重印古老的版本,有些略加整理,有些只用現代白話說一遍,有些用不少風水術語故弄玄虛,它們都只著眼於風水的應用,缺乏風水的科學解說,現代人知識發達,應該不會只滿足於那種表象述求的風水書吧。
 記:您強調科學,請問您是學什麼?
 作:大學學的是核子工程,後來赴美深造天文學,曾在國科會任職,目前在大學任教。
 記:原來您是大學教授,而且還是尖端科技學者,有如此雄厚的科學背景來研究風水,難怪會與眾不同,也的確,市面上的風水書似乎還找不到學尖端科技的人寫的,真稱的上是第一本科學風水書,不過,您怎麼會有多餘時間研究風水?
 作:其實對風水有興趣已有二十年之久,多年來收集風水書籍和報紙雜誌風水文章,閱完之後就加以眉批或寫下一些看法,也同時寫下科學解說,多年的累積,資料已相當豐富,只要用些時間整理即可成書。可以說研究風水學術是日常的一部分。
 記:在您的研究當中,有沒有發現古代說法和現代觀念不符合,要修正之處?
 作:有,譬如風水上說坐位不可背對著門或窗,表空門,大凶。背對門,沒有安全感,什麼人走來走去都不知道,當然很不好,大凶是有道理的,但背對窗則要修正了,因為古代都是平房,背對窗坐,有人在窗外下毒手,根本無從查起,當然不安全。但現代玻璃帷幕牆大樓,不少老闆都是背對著巨型玻璃窗坐,不會怕背後有人,所以這一點就要修正了,只要在坐位後面做一排半高矮櫃,上面放一些盆景,就是好風水。
 記:市場上風水派別很多,有人說請五位風水師看風水會有五種不同結論,表示風水說法的紛歧,莫衷一是,不知您的看法如何?
 作:的確如此,舉個例子,有些風水師說房門不可相對,會相沖,小孩臥房和父母臥房的門相對,小孩會不聽話;辦公室門相對,員工易生口舌。其實這是沒有道理的,以前三合院格局,東廂和西廂一定對稱,房門也必然相對,怎麼說呢?現代雙併式公寓,兩家房門一定相對,對門鄰居會易生口舌嗎?三房兩廳內部格局,一定會有門相對的,家中就會不寧嗎?
 所以,市面上不少風水說法是很離譜的,要能分辨才好。
 記:一般人也不知哪個風水師好哪個不好,有什麼方法分辨?
 作:這是一個現實存在的問題,也實在不好說,不能說廣告登得大的就很準,也不能說很有名氣的就一定功力高,台北東區有一家國際大飯店,業績不是很好,經人介紹花了一千萬請一位很有名的大師看風水並掛了一對符畫,業績仍和以前一樣,花一千萬值不值得?能說嗎?多年前一位部長級大官因十信案下台,請了四位風水師去看住宅,產生四種說法,不知該怎麼辦,後經人介紹我們去堪察,給了這位大官一些客觀且科學的建議,如今官比以前更大了,但我們知道此種官場的事不能對外宣揚,有誰知我們幫過不少大官解決風水問題?任何宗派的真正大師都是不會去登廣告的,沒有必要,所以一般人不好分辨。
 記:如果一般人看了這本《現代商用風水學》,想請您去看看公司或住宅風水,解決一些難題,您會不會幫忙?
 作:我是大學教育工作者,不是執業風水師,不可能有人找就去看風水。不過我是經營管理顧問師,任何企業以解決經營問題的方法找我去參議公司事務,再配合風水上的修改,就不一樣了,這是有形加上無形的全方位顧問業務,我就樂意協助。
 記:如果不請您去當顧問,光看這本書,照書中所講的去做,是不是也可以?
 作:完全可以,我寫這本書的最大目的就是要大眾花最少的買書錢,得到最大效益,可以不用再去找風水師,自己依書中所言去改進,就可以得到好風水。但是我這樣做,會影響不少風水師的生意,也許哪天他們會來抗議,不過,書中也說有些個人八字的細節仍要請高明風水師現場堪輿,不會完全擋住他們的財路。
 記:您書中說風水再好之地,若是不積德或做缺德的事業,也不會有幫助,風水和積德有關嗎?
 作:任何事情,「德」最重要,它是宇宙間的準繩,沒有道德的事業在風水很好的地方也會垮掉的,有德的人在風水稍差的地方也會有人助,兩相配合最重要。所以一些專門投機炒作的企業來找我,我絕對不會幫忙,那是為虎作猖,我去幫他們把業務發展起來,就等於我自己投機炒作去害很多善意第三者,這種事是不能做的。
 記:很有道理,也給了我很好的做人做事啟示,謝謝您接受訪問。

※相關連結※
◎【台灣飛碟研究教父
◎【呂應鐘出版著作
◎【靈異、超能力

   [ 回呂淳風商用三書 ]   [ topbtn.gif (2482 bytes) 首頁

本網站由「新客星站」 維護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