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 球 紀 事

[第一章 劫後] [第二章 傳說] [第三章 人類的故事] [第四章 新生]


第二章  傳 說    ∼

I 玫瑰變種

──心靈的某一點
  使生與死、實在與想像、過去與將來
  不再被視為矛盾

當龜裂的石牆首次洗出幾顆帶齒痕的種子
以及原始品種的玫瑰浮雕(甚或有完整的落瓣)
我高舉雙手宣告長期考古工作的結束:
結果出現了!有足夠的證據
證實我夢境裡的少年
他降生、愛戀及老死的永久居地是不存在的

(城門外頭一棵老朽的櫸樹也高舉無葉的
細瘦枯瘠的臂膀抓向天空
似乎在失掉所有之後,仍死命地索取
一點雲彩一顆星球或者其他什麼可以覆體及炫耀的)

我沿古老而直接的記載,水洗過的象形文字
逐頁辨認陸沉的因果──
一富庶且盛傳愛情詩歌的城邦如何
興起、沒落,終至戰爭、瘟疫
燬於一場天火的故事。

(那少年抬起頭來,幾絡濕髮垂落額際,如一
蓬壯碩的樹根深盤在那對泛青的眼白裡:
「我必須走了。」
順著潮水他漸游近湖心,將藍色月光波波盪開
如一尾鮫魚。
臨走前他凍得直淌淚水,指著身上光閃的鱗片
和披附的苔草低泣:
「我是受過詛咒的。」)

所以我高舉雙手宣告:
我已成功地證實末日、混血嬰兒
和焚詩的肉食植物
都為玫瑰凋零所象徵
那些為愛情悲悼的輓歌裡的戲劇成分是超越後世
早熟而散伕已久
我們曾揮霍無度地援引
古代種種淒絕美絕的典故
終皆證實出自文明結束之後
玫瑰變種之前
(那麼少年必曾由夢境中走出
取走了我那本愈編愈薄的藝術史)

 

II 薔薇戰爭

──正因為我們有藝術
  所以不致被真理所毀滅

WS,某個時辰,一朵一朵
戰爭的亡魂又都回來的,你瞧
勝利雖不屬於我們 始終
我們並未敗落。流失的鮮血
滴滴灌溉起外廓成野成野的薔薇
攀牆進入這受詛咒的荒城
(歷史的鎖呀沒有鑰匙)
以重重棘刺護衛著他們
無人知的墓塚

WS,攻城那當兒我正擁擠在廝殺的人潮裡
吟誦雲雀與夜鶯
待血水如潮遠退,甚至
以僅存的兩卷詩頁為兵士包紮傷口。WS

我忘了情緒化的歷史劇將如何詮釋這次仇恨、屠殺
和謎樣的滅絕。(城陷了……
又一個城陷了。我的歌聲始終不及瘟疫的速度
夢裡我從馬上跌下,遠方哭泣的七絃自黑暗中
傳來一斷一續絞緊我頸項。)

那夜有人踉蹌走過拎起我的頭顱
隨手扔進一個被時間遺忘的角落。WS

在那兒,我重新發現你

(還記得我曾是多麼傑出的吟遊詩人?
僅那七絃可以是我的一生,高歌呢喃誦讚詛咒
還可以愛。)WS

你精鋼的盔甲我曾暗自刻上
一朵飄繫著絲帶的薔薇標誌
做你我共同無悔的命運
(當猩紅的花苞一瓣瓣吐出
重重累累的嬌蕊
我情不自禁地俯身輕嗅著
你卻伸手摘了它
在指尖剌出了血……)
請放妳的馬兒在水草豐澤的南方
我們回不去了。被命運放逐了的荒城
埋葬著久被人們遺忘的結局
殘缺的英雄故事(是你的部分泯渙了,WS)
城門上立著的
兩尊戰火毀壞的神祇。熟美的軀體依稀可辨
且有一只蚰痟O在斑駁的瞳裡

(喔,那我們依舊傷著)那姿勢
像是眺望著什麼,傾聽著
傾聽著什麼?遠處廣場上
戰爭的亡魂們正列隊唱起古老的軍歌
隨季移的旅鼠跨越海洋,這意象

(WS,我們好像憶起了些什麼……)
喔不,不,那姿勢
只能像是在守著墓
而你在指尖剌出了血
我們後來就都哭泣了……

 

III 情 寂

一夜看管滿空服馴的星斗
讓我們共同仰臥一如
遠古時代智慧的牧羊人
精於曆法、地理、卜筮
和種種關於諸神逐漸沒落的後來
整夜我們將行經的道路撒下蕎麥
從死海中汲水灌溉
那龜裂的月球,有溝渠引來月光
沿我們居住的穴室流過
養出幾株夜裡開花的
藥性未定的刺果樹

(我們夜耕、貯糧、撰著,偶爾
也和漠地的水草一同俯首祈禱
雨季以及其他)
果然食麥的青鳥如期地跨過陷阱
翻飛進已經黎明的遠野
精心打造約兩具石棺裡
我們同時穿戴起爬滿月光的孢子
「哪,看到沒?」我指著:「那東方……
十光年前的一顆小星
於今夜首度自焚……」
遂堅持以一顆石化的種子
和空寂的捕鳥籠做我們僅有的行囊
讓我們共同仰臥一如
遠古時代智慧的牧羊人
除了傳說
一無所有

 

IV 星爆

--不要做落寞約守墓者
  我不過是開始也有了季節、潮汐
  回去順手摘朵小花罷
  那裡頭有我

WS,有一天
我的詩、我的惡夢、我的失落、我的我的
可憐的自憐
終都要成為過去,那時
讓我們共同往赴一顆尚未定名的水行星
做我們幻想及焚詩的永久居地
並將往昔的輝煌遙遙指成
漸冷漸沉寂的星河

那是七月,西天隱約可見
第一次血紅的星爆,我們共同譜就的樂章
因此有了很長很尖銳的休止符
WS,讓我們繼續專心作曲及做愛
且梳洗妳的長睫和白髯
褪了標誌的華袍
往後瞞珊的世紀,我們崎嶇的星球表面
將只覆滿苔草和晶蘭,和
我們依記憶建築的遊戲城堡(WS
種種古老有趣的圖騰終將泯滅失傳
當它僅僅曾是一種遊戲罷
一種只有我們會玩卻又都輸掉的遊戲……)

那麼當我死後,WS
便是這顆星的名字了
蔓延的戰亂逐步將取代宇宙原有的秩序
(不要做落寞的守墓者
我不過是開始也有了季節、潮汐
回去時順手摘朵小花罷,WS
那裡頭有我)

聽我說,我勇敢的憤懣的WS
請允諾將你舊蛌漯虃C插在我墳前
在妳離去後的短暫寧靜裡
它將立著標誌正義和
愛,如這顆 WS

[下一頁:第三章 人類的故事]

[第一章 劫後] [第二章 傳說] [第三章 人類的故事] [第四章 新生]

 (C) K. H. Chen,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回詩作目錄] [回陳克華網站首頁]

本網站由 新客星站 規劃與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