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 球 紀 事

[第一章 劫後] [第二章 傳說] [第三章 人類的故事] [第四章 新生]


第一章  劫 後      ∼

I 最後的對話

你快走罷。快走。快點否則……
不。如今都已太遲了。知道嗎。太遲了。
不。我還是會消失的。永遠消失。
別再發問。快走。要快。
WS 那你呢。妳的方位告訴我。WS……

(此時有彈片紛紛刮過機翼,八十分貝以上的
刺耳的金屬噪音切穿我的耳機)
WS。我聽不見你。
快走。
(我扳下操縱桿,卻發現有兩具引擎熄火)
以後你將會知道
我所知道的一切。聽話。快走。

(太陽正逐漸轉紫,星系內核能已告用罄
外洩的宇宙線不時射透我脆弱的頭蓋骨)

WS。那你呢。你呢。
你說過的那些我不大能懂得的
但不為電腦接受的學說呢。你騙我嗎。

(一塊隕星超越了我,在前方不遠處
自行爆滅)
WS。你騙我嗎。
(會是核子大戰?冰河期的復甦?否則
難道是太陽死亡,隕石來襲,行星互撞?)

快走。相信我。
你將知道我所知道的一切。快走。
(紊亂的磁場在機艙下方幻化著極光
地軸偏西,海水朝南傾斜)
宇宙無盡。快走。
但是。WS。我只有你。
(所有的頻道皆被強佔,各式語言和密碼
擁擠在稀薄的介質內急促交談)
你說過的。真的。你真的說過的呀。
要有一座絕對座標恆以愛為原點。
(艙外強光一閃,雷達掃描出一群群
高速移動的白色光點)
時空為兩軸。
(震爆過後,遠望得見的恆星
都遠在十萬光年以外了)
而我們同坐落一點。WS。你說過的。
你答應的一座標無法變換。

別再說了。你快走。
宇宙無盡。
(之後所有通訊毫然而止。一片死寂)
WS。怎麼了。這宇宙。
(天線自行折斷了。WS,所有儀表一陣痙攣後
全部歸零。)
怎麼了。你不是說過永遠
和平領導諸天體
愛將駕馭群星嗎?

回答我。WS。
(宇宙正自行摺疊他的距離
時光走入隧道,電子脫軌
冰冷的熵值卻趨於極大。WS
我於零時出發向你……)

聽得見我嗎。WS。回答我。

WS。WS。WS。WS。WS。WS。WS。

 

II 停 泊

──「你欲尋找地球嗎,回航或者……」
前座一向乖巧的電腦問道。這回
我老不猶豫地關掉他。
「另一個?難道……難道是另一個?……」
這是他最後掙扎的問話。
生態偵測器早已唧唧作響,亮起一道座標
我熄掉動力
讓前方陌生的引力牽引我的機頭
是的WS逐漸看清楚了
呈水藍色被雲霧重重圍繞的
一顆全新的地球

混沌。
稍嫌單薄的金屬外衣
譁噪不休的呼救頻道
因過度驚嚇而失靈的自動導航儀
瘖啞的天線。我疲憊地
拈熄了閃爍刺眼的警戒系統
兩側枯瘦的機翼自我亂髮糾結的思維
徐徐垂出著陸的角度
些許彈痕和集中營的烙印仍盤在機腹,艙外
四處飄浮的記憶碎片正成群朝重力場外逸失WS。WS。WS。WS。WS。WS。WS。
(聽得見呼叫嗎?請回答)
此時
所有電腦正忙碌清洗有關你的記憶
(我們永遠的課題是遺忘)
而我曾耗盡能量思索著
你的存在
你嘲弄的文明和陷你入困境的夢魘
那在左臂纏繞詛咒了整個世紀的
代表榮耀勝利的徽誌
終於我撕下了,停泊下來
大氣尚在明昧之間,太陽升起
海水不安地翻騰,山岳流動著
波狀起伏的稜線。夜裡
星辰在北,雙月西沉
繼續我向內陸遷移,放任自己的
根著的植物本能──
如慌竄亂舞的孢子群落
於一次驟雨前夕低壓的濕空氣裡
被苔草們急急吐釋──
遂在小數點以後十位尋找
未可知的生存機率

(WS就是你了,一顆健壯睿智的孢子)
終究我們疲倦了
因為過度的思索和聯想
如果睡眠中你還能朝前張望,WS

替我在種族記憶底層構築新的神話原型
(諸神的黃昏時我們隱成玫瑰之兩瓣
巨人怯於多刺,神族敗於凋萎
於永夜時我們肩負僅賸的智慧和圖騰逃離
於混沌之初摸索著降生此一小小混沌)
和種種詩歌體裁的傳說
(禁植禁果的伊甸我們軀體交纏如蛇般戲耍)
和一點點無須加註的愛

之後我們永遠的課題是遺忘(WS
我先是忘了為何你要被縮寫
被放逐成一無法收播的磁波
繼而又忘卻和候鳥的盟約,自遺傳本能中
抹去歸鄉的路標(WS,
我們回不去了。當我的背脊
佝僂如當初為你設下的那枝天線
別仍追問那顆逐漸遙遠黯淡
無由我們降生成長並隨即遺棄的地球
(看到沒?就在那兒。很美不是嗎?)
如今他漠寒冷寂的表殼,原先
我們豐美遼闊的居地業已成為它
最美麗而盛產傳說的一道疤痕(WS
想必原來的傷口更美麗呢)

WS,很久了,如泉之復甦
體內第一次我覺察出深邃的喜悅
期至嬰兒裸裎以感觸原始的肌膚
落地生根的臍帶,虔敬領受
這陌生但溫潤潮暖的大氣底層
一切待發的生命形式
漸次我將分解,一分子一分子地
為求完美無瑕的再結晶,
而孜孜重建自己的內堙CWS

你會是造物的雷電、雨水、熔岩、沼氣
斷續吹起的高溫季風和秘密降落的隕石。
我如最初無知的甲烷
於永無休止的碰撞中偶然有輕便乙炔
強韌的氫鍵同結實的磷酸
前來攜手。遂以搭建完成的第一顆蛋白
催化生命的演進
在無垠靜謐的溫暖海洋如是孕育出
一生命形式繁複我們簡稱它作
愛。WS,說好了
如果它長成一朵花我們就稱作玫瑰
如果成鳥我們必賦予它青色的象徵
而後釋於你恆晴的雙睫;
如果成人我們將不再離棄這顆星……
如果妳還能往前張望,WS

你應及早明白我們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

 

III 黑 洞

如果今晚氣象清明,風息止在同溫層
星群將會清楚照亮自己的神話。那麼讓我小心地
重蹈最後的太空漫遊吧。那次
自你鼻翼定位,仰望西北西
初晴的宇宙時光正開鑿隧道
金牛、牡羊、天蝎
尚未啟用的小站有顆乍暖的恆星停靠
我乃漸漸孵化
成另一富於象徵約穴居動物

(宇宙原已規劃好的直交座標系
就在那時出現了四次元的詭譎曲線
一如彗星的行徑,巨蟹的橫移
一個動亂倥傯的時代就此……)

而當時觀望、等待、祈禱
不時遠處有高速的悲哀射來
破壞我失修多時的動力器
(那是某種腐蝕金屬的記憶
原沉落東南的天秤便敏感地傾斜了……)
遂於追隨一意義不明的磁波途中
我駛離了原先相互牽制的重力場

據云那次是黑洞的成形
(光線走著圓弧
座標喪失意義
所有圖騰由是孕育誕生)
拋離軌道後我以整座銀河的重量
換取一顆小星的光度
在你瞳裡,無止的溫柔的墜落中
成為一種存在於時空之外
懂得愛的穴居動物

 

IV 雙 星

如兩條誤發的磁波找到相同的頻率
那次我們同在星球爆滅場上
撿拾一些被理性淘汰
垃圾處理站拒收,人們謔稱為
精神病變的遺體
你自東方,擁擠著海潮的國度
泅泳初民的智慧和喜悅。
我與電腦聯袂而來,訝於
你的呼吸竟是大海的氣度
緘默著,我茫然換算妳的眼神
成此時已毫無意義的數字與單位

石中有劍,你發現了
一手拔起,如年輕時代的亞瑟
幼弱而其神力
天賦的一種潛能:涵蓋著全星系
廣闊而縱深的同情、悲憫。我感動著
屈膝尊你為王
握你汗濕的雙手
如泥土溫柔包覆一顆
急速抽芽的種子

接著天際有雙星
相互繞行著掠過,因為同源
等量,又坐落彼此的引力範圍內
所以有週期漲落的光度
永恆不易的軌道

W由你命名,左邊的一顆
有桂冠釉綠的光澤
S我說罪將追隨
如蛇在伊甸(這原是悲慘的宿命
你卻舉劍笑了)

WS:我將如此稱你
以為你的命運、我的身世,如雙星般
隔著漠浩的時空
遙遙牽引
並彼此輕微騷擾。因此
我也起了潮汐
起伏在夜裡
我們互黥以玫瑰
在胸前,心瓣湧動的位置
賁張起血流的熱度
於此匯集全宇宙僅有的溫暖
(WS,我流淚了
在光潔的記憶堹d下兩道長長的袉炕^
臨別你說
我們將會是光。有質點和
波動的形式,質能互換的內在
即使是在黑洞中。
我說我不懂。但從此
我所有的頻道皆朝你呼叫著
詩歌、童話
和有關我們的傳說
以光速在廣寒的宇宙中行進
(WS,妳會在每顆向我眨眼的星上)

我們將會是光。

WS,我會懂得的。我說

[下一頁:第二章 傳說]

[第一章 劫後] [第二章 傳說] [第三章 人類的故事] [第四章 新生]

 (C) K. H. Chen,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回詩作目錄] [回陳克華網站首頁]

本網站由 新客星站 規劃與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