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從前的愛》∼

  哭笑

  WS。是的。WS。我總是微笑著的。那天有位朋友提醒我:「為什麼你總是那麼愛笑?」我些微訝然,彷彿被窺見了什麼祕密。
  WS。我總是微笑著的。彷彿我臉上寫著:「活著,真好。」活著如果真的美好,那麼其他似乎就大可不必多計較了。
  是嗎?報上說,笑是人類特有的行為,地球上別種動物都不會,只有人類會。因為人類的心思太複雜,複雜到臉部的表情肌不敷使用,只有用笑去掩飾一切不欲人知的心思與不能明確的意念。
  我總是微笑著的。雖然我著實並不快樂,有時甚至想哭。但「愉快、振奮、隨和」是我日常給予一般人的印象。我想我是多麼擅於偽裝啊,像變色龍披著一層保護色--問題是,我真的那麼脆弱到隨時需要微笑的保護嗎?「虛偽」是必須的,但不是全部。
  而我已有很久很久未曾哭泣、落淚。我知道,有時候我的笑,比哭更難過。「有一種人,他笑起來的時候像哭。」

 

∼ 選自《給從前的愛

(C) K. H. Chen,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回散文目錄] [回陳克華網站首頁]
[陳克華的網站:http://kchen.writer.com.tw]

本網站由 新客星站 規劃與維護
若有網頁瀏覽問題,請洽「新客星站規劃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