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從前的愛》∼

  告別童年

  WS。告別童年其實是件難事。真的放出眼光來看,有許多「成年人」的身上其實處處殘留著童年尚未褪盡的部分,像離水的蛙還拖著蝌蚪的大尾巴,阻礙人格的繼續發育,造成畸形。
  特別是中國人。中國人在「人際」這層面的考慮似乎特別早慧,以致在「個人」上極力矮化,群居、克己、面目模糊--除非及時遭逢一次大劫難,把「我」從「超我」和「原我」中逼出來,可謂「成年禮」的第二次「振聾發瞶」。
  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遭遇。這劫難又必須夠大,大到足以威脅生存,足以逼出本命,像蜥蜴只有逃生時才捨得斷去那貯存營養的尾巴,而且總得斷出一些血,斷出一些痛來,等待新的自我慢慢長出--這漫長的過程同時是心靈與肉體的雙重磨難:其他尾巴完好的蜥蜴總不免好奇而嘲弄。這嘲弄對心靈還要繼續成長的人,其實也是劫難的一部分,必需而有益。WS。我就是那痛苦地斷去尾巴的人,在初見你的時候,我曾慌亂地一再逃避與你面對。如今,漫漫八年後的今天,我想知道這斷尾的傷口是否已經癒合,這繼續成長的心,是否成熟到足以展開另一次盛大輝煌的戀愛?

 

∼ 選自《給從前的愛

(C) K. H. Chen,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回散文目錄] [回陳克華網站首頁]
[陳克華的網站:http://kchen.writer.com.tw]

本網站由 新客星站 規劃與維護
若有網頁瀏覽問題,請洽「新客星站規劃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