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從前的愛》∼

  

  • 有人問我關於愛情與生命的問題,我總是在還來不及思索如何回答之前,便已被發問者眼中的渴望、困惑,與苦惱所感動。我總以為,那裡頭會是靈魂至美的靈光閃動,僅僅一念之誠,使我對人性又恢復了一些信心與期待。
    其實我哪裡能夠回答。

  • WS已經十分古老、遙遠、模糊了。我所要說的,「事件」本身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因而改變了。如果此生不曾遇見WS,我將會只是個自我中心、自以為是,擁有一些小聰明與小感覺的「才華洋溢的年輕人」而已。經過「愛」,我才知道自己原可以是什麼。

  • 一生當中沒有人教過我「寬容」,教過我「昇華」,教過我「誠敬」,教過我「愛」。一切都要在感情歷練的過程當中,在不斷的刺激與回應當中充分體察自己人格的特質與潛能,優勢與弱點,從而決定自己一生的「生命情調」,人格的style。愈高貴的靈魂才可能有愈善美的愛情--「愛情原是一種至高的道德實踐」,這些都只能自己教給自己。
    而有多少人是匆匆應付了事或根本將這人生重大的課題付諸缺如?

  • 不要再追問我,關於WS。

  • 或者說,WS在我心中已是一種概念,一種意義,一顆砂粒滾成的珍珠。既沒有真實的形體,亦沒有特定時空的侷限,像寄生我體內的精靈,日夜與我無盡對話。

  • 如今我寫下了這些文字。原本該讓這一切都湮沒散佚,無人知曉的,但如此我發現我的傷口無法癒合。寫作,原是我一種療傷的方式。

  • 一直找不出我生活哪裡出錯,總隱隱覺得存在一股罔罔的脅迫。
    抱著對人性過高的估計和對人生過度的期許活下去,是極容易遍體鱗傷甚至要粉身碎骨的。心有所愛,是我漂流歷程裡唯一可擁抱的浮木。

  • 總是無法學聰明,多保護自己一點。奈何不了自己根深柢固的那一點「痴」性情,也分外覺得別人眼中「過度浪漫傾向」的陳克華。痴者,識道未深之謂。
    我還是得向生命時時出發,發掘更多的「真相」,更多「意義」,更多「自己」,治癒這痼疾。

  • 「十世修得同船渡,百世修得共枕眠。」共枕一枕又如何?還不是有緣無份。

  • 有一封陌生讀者來信的信末祝福語竟是:惜福。我當時只覺得有如醍醐灌頂。這世界知我的竟是這樣一個從不相識的路人!是的,惜福。
    不必和別人相比較我亦知曉自己的幸運。我必須為所有這一切深深頂禮感激,這太多的寵渥鍾愛。
    惜福。感激。

1989.2 于榮總 

∼ 選自《給從前的愛

(C) K. H. Chen,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回散文目錄] [回陳克華網站首頁]

本網站由 新客星站 規劃與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