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進化論大剖析

 美國西北大學呂罡(法輪大法學員)

1459050.gif (33148 bytes)

上接:一、達爾文主義自身的缺陷

二、不可迴避的化學進化

  生命産生前在分子水平上的進化 (Prebiological Evolution) 被稱為化學進化。完整意義上的進化論,不僅要回答生命産生後的生物進化過程,而且還要解決生命物質是如何産生的問題。即怎樣由簡單、無機的小分子進化到複雜、有機的大分子,進而産生生命體。但這個問題被進化論者們故意地迴避了。

《達爾文的黑盒子 (Darwin's black box)》一書的作者Behe教授,對數種有關進化分子生物學的學術期刊(包括Journal of Molecular Evolution,Proceedings of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等權威雜誌),近十年來所發表的上千篇文章的研究表明,在這方面進行的工作是「零」。化學進化被迴避的原因很簡單,是因為進化論者根本無法回答。

  流行的觀點認為,原始地球擁有還原性大氣,含有氮、氫、硫化氫等成份,不含或含少量的氧。大氣放電經常發生,原始海洋中水溫較高,並有頻繁的地質活動,如地震、火山噴發等。基於這種觀點,1951年Stanley Miller進行了著名的「原始湯 (Prebiotic soup)」實驗,他在一個燒瓶中模仿原始地球的環境,用氣體放電類比雷電。實驗結束後,在産物中分離到了氨基酸,這個結果轟動了科學界。但更多的問題暴露後,樂觀主義漸漸消失了。我們僅舉兩例,說明他們的困境。

(一)化學選擇性
  
所有生物大分子結構均表現為空間上的有序,蛋白質分子除了特定氨基酸的連接外,還能形成2-螺旋(helix);BETA-折疊 (sheet) 等二級結構;結構域 (Structural domain) 等三級結構;直至形成四級結構--亞基(subunit)。雙鏈DNA分子由兩條單鏈組成,除單個核甘酸的連接與氫鍵作用外,還能形成雙螺旋和超螺旋 (A-DNA;B-DNA;Z-DNA等),所有這些結構都與該大分子的功能緊密相聯。一旦這些結構遭到破壞,該大分子就會失活,所以生物體在合成生物大分子時表現出極高的精確性。

假設第一條具有生命功能的多污鴠X現在原始海洋中,其序列為A,B,C...(A,B,C...代表天然的人體所需的二十種氨基酸)。其形成的必然條件是:

  1. A,B,C...等具有足夠的濃度,這樣A,B,C分子才有可能相遇而發生反應。

  2. 從氨基酸形成多扛漱狨閉O縮聚反應,每步反應會生成一分子水,從化學平衡的原理看,反應需要脫水劑,否則水將抑制該反應。

  3. 假設A與B的結合是隨機的,而結合C時是選擇性的,按熱力學原理,這是一個熵減的反應,必須得有外界能量的輸入。如果以上三個條件全部成立,那麼C到底是由什麼因素決定而被選擇的呢?進化論者只能回答:絕對的隨機。但在自然環境中,上述三個條件決不可能同時滿足,這個隨機過程缺乏先決條件。另外,從科學哲學的角度來看,進化論者的答案是不可能被證僞的(falsifiable),而且在經驗世界中是不可檢驗的。

  Behe教授在談到這個問題時舉了一個形象的例子,他認為,蛋白質絕對隨機,自然地産生,就如同一個人指望把熱水,雞蛋,麵粉,糖和可可粉隨機放在一起就能産生一個巧克力蛋糕一樣荒唐。

(二)光學選擇性
  
生物世界是一個不對稱的世界,如果你注意觀察過你的手,你會發現左右手在空間上無法完全重合,但左手和右手的鏡像卻能重合。在化學中這種現象被稱之為「手性(chirality)」,幾乎所有的生物大分子都是手性的。比如,組成人體的糖類一般是右旋的,而構成蛋白質的氨基酸都是左旋的。而左旋的糖和右旋的氨基酸,幾乎不能被人體利用。一般認為,在非手性的環境中不能産生手性化合物,而只能産生外消旋體,即等量的右旋和左旋體構成的混合物。

  現代不對稱合成化學通常採用最昂貴的手性催化劑,才能使反應按照人所期望的方向進行,得到單一的手性化合物。在Miller的實驗堙A所有得到的氨基酸都是外消旋體。假如還用前文所舉的例子A-B-C...序列,又是誰選擇了左旋的氨基酸呢?衆所周知,最簡單的蛋白質是胰島素--51(),那麼由自然界隨機地從二十種天然外消旋體中選擇合成一個 51(),得到全部由左旋氨基酸構成,具有生物活性的胰島素分子的幾率有多大呢?簡單的數學計算可以證明是(1/40)的51次方。而在實踐中,其幾率是零,根本就不可能發生。Miller的實驗帶給進化論者的並不是福音,而是更加劇了其深刻的危機。

  進化論發展至今,已經走入了死胡同。它認為人類由偶然中産生,進化即無目的又無方向。進化論者已變成狹隘、自負的信仰者,喪失了科學的探索精神,甚至拒絕對任何進化論體系外的現象進行觀察和研究。他們認為科學是研究存在和獲取知識的唯一途徑,凡是現代科學無法證實的,無法研究的,都是不真實的,進化論就是絕對的真理,他們把自己封閉在一個小圈子堙A不願向外邁出一步。

  康乃爾大學的 William Provine 就斷言,根據進化論的結論,人只是複雜的生物機器,沒有任何特殊的意義。道德、信仰都不存在,也沒有任何自由意志,這完全回到了十九世紀的機械唯物主義,是人類思想的重大倒退。可悲的是,這是信奉進化論的必然結果。

  從科學史上看,固步自封只能加速舊體系的崩潰。如今,人類已經步入一個新的世紀,只要人們勇於打破固有的觀念與框框,新科學的曙光一定會升起在地平線上。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屬於原作者,若需轉載,請向原作者洽詢。
網址:http://www.minghui.org


[回『宇宙與生命』 ]     [ 回新客星站首頁 首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