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傳真》之科學與人文思想

 

  《三界傳真》是高雄市修身社養性堂印行贈送各界的善書,乃在「挽轉頹風,匡正人心,扶助三期大道為宗旨」(該書雷府千歲所言),為了此書,一共有南海古佛、純陽大帝、桓侯大帝、南極仙翁、巡天元帥、白陽護法真君代表眾神聖「監察天君趙、白府千歲、雷府千歲、欽差大臣李等神降詩,並由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下詔,實在是天人兩界的大事。

  萬國教主天然古佛也降語曰:

        ……當今之世界,科學之發展,已至顛峰之境界,足可以自毀地球,上天本有好生之德,不忍人類塗炭;……眾生已至燃眉之急了,仍沉迷在物質享受之中,不及早醒悟,重整道德之根本,……把天道推廣到四夷,很多苦難的眾生,等著我們有道之人,伸出慈悲的雙手,以最關懷的心,來救救他們,期以早日同享世界大同的人間樂園也。

  我在閱讀《三界傳真》時,為其書中的部分「科學」觀念和描述大大的吸引住,雖然這是坊間善書,有人認為是扶乩所寫的,真偽難判,但以我多年研究宗教及科學之心得,這些「科學部分」並非民間乩童所能敘述的,除非這位乩童是大學理工畢業,而且對高等物理有概念,甚至具有太空科學思想,才有辦法寫出書中一些內容。因此,我相信這些信息,並以科學研究法來詮釋,希望讀者能由本書得到啟示,則善書及本書的傳播功能就達到了,這也是我的功德。 

這本書是雷府千歲帶領該堂莊其在先生(聖筆遊生)的魂魄到天界氣天、凡界人間、陰界地府遊歷的所見所聞,藉著玉虛童子之「佛眼傳真法」,傳回鸞台揮出成書,現就摘取部分內容,依序作科學觀念之闡述。

 

莊生曰:「謝謝千歲之指示,生今宵見千歲,心裡非常的恐懼,為何千歲軀體與眾不同,足足一丈有餘而無不足,且顏面異眾,好似很凶惡的相貌,未知是何原因?」

千歲曰:「莊生,你有所不如,在無形的世界裡,其形相有很多奇異的形相,與人類甚有不同之處,因為人類居住在有形的世界上,差異較少,有青黃黑白紅五色之人種,青色種現在已經不見了,這麼小的地球上就有這麼多的人種,何況無形世界裡頭的神靈或是鬼神,具體相不一樣的太多了,甚至奇形怪狀的多的是啊!」 

 

  在道教神像中,雷府千歲的相貌真的不是俊男美女形,而是凶惡形相,所以莊生一開始才會如此發問。妙的是千歲的回答,他說原本地球上就有「青黃黑白紅」五色人種,青色人種已不見了,這在人類學上有值得探討之處,是不是上古時代的地球的確有「青種人」?

  我們由世界各地不少目擊外星人的描述中,可以看到「小綠人」形的外星人,這就是青色人種,那麼可知現在外星球上仍有青色人種,而且其科學發達,這證明了雷府千歲所言,地球上曾有青色人種的話有其可信性,說不定他們是上古時代的地球人。

 

        莊生曰:「再請問千歲,既然如此,為何千歲不現美而帥的相貌?」

        千歲曰:「此丈餘之身,醜陋的面貌,乃本神之特徵,在過去世之一世當中,本神曾生在外太空的一個星球,當時的體相就是如此,像我這樣的相貌,尚算是一位美男子,與地球人有點兒不同而已,以後曾轉生地球,尚有一點兒延續過去世之相貌,所以你看來是有點兒不習慣。」

 

        這一段話最發人深思,因為千歲說他「曾生在外太空的一個星球」,以現代話來說,這句話就是指「外星人」,由此可知「雷府千歲前世也曾當過外星人」,這能就是說神佛、外星人、地球人、鬼等都是宇宙時空中的生命,可以互相輪迴。

許多人想不通為何「宗教上的神佛」和「科學上的外星人」會有關連?現由這段文字應該可以得到啟示了。用超時代的話來說是這樣的:宇宙中高等生命可以在各星球間來去自如,其中一世投胎為某一星球人,肉體死亡後其生命(靈)又在宇宙中飄呀飄的,說不定來到地球,於是下一世成為地球人,過了數十年又肉體死亡,靈又到其他星球投胎︰︰如此這般,過去無數世之中,可以在不同星球出生,成為不同的外星人。這是很科學的邏輯,而且也是正確的觀念。 

上一段文字還提到「轉生地球」,就是我所詮釋的理念之明證。由此也可知,我們這一世地球人在肉體死亡後,也有可能「轉生」其他星球,下一世成為外星人。

 

千歲說:「宇宙的微妙,用後天的聰明,要去了解它,是無法達到的,須要多多的修,多多的悟,至於開通了,就不會有什麼疑惑了。」

 

不是正在點醒我們這個極重要的超時代觀念嗎?

 

莊生曰:「聞說天界透視期間,護法真君與莊扶持兄,都是乘坐蓮台,其蓮台金光燦爛,速度如光,我們現今要遊天界,怎不見蓮台,不如千歲要用何種交通器具?」

千歲曰:「莊生啊!我們怎能與護法真君作比較呢?真君是證果佛位的聖者,他有蓮台可坐,而我們該要騎馬了。」

莊生曰:「千歲!你不要開玩笑,騎馬只能遊歷凡界,至於以後遊天界之時,該怎麼辦?」

千歲曰:「傻生啊!你真是憂多過慮,何異杞人憂天,不必掛慮太多了,我們要騎的是一匹寶馬,此馬名曰穿雲神駒,其行走速度,雖然不及蓮台,現在的太空梭比起來,仍是望塵莫及了。」

莊生曰:「那麼穿雲神駒的行走速度,未知有多快呢?」

千歲曰:「若比起護法真君所乘之蓮台速度,只有一半的速度,所以你儘可放心,我們的穿雲神駒,不但可以行走陸地,上天堂下地獄,統統自如,甚至通了騎者之心,不必操作,我們的心想到哪裡,他就到哪裡。」

 

千歲提到他們騎「穿雲神駒」,速度是太空梭望塵莫及的,可見千歲也知道現在有太空梭,這也說明了天上眾神也在和人間一起增加新知,否則會落伍,思想會有代溝。  這段文字所說的「蓮台」、「神駒」都是靈界之物,不是凡界的,只有進入靈界的生命才能看得到,我們不可用地球上的物質科學眼光視之,這樣做是不科學的。當天晚上他們就騎馬先繞行高雄巿。

 

千歲曰:「今宵因為時間較晚,我們就騎馬繞高雄市吧!」

莊生曰:「我看這樣會太危險的,因為市內大小車輛太多,我們騎馬,怎麼能在巿區街道行走呢?因為開車司機又看不見我們。」

千歲曰:「這沒有關係,因為我們的神駒行走不必著地。」叱曰:「神駒!離地三丈行走吧!時速以六十公里繞巿內一週吧!」

 

神駒一躍四足離地,空中飛行,街衢夜景,燈光閃爍,來往行人,車輛穿梭不停,咳!不如他們在忙些什麼,最後的目的還不是同一條路。

     無形界的神駒帶著千歲和莊主在半空中(離地二丈)以時速六十公里遊覽,我們相信那是從無形界看有形界,可惜世人看不到。但為了給人間詳細的描述,便由玉虛童子周佛眼傳真法,傳回養性堂的鸞台,由扶扎寫出,其原理和人造衛星轉播一樣。

 

       莊生曰:「請問千歲,玉虛童子實在太棒了,他不如用什麼方法傳真呢?」 

        千歲曰:「他的佛眼傳真,是與現在人間的衛星轉播一樣,如棒球在美國比賽,用攝影機攝入鏡頭,然後送入人造衛星,轉送到台北的電視台,再傳到各地的電視一樣。」

        莊生曰:「我沒有看到玉虛童子帶有什麼轉播機器,他到底用什麼機器傳送的。」

        千歲曰:「你真是太傻了,仙佛怎麼可以與電視機器相比呢?他的眼睛可以觀透三天,玉虛童子只要站在地球上的氣層的最上,與無空氣的隔界,就可以看透人間到氣天,站在氣天之上就可以看到理天,故人間的衛星與其比較,真是望塵莫及了,這就是神仙的偉大力量。

 

        現今地球人無法偵測到「氣天」和「理天」,依我多年心得所知,此二天並非在我們這有形界,所以太空梭、人造衛星等都看不到。「看不到」並不表示它不存在,電波充斥在空間,我們什麼也看不到,身體碰不到,不能就說電波不存在,肉眼能看到的電磁波範圍相當狹窄,不過是40007000光譜單位(埃)而已,紅外線和紫外線之外的電磁波,我們是完全看不到的。所以,不可以用「眼睛要看到、耳朵要聽到」來當作「科學」標準,這是最不科學的。

        現今巿面上充斥各種堂壇,然而,並非所有的堂壇都有正神在,請看下一段:

 

        千歲曰:「生啊,你看看前面的一棟樓房吧!」

        莊生曰:「哎呀,不得了,那棟樓房著火了。」

        千歲曰:「胡說八道,怎會著火呢?」

        莊生曰:「不是著火,怎會冒出黑煙呢?」

        千歲曰:「傻生,你再詳細的看看,此乃黑氣,與黑煙差得太遠了,真是風馬牛不相及。」

        莊生曰:「請問千歲,為何此棟樓房冒出黑氣來?」

        千歲曰:「吾暫不必解說,我們也到了,進去看看自會明瞭,俗語云:百聞不如一見。穿雲神駒!停吧!莊生!我們也該下馬了。」

        莊生曰:「遵命!」下了馬,曰:「千歲,我們欲往何方?」

        千歲曰:「我們該進入了,莊生隨我來,步行而至頂樓,莊生你詳細觀察吧!」

        莊生曰:「稟千歲,生有個疑問,請千歲明示。」

        千歲曰:「有疑儘量的問。」

        莊生曰:「此地看來好似是一家莊嚴佛堂,為何不見神聖在此守堂,只見一群修道人,不知正在忙些什麼?」

        千歲曰:「此佛堂不見神聖守堂之原因,乃是守堂神全都跑了。」

        莊生曰:「為什麼堂之守護神要跑呢?」

        千歲曰:「因為此堂不是正堂,邪神看見我們到此,全都紛紛逃跑了,方才你所看見的黑氣,就是邪魔的魔氣,所以其氣是黑的,與正神之氣完全不一樣,正神之氣,是五彩或者是金光瑞氣,此才是神仙聖佛之氣。那群修道人,正在忙著要辦道。」

        莊生曰:「在《天界透視》內中有云,有一次護法真君帶著莊扶持兄參觀佛堂,那個佛堂金光燦爛,修道人各有善光,為何此堂之修道人不但無光,而且黑氣沖天,未知是什麼緣故?」

        千歲曰:「方才說過了,此堂是邪堂,他們所修的不是聖佛之正法,當然沒有正氣,所以才有邪氣出現。」

 

   據我所知,目前台灣絕大部分宗教處所(包括佛教的寺、道教的廟、天主教基督教的教會、以及大大小小神壇、宮、堂、壇……等)都非正神正佛正靈,所以讀者不要隨意去膜拜。當然,我這麼一說,會招惹不少宗教界人士的批評,筆者不想打筆戰,只想請批評我的宗教界人士或團體自己去問問神好了,或問問自己良心。目前坊間有很多地方在教人各種修道方法,甚或做些如開天眼、啟靈……等的儀式,筆者奉勸「有智慧」的讀者,不要花錢去做這些笨事,因為,大多數都是如上所言「騙人的花樣」,錢被騙了還算事小,身體被弄得入魔而致精神異常,那才不值得呢。

  有一次千歲帶莊生去參觀做豆漿和油條,其過程旨在揭發少數不顧良心的奸商所作所為,內容極有醒世效果。

 

        千歲曰:「我們今早趁著天色未曉之時,要參觀做豆漿與做油條,及參觀果菜市場,若時間過了,就參觀不到他們的絕妙奇巧了。」

        莊生曰:「做豆漿還有什麼絕妙奇巧工夫,多只不過是黃豆磨漿加水罷了。」

        千歲曰:「世人為賺錢,名堂多的是,我亦不必多說,等一會兒,我們到現場參觀,你就可以明瞭,說不定你以後不吃豆漿了。不過像這種生意人,是少數而已,不能一概而論,世上總有惡心良心之人。」

        千歲曰:「莊生啊,我們進入吧!你可仔細的看看,有疑問者儘量問之,他們二人就是夫婦,現在正在做豆漿,準備破曉之時出去排攤出售。」

        莊生曰:「我覺得有點兒疑問,請千歲指示。為何他們的豆漿沒有用黃豆製造,就用開水與小量粉劑攪拌呢?」

        千歲曰:「今早帶你來就是要讓你看這一點,以前賣豆漿的都用黃豆磨漿而成的,現今的豆漿商人,不顧商業道德,用豆粉以及化學粉劑拌攪,成了一點兒豆漿味道,他就賣了,這樣一來,又省時又方便,又好賺錢。」

        莊生曰:「這個人真是沒有良心的生意人,噯呀!他又加了什麼東西呢?」

        千歲曰:「莊生!你不知道嗎?他加的東西是糖丹,是化學藥品,你再詳細的看看,連水都沒燒開,給人吃了怎麼得了。」

        莊生曰:「再請教千歲,那一堆白白的是不是麵粉做的?」

        千歲曰:「是的,那是準備做油條的,他已經準備要出去街上賣了,我們跟著出去看看。」

        莊生曰:「千歲對於吟詩很有趣啊!你在吟詩的時候,他在做油條的那堆麵粉,不知再放些什麼東西下去?」

        千歲曰:「吾神雖然在做詩,可是對於他的一舉一動,當然沒有放過監視的,他已放了數種的化學藥品下去了,這樣一來能使發酵到最高程度,亦能使炸好的油條經久不軟化。莊生!你記得二三十年前的油條炸好之後,若經過半小時,油條就軟了,現在的油條炸好之後,整天不潤不軟,這都是化學藥品的功用。」

        莊生曰:「難怪人類最近有那麼多的疾病,A型肝炎與B型肝炎。」

        千歲曰:「莊生說的很對,對於人類食品,添加化學藥品,雖然不覺得什麼,卻是造成人類慢性自殺,A型及B型肝炎雖然是傳染疾病,因為人食了過量的化學添加劑,造成肝臟機能不好,遇到傳染疾病很容易被感染,甚至癌症亦甚多從食品中的化學藥品致來的,希望生意人,不要只想賺錢,不顧大眾之公德心。」

        莊生曰:「那以後我不敢吃豆漿了。」

        千歲曰:「話也不可以這麼說,謹慎點兒就好了。」

        莊生曰:「從那兒謹慎起呢?」

        千歲曰:「吃豆漿最好不要吃加糖加好的,就是要吃之時才加糖的豆漿,總比加好糖的可靠,吃起來有一點燒焦的味道,那種豆漿較純,又豆漿上層會浮一層薄薄的豆漿皮,那種的豆漿才是真的豆漿,至於油條最好少吃為宜;因為現在的油條,化學藥品加的太多了。」

 

  雷府千歲提供的「純正豆漿」辨識方法相當好用,大家可以牢記:吃起來有點焦味,上層又會浮一層豆漿膜,不是事先加好糖的,才是真豆漿。這些都是世人應有的知識,千歲能詳細道出,實在太好了。接著他們又來到果菜市場。

 

        千歲曰:「莊生啊!你看看吧!那堆蔬菜有什麼異樣。」

     莊生曰:「稟千歲,我怎麼看都沒有異樣。」

     千歲曰:「我神請玉虛童子用佛眼的光照給你看看吧!莊生你可再詳細看看。」

     莊生曰:「有了,每一棵菜都發黑氣,請問千歲,這是什麼原因!」

     千歲曰:「那就是農藥的餘毒,因為菜價好,農夫們噴酒農藥,待不及農藥之消失,就採收應市,以赴市場之高價,昧失良心,損害了消費者之健康。」

     莊生曰:「像這樣沒有良心的人,上天豈可不睬不理呢?」

  千歲曰:「當然有,不是無報,是時機未到,天理昭彰,疏而不漏,那有不報之理,自古至今,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遲報早報而已矣。」

  莊生曰:「人心不古,連吃蔬菜亦須警惕,否則影響身體之健康。」

  千歲曰:「只望此書出版之後,對農夫們有所勸化,世人食菜只有多洗一點兒,碰碰運氣,沒有買到有殘留農藥餘毒的蔬菜就好了。」

  莊生曰:「今天參觀蔬菜市場,對於蔬菜留有農藥之餘毒,未知水果之類有沒有農藥之餘毒否?」

  千歲曰:「這種事不必說了,怎會沒有呢?或多或少而已,購買之時留心點兒吧。不只是果菜,說到食品之類,很多很多都是吃了不太好,凡是添加化學藥品過量,都是對人體不好。沒有添加化學藥品的肉類也會有微毒的。」

  莊生曰:「請問千歲!對於肉類也會有微毒,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千歲曰:「說來話長,不知不怕,知了真是害怕,因為一隻動物要殺牠之前,動物會恨,由恨而生毒,人吃了之後也會不好的,比如人類如果不吃蔬菜,只吃肉類,久了一定會生病,因為無農藥之蔬菜,都有解毒作用,人之肝臟機能及膽機能,要負擔那麼多的肉類毒素是不可能的,一定要用蔬菜去中和作解毒作用,否則不可以的。故人叫做素食動物,人吃素不吃肉,可以生存下去,若只吃肉不吃菜,是活不來的。由此足見吃素是最適合人類之生活,又可以長壽,又有防止早衰之作用,是因為適台人體之緣故的。」

 

千歲的這一段語道盡當今農業問題,也以醫學觀點指出人類的飲食注意事項,其科學道理大家一讀便能了解,日常生活能照千歲以上所言去做,必定長命百歲,這是千歲給我們的最佳生活科學指南。

千歲日後又帶莊生去看一處誦經的地方,指出時下「誦經」的無用;以及世人對經典的誤解。

 

千歲曰:「咳!修道之人,自古及今,沒有一個佛祖是誦經成佛的。」

莊生曰:「誦經不成佛,為何有那麼多人要誦經。」

千歲曰:「誦經是下乘之法,你沒有聽過人間一句話嗎?誦經不如講經,講經不如實行。誦經只不過是靜靜心而已,或是求個自己安心,自己以為佛已經領受他們的誦經了,以為是佛會庇佑他們了,得一個安心罷了,以修道來言,不能相提並論了。」

莊生曰:「誦經是下乘之法,那麼如何做才算上乘之法?」

千歲曰:「不必多說了,我攜你再往他處看看你就可以明瞭的,我們上馬吧!」

(二人上了馬)此佛堂金光四射,是白陽佛堂,講師正講道,修道人正聽得入神,千歲、莊生二位持佛令自由自在進入佛堂,與護堂神互相敬禮以後,坐在堂中,莊生亦聽得入神了。講師正在講著易經深奧道理。

莊生曰:「這才是真正上乘的道理,如此易理世上能解者幾希。」

千歲曰:「莊生!你錯了,你們世人的通病,就是凡是能講深道理的就是上乘,是大錯特錯,若是這樣,腦筋好的、有學問的,皆可以成道了。你們世人要知道,道理是沒有深淺的,是心之關係而已,若能人心通天理,名謂最上乘。故佛之道理,本無上中下乘之分,是世人不覺悟而自迷也。修道人學易理並非不可,亦並非須要,因為佛與聖人早就將易經卦理,統統簡而明之化在四書,化在各種經書上了,不必再從八卦,甚至六十四卦去摸索了。簡單的經書,容易明瞭的大學、中庸,棄之不研究,反而要去研究易經卦理,真是庸人自擾,自找麻煩。方才所說上乘之修道,非研究人家看不懂的經書,講師講起來,聽眾聽了似懂非懂的,他們聽了過癮極了,這都是修道的通病。」

千歲曰:「你們人生短短幾十春秋,都能研究出那麼奧妙的真理,難道吾神幾千年的道行也不會研究嗎?你沒有聽過『下下人有上上知,上上人沒有意知』這句話嗎?而且吾神亦已得道了。」

莊生曰:「他們不是在坐禪嗎?」

千歲曰:「是的,是坐禪,修道坐禪若能成道,佛與聖人就不必留有經典了,此坐禪更是下乘之法,六祖曰:『生來坐不臥,死去臥不坐,一具臭骨頭,何為立功課。』」

 

     千歲指出「誦經」、「研易」、「坐禪」等時下坊間時興的修行方法都是不正確的,正確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實踐真理」,最簡單的例子,就是你去買二百元物品,拿一張五百元付款,商家以為是一千元,找你八百元,你能真實的退還五百元,不貪為己有,就是道,一生中任何處事都以此為戒,就是「無上法」。

     然而,目前坊間都走錯了法門,都在追尋「外在」表相,如打坐、坐禪、講經、誦經、研易、研氣功等,全是外在的,大家都不知道「內在」修心,難怪千歲會說:

 

        千歲曰:「三期末劫,人間迷途為利忙碌勞勞,地獄鬼魂淒淒期待陽間子女進修超拔,天界神祇爭功協助三期離氣,理天仙佛千百億化身度世,各忙各的。

        世間人忙的為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地獄鬼忙的為離,想脫輪迥離苦離死。

        天界神忙的為功,建功立德赴會瑤池。

        理天佛忙的為眾,度眾生求道超生死。

 

看完凡間再去看地府,書中也提到不少值得以現代觀點來理解的內容。

 

莊生曰:「稟千歲!我們來到這堙A看見前面有一匾,寫著陰陽界三字,是否已到了陰間了。」

千歲曰:「是過了這個地方就是陰間了,你看路上行人都是亡魂,他們正要到陰間報到。」

莊生曰:「聽說要到陰間的都是被鬼役差所押來,他們為何自己自自由由的來到陰間呢?」

千歲曰:「被鬼差所押者就是特別罪魂,在陽間壽數未盡,因為造罪深重,且被冤魂控告之人,冥府就派差役強捕到案,若是平常之人,至壽數終了,他們會自動到冥府報到的。」

莊生曰:「既然如此,他們不來報到也可以嗎?」

千歲曰:「這不可能的,人在出生之時,每個人上天都給他裝了一具儀器,這個儀器就是三尸神,永遠隨身不離,都在監示人的善惡,如錄音及錄影機一樣的統統攝入其中,至於人死了,其三尸神的儀器自動出了答案,其善不足者如電腦一樣,導其人之魂到了陰間報到,所以其魂想去別的地方,也去不成的。因為人身上有八萬四千竅門,有一門上理天的,也有一門上氣天,也有下地獄的竅門,也有往生他界,也有轉生畜生道等等,看其在生所種之因緣而決定其人的去處。上理天的竅門叫做玄關,一定要經明師指點方能開啟,明師奉天命帶有無縫鑰匙,自古及今不變,叫做『得道』,得道與不得道就是玄關竅門有沒有開而做分別。此玄關竅門,若經明師打開,自身內的三戶神儀器線路如電腦一樣的接通理天。

 

「三尸神」是人靈體中存在的「自動記錄器」,好像光碟機,容量很大,能自動處理一生作為,在臨終時算出正負得分。由上也可如天上的神也隨人間科技進步,知識也在進步。

 

莊生曰:「若有人在陽世得了道,經明師指點開玄關竅了,可是他沒有修行,或者是他不但無修行,而且做了很多壞事,如這樣的人,他的自身三尸神的儀器,是否也接通了上理天的路否?」

千歲曰:「你問得太好了,現在世間的科學已經很發達,世間所出品的儀器都能很完善,何況上天的無形儀器,那會差錯呢?三尸神儀器內裝有斷路器,玄關竅雖然開通了理天之路,若是沒有修道之人,或者不做好之人,其三尸神儀器內之斷路器,會自動的阻斷理天之去路,使他不能到理天。」

莊生曰:「生還有一個疑問,請千歲指示,若有一個人,其玄關竅開了,但是不進修,其上理天之路,已被斷路器阻斷了,是否要再開一次的玄關呢?」

千歲曰:「這就不必了,上理天之路如若被阻了,再用功德,以無為之功德去打開,可以再通。此斷路器很細微,可將人的去路阻斷轉至天佛院,可以阻斷轉至氣天,甚至可以阻斷轉至地府,更可以阻斷轉至畜生道等等。」

莊生曰:「聞千歲之言,真是修道之人如耕耘一樣,一分的耕耘才有一分的收穫也。」

千歲曰:「莊生啊!你要知道,三尸神儀器的阻斷器,非常的靈活敏感,時時刻刻不斷的活動,引導著人生結束後的去路,一點兒也不會出差錯,願人生小心自己的行為吧。」

 

     學過電機的人都知道「斷路器」的功用,的確如千歲所言可以將電流轉向不同通路,這一段話值得「修心」的人深深感受,深深認同。

   千歲帶莊生到第一殿秦廣王處拜會,也談了及看了不少對陰魂審判的過程。但重要的是:

 

        冥王曰:「你們人間有句話說的很對,什麼人都不可靠,只有靠自己吧!自己怎麼做,就怎麼得,這是天地最大的定理,你也該明白才對,不要靠他佛,要靠就靠自己的佛吧!故佛曰:『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若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樂而滅度之,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得滅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由此可見佛也靠不住的,在宇宙間,不論什麼眾生,有形的無形的,有想的無想的,都要靠自己去修去行,才是真正捷徑的功夫。」

        莊生曰:「這個道理我已明白了,可是還有那麼多的眾生,求佛拜佛,是否可以感應?」

        冥王曰:「當然亦不是說全沒有,因為佛是慈悲的,與佛結緣,佛會度你,很多的道理,玄妙的道理,以人不能了解的道理,佛神會幫助你去了解,這就是拜佛求佛的好處,至於要上天堂,或是超生了死的境界,仍是要靠自己去努力吧!」

        冥王曰:「但是本王要奉勸一句話給你及人間眾生,會做壞事的人,往往都是很聰明的人,以此話共勉之。」

 

     冥王的一句話實在太精妙,「會做壞事的人,往往都是很聰明的人」,我們環顧社會案件,不正是如此嗎?從華隆集團屢次犯下金融大案,正由於其主事者太聰明:其他智慧型犯罪也是一樣,甚至官商民代勾結巧取豪奪國家資源,都是聰明人,唉!世風已低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了。

  千歲也闡述宇宙的真理,指出無形和有形的體用關係。

 

        千歲曰:「宇宙之間有形與無形,都是息息相關,無形永遠都是主宰有形,猶似有形之人體,就是依著無形的靈性而行動,無形為體,有形為用,是宇宙間的大原則,老子曰:『三十輻共一穀,當其無有車之用,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鑿戶騙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故無乃有之體,無極主宰太極,太極之陰陽,主理五行象極也。人不要以為死了就算了,死的問題才大呢!一世的行事,死後大結算,就是天堂地獄的分別,同樣的施財,亦有天堂地獄之分別,故曰:金錢是天堂地獄的鎖鑰。」

 

天界分理天和氣天,因此有其交界處,依《三界傳真》所提供信息,此處有個「仙班」訓練地方。

 

莊生曰:「請問千歲,我們今天來的地方是什麼天?」

千歲曰:「這天是理天與氣天的交界處,全屬白陽仙班訓練的一個地方。」

莊生曰:「為何要在這個地方呢?聽說仙班都在理天,為何另有一個仙班訓練之處呢?」

千歲曰:「莊生你有所不知,你沒聽過神仙是在凡間成的嗎?不是死後成的,在凡非佛,死後仍不是佛,這種道理應該知道。這裡仙班訓練院,是全收白陽道盤,未修成大羅金仙之修道士,在此仙班集訓一段時間,然後成正式大仙。

不要多說了,已到了目的地了,我們下神駒入內吧!」

  莊生曰:「稟千歲!我想我們回去好嗎?不知何故,我今天到這堥荂A突然間心臟不適,載身不住,好似得了重病一樣。」

  千歲曰:「我差點兒忘了,因為這堿O理氣的交界處,因為你修煉不足,不能到此天。南極老仙翁早就賜一粒仙丹,你速服下,自然身心舒適。」

 

莊生的魂魄來到理天氣天交界處,感到不舒服,這一段描述提供了很科學的思考,也就是說宇宙時空中,不同的時空有不同的頻率,各自存在,但在其交界處,必定有頻率干擾之處,因此靈體(能量體)來到此處會受干擾,產生不適應感。

   這是極科學的現象。另外一個科學現象是千歲率莊生進入訓練班時,金光萬道,眼睛張不開:

 

   千歲曰:「莊生啊!隨我進入內吧!」手執玉勒直領莊生進入,到了中殿前面。

   莊生曰:「這堛鬙萬道,我的眼晴已張不開了,不能前進,未知如何?」

   千歲曰:「這是你修煉不足之故,遇到仙佛金光,則眼睛難以啟開,我們跪下吧!曰:『師尊慈悲,弟子來到,莊生受金光之阻,不得而行,願師尊慈悲,賜見。』」

 

   科學的說法如下:愈高層次的時空,能量愈強,所以低層次的生命,原本能量較低,來到高層次之地,會感受到強能量,也就是「金光萬道」。我們以燈光的明亮來思考這個現象就能了解了。

 

        莊生曰:「請問活佛,弟子有一疑問,可否請活佛慈悲指示?他們準大仙們!在白陽道堣w修成大仙,為何還要到此集訓?」

        活佛曰:「白陽天盤與過去的紅陽天盤不一樣,紅陽天盤是先修而後得,白陽天盤是先得而後修。在紅陽盤的修道人,若在凡間修成則成,故仙則仙,無須再受訓,如古時候的科舉,狀元一中,有官可做,現在就設研究班博士班等等,培養博士。因為上天定了先得而後修,故大多都是外功夠,內功不足,所以在此天再修煉內功,以至內功圓滿,即是大仙了。」

 

     總而言之上個「修」字,人在凡界要修,仙在天界仍得要「修」,修的不是表相而是內心。希望讀者能了悟。

 

        千歲曰:「仙仙仙,仙有天仙及大羅金仙等等,天仙之名,乃是內外功德未均,故在仙班再作修煉,才謂天仙。至於大羅金仙者,乃內外並行而無為,故曰大羅金仙,此乃道家名詞,相等於佛家之菩薩佛,亦相等於儒家之聖一樣。」

 

     由此可知各種宗教的用語雖不同,但指的是同一層次事物,道家的「大羅金仙」等於佛家的「菩薩」,也相等於儒家之「聖」,其實依我所知,也相當於基督教、天主教的「聖靈」。此「天仙訓練班」也分很多教室,適合不同界來的仙。

 

        莊生曰:「感謝活佛慈悲,又見此教室掛著一匾曰:第一教室,是否尚有第二教室呢?」

        活佛曰:「當然有第二教室,甚至有第三教室、第四教室,總共有一八間教室。」

        莊生曰:「請活佛賜示,那來的那麼多教室,難道在凡間求道之人,全部到此仙班來訓練。」

        活佛曰:「非也,現在是三曹普度期間,有人間來的,有天佛院轉來的,甚至由氣天來的,或是由天界來的,或是從阿彌陀佛世界來的也有。」

        莊生曰:「再求活佛慈悲指示,到阿彌陀佛世界,不是都已成道了嗎?怎再轉到此班來呢?」

        活佛曰:「你真是不如天界之奧妙,阿彌陀佛世界,乃是一個極樂世界,是沒有眾苦之世界,相等於人間之大同世界,至於仙佛之境界,尚是不足以相比的了。」

        莊生曰:「為何那個世界的人也會到這堥茤O了.請活佛慈悲指示?」

        活佛曰:「三曹普度的意思,你若明瞭,就不會有什麼疑問的,是度人鬼仙,上度星斗,天仙就是三曹其中之一曹。」

        莊生曰:「他們都在第一教室聽講道理,未知講的是何仙佛?請活佛慈悲指示!」

        活佛曰:「第一教室的班員都是南瞻部洲人間來的,現在由院長大人講解道理。第二教室是由氣天來的,各天及各星球來的,均在不同教室。若是煉成仙體,即可畢業,將來赴龍華大會,若是落第者要留級,留級三百年者就要再轉生人間了。」

         莊生曰:「為什麼要那麼多時間?」

        活佛曰:「你們人間之眾生,以為活了數十年就很長壽了,天界天仙有無量之壽數也。」

 

這堣S提到「各星球來的」,也就是各種外星人的魂魄或靈,也要來到此處接受訓練。再度的,讀者應該體會地球人、外星人、天界仙佛等之間的關係吧!

天仙接受訓練後也要考試,莊生在此遇到一位來自高雄的蔡姓人士,已快成仙了。

 

莊生曰:「至於成績問題,仙佛用什麼方法考績,是否與人間一樣,用考試卷筆試呢?」

蔡准大仙曰:「至於考試方法,就與凡間完全不同,因為凡界是物質世界,以有形相之考試卷考試,而無形天界則不用考試卷。」

莊生曰:「那麼用什麼方法考試?」

蔡准大仙曰:「這堛漲珚捸A大仙班員們,都不知在考試,在此訓練班內,裝設一個照心鏡在考驗班員,班員在接受訓練期間,每日心的動念,都自動如電波一樣傳到考驗室,仙佛們或三天主考官,一見照心鏡,或是電波傳來答案,一絲一毫都非常清楚,每六個月一期,若是通過考試,自然可以畢業,正式證果仙位,到了龍華大會時,在龍華會上見面,若是考試不及格者,再留級,或視情形留級,成績過差者,貶入天佛院,或是到地球視因果之情形轉生富貴,或到無形世界往生做天人,或到星球往生,亦有落入氣天者均有,總之,要看情形而定其結果。」

 

   「成績過差者」,有到天佛院、地球轉生、往生作天人,或到星球往生,此處又告訴我們「轉生為外星人」或「轉生為地球人」的信息了。

  「到無形世界往生做天人」這句話,必須對「天人」了解才能看懂,「天人」二字是虛空界中某一界的生命的稱呼,印度婆羅門教指「天人」為「神」,也就是層次不是很高的生命體,它是在人界之上的天界。敦煌壁畫中有「飛天」圖像,「飛天」就是「天人」,是比人高一等的天界生命。

 

        莊生曰:「准大仙所說的是否尚有極玄妙的事情?」

        蔡准大仙曰:「當然有,世間人用凡界腦智,要知道天界之事,還差得遠,有的還說,人定勝天,說這種話,實在是欺天之話,上天本有好生之德,若是與人心同者,不生氣才怪哪。」

 

  我平常就對「人定勝天」這四個字極反感,常批評其荒謬之至。若是一位真正了解「天界」的人,一定會對其敬畏有加,怎麼可以說「人」可以勝天呢!這四個字錯的太離譜了,所以地球環境才會被人力如此破壞摧殘,自食惡果的還是地球人。如今天上界也如是說,可見我的反感是對的。

  《三界傳真》最科學的一段是「參觀月球」,內容如下:  

 

        千歲曰:「今天欲往月球參觀,莊生你可好好的觀賞,莫失良機,世人想來都沒辦法來,你真的太有福了。」

        莊生曰:「話雖這麼說,而太陽神十一號,美國的阿姆斯壯,已搶先一步了。」

        千歲曰:「阿姆斯壯雖然搶先一步,卻是他只落地走了幾步而已,而我們可參觀很多地方。」

        莊生曰:「以前美國太陽神十一號降落月球時,阿姆斯壯曾說,月球沒有生物。請問千歲,到底月球有沒有生物呢?」

        千歲曰:「這不必說,等會見,穿雲神駒到了月球,就可以知道了。」

        莊生曰:「神駒疾飛,已接近月球表面了,由高望下,多美麗的景色啊!」

        千歲曰:「我們不要著地,我們今宵尚有任務,我們讓神駒用低空飛行,以走馬看花的方式,取個資料著入善書。」

        莊生曰:「這種美麗的景色太迷人了,又見古色古香的雄偉建築物,真是又似仙境,不像人住的建築物,請問千歲,愚生覺得非常疑問,以前聽說太陽神降落之時,阿姆斯壯說月球沒有生物,為何我們看見了生物,以及建築物等等?」

        千歲曰:「科學與佛道學,就在這堣ㄕP,科學是以肉眼,最多以顯微鏡來窺測而已,怎能見出無形媕Y的生物呢?阿姆斯壯是以肉眼來看月球,以肉眼來看物質,當然看不出什麼所以然來。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都是用肉眼所看不到的,只用靈眼才可以看得到。地球是半陰半陽,故有生物,此生物是有形的生物,用肉眼可以看見的生物。中國道學淵博,淵博自古至今不可易,在陰陽易學堙A聖人早就說過了,孤陰不生,獨陽不長,月球屬陰,日球屬陽,故月球與日球,皆不會生長有形生物。地球處在太陽系之內,得陰陽之交泰,故有萬物之滋生。我們生存在有形的世界堙A事事以為有形才是真的,恍惚在無形的世界堙A才是真的奧妙與神秘,更是莫測了。不要說是月球,不論什麼地方,都有的住,就是無形的性靈住在無形世界,有形的生物住在有形世界,就是這樣罷了。」

 

     這一段語道盡科學和真正宇宙學的差異,也道盡人類以「有形世界」的標準來看宇宙的不正確。

     十多年前,我一位朋友就轉述過土城承天禪寺廣欽法師所言:「月球上有人住!」因為這位著名的水果禪師用佛眼看月球,所以會看到無形界的生靈在月球上。這不是法師的妄語,是金言,希望讀者能得到啟示。

 

        千歲曰:「人以為無形之眾生,就是鬼神,非也,當然鬼神是無形的,眾生亦有無形的。故佛曰:『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若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樂而滅度之。』至於此十種之眾生,因有形無形之故,而居處亦不同。

        卵生、胎生=因為有形有相,體重較重,故居住在有形的世界上,如地球,受地心之吸力,故居住在物質之世界上。

        濕生=它的生活條件,必須在有水的地方,因為它有形,故居住於有形的水中。

        化生=它雖有形,而體重輕、有翼,故能在空中飛翔,仍受地心之吸力。

        有色=凡是用肉眼可以看見的眾生,都是有色,須要居住在有形的世界。

        無色=就是沒有顏色的,沒有肉體之類的,因為它沒有體重,而只有氣而已,是肉眼所不能看到的,它生存在無形的世界堙A如地球上之氣層,或各星球之氣層,或月球之氣層,它都可以生存,但是各星球之眾生,不能相通,如地球氣層之眾生,不能任意到星球或是月球去,因為中間相隔有無空氣的真空。

        有想=如神鬼之類,他有想而無體重,又無形像之可見,故他能居住在無形世界堙A只是一個靈,但是陰質重而濁者,必須居住在陰界,陰質輕而陽盛者可以居住天,故曰鬼神。

        非有想,非無想=此乃非神非眾生,有形像者如冬蟲夏草之類,他居住在有形之世界上,而無形之精靈,則居於無形之世界堶情C故月球之生物乃是無形之生靈也,故對於有形之眾生,是不可生存的。

        我們今天所見者,乃是無形之生靈,至於此生靈均由各星球或是地球眾生,由他們的修養做人所培養出來的條件而來到月球的。

 

     千歲用宇宙宏觀學問將生命的差異用這段語道出,其內涵比當今生物學還博大,想想看,今日地球上的生物學所知只有這一段文字的一半還不到,人自稱「萬物之靈」,只是在有形物質界中適用,其範圍還不到宇宙生物學的一半。「宇宙生命學」才是真正的知識呀!

 

        千歲曰:「我們所看之巍巍宮殿,乃是月宮寶殿,探險家用有形之肉眼,或用有形之儀器是看不到的。人不要以為肉眼看不到,就說沒有,上帝創造萬物,不論有形或是無形,都有它的目的,或是有它的奧妙,有形世界住的是有形眾生,無形世界住的是無形眾生。至於神仙聖佛,並沒有分別有形無形,是心之有所分別而已,聖佛心是聖是佛,凡夫心是眾生,有形無形與佛無關,知此者可以修道矣。」

 

「知此者可以修道矣」,的確,本文以學術觀點來闡述《三界傳真》的信息,引用資料還不到該書的十分之一,但全是科學精神、科學精華所在,筆者為的是在以科學研究方法指引讀者正確的觀念。能讀本書的讀者是「有福的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