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透視》之科學與人文思想

 

     《天界透視》是高雄市聖星宮護法堂印行的善書,但依書中鸞堂人士名字來看,和《三界傳真》是同一個地方人士的扶乩所撰。

     該書奉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之詔,「以無形天堂之實景以遊生著作成書,期使人人善道而登聖城,同享消遙之勝景」。而參與降詩的天上諸神有天然古佛、白陽護法滇君、監察天君、保生大帝、觀音佛祖、金闕上相諸葛等神。於每週日戌時準時扶鸞而成。

     誠如萬國教主天然古佛之序所言:「激發人心向道……普度以來,聞者眾,真修者寡。」我在閱讀此書時,也時感天下眾生之認知實在有限且有誤,因此也以摘取書中部分文字,做科學性闡述。

     該書是由護法真君帶領莊生(莊扶持先生)魂魄去遊天界:

 

        真君曰:「天堂是非常清淨的無形世界,凡是世間人、不清淨之人,其靈魂亦受染污濁,所以不能上天堂,清上昇,濁下墜,是天不易的原則,所以要上天堂者,必須去濁留情,留著本來天心,方可以上天堂。」

        真君曰:「今宵吾欲攜你觀看地球天。」

        莊生日:「請問真君,生從來就沒有聽過地球天這個名詞,有氣天理天之名詞,何有地球天之名詞?」

        真君曰:「傻善生啊!你不如老子學說之中,有『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之道理嗎?為了使現代修道人容易了解,吾以此新名詞,你即暈了頭而不知其所以然了。」

 

     護法真君首先闡明「天堂」(天界)是個無形世界,人間看不到,其能量純度非常精純(清淨),沒有任何污染,一般人的靈魂是上不去的,因為不清淨。接著,真君以科學的方法解說宇宙中的「天」。

 

        真君曰:「吾今告你,宇宙為一大天,天謂一中天,人為一小天,人既能稱為一小天,地球如何不能稱為地球天。吾今分析三天之義,你可詳細聽之,宇宙之一大天,可再分為三天,如下:

        一、無極理天,此稱謂乃道家儒家合稱之名詞,道謂無極,儒謂理天,佛家稱做西方極樂世界,此天為佛聖及大羅金仙所居,至清至淨,脫離一切形色,離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就是佛境之地。孔夫子謂至善地,在佛家論說,就是三界之外,佛家三界乃指欲界、色界、無色界。無色界是氣天之最上,理天之最下,是理氣之交界處,至於無色界乃聲聞、緣覺、菩薩所居,菩薩居無色界最上位,與理天可以並稱了,佛聖,乃圓通無得,故理天是圓通無得之聖者,方可以達此境地,可謂之究竟實地。

        二、太極氣天,此之稱謂亦是道儒之通稱,道謂太極,儒曰氣天,又曰中天,佛家稱謂欲界天、色界天,是在太極陰陽之權內,此天就是太極氣天,至於佛家之無色界天,雖不是圓通無T之究竟實地,亦可並稱理天,是權理天。吾清水祖師,今居此權理天之無色界天,居此天者即可稱佛及菩薩了,至於純屬氣天即指欲界、色界而論也。太極氣天,乃中天之統稱,是六道輪迥中之天道,修道士,有為之行功立德,不能脫離陰陽,外道自修自煉,不得明師一指,誠心大德者,可達此天,凡夫忠臣孝子,大善人亦可居此氣天下位,(指色界欲界之欲界天)此天之神仙,因為有為有欲,所以有各天之天王統轄而攝政,各天再統歸中天玉皇上帝統轄,凡是在陰陽之權內,方才所云之地球天,亦不例外,統歸中天所轄。

        三、皇極象天,此天乃有形世界,六道輪迥中之人類所居,又名凡界,亦謂之煉獄,形象動物居於此世界,故曰象天,非神仙淨土,故曰凡界。因為人生前世之因果,其善不足上天堂,其惡不足下地獄,有善有惡之因果,轉生此凡界,再修再煉,定盤神仙佛聖,或是地獄之盤,故稱煉獄,三期末劫,上天不忍人類塗炭,水火精子承運下凡,拯溺眾生於苦海之中,不然此象天界終有毀滅之日。」

 

     這段文字揭示整個宇宙的結構,為極先進的「宇宙科學」學說,我們目前人類所探尋的宇宙,只是「皇極象天」而已,我們所知的太空科學只是凡界的太空而已。也可知目前太空科學所知者僅為「皇極」而已,也就是凡間。

 

        真君曰:「前期我說宇宙三天,今宵我欲再說人身三天及地球天給你聽之,你平心靜氣聽我道來。至於人身三天者亦有無極理天、太極氣天、皇極象天,亦云上界、中界、下界:上界即無極,在人身即人頭部,無極主宰居中在玄竅,耶穌形容於十字架,作為象徵,玄竅主宰主理人身三天(無極天、太極天、皇極天),形同宇宙無極真宰統轄理氣象,一切有形無形,謂至尊至聖萬靈真宰,故基督聖經記載云:『上帝創造人,是依照上帝的形體創造的。』學道者由此類推,可知天地之大道理,中庸曰:『詩云,鳶飛戾天,魚躍于淵,言其上下察也,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婦,及其至也,察乎天地。』人身無極主宰,居至善地主理人身三天,在無極天謂天命之性,在太極天謂心,在皇極天謂命,命即身,性在心思萬計,身命萬能,性去心思盡失,身命不勤,一俱死屍,人身雖分三天,而其理即一也。

        至於人身太極氣天者,人之上八卦也,人之頭部之下腹部之上,居於人身中軀,分為五部(五臟);心、肝、肺、脾、腎,猶國家之分為五院一樣。至於人身之皇極象天者,乃役也,這個使役,役身依於太極之心,太極之心依於無極之性,性心身一貫,乃天地之定理,理而律,律而數,大同世界現矣

        故皇極之象天乃指人之腹之下,亦為人全身之軀體,有形之軀體,依賴無形之心性而做事,故曰身役也。」

 

     護法真君又把「人體科學」用超過目前科學的方法做說明,使眾生知曉「人體」其實和宇宙有同樣的結構性。接著談地球天,也就是指地面之上的氣界。

 

        真君曰:「至於地球天者,乃指地球上之氣界,與地相連合,凡是離地即是,屬下界之天,此天乃下界神祗所居,猶福德正神、城隍、遊魂等等,或是人間私設神壇,多屬地球神所居,此類神祇不必修道,只行小善,即可以為地球界之神,因為此種神祇,在世做人之時;無情囗素食,死後其靈魂陰氣尚在,不能上昇天界,因為天界陽多陰少,使其自然無法上昇,天越高氣越少,陰越少,到了無極理天,則陽陰盡無,所以要修到脫離陽陰之氣,方可達到理天,譬喻人類有體重,必然要居在物質之地球上,鳥有羽毛能飛,魚有鰾故能入水,此乃天地之定理也,誠可知焉。」

 

   在地球天(也就是我們肉眼看不到的地球上空)住的是層次不高的下界神祗或遊魂,這一「天」(時空)和我們的「時空」共存,但互相不會干擾,只有在一些狀況下,才會有「交互作用」,因此人間可以感應到鬼神之事。我們地球人每日所拜的神,其實大都是在拜「地球天」界的神及魂而已,並非最高的神佛,祂們也不可能天天從上界下來給凡人拜,而且也無此必要。

     護法真君帶領莊生看了一些地球天內的景象,看到不少因果之事:

 

        莊生曰:「稟真君,生今宵見此情景,知道因果之事,是多麼的厲害啊!咸豐年間的因果到現在還是不能了結。」

        真君曰:「生!你有所不如,因果之事,近者現做現報,遠者數萬年,仍是要報的,現在三期末劫,是大清算年,人自降生以來,六萬餘年的冤憊債賬,都在今之三期末運做一個總結算,所以才叫做末劫,你知否?」

 

     這段文字值得推敲的是「人自降生以來,六萬餘年」,指出地球有人類迄今應該是六萬多年。然而,當今科學家研究人類起源,眾說紛紜,有在非洲挖出的頭骨,有二百萬年之久,但這個頭骨是否可稱之為「人」呢?北京人距今五十萬年前,但他們應歸為「猿人」或「原人」或「人猿」?我認為真君所說六萬餘年,是指真正可以稱為「人」的這種生物的出現,也就是指有思考力的人,能創造文明的人。這個觀點值得生物學家及人類學家參考。

     護法真君又帶莊生到凡界的一個佛堂,有護壇將軍正在巡察各佛堂

 

        莊生曰:「請問將軍,你們不在天界,為何臨降佛堂,到底你們是擔任什麼工作。」

        將軍曰:「我們的職責是巡察凡界各佛堂,不被邪魔所長,並記錄各堂之整體問題,平時我們不到凡界,凡界各佛堂,有護壇尊者守護看,今宵我們是特別來的。平時我們不必來,我們在理天就可觀察到凡界各佛堂,因為在理界我們可用法眼通到凡界,各佛堂一目瞭然,猶凡間之雷達站一樣,我們的法眼觀凡界各佛堂,絲毫不漏,有什麼動靜,我們隨時處理,我們的職責是專門護壇的。」

        莊生曰:「感謝將軍開示。斯時講師正在講得出神入化,條條是理。」

 

        突然之間,莊生看見一條白光直透講師之頭上,莊生甚覺不解,便請將軍開示,那條白光由天直透講師頭部的原因。

 

        將軍曰:「那就是講師誠心,講得出神入化,身置無我之境界,其靈光與天通了,非由天而神下之白光也,至於此地之人,有時亦能從理天仙佛之靈而通靈,此乃神人合一之功能也。」

        莊生曰:「原來所謂至誠可以通天,就是這樣。」

        將軍曰:「人所謂聖賢仙佛者,非人死後成聖賢仙佛,是人生為聖賢,死為聖賢。生為仙佛,死為仙佛,是人生不為聖賢仙佛,死則不能謂聖賢仙佛,是生植因,死為結果。是生植善因,則結善果而善報,是生植佛因,則結佛果而成佛,天理至公,絲毫不爽。」

 

     這段話重要處在於「人生為聖賢,死為聖賢;生為仙佛,死為仙佛」,點出目前世人錯誤的觀念,因凡間世人均以為每日誦經求道,死後就可以上天界,其實錯了,世人用不著求死後的事,重要的是要求今生的事,能做到「修心」,就是仙佛聖賢。

     有一次護法真君帶莊生到陰陽界的三叉路囗,和稽查的署官對談:

 

        莊生曰:「有勞署官指示,我觀看三叉路,三條各有不同,未知是何原因。」

        署官曰:「右條道路你覺得又寬又平坦,淨潔無比,光燦映天,金光閃爍,眼睛張不開似的嗎?」

        莊生曰:「是的,是何原因,這樣的道路怎可行人?」

        署官曰:「這是得道成道的神仙才能行走此道,自修自煉者其靈魂從泥丸宮出,其光屬中乘,此道不能行。無善行之人,其靈陰質重,更不能行此道。只有得道之修道士,在陽世功德大,自然其靈光充沛,陰質少,陽氣盛,靈魂從玄關出,可以自由行此道。宇宙之間能生存下去的都是條件相符合的,譬如魚怎能生存在水中,蚯蚓怎能生存在土中,這是他們的條件相符合。

        老母創造宇宙,天地人萬彙,皆隨其因緣果報,而給其往生。上天界之條件相符合,他則上天堂。下地獄之條件相符合,他則下地獄。與其相符合則有其生,此紊而不亂之天理,絲毫不漏,故曰天公即是如此。

        魚生於水中,人則不能,因人之生存器官及種種條件不相符合水中生存的條件,故不能生存水之中。蚯蚓生於土中,人不能,亦人之器官條件不適合土中生存之故,故人不能也。

        人不能往神仙之道行,人不能上神仙之境居,則是人沒有神仙之修煉,沒有神仙之行,故不能與神仙同居天界。

        莊善生你觀右條大道,光燦奪目,眼不能開,是因為你修煉不足,靈光不足,陰質尚存,故觀右條神仙大道,眼不能開,你漸漸修煉,到了靈光無陰,自然見此道,清爽無比,適合行右條大道。你今觀中條大道,美麗脫俗,似置身於世外桃源,乃是你所修所行之道,適合此中條平坦之善道,故你覺得此道心身清爽。

        天下眾生造孽深重,其靈無光,陰質較重,自然適合行其黑暗之崎嶇不平之小道,此乃是適合其靈之道也。

又人不能行此三條路,此乃人有體軀,有物質之體重,故適行人間之道。故天有天道,人有人道,魚有水道,車有車道,各行其道,是乃各合其道也。」

 

     這一段話極符合生物學的分類觀點,也符合《聖經》所說的「物從其類」。書中謂該三叉路為「陰陽界」分叉處,我覺得不正確,那是陰界(靈界)中的分叉路,和陽界無關,因署官也說:「人不能行此三條路,此乃人有體軀,有物質之體重。」可見這三條路全是靈界之路,所以不能稱為「陰陽界分叉路」因其和陽界無關。

     我不知護法真君怎會說「已經到陰陽界三叉路了」,不過接著他又說:「望之有一塊石碑,書曰『三叉路口』四大字」,可見,那是靈界的三叉路,石塊上只寫「三叉路口」四個字而已,沒有冠上「陰陽界」三字呀!可見,護法真君說錯了。

     他們又去遊南天門,《天界透視》全程是護法真君帶莊生坐「蓮台」的,佛道二家之中,均有「蓮台」,但以佛家為多,此「蓮台」是修行人習以為常的用語,然而,蓮台的真相如何了卻少有人探究。試問:自然界的蓮花蓮台,是一種植物,它如何「催動浮上空中」?可見「蓮台」應該是另有其物,也就是說它應該是一種乘坐物,形狀像蓮台,可以用心力催動它飛行。當然,我們凡界的人是無法了解此種東西的!

 

        真君曰:「今宵欲遊南天門,蓮台催動浮上空中,漸漸脫了人間凡界,青山白雲,飄飄欲仙,逍遙自在,轉瞬之間,已到南天門。」

        莊生曰:「稟真君,我們來到此處,為何覺得炎熱難受,前面南天門火焰騰騰,猶似人間火災一樣,卻是來來往往神仙自如通行,毫不受其火焰之熱騰阻擋呢?」

        真君曰:「虛空雖無邊際,卻有阻隔,在無形的虛空界裡頭,因為眾生是肉眼,且有形之體軀,對無形之虛空覺一無所有。其實宇宙之萬有萬彙,盡從無限的虛空界所出,神仙無有凡軀,在無形的靈魂生存來說,必定要生存在無形的世界裡,在未成就無上之大羅金仙,無上佛聖之時,仍然要受一種無形力量阻隔。猶似人生存地上,空氣之間,方能生存下去,到了較稀薄而沒有充足空氣的時候,或者是沒有空氣的地方,人就不能生存下去了。

        氣天神仙亦然,他成就氣天神仙的緣故,就是他具備了氣天神仙的資格與條件,無限虛空界堙A均有足夠具備了阻隔氣天神仙的條件元素,觀看雖然空空,即也具備阻隔世人不能去的條件,所以神秘的宇宙,奧妙的虛空,用小小六尺之軀,人生幾十年春秋,用後天聰明,科學的鑽探研究,永遠是不能達到究竟之地。

        故氣天乃受理天之隔,故氣天神不能入理界,大羅金仙、佛聖菩薩的修養工夫,乃是脫離了一切物質氣質,故免受物質氣質之隔阻,所以在無限虛空界,一切有形無形均可通行自如,至此是修行最高境界。」

 

     一這一段話也就是「太空科學」的說明,遠比當今地球上的太空科學知識豐富很多,值得科學家參考。

 

        真君曰:「世間有金屬之物,其所以有金屬之物,乃是無形虛空埵釭髐坐葛嚏A而化到氣界,而氣界則有金之氣素,因此凡界才有金之質,猶木水火土亦然,均得先天無形之元素,化氣而成質也。

        故修道之人應知無形乃主宰有形之總源頭,莫謂眼不見就沒了,此凡夫聖人之所見地,則從斯而出。至於南天門則屬南方丙丁之火門,此門通往南北東西各洲,是來往神聖必經之門,凡是道功不足者皆不能通過。」

 

     科學家說宇宙在二百億年以前爆炸,一直膨脹到現在,原始宇宙只有「能量」沒有「物質」,後來溫度下降,開始產生稀薄物質的元素,然後才再結合成物質,最後才結合成星球。

     先有能量,後才有物質,而且物質和能量是可以轉換的,這是科學上公認的真理。   我們由上述一段話即可看出這個說法是對的,因為「無形乃主宰有形之總原頭」,無形就是能量,有形就是物質。而且凡界的元素是由氣界來的,氣界元素又是無形界來的,可見,從能量到物質,也就是「先天無形元素,化氣而後成質」,說法完全正確。

     神仙們不會用高深物理來說明,他們慣用無形有形等字眼,但我們經過科學的詮釋,就可以知道神仙講的實在科學,不是迷信。護法真君後又談了一段世人的錯誤觀念。

 

        莊生曰:「至於水火既濟之事,那是修道人之坐禪功夫嗎?」

        真君曰:「生阿!您會錯意了,那有坐禪成道的道理呢?坐禪會成道,那修道就容易了。」

        莊生曰:「回真君的話,修道不是坐禪,怎會有那麼多的修道人在習坐禪呢?」

        真君曰:「生啊!那是修道人之錯誤,試看三教經書,那埵釦切I成道的記載呢?其實禪的意義,並不在於坐,坐則非禪,猶枯木逢春亦不生,死石遇土亦不長,修道之人應知天地自然造化之理,非自然之達用,統統非道非德。道本自然,死坐活食,怎可合道。

        禪有活禪死禪之分,活禪是神仙聖佛之禪,動靜自如,不用功夫,不除妄想,自如與天地合德,日月合明,四時合序,鬼神合吉凶,行動坐臥之間,不離這個那個,自自然然,日出而作,日人而息,心不懷妄想,一心清淨非禪是啥。

死禪者又曰人工禪,以人工怎可奪天工呢?不以自然,用坐的方法收妄想雜念歸其靜處,使其息念忘塵,此非自然,不可以為道,禪乃非靜,是淨,靜是不動,淨則清,故人工用禪雖可一時之息念一時之忘塵,不能終日自如,靜時不念,動又雜念橫生,故曰人工禪,此不能入道。

        修道之人心合自然,靜動自然,猶天地一樣,無妄相,無求真,才是自然之工夫耳。」

 

     也許這一段話會令不少推廣坐禪的人士不高興(會打破他們的飯碗了),但是,真理就是真理,這段話並不是在否定禪,而是在解說禪有死禪活禪,人工禪不能有成就不能入道,只有「無妄想無求真」,才是自然的道,這不是很正確嗎?

 

        真君曰:「白陽普度收圓,乃由氣天至後天物質世界,氣與質息息相關,氣天神是權位而已,並非究竟實地,故須於白陽收圓方可證究竟涅樂之地。天地萬彙循定律,自古及今不可改,故日道常而不變,此乃道之不可易,變而有常者德,德乃律,其律循天地定理而變而有常也。

        天地之大由小可觀其大,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由道之自然,一貫而通天地人萬物,是以由物觀人,由人觀地,由地觀天,由天觀道,道觀自然,一理貫通萬法者,道可得矣。

        故觀物可知有三期,猶草木之發芽乃第一期之青陽期,四季之曰春,草木之成長開花乃第二期之紅陽,四季之曰夏,結實收成乃第三期之白陽,四季之曰秋,落葉歸根乃第四期之黑陰期,四季之曰冬,故曰春種夏長,秋收冬藏,至於第四期乃黑陰之期,人類已滅,故第三期曰末劫,天地之定律,猶此也。」

 

     人的思想次序應為:「人自然」,一以貫之,也就是先知「地」(地球),再知「天」(宇宙時空),然後思考「道」(時空各界真相),最後「自然」(本源),當然一般讀者是無法一時領悟的,因為這簡單的六個字次序,足以寫成厚厚一本書。

 

       真君曰:「多少修道客,本可證果無極理天,在歸天之時,路過南天,見了南天美景,一時心動,迷戀此界,而墜此天,可惜哉。」

    莊生曰:「到了此天,不是很好嗎?宮殿樓閣雄偉,雲衢美麗,街道壯觀,遍地琉璃寶石,燦爛奪目,令人迷惑,留戀忘返。」

    真君曰:「南天乃三天之心臟地,又曰中天,居此天景色雖美,卻不能長久,老子云:『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故上昇此界仍非究竟之地,是人道中之天道,其福享盡,必再下墜輪迴。」

 

     「南天」是天界範圍之一,以現代話來講就是時空之一,它不是很高層次的時空,距人界較近,雖然其天(時空)景色比人間美妙很多,居住在那堛瘋F並不是很高層次,所以真君會說「其福享盡,必再下墜輪迴」。

 

        莊生曰:「感謝真君指示,使我瞭解很多,我們的蓮台怎麼不降落看看,而繼續飛行,如果以人間飛機來說,汽油已費不少了。」

        真君曰:「生,你有所不知,我們的任務是天界透視,不先透視天界風光怎可看地,我們所乘之蓮台,不加汽油或是燃料,可以飛行上天下地一切自如,隨心所欲,皆是憑我佛力催動,如果靠燃料而催動者,那就要考駕駛執照了。」

 

     此處指出「蓮台」並非自然界蓮花蓮台,它可以用「佛力」催動,當然我們不知道「佛力」的真相,無法了悟,而此「蓮台」又可低空飛行,是何飛行物?

 

        莊生曰:「謝謝真君了,又稟真君,面前雄偉壯觀宮殿,萬道金光,我從來就沒有看過那麼偉大的建築物,到底是什麼仙佛所居。」

        真君曰:「當然你是沒有看過的,世間的建築物怎能與此相比,你詳細觀看,不但建築偉大,無可比擬,而且都是七寶琉璃、鑽石寶玉所造,其中一塊小鑽磚,已足夠建設人間整個都市而有餘了,那是中天行政中心,凌霄寶殿。」

        莊生曰:「難怪那麼的偉大,而金光萬道。」

        真君曰:「世人數十春秋,認人間假景為樂園,地球雖大,於宇宙說,不足一微塵,氣天雖美,尚非究竟實地,何況人間,區區數十春秋,有何可留戀之處,咳!妙道說不了,真心自知曉,若得明師指,見性生死了。」

 

     「地球」所在的凡界和「氣天」都不是「究竟實地」,真正要去的地方是我們生命的歸宿,也就是發源地,那是無極之處,也就是極樂世界。當然這是地球人所無法想像的,依憑地球上有形物質科學的水準,是無法領略宇宙本質的偉大。

 

        真君曰:「你知否!腦力之生發,乃是後天之聰明,只能用於世間物質,瞞騙著世間愚痴之人,對於修道之事,一點兒也不能發生效果,所以孔子曰:『人皆曰予知,驅而納諸罟擭陷阱之中,而莫之知辟也,人皆曰予知,擇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

        世界上聰明之人甚多,大多數都是聰明反被聰明所誤,人都以為自己聰明,而不如其驅納在罟擭陷阱之中,猶當今世人所學無幾,讀了幾本科學之書,學了幾句洋話,滿身派頭,自以為聰明,藐視聖賢,古道迷信落伍,跟不上時代,不知在冥冥無形之天道中,隱藏著宇宙無限的奧秘,如果不用聖賢之哲學探討宇宙真理,若用科學方法欲瞭解宇宙甚深妙境,永遠不能達其究竟。」

        莊生曰:「今天聞言,如當頭一棒,欲研無上真空妙理,真如所說,記憶昔日所聞,人莫不飲食也,鮮能知味焉。」

 

     接著護法真君帶莊生遊「三官寶殿」,由於南天是三天的行政中心,玉皇大天尊在此天行政,上管三十六天(佛家所說的二十二天),下轄七十二地。其實,玉皇大天尊及三官大帝都是居住在無極理天,為了執行行政事務才來到南天。至此後由靈官帶路。

 

        靈官曰:「莊善生,三宮殿若要全部導你參觀說明,要費甚多時間,恐一星期之時間,無法全部遊畢,只將部份令你明瞭,以資勸世之作用,因為三官大帝轄下辦公廳大大小小分為幾千部門,每部門各司一職,範圍甚廣……三官大帝之政令猶似人間之行政司法兩院,地府即似人間之法院,審判是非,地獄即似人間之監獄。……所以南天之三宮殿管轄之地方甚廣,即是如此。」

        莊生曰:「稟真君,三宮殿所屬之各辦公廳那麼多,哪來那麼多的事可以辦。」

        真君曰:「怎會沒有,不論欲界、色界、無色界之神仙昇降,都須經過三官大帝之考核,然後才可以定果。」

        莊生曰:「難怪要有這麼大的地方,世界上的一個國家的首都就有那麼大,何況欲界、色界、無色界,三界均在此處辦理昇降之考核,真是世人所云之不知天高地厚耳。」

        真君曰:「我們已到了目的地了,不要在天空中盤旋過久,如果用後天能源,就要多花費多少燃料,幸好我不用燃料。」

        莊生曰:「真君你不用燃料,到底您用什麼催動蓮台,不見加油,又不見運轉方向盤,亦不見踩剎車,起停自如,是何原因。」

        真君曰:「飛行乃用我之功力,運轉方向,起停自如,乃是與心相連,成了菩薩道者,即有此之功力,故修道不可靠外來之他力,靠外來之力,不能永久,故佛云,自性自度即是如此,不多說了,下蓮台吧!」

 

     此處又說明「蓮台」的性質,也提示「修道不可靠外來之他力」,希讀者能體會。而「蓮台」的速度方面。

 

        莊生曰:「蓮台疾飛好快啊!難道比人間阿姆斯壯所乘之太陽神十一號到月球還快嗎?」

        真君曰:「我叫你傻生,真是一點兒也不過份,到月球的太陽神十一號怎能與我們的蓮台相比較,你要知道我們所坐的蓮台,如果速度加急,有如你所看見的光一樣的速度,你真是不如天高地厚,天界虛空有這麼廣大,而且無有邊際,仙佛的來往如果沒有這麼快的交通用具,怎麼來得及辦事耳。」

        莊生曰:「莫怪世間人有那麼多人想學神仙。」

        真君曰:「世間人想學神仙,那是世間人的妄想心,世人之心比天還大,宇宙間虛空界有什麼,世人就想得到什麼,其實神仙二字是很微妙的,世人用妄想心是永遠得不到的,只要放下萬緣,純一直心,與天理同在,自然不得也可得的。」

 

     以我多年研究心得所知,在宇宙時空中來往,絕對不是靠目前的太空船飛行,也就是說,靠地球上的噴射推進方式,是無法從事宇宙飛行的。很多「科學家」(應該稱為「迷信科學萬能的人」)認為我們現在已飛出太陽系的先鋒十號太空船速度是地球人所做的最快的物體,每小時十萬公里,但以此速度要飛到距我們太陽系最近的比鄰星,要花四萬多年。因為比鄰星距我們有四.二七光年遠,也就是說光速要走四.二七年,而光速每秒為二九.六萬公里,所以比鄰星距我們有四十兆公里,以每小時十萬公里速度飛行,要花四億小時,約四萬六千年才能到達。

     所以,這批「科學家」認為星際飛行不可能,以此否定了許多宇宙現象。錯了,這些地球上有形物質世界的唯物科學家大錯特錯了,宇宙無形世界怎能用有形世界衡量呢?

 

        真君曰:「三千大千世界,是謂大否,莊生啊!於意云何?」

        莊生曰:「甚大,太大了。」

        真君曰:「其大不可以謂大,凡有名相之大,尚在權內,故不可以謂大,於意云何?因為天之大無有邊際,四方上下,東西南北上下,六合皆虛空,不可思量,故不可以為大,亦不可以為小,小大皆有數,有數即有比擬,天大無可比擬,故道曰無極,儒曰:理天,釋曰:虛空,故天之大不可以為大者如此。莊生啊!時刻已到了,上蓮台吧!」

        莊生曰:「遵命,我已坐穩蓮台了,請真君起程。」

        真君曰:「今宵欲遊之天界較遠,就是阿彌陀佛極樂世界,我們順便拜訪阿彌陀佛。催動蓮台,直昇上空,經過無邊無際的虛空界,直到阿彌陀佛世界了。」

        莊生曰:「請問真君,此界甚遠,未知離地球有多遠。」

        真君曰:「若用凡間之公里計算,即無法可計算,只能用釋迦佛的用語來形容吧!就是『從西方過十萬億佛土之世界也』。此十萬億佛土非指十萬億公里,一個佛土之距離,若以數計,即不能了,何況過十萬億之佛土,怎能以數計算。」

 

     宇宙之大由此可見,區區地球上的「唯物科學家」,打開大腦吧!好讓宇宙真理進入腦中,才會進步呀!

 

        莊生曰:「請問真君,此國土何稱極樂,而其餘的,如南天怎不稱極樂。」

        真君曰:「南天的神聖每日忙著辦公事,怎能稱極樂,譬如人間,世人日出而作,終日忙忙,雖樂亦苦,沒有真樂,所以佛稱人間曰苦海,因為此極樂世界之眾生,無有眾苦,但受諸樂,故名極樂。」

        莊生曰:「復問真君,世人修道歸此界,那就是神仙佛了。」

        真君曰:「非也,修道之人,著相修行,為功德計,行小想得大,行有為之善,皆落在權內神仙。阿彌陀佛國土,其土雖樂,仍非究竟實地,在這種樂的形容,就是我們現在言詞的大同世界,至於此即無三惡趣,無三惡道,故極樂世界,就是大同世界。

 

     此處,護法真君說「阿彌陀佛國土,其土雖樂,仍非究竟實地」,和我們一般認為極樂世界就是究竟的想法不同,其理深奧尚待研究。

 

        莊生曰:「稟真君,像這樣美麗的佛國,誰不欣羨,真是無有眾苦。」

        真君曰:「阿彌陀佛在此國土說法已久了,其國眾生個個有道,沒有爭鬥,不為私益,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故曰極樂世界。現今彌勒佛掌天盤,濟公活佛辦理道盤,意欲化人間為樂國,到時娑婆變為樂國,大同世界實現了,個個有道,人間就是佛國了,與阿彌陀佛世界一樣了,到時甚至有外星球的有德之人亦想往地球極樂國土。」

        莊生曰:「我們的人間地球真的能變成極樂國土,實現大同世界嗎?」

        真君曰:「……儒家思想,忠恕之道,乃是大同世界的核心。」

 

     上一段文字又提到「外星球的有德之人」,那是指外星球上有修道的人,可見外星人和地球人一樣,也必須修道才能登仙佛之境。外星人的存在不容置疑了,那些否認有外星人的地球人,打開心胸思考此問題吧!

 

        彌陀佛曰:「……如果世人能一心清淨,無造作,無妄想,就是彌陀世界至矣。性心身一貫阿彌陀佛,就是心思合道,口合道,行合道,阿彌陀佛怎可不接引他,總之言之,一切行住坐臥,不違良心,念良心,行良心,無住相,不著色聲香味觸法,一心清淨,即是彌陀世界到了,即是佛性顯露。」

        莊生曰:「感謝佛尊開示,弟子尚有一問,求佛慈悲再示,三期末劫,仙佛下凡,為了人間普度,化娑婆為樂國之事,佛尊有無下凡到人間,聽聞彌勒佛下為金公,濟公佛下為弓長,末審佛尊如何?」

        彌陀佛曰:「莊善生,你有所不如,人間災劫受苦乃佛之苦,人心安樂乃佛之樂,佛之下凡乃適時而出,本佛於紅陽在西方為彌陀,下凡為四正,分靈封神榜執掌杏黃旗,為姜尚字子牙,封神台代理封神,紅陽封神榜乃暫時之權位,白陽定盤人鬼仙之定位,才是真正之封神榜,白陽封神開科,識者速修遠行,勿違天時。」

        莊生曰:「敢問佛尊,如何是修道法?」

        彌陀佛曰:「修道無一定法,達者無法,未到彼岸不能無法,學與問之道,只是求其放心而已矣,內心清淨,無妄想,名謂修道。至於行者,正常之仁義禮智信,八德之孝悌忠信禮義廉恥是也。五常八德不離於人之動念,其道乃真,名謂行道,內無妄想心,外行五常八德,名曰得道,至於此,天地定位,在世謂聖賢,出世即仙佛,是名謂佛也。」

        莊生曰:「感謝佛尊慈悲開示,西方勝景,真是美不勝收,佛陀妙理真是簡而難行。」

 

     阿彌陀佛指出只要行「五常之仁義禮智信,八德之孝悌忠信禮義廉恥」,就能得道,這是宇宙真理呀。但是,反觀現在地球上,能做到者有幾人?在上位者只知爭權謀利,大財團有錢人只知巧取豪奪,官員們只知攀附權貴,各級民意代表只知分贓利益……所以,一切公職人員和有錢人根本缺乏五常八德,成不了仙佛的。

     能成仙佛者只有一心奉行五常八德的小市民百姓,在此,祝福沒權沒錢沒勢的小市民,只要能守五常八德,就能享一切極樂,了超生死!真君曰:

 

        誰不想超生了死,修道士只欲超生了死,卻不如超生了死之道。誰不想上天堂,卻不如天堂是怎麼樣的,天堂地獄之所以由來者,惟心之殊途也。

        宇宙虛空界,四方上下六合之無窮無盡,不可思量,惟行為之妙道,不想超生亦可以超生,不想了死亦可以了死,有為之行有為之作,雖欲超生而不超生,雖欲了死而不了死,自心有著便是繫縛,有繫有縛便是三十六天三界內之權內,故有輪迴也。

        天界透視非遊覽天界風光勝景而悅心身,乃人心不古,迷真著妄,只知物質之享受,不識真有天堂與地獄。科學發達,人心迷醉於此,謬矣。

        以佛學道學可以知玄知妙,以科學欲求玄妙,不可能也,只能達到微之境地。宇宙奧秘,科學不能如其萬一。

        虛空界因有公理,因有無窮無盡之妙能,此能只可以意會,不能言傳,故子貢之有「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乃性之能,不能言不能說,故不可得,可聞皆落於後天之形相。有形有相,科學可以知可以究。宇宙真理,想都不及,何況言傳乎,故愚人之心可以知天地之造化,此愚非不識之愚,此大智也。故曰「大智若愚」。

   

        這段話實乃至高道理,希望讀者多讀幾遍,必能了解。護法真君又帶莊生遊「十星宮」,那是南天的最上界,是氣天和理天交界處。

 

        真君曰:「蓮台清淨,心花怒放,凡塵仙境殊異,空中飛翔,經過了無數境界,到了十星宮,莊生可以下蓮台了。」

        莊生曰:「稟真君,我們同坐蓮台,霎時間經過了無數境界,到底此界是什麼天。」

        真君曰:「此天乃是理天與氣天之交界,此天仍屬權界,但漸達菩薩之果位,並非究竟之實地,雖可一時之解脫,仍然不是三界之外,可云是南天之最上界。」

        莊生曰:「此天景色尚不及我們方才經過之天,未知如何,請真君指示?」

        真君曰:「方才我們從四天王天乃至仞利天,因為所居之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經過,最美麗者仍是欲界天仞利天,因為所居之欲界眾生,尚俱有多欲,故以欲建設此天,所以最美麗,人心最高,所居此天之眾生尚嫌不足美,故種下輪迥之種子,故三曹普度,此界仍是普度之權內,你不要想佛界仙境是個很美麗的地方。」

        莊生曰:「佛界仙境如果不是美麗,那我們修道來此做什麼?」

        真君曰:「修道乃是修心,本欲滌除你所想之美麗,因有所欲所以造成無邊之苦海,佛國仙境與欲界之不同,即是佛國無有眾苦,因為佛仙無凡欲,故不為美而建設,而為清淨無為而建設,並不為己樂而建設,故老子曰:『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知此行此者可以入道矣。

        你可詳細觀之,此天清淨無比,置身此天,有無限的快活,能脫離一切物色,修無限的虛空觀,修空無邊處定,方可置身此天而不厭,如果凡心欲念無滌,欲居佛國,仍是塵界。」

 

     這裡又說明了佛家的四天王天到仞利天,有些天並不很美麗,若以宇宙科學觀之,這不同的「天」就是不同的「時空」或是不同的「星球」,宇宙中時空無限,所以星球也無限,天也無限。

 

        真君曰:「三天繞了一圈,雖然沒有全部遊透各地,卻對天界略知一二。天本無四方上下之分,離了地便是天,天乃清氣曰天,清氣即是m,故m之天之義,乃離開了污濁便是m,故清之氣便是神仙之地,由此可見修道乃是棄其污濁,即可恢復天命之性,何者是污濁,一切之惡念、妄想之心,皆謂污濁,心存妄想雖善亦濁,其善不空即是妄想,能悟空而不空,不空而空之妙理,其則不遠也。」

        莊生曰:「請問真君,方才所云『空而不空,不空而空之妙理』,愚生實在聽不懂,請真君詳細指示?」

        真君曰:「修道之人很多很多對於空與不空之妙理,都不能徹底的了悟,至於空便是妄,至於實便是執,在於空執之兩端不能守其中,故修道往往落在氣數之內而不能超生了死即是如此。」

        莊生曰:「對於空與不空之妙理,願真君明示。」

        真君曰:「我現在就說四空給你聽聽吧!一曰空身,二曰空心,三曰空性,四曰空法,此四空乃是修道之一大障礙,在於四空不空者便是執,不執又是頑空,頑空與妄相,相差幾何。修道在於空執之間不能擇其中道而行,以致空即幻,實即執,永遠在於五行輪迥之中,而不能超生了死,是謂此也。佛性本來自如不造作,自然之生發即中,愈想愈迷,愈修愈執,皆不知自然本體之故也,我亦不多說了,一言有中,千言無用,點到為止,明者一步超,迷者千萬里。」

 

     「空」是所有佛道二教之人所知曉的字眼,但是,真正了解其意的,恐怕少之又少。護法真君在此說明了「四空」,就是空身、空心、空性、空法。然而,這四空又是何意?真君並沒有明說。

     以我所知,一般修道修佛之人都在講空,都在追求空的境界,其實錯了,你一有追尋之心,就是「執」了,怎麼能說要追求空呢!「愈想愈迷,愈修愈執」,可見不想才不會迷,不修才不會執,「佛性本來自如」的,一切自然本體就是空,也就是無礙無有。愈想要了解空,愈去思考,腦子就愈滿,如何成空?讀者諸君,有看沒有懂,或略有所懂?

 

        真君曰:「今宵欲遊理天,乃是脫離了五行之外的無極天界,此天乃極清淨之虛空界,非大羅金仙佛聖不得到此天,我方才接到太上道祖慈悲送來之二粒仙丹,我已服下一粒,剩一粒你可服下,否則無法到最上之無極界。」

        莊生曰:「遵命!」即刻服下仙丹,自覺身心涼爽,飄飄欲仙,內心無限感激與欣喜。

        真君曰:「催動蓮台,直上無極理天,蓮台疾飛,通過甚多天界,一界再過一界。」

        莊生曰:「今天真是快樂極了,經過了無數的境界,透視了無限的天界風光勝景,天人眾生,神仙諸宿,盡收眼底,真是使人迷戀忘返。請問真君,天界之大,我們到底遊了多少地方,詠真君慈悲指示。」

        真君曰:「生,你有所不知,天乃無有界限,例如我們蓮台速度,與光一樣的快,若用此速度要來貫穿天界直徑,花費幾萬萬億億萬光年,亦不能貫穿天界之頭尾,天之大乃無可比擬,故孔子曰:天地之大,人猶有所憾,故君子語大,天下莫能載焉,語少,天下莫能破焉。

        真是虛空無內外,及其至也,雖聖人亦有所不知焉,形容虛空界,乃無有盡處,故道家形容其大曰『無極』,無極乃是無有極點,無有邊際之意。」

        莊生曰:「今日聞說方知天之大,神仙聖佛亦只知其妙,只現其首而不見其尾,不見其先不見其後,乃形容而已矣。」

 

        宇宙就是如此的大,地球人實在無法完全領悟的。護法真君帶莊生赴無極埋天,當然不是以凡人之身去的,甚至連真君自己也要服仙丹,可見一般仙界也是無法隨意到如此高的層次。

  「仙丹」是一種能調節靈體(魂魄)能量頻率的東西。因為不同天界有不同頻率,就和我們的空間中有許多不同頻率的波一樣,例如有電視台、電台、無線衛星台的電波,通通在這空間,各自有各自的頻率,共同存在,互不干擾。

     我們可以如此設想:一個天就是一個時空,一個天就有一種頻率,各天頻率不同,要到不同頻率之處,就必須要轉換頻率,因此,要透過一種「調頻器」,在天界被稱為「仙丹」。

 

        真君曰:「我們來此無極埋天,本來就不帶軀殼凡體來,而且到真空境界,離地球已經不計其數的遠,地心吸力已經吸不到,而且我們無凡體,與地心吸力也脫離因緣關係,我們只有靈,靈在真空無極界,當然是輕飄無阻,可以隨心所欲的自如了。」

        莊生曰:「那麼世人個個能到這堥荂A實在有多好,又覺不飢,精神充沛。」

        真君曰:「世人想要到這堥荂A那才不簡單呢?若無修到脫出五行之外,是不能到這堥茠滿C不多說了,我們向前幾步可以到我們今天的目的地了。」

        莊生曰:「稟真君,今天我們到這堥荂A雖然覺得精神充沛,猶似神仙,行了幾步跟前金光萬道之外,其餘不見什麼。」

        真君曰:「我們跪下吧!你只能看見萬道金光,已算榮幸了,那萬道金光就是無極至尊至聖三界十方萬靈真宰無生老母的光,能見到其體的仙佛甚少,五教聖人之外還有大羅金仙能看到,與天地同體之修養者亦可看到,其餘的修行神仙,尚不足入理天之神仙亦難見其本體,故其光是萬能真宰的光,因為生你服了仙丹而到無極理界來,非憑自己修道之道力而來的,故只能見其光,不明其體,也不見其他之景色與物,已算很榮幸了。」

 

     我們說過,「能量」是物質之本源,靈體也是能量,能量又有低高之很多層次,不同時空有不同頻率的能量,愈高的天,其能量愈強,因此理天比氣天強,氣天又比凡界強。

     他們已來到理天,所以能量很強,只見萬道金光而已,這是正確的,也就是說,到了最高層次,就是「光」而已,但是此「光」之智慧極高,是無極的至高層次。

     我在1977年首創「宇宙科學」(Cosmic Science)學說,並在1980年著作《宇宙科學導論》一書,就是在提倡有形宇宙和無形宇宙的結合思考方法。以我20多來的研究所得,深知宇宙至高層次就是極高的能量,也就是「光」。而宇宙包含無數時空,因此稱為無限宇宙,其中有很多很多時空構成很多世界,因此,「世界」就是「天」,這只是用語不同,意義則相同。

     要完整闡述宇宙時空,實非區區一本書可道盡的,必須從各種角度、各種宗教、各種科學等來求解答。但很可惜,凡人能具此境界者不多,只有少數佛道法師和高僧才能達到此境。

     科學界更是所覓無幾人,可以說,國內科學界能了悟宇宙時空真理者也許不到五人吧!其實要找真理,不要到學堂去找,那些只是人間有形的學問而已,只是人類累積的知識。然而「知識不等於真理」!諾貝爾物理獎得主,只表示他在物理界有過人的看法而已,其他方面可能比不上一位其他專業的人士。

     《天界透視》這本書給了我們許多思考方向的啟示,也讓我們了解宇宙、修道的真理。值得再細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