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的揭示--《巫路之歌》

(呂應鐘教授為許麗玲教授的書《巫路之歌》寫的序)

 

一位受過嚴格學術訓練的宗教文化人類學者,能夠將自己親身遭遇的許多特異另類經驗寫出來,不僅為台灣同類出版品的進步表徵,也讓我在精心拜讀之後讚嘆「實在精彩」之外,更觸動個人多年來的一些思維,就藉由這篇推薦文「請」大家共同深思。

一、出版現象

多年來國內出版界傾向購買外國版權,大量出版探討靈性、new age、靈修、潛能、宇宙高靈……等與靈驗有關的譯書,但仔細審視這些譯書,總是令人覺得良莠不齊。因為:有些書確是好書,但是譯者並非靈驗現象的內行人,譯文常有錯誤,或譯得不像中文;另外,有些書是外國記者採訪多人後整理出來的報導作品,沒有理析現象的深度。但是,此種譯書已經占據台灣出版界多年,難道台灣缺乏靈驗現象?

其實,台灣是當今全球宗教神秘靈驗事件的大本營,連哈佛大學宗教人類學者都跑到台灣來做研究。我們民間靈驗高人極多,遍佈全國各鄉鎮,外國絕對無法相比,「蓬萊仙島」這四個字絕對有其深遠涵意,國人應該重視自己的寶藏,出版界也應該多多請研究學者為大眾寫出夠水準的靈驗書籍。這本《巫路之歌》實在是近年台灣難得見到的一本繼佳靈驗圖書。

二、神話核心

作者說她「去到了西王母的花園堙A學習治療的草藥,因為我必須要醫治由我而生的萬物。」大家都認為「西王母」只是古老神話的虛構人物,全世界神話研究學者沒有人會將神話人物當真。通常學者解釋神話的方法有二,一為「隱喻說」,指所有的神話都是先民的寓言,認為天神大戰的神話是隱喻各種元素的衝突;二是「歷史說」,認為神話堛滲奕ㄛO太古時代的人,他們在世的事蹟被後人讚揚而變成神話。

晚進又產生兩種不同的神話研究方法,一為「語言學派」,認為各民族的「神」是指宇宙的現象,火神與水神代表自然界的火與水,而天神間的衝突代表自然界現象的複雜與費解。這種說法和隱喻說很相似,在目前已不受學者所重視。二為「人類學派」,認為人類過去可能有一個時期將宇宙天體人類動物的種種奧祕,當做日常生活中的事件,照自己的行為和經歷來構成各種神靈神話。

神話真的只是這些學者所說的表象行為嗎?民國七十年代我曾經在《民族晚報》發表<中西神話新研究>十篇專欄文章,不僅不將神話當做虛構,而且認為神話必有我們未曾探知的深層內涵,一定有其遠古的實存脈絡。如今作者「去到西王母的花園」,我們是否要認真地重新思考神話的遠古真實核心事件?

三、宗教研究

作者是學院訓練出來的宗教人類學者,她說:「十多年的宗教人類學的學習過程中,我一直以客觀的立場來解讀這樣的宗教現象,那和個人及對神秘與未知的追求沒有直接的關聯。」又說:「這個經驗讓我無法再以任何學術的理論來解釋降靈的現象,因為我知道任何學術脈絡,都只是企圖建立某種詮釋系統,而那跟事情的本質毫無關聯的。」

四年前,我詢問一位擔任台灣宗教學會理事的極知名宗教學者,問他研究宗教難道不需要深入靈驗事件的本質,他竟然回答:「學術是講客觀的,宗教學不能涉入個人心靈層次,因為個人的靈驗是主觀的,不屬於宗教學範疇。」的確,學術界做的都是社會表象的詮釋,就像隔靴搔癢一般,不去探討事件的深層本質。「客觀」與「主觀」是相對存在的,不會是單獨存在,大家都認為要保持客觀,其實那是主觀的逃避,不是解析事件的方法。唯有在主觀的靈驗與認知之後,才會有客觀的理析與詮釋,最後再與主觀事件結合,才能成為完整的思想體系。

四、世俗觀點

書中提到李師兄時常說些沒人聽得懂的話,旁人以為他瘋了,這也是社會對精神病的普遍認知。西方心理學將這類患者視為精神分裂症,賦予「多重人格」的解釋。然而近年西方在經過前世今生的催眠研究之後,逐漸發現傳統心理學的解釋是不對的,會發生多重人格其實是其他的靈進入肉體所產生,必須從靈的角度來探究,才能解決問題。也難怪廿世紀著名心理學家榮格會批評現代心理學是「沒有靈魂的心理學」。

試如書中三師姑的回答:「是你們瘋了不是他瘋了,好好的人,神明要用他,結果給你們當成瘋子。」在當今物質科學發達的時代,很多這種人都被判定為神精病,西醫與西方心理學界弄錯了方向,無法深入研究,實在是很可惜的事。要知道宇宙間的靈極多,以沙灘的沙來比喻,一碗沙是地球人口數,整個沙灘的沙是宇宙靈口數,用這個宏觀角度來思維諸多宇宙現象,就會了悟。

五、宇宙能量

作者實實在在體悟到:「我是一股宇宙間的螺旋能量,從太空來到地球。因為那時地球剛遭到浩劫,萬物不生,有許多宇宙的能量就從太空中來到地球。」又說「在描述這個奇特的時空狀態時,內在清明的自我發現這是無法用一般的語言來詮釋,沒想到,另一個意識竟然能用這麼詩意的語句來說明這種存在狀態的目的,凝縮在內堛漣琚A深深地受到這句話語的震撼。我了解它所指涉的是一股宇宙間化育萬物的能量,衪呈現的狀態,就是如蛇般的螺旋狀。」

美國航空太空總署已經明確證實我們今天所知的宇宙只占「真正宇宙」的百分之五,其他百分之三十五是隱秘物質、百分之六十是隱秘能量,換言之,人類對宇宙所知極少。而作者這段話正點出隱秘能量的「存在實相」,這是本書最寶貴的思想。沒有錯,物質就是能量,意識也是能量,物質可以轉化成能量,能量也可以化育萬物,《心經》不是早就這樣說嗎?「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六、人類的未知

作者提到很多靈驗現象是人類無法理解與想像的,我們「再怎樣想破頭也都是自己想像出來的」,作者親身與宇宙大能合為一,但是她「無法明確知道祂是誰,不過我完全相信,萬物的生死榮枯是由一個龐大的存在所運作及支配的!」這觀點極為正確,又說:「超自然力或是道家所謂的『大道』與『大化』都不是文化的產物,那是一種絕對的存在,現象學學者海德格所說的『大存有』指的也是此物。」

沒錯,宇宙間有人類無法了解的實存,這個實存占了百分之九十五,區區地球人如何去思考?就如同我們要水中的魚來想像陸地世界般是絕對不可能的事。然而卻有很多人以當今人類的知識來論斷宇宙,以科學主義角度來衡量整個宇宙,以為人類已經了解宇宙,事實上差之千里。

這本書相當精彩,不能只當做「又多了」一本靈驗書籍來看待,書中文字有很多值得現代人深思處。如果不是宗教人類學者親自的靈驗,我是不會如此細心地閱讀,並為它寫推薦序。

不過有個地方似乎不正確,落入學院派思維窠臼中,作者提到「我心堣Q分明白,民間信仰中的白衣觀音、媽祖、關帝或三太子都是文化的素材,雖然充滿了前人的智慧,但是它仍然只能停留在文化的層面。」這些民間信仰的人物是超越人類文化層面的存在,不是「只停留在文化層面」裡頭,相信靈驗高人應該贊同我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