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爾文進化論不足為信

 

呂  應  鐘

 

       達爾文的進化論已經創立超過150年了,在其誕生之初,是作為一種「假說」被提出來的。除達爾文本人從對一些植物、動物形態的觀察得出的推論外,並沒有什麼化石證據。他自己在《物種起源》書中論及化石時,標題為〈不完美的地質記錄〉,承認在當時的化石研究中並未有證據顯示有物種間過渡類型的存在,並指出這可能是最易於檢驗而又具有殺傷力的反進化論的理由。

        他看到了進化論的先天缺陷,並希望後人能予以驗證。但是時至今日,進化論已成為一個公理、一個信仰、甚至一個宗教。不能討論、更不能批判,只能無條件接受,否則就將招致無情的圍剿,甚至被貼上「僞科學」,「反科學」的標簽,而斷送自己的研究前程。

在當今任何一本生物學雜誌上,已經找不到任何質疑進化論的論文了。ScottCole1980年代初,檢索了當時的4000多種學術刊物,未發現任何一篇反進化論的論文,在68種與生物起源有關的學術期刊中,也未發現任何一篇是質疑進化論的。Goerge W. Gilchrist 1997年調查了世界上最大的5種期刊資料索引,也未發現反進化論或非進化論的論文。
       
進化論者自豪地宣稱,「進化論」對「創造論」已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似乎進化論的合理性及不言自明性又得到了一次證明。事實真的如此嗎?進化論已是絕對的真理了嗎?
       
其實不然,ScottCole的工作還發現,在1985年提交的135,000篇論文中,確有18篇論文是反進化論和非進化論的。而這18篇論文無一例外地遭到拒絕發表。進化論並非無懈可擊,而是它的維護者不允許任何針對它的挑戰。這更加給人一種印象:進化論並非確立於自身學說的科學性和完美程度,而是確立於衆多崇拜者的信仰。進化論並非Karl Popper意義上的「經驗科學(Empirical Science)」,而是一個假說、信仰和並不完美的證據的雜合體。
       
事實上,我們今天科學研究所發現的東西,已經足以讓人們重新考慮進化論的正確性了。但這些事實要麼被迴避,要麼被抹殺,人們在思維定式的驅使下,自覺或不自覺地成為盛行理論的衛道士,而喪失了獨立思考的能力。這是不符合理性的科學精神的。
       
一個真正的科學家,應正視舊理論的缺陷及其面臨的挑戰,並勇於擺脫束縛。只有這樣,科學才能向前發展,人類才能向前推動。
達爾文主義自身的缺陷
()比較解剖學
        進化論者通過動物的器官在形態和功能方面的類比,定了所謂的同源器官,並由此說明在進化樹中某一譜系的動物該器官在進化中發生的形態與功能的變化是自然選 擇的結果。首先,同源器官的定義就非常牽強,你必須首先承認動物是進化的,才能找到同源器官。因此這絕不能算做進化論中的一個證據,而只能是一個推論。即 我們只能說因為進化論正確,所以進化樹中某一譜系中的動物存在同源器官,而不能說同源器官的存在證明進化的存在。
       
現代基因學和遺傳學誕生後,對生物體形態與功能的關係在更本質的層次--基因及分子水平有了嶄新的認識。形態和功能只是表相,它們是由基因決定的,相同的 形態可能對映于完全不同的基因。如果認為從鳥類的翅到哺乳動物的前肢是進化的話,那麼它們的基因也應表現為對映於形態相同程度的進化。但實際上並非如此, 如果現在仍有人試圖從表面現象說明問題,只能被認為是膚淺的。 
(
)古生物學
1、凌亂的化石證據
       
無論是進化論者還是反進化論者,都希望古生物化石能輔證自己的觀點。如果說達爾文時代缺少化石記錄的話,那麼到今天為止,人類已收集了數以萬噸的化石,是否已證明進化論的正確了呢?事實上依然不能。芝加哥自然史博物館的古生物學家 Raup 是進化論者,但後來不得不放棄自然選擇學說,而支援幸運者生存說。他說該館擁有現有已知化石物種的近五分之一,可是已經確證的中間過渡類型的化石比達爾文 時代還少。現有化石記錄混亂不堪,人為按進化論組成的譜系漏洞百出,根本不能說明問題。進化論者們所使用的分類方法及標準又不同,因此對某一化石的斷代也 經常爭論不休,得不到一個統一的結論。
       
進化論者常用的一個較為完備的進化譜系證據是脊椎動物序列 (Vertebrate Sequence),包括從魚類到兩棲類、爬蟲類、鳥類、哺乳動物、直至人的進化。從魚類到兩棲類,曾發現一種叫 Rhipidistian 的魚化石,其骨骼特徵類似於兩棲類,因此被認為是魚類到兩棲類的過渡類型。但當另一種叫 Coelacanth 的活化石發現後,這種觀點立即被推翻,因為這兩種動物在進化譜系中的親緣關係是極近的,但研究表明,Coelacanth 並無任何上岸的可能性。
        
曾經轟動一時的始祖鳥 (Archaeopteryx) 曾被視為進化論的鐵證,因為它即具有爬行動物的特徵,又具有鳥類的特徵,而被視為一個著名的過渡類型。後來發現,始祖鳥所具有的爬行類特徵,如爪和牙齒,在現代鳥類中也存在,如南美洲的 Opisthocomnshoatzin 和非洲的 Touracocorythaix。也就是說這個證據並不能用於判定鳥類與爬行類的過渡類型。
       
另外,Jensen 早在1977年《SCIENCE》上發表的論文指出,與始祖鳥同一地層出土的化石被懷疑為近似于現代鳥類動物的股骨,因此,始祖鳥即非「始祖」,也非種間類型。1991年在中國遼寧發現的年代與始祖鳥相同或更早的鳥類化石更加深了始祖鳥的地位危機。 
       
在從猿到人的進化過程中,拉瑪古猿 (Ramapithecus) 具有重要意義。它的下頜骨兼具人類與猩猩的特徵,牙床結構類似於人,不具有猩猩的門齒與犬齒,但上下頜的距離與頜骨的長度又近似於猩猩,這被視為是進化論的一個鐵證。然而後來在非洲發現的一種狒狒 (Theroithecusglade) 與拉瑪古猿具有相同的牙齒及面骨特徵,但卻被視作一種狒狒。由此可見,這個判據也是模棱兩可的。 
2
、寒武紀生物大爆炸 (Cambrain Explosion)
        
達爾文對自己理論的最終歸宿評價道:「如果可以證明任何複雜的器官不能通過無數的、持續的、微小的改變形成的話,我的理論將絕對失敗。」
       
寒武紀生物大爆炸(呂註:指生物在此時大量出現。)恰恰提供了一個極好的例證。大約在五億三千萬年前,在短短的幾萬年內,幾乎現在所有生物的門同時出現在 地球上。從海洋堨角j的管狀蠕蟲、甲殼類到較為高級的脊索動物並存。如果進化確如達爾文所言,由點滴的漸進的方式進行,那麼數百萬年的時間無論如何也不足 以完成這一歷程。雖然寒武紀之前的多細胞生物化石也有發現,但按進化論的觀點,它們與寒武紀生物並無承傳關係。 
       
現代達爾文主義者 Stephen J. Gould 亦無法解釋,稱之為「迷中之迷(Enigma of Enigmas)」,事實上寒武紀生物大爆炸是進化論不可逾越的障礙。 
3
、人類的起源
       
在《物種起源》發表之際,達爾文曾說:「只有人類的進化,怎麼都不可能用我的進化論來說明。」的確,從進化論的觀點來看,人類的進化太快了。以人為例,進化論者認為,人類誕生的歷程為: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200萬年前)----原人(代表為 Beticonturops50萬年前)--舊人(代表為Neanderthalian10 萬年前)----新人( 5萬年前)----現代人類 (5千年前)
       
在這一過程中,人腦容量以爆炸般的速度增大。而現代人類産生後,進化又仿佛突然消失了,五千年來人的腦容量基本未變。再看腦細胞數量,現代類人猿為10億個,而現代人類約為140億個。單從數位上看是增大了14倍,但智力水平卻發生著跳躍性的變化,這些證據強烈地暗示:這個進化樹是不正確的。這些物種也許根本沒有任何親緣關係,而進化論者只是按時間順序把它們拼湊在一起而已。
       
另外,六十年代以來,肯亞 Olduval 峽谷和Rudocf湖附近地區的考古發現,也給進化論提出了許多反例。1972年出土了一具類人動物的頭骨化石,編號為 KNM-ER-1470,簡稱 1470 號人。按其分類特徵,它類似於現代人,屬於人屬 (Homo Genus),比南方古猿和直立猿人 (Homo Erectus) 要進步得多,但它卻處於290萬年前。1470號人比進化論者所公認的人類始祖南方古猿早90萬年,比直立猿人早200萬年。這從根本上動搖了進化論的證據,成為古人類學中的一件懸案,至今沒有一個進化論者能夠歸屬1470號人在進化樹中的位置。
(
)胚胎學
        與比較解剖學類似,胚胎學從生物發育過程中形態的變化,推論出高等動物的胚胎在發育中重現其進化歷程。如人類胎兒在發育之初與豬和鼠的胎兒都具有鰓裂和 尾,形態也很相似,其實,這只是表面現象。首先,人類胎兒的「鰓裂」事實上不是鰓裂,而是快速發育的皮膚的褶皺;其次,人類胎兒的尾狀結構也絕不是尾,而 是神經管。在蛙胎發育過程中的尾狀結構亦是神經管。
       
再次,形態這一表像是由基因決定的。較為普遍接受的HOX基因調控理論認為,動物形態雖然豐富多彩,但在分子水平上的調控都是一致的,因此,動物胚胎發育之初形態相似,是由於HOX基因調控水平相同而已。這是近年來發育生物學最為重大的發現之一。也就是說,從形態相似仍不能得出本質亦相似的結論。
       
近年來(1980年代的時候)美國有好幾個州和學校當局反對在課堂上教授進化論,因為有關人士認為進化論只能算是「學說」,不能稱為「事實」。當然,這種立場遭到正反雙方的激烈反應,支持者認為進化論毫無疑問是一件事實,就像一位典型的人士所說的:「我相信進化論,因為科學已徹底研究過這個題目,他們的記錄證明是可靠的,你豈不同意?」
       
說這種話的人之所以一廂情願的相信進化論,並非基於自身的經驗,而僅是接受科學家的意見,然後像鸚鵡般加以重述,並不撥出時間去查考事實真相。 
我們不可盲信
        當筆者與師大生物系某位兼任副教授談進化論的疑點時,他說:「你有什麼資格反駁科學家的發現呢?」
       
也的確,在「權威講的話才可信」的社會風氣下,一般人只有當啞巴的份,但我還是回答:「當然,我不是權威,不過我想回答你關於我的資格問題。你也知道,法官是沒受過醫學訓練的,但他有資格去審理一件與醫學有關的案件,不是很矛盾嗎?如果法官明辨且客觀,他會聆聽正反雙方專家的論據,然後根據他們的作證來判決。在這專業化的時代,一個人還有什麼方法可去判斷各方面的知識呢?更何況,在歐美,進化論學家之中,正彼此互相反駁,他們對進化發生的時候、發生的原因、發生的方式、發生的速度,甚至曾否發生過而爭辯不已,進化論到目前並未成定論,國內專家就百分之百的相信它,實在缺乏科學的精神。」
       
這段話使對方無法反駁。我又說:「著名的進化論學家辛浦森說過,盲信是違反道德的,人有責任去考驗專家們的發現,然後加以決定。一個人未必要成為生物學家 才能檢討進化論的證據。」包括這位副教授在內,我發覺一般人都相信進化論,事實卻對它一無所知,這種現象完全是以前的進化論專家造成的,他們的著作常以武斷、洗腦的語句來迷惑一般人,像底下一本進化論作品的句子,就是典型(括號內的句子是筆者註語):
      
「進化論已為具有判斷力的科學家所普遍接納(所以大家只有乖乖的接納),它已為一切負責的科學家所承認(所以大家也要承認),所有著名的生物學家都同意這是一件確立的事實(所以大家也要同意)。證據是壓倒性的(所以你不可反駁),任何不為古老幻想和偏見所惑的人都不需要進一步的證據(所以你不用費神去求證)。」
       
這是欺矇世人的專家論調,也正顯示出一些專家學者正企圖以虛聲恫嚇的煙幕來嚇退別人的反對和質問。可是,為什麼有人對一種學說提出質問就被稱為沒有資格、沒有學識呢?真正擁有事實的科學家會採用這些不科學、不合理的恐嚇手段嗎?
       
一百多年來,進化論所塑成的生命譜系並不完整,達爾文自己也承認此點,但為何日後的生物學家一致盲目地相信進化論所言,他們該知道後天獲得的特性絕無法藉 遺傳傳給後代,進化學說埵陶\多失落的環節根本找不到理由、證據和事實來支證。人類對進化論真不該如此的盲目。 
毫無幫助的化石記錄
       「化石紀錄」一向是進化論的主要證人,正如辛浦森所言:「證明進化論真確性的最直接證據,必然來自化石的記錄。」然而,化石證據完全沒有顯示生物是以科學家所聲稱的過程進化而來的。事實和證據仍然付之闕如。
       
可靠的化石記錄首先出現在地質學家所稱的「寒武紀」的岩層中,在此以前的岩層,任何假定的化石都極為罕有,可是在寒武紀岩層中,化石卻突然大量出現,不但種類繁多,而且極為複雜,誠如辛浦森所說:「化石突然大量出現,是生物史上最大的神祕。」
       
以昆蟲化石為例,它出現於化石記錄中時,不但已高度發展,而且種類極多,在此以前,我們找不到「原始昆蟲」的化石,昆蟲生物是以複雜形態「突然產生」的。 可是,進化論學家卻說昆蟲已經歷了數千萬年的進化。此種說法有何依據?毫無依據。大美百科全書對化石記錄有這一段話:「化石記錄對昆蟲的起源沒有提供任何 資料。」
       
進化論學者認為昆蟲已經歷一段長時間,只是要符合他們的進化假設而已。否則,進化論就不足信了。對於脊椎動物,化石記錄也提不出脊椎動物出現的鐵證。例如 魚的出現,進化論學家無法一致同意牠是那一類祖先所產生的,據他們推理,第一條「似魚」生物出現到實際的魚存在大約相隔一億年,為何要一億年?因為他們根 據進化論認為要如此的久才夠「進化」成魚。
       
進化論學家又說,有些魚進化為兩棲類,有些兩棲類進化成爬蟲類,有些爬蟲類變成哺乳動物,有些變成鳥類,這些過程長達數億年。可是,化石記錄有沒有如此證 明?我們找得到魚與兩棲類或哺乳類與爬蟲之間「進化中」的化石嗎?毫無疑問,各類生物進化過程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空白,化石記錄只告訴我們生物各從其類,並 未說明牠們之間的演變關係。
突變也沒辦法解釋進化論
       「突變」被稱為是進化論的證據之一。科學家有時會突變來補化石記錄的不足,一般人也深信突變會產生新品種。事實果真如此?
       
一位台大生物系畢業的朋友在談到生物時,總喜歡搬出像轉位、染色體、有絲分裂、去氧核糖核酸等專門名詞來嚇唬人,而且認為只有蠢人才不信進化論。有一次他說:「突變使支配遺傳的遺傳因子發生變化,自然選擇保留了有益的特徵,累積了許多代之後便進化成新品種。」這句話其實不是他說的,只不過是他從書上學來的,相信進化論的人都相信這句話。
       
我說:「突變是遺傳因子的一種盲目胡亂的變化,並不具任何意義。大多數的突變是隱性的,而且是累積在遺傳因子內,它們會屢次在後代出現,造成殘廢,遺傳學家也承認累積的遺傳因子負荷促成了退化、衰老和死亡。」
       
他反對地說:「大多數的突變誠然有害,但偶爾也會碰到一次有利的,自然選擇會發揮作用,它會排除有害的突變,保留有利的。」
       
我問他:「你有沒有用科學實驗方法來證明這一點?」
       
他說:「這是進化法則,不是可證明的。」
       
我說:「進化論學家的確如此說,但事實上,這個觀點站得住腳嗎?有很多的書都談到突變會造成遺傳疾病,而且是自然選擇未能排除的,像貧血、色盲、血友病、聾啞、糖尿病、兔唇、侏儒症等。當然,也許突變能改變舊的東西,卻不能創造新的品種。」
       
我們知道某些蚊蠅經突變後能抗拒殺蟲劑,有些蘭花經突變後能變得更美麗。但蚊蠅還是蚊蠅,不可能變成飛鳥;蘭花仍是蘭花,不會變成大樹。一個聾子對城市的噪音處之泰然,但聽覺正常的人常會受不了;一個斷足的人不愁染上香港腳,正常的人卻要小心提防。耳聾和斷足並不是進步的跡象,反而是殘廢的例子。
       
相信進化論的人看到的突變並不是有利的進化,他們看到的只是生物類別中的少數變異。以蚊蠅或蘭花的突變來證明人是魚突變進化而來,實在是不負責任的說法。
       
我們由各從其類的化石記錄可以看出生物的變異相當有限,生物各有其品種,絕不會越過本身族類的範圍而變成其他東西。
進化論不是科學事實
        進化論學家常用「類似」作為支持進化論的證據,如果他們的發現與自己的見解一致,就拿出來歸類;若對他們的主張不利,就棄而不用。像人、猿猴、猩猩等的骨頭相似,他們就說人是猿猴進化來的。但對於人眼與章魚眼的極端相似,卻絕口不提,他們絕不說人是章魚進化來的。
       
進化論學家的武斷與專橫,常脫離了科學精神,他們常以權威自居,把不接納他們意見的人一律看作無知之輩,這種態度相當明顯。奇怪的是從來沒有人點出這個假科學煙幕。
       
進化論者用魔棒一揮,就把鱗甲變成羽毛,鰭變成腿,雖然在蛇身上消失了,卻在鳥的身上變成翼,在馬身上變成蹄,在貓身上變成爪,在人身上變成手。這些都未經證明,只是推論,奇怪的是,大家都相信。
       
進化論者使人對進化論產生一種盲目的信仰,在無法證明的進化方面,他們就用專橫的權威理論來補充。可是他們常不敢正視自己的難題,像化石記錄表明進化論並不足以解釋複雜生物大量突然出現的難題,進化論者就避開不言。
       
達爾文的「物種原始」是用歸納法加上想像寫成的,並不是依靠嚴謹的科學實驗得到的結果。達爾文本身只是喜愛生物的業餘博物蒐集者,並不是科班出身的生物學家,他的進化學說只能代表個人的見解,無法給大自然提供有力的線索。可以說「進化論」只是「科學想像」不是「科學事實」。
       
然而,一個多世紀來,無數的科班生物學視達爾文為宗師,他們盲目地為進化論下註腳,不經過實驗與求證,一廂情願地宣揚進化論,碰到不接納進化論的人,就視之為「不科學」。事實上,他們相信的只是科學想像下的產物,並非科學事實的理論。在這個時代,我們必須用全新的觀點來看進化論了。
       
我在 1977  12 就發表過〈為何要相信進化論?〉一文,堅決相信進化論是錯的。這麼多年來仍然如此觀點,在我出版的《宇宙科學與生命哲學》一書中,也對達爾文的進化論提出極科學的批判。
        1998 
 6  6 日《民生報》編譯賴慧芸報導法國生物學家雷米夏文最近發表了〈達爾文主義:一個神話的破滅〉,提出達爾文的進化論發表已經 100 多年了,科學家非但無法繼續發揚這個理論,還開始懷疑這個理論的真實性。讓我這位長久以來反對進化論的人大為振奮。夏文說〈創世紀〉理論告訴我們,一切都是 上帝所造的,但是上帝從此不再創造,我們也無從得知這個理論是否正確,達爾文理論最大的功勞是啟動了科學對生命起源的研究,一百多年來,我們對生命、對世 界有了更深的了解,卻無法證實達爾文理論的真偽。
       
譬如生活在深海中的章魚和烏賊。其生活環境中一片漆黑,這裡大部份的魚類也都盲目,卻生活得很自如;但是章魚和烏賊的眼部構造,為何又和人類的眼睛雷同? 啟人疑竇的是,在漆黑的環境裡,擁有一雙亮眼有什麼作用?而且生活環境相同,為什麼會產生兩種完全不同的適應法呢?可見為了順應環境所強調的「適者生存」理論,並不一定成立。
       
又如寄生在羊肝中的肝吸蟲,母蟲每次產 1500 萬個卵左右,卵會隨著糞便排出,這時必須有一種蝸牛爬過,卵附著上蝸牛,經由蝸牛移生於植物上,再由羊隻吃下植物,回到羊肝中繁殖。在此過程中,1500 萬個卵大約有十多個卵能存活,這種繁殖過程簡直太荒謬,早該在物競天擇中被淘汰,但是肝吸蟲幾百萬年來.都是用相同的方法繁殖。
       
生活在澳洲樹上的樹獺,行動非常緩慢,排泄時必須爬到地上來,這個舉動非常可笑,雖然它在土地上的排泄有助於增加樹木的養份,但是由於它行動緩慢,地面上 的捕食者很容易得逞。為了排泄,冒生命危險,也太不合理了。還有很多動、植物的繁殖、生存過程,很類似這樣不合理的情況,按照物競天擇的說法,早就滅跡了,但是它們比人類在世間的時間還久遠,而且許多動、植物的結構在百萬年間都沒有重大改變。「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原則,就如同上帝造物一樣,也只是一 個我們無法證明的神話。
       
此外,依據達爾文的演化理論,生物由簡單演化到複雜的過程中,中間應還有許多階段,但是根據化石的研究,這一演變過程的脈絡至今仍無法建立起來。現在有很多的物理學家、生物學家開始認為,宇宙有一個目的、有一個方向。他並沒有提出上帝的說法,他說的是電腦中使用的「程式」,一個簡單的程式,常會有出人意料的發展。尤其是當電腦有了內部的邏輯之後,常會出現設計人意想之外的反應,我們的世界可能也早已有這樣的「程式」。
       
我相信到下個世紀,就會證明進化論是謬誤的,不過我在二十世紀說此話,會有不少自認為科學的人士會反對我,但我要說「時間會證明我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