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某校長自述遭遇外星人

    從世界著名的UFO事件“羅斯維爾事件”至今,地球上是否存在地外物種,一直是眾多專家學者爭論不休的話題。與“外星人”接觸的事例在國外已是不勝枚舉,對我們來說似乎遙不可及,但本文所要探討的曹公事件則發生在我們身邊。

    曹公(化名)現任北京郊區某民辦學校校長,一貫熱衷於公益事業。曹公說,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在1999年12月11日那一天,自己被捲入一起UFO事件。

“外星人”深夜造訪曹居?

    1999年12月11日晚,曹公因第二天要參加市教委組織的民辦學校校長培訓班會議,晚十點就上床入睡了。為了不被打擾休息,他是與妻子、兒子分開睡的。

    據曹公說,大概在深夜12點鐘左右,突然聽到緊挨著床北面的鋁合金玻璃窗發出“哢嚓哢嚓”的聲音。曹公被驚醒,從床上坐起來,卻發現床邊站著一男一女兩個裝扮怪異的人。曹公的第一感覺是,家中出現了打劫,心中不禁害怕起來。與此同時,他也做了較為仔細的觀察。男的身高約170釐米,女的身高約160釐米,他們的眼睛呈圓形,嘴的部位是空洞的圓洞,頭部較大,身體略瘦,脖子較細,面部白皙沒有血色。兩人均穿著像錫紙一樣的銀白色緊身衣服,並包裹著頭部,看不清是否有頭髮和耳朵。

    正上下打量時,曹公聽到女的對同伴說:“他還是個治病的,就帶他去吧!”(曹公懂醫術)

穿越牆壁,騰空飄飛,在秦皇島遭遇巨型飛碟

    語畢,兩人便從臥室北面的牆上向外穿去,此時曹公的身體發輕,像個皮球似的從臥室地上彈起,緊隨那兩人從牆壁上穿過。曹公後來說,當時穿牆的時候有一種擠過農村棉門簾似的感覺。由於來不及穿衣服,一出臥室,曹公感覺很冷,就在心堜壎o了一句:“有點冷。”

    結果,那個女的似乎能夠感應他的心理,應了聲:“馬上就不冷了。”曹公真的就在那女的話音落地就不感覺冷了,但頭部仍有風吹的感覺。

    據曹公後來回憶,出了臥室他們便向東南方向飛去,他是被兩人“吸著飛行”的。

    飛過一些縣城、城市時,曹公在頭腦媗巨鴩漕潃茪H告訴他下面具體是什麼地方,根據那兩人的提示,曹公知道自己首先從良鄉鎮向東南飛過了固安縣,又飛過了霸州市,然後轉變方向向東飛,飛過了天津市,又由天津市向東北方向飛,飛至那兩人告訴他下面是秦皇島市時,又向北飛去,飛行了約五六十媔Z離時,開始向下飄飛。

    他們向下飄飛到一個荒無人煙的丘陵地帶,著陸後曹公看到地面上停留著一個乒乓球拍狀的巨大不明物體,“球拍把”的部分有一個籃球場地大小;“球拍板”的部分有足球場地大小。

    “外星人”邀請曹公進入飛碟併合作為中國女孩進行醫療試驗。

    那兩個外星人帶曹公直接飛入了“球拍把”部分,和穿牆過壁的感覺一樣。曹公與兩個外星人落在一間實驗室似的小屋子堙A這小間好像套在一個中等房間堙A中等房間和大間之間有門。

    他們進入了小號房間,這間屋子沒有座位,光線柔和。這時,那男外星人沖曹公友好地點點頭,並勸他不要緊張,聲稱邀請他來的目的只是想做一個利用宇宙能量給地球人治病的試驗。

    這時,那個女的讓她的同伴與曹公在原地等候,她走向大間,在她進入大間門的時候,曹公聽見從大間媔ヮ蚞鰼騄]備的響聲,還傳出豬、狗、牛、羊等多種動物的叫聲,這些動物的叫聲淒慘,好像是在做解剖或打預防針時的反應。

    當那個女人回來時,身邊多了一個十六七歲、看似重病纏身的中國女孩。她讓女孩站在一個有標記的地板中間。隨即男的就在曹公後頸大椎穴部位用力一拍,頓時曹公覺得有股熱流在身體內湧動,非常舒服和提氣,兩條胳膊向手心和十指放射狀地發麻,有放電般的感覺。隨後男子示意曹公用他剛才用的方式給女孩治病。

    此時,女外星人從房間地板上的箱子堮野X一個叫不上名字的儀器、五六個金屬小瓶子和一個黑色手電筒似的東西,她把那儀器和金屬小瓶子擺在那重病女孩腳前,並把黑色手電筒似的東西,放在那女孩頭頂並往下一按,就見從堶悼X來一個非常密封的透明雨衣狀的東西,利索地把女孩連同金屬小瓶子罩了起來,緊貼到地板上。

    然後,那男的就示意開始試驗,曹公用手用力拍擊在那病弱女孩的大椎穴上,他感到有某種熱流從他的手流向女孩的大椎穴部位。曹公想移動手臂時,一種巨大的吸附力使他不能移動。整個過程大約持續了5分鐘。在這過程中,曹公手臂發麻,有放電似的東西從他手掌、手指流進那女孩的大椎穴,而女孩的身體則像皮袋似的,抖動扭曲。

    令曹公吃驚的是,此時女孩外面套著的透明罩被污濁的氣體充滿,她看上去精神煥發,與剛才判若兩人。

曹公被“外星人”依原路帶回家,兒子被驚醒,迷惑不解

    兩外星人看到實驗很成功,高興地發出嘻嘻嘻的笑聲。當兩人邀請曹公參觀他們的大間試驗室時,曹公心生恐懼,因為他一直聽到不同動物發出的慘叫聲。

    兩人似乎能夠揣摩到他的感受,於是將其帶出,接著整理了一下衣服,身體稍向前傾斜,此時曹公像是受到了吸引跟著飛到空中。那兩人在前邊飛,吸帶著曹公向北京方向飄飛。

    飛到曹公家南邊窗戶處,他們3人也沒有停頓,窗子和牆就像變作了軟門簾,一擠就進到屋內。曹公最初被那兩個外星人帶走時是從曹公臥室北邊的牆壁穿過的,回來時進入的南邊的屋子是曹公的妻子、9歲兒子、11歲女兒的臥室。屋子堙A曹公的妻子、兒女睡得很熟。

    這時,曹公的兒子曹興翻了一下身。曹公對那兩個人說:“這是我兒子曹興。”那個男的說:“讓他睡吧,別打擾他了。”這時,兒子忽然坐起來大嚷道:“這幾個人是怎麼進來的,轉了一圈又是怎麼出去的?”曹興說這話的時候,那兩人已帶著曹公穿過兩個臥室門進入曹公的臥室中。

    返回家中的曹公久久不能平靜,他在思考著這一奇異的旅程,並在4點左右急迫地將自己的經歷通報給飛碟學者馬淩環女士。

    北京UFO研究會的理事馬淩環,在1998年國慶日期間曾經調查過孟照國被外星人邀請的事,因而叮囑曹公趕緊把淩晨發生的事記錄下來,以免遺忘。於是曹公便在清晨就這件事仔細回憶作了筆記。在筆記中,曹作出以下四點結論:

    外星人有讀知人心思維傳感的功能;

    外星人會飄行,能疾速運行;

    外星人說話地球人不懂,但地球人說話他們懂,他們也會說我們的語言;

    真實不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