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神飛車

   http://jsufo.nease.net/zlhb09.htm#以西结与“太阳之子”

 

    茫茫太空之中,太陽的光輝在無窮無盡地擴張。地球上的先民們崇敬地仰望太空,灼熱的陽光使他們感到無言的畏懼,誰能夠飛向太陽,誰就是太陽之子!對於那些也許存在的外星人中的宇航員們來說,太陽已經成為太空之旅的星際導航標誌,他們將飛向太陽,成為太陽之子。

    先民們渴望飛翔,企盼著飛向太陽,然而又懼怕太陽的無比威力,他們知道,必須與太陽保持一定的距離,這是獲取飛翔中的生命的保證。於是,空中的飛鳥成為先民們想像中的楷模:如果人能夠有一副飛鳥一樣的翅膀,也就一定能夠在空中像飛鳥一樣安全而自由地飛翔!然而,先民們註定要為自己的想像力付出代價,因為即使他們有了與飛鳥一模一樣的翅膀,也沒有可能把自己變成飛鳥!生命無疑會作為飛翔冒險的最大賭注,而這將是一場還沒有開始就已經輸掉了的瘋狂的賭局。

    希臘神話中記載了這樣一次付出了生命代價的飛翔冒險:完美的藝人代達羅斯運用他的想像力來駕馭自己,將鳥羽依照一定的次序排列,首先是最短的,其次是長的,依次而下,如同自己生長的一樣;在羽毛的中間用麻線串連捆綁,在羽毛的根部用蜜蠟膠接粘合;最後把它們彎成弧形,看起來完全如同鳥翼。當一切都完成之後,他將這翼縛在身上,取得平衡;然後飛到空中,輕便得如同鳥雀一樣。降到地上之後,他又訓練他的幼子伊卡洛斯,他已為他製造了一對較小的羽翼。

    “親愛的孩子,要永遠在中間飛行,如果飛得太低,你的羽翼會觸到海水,羽翼濕透了,你就會落在大海堙F飛得太高,你的羽翼會因接近太陽而著火,所以要飛在大海與太陽的中間,並緊緊跟隨在我的身後。”代達羅斯說完以後就帶著伊卡洛斯鼓翼上升,父親飛在前頭,如同帶領著初出巢的幼雛的老鳥一樣。這時候,伊卡洛斯由於飛行的輕便而變得更加大膽,越出了父親的航線,懷著青年人的勇氣飛到高空中去。但可怕的責罰來得極快而且確實——太陽強烈的陽光熔解了粘合著羽毛的蜜蠟。伊卡洛斯還沒有察覺到,他的羽翼業已分解,並從肩上墜落。這不幸的孩子企圖以兩隻光手臂努力飛行,但不能浮起,他從空中倒栽下來。他正要叫喚他的父親援救,但還沒有來得及張嘴,澄碧的海浪已將他吞沒。

    如果說地球上最“完美的藝人”所進行的飛翔冒險已經毫無疑問地遭到了失敗,並付出了生命的代價,那麼,奧林匹亞山上的神是怎樣在太空中行走的呢?這實際上已經超出了當時人們固有的想像力。也許正是外星人中的宇航員,他們駕駛著太空船,以及各種各樣的飛行器,激發了先民們的靈感。而巨大的太空船突然從陽光普照的藍天中降落,顯然給先民們大腦堛滬鴝l想像力烙下了深深的印痕,特別是那些能夠來往於大地與太陽之間的宇航員,自然也就成為了先民們夢寐以求的太陽之子!在遠古的希臘神話之中便留下了大量的先民們心中代代相傳的輝煌記憶。

請看關於太空船的記憶之一:

    ”光明之神太陽神的宮殿,支以發光的圓柱,鑲著燦爛的黃金和火紅的寶石在天上聳立著。飛簷是炫目的象牙,在銀質的門扇上雕刻著傳說和神奇的故事。光明之神阿波羅穿著紫袍,坐在飾以無比美麗的翡翠的寶座上。阿波羅的兒子法厄同來到這華麗的地方尋找自己的父親,他不敢走得太近,在離自己父親稍遠的地方站著,因為他不能忍受那耀眼的閃光。”

    以上對於阿波羅的太陽神宮殿那光彩奪目的景致的描繪,與現代人對飛碟的描述,除去那些修飾性的文字以外,倒頗有幾分相似。

    1967年11月10日傍晚,在加拿大阿爾伯塔省加爾加里市郊的田野上,當地時間17點45分,14歲的中學生大衛·西沃爾特在放學後,穿過田野向自己的家堥咱h……“突然,我聽到一聲刺耳的聲音,我轉過身去,尋找聲音傳來的方向。這時候,我看到一個銀灰色的球體在我頭頂的空中飛行,發出十分明亮的閃光,這閃光是由藍色、綠色、黃色、紅色、玫瑰色、橙紅色等顏色組成的,時閃時滅,非常好看。正當我目不轉睛地看著這個體積巨大,而且顏色鮮豔的光球的時候,一道非常強烈的金黃色的光柱向我射來,我立刻閉上眼睛,不敢再看。”

    大衛·西沃爾特在看到這個光球以後的有關講述也就到此為止,因為隨後發生的事情,他由於驚恐過度,以致於在當時就已經失去了記憶。不過,大衛·西沃爾特在平常回家時只需要幾分鐘,而這一次卻花費了整整45分鐘。直到5個月以後,大衛·西沃爾特才恢復了失去的記憶,他說正是那個金黃色的光柱把自己抓進了球體堶情A並且看到了一個有著紫紅色的魚鱗狀皮膚,鼻子和耳朵的部位都只是孔,嘴巴是一條縫,身高大約1.8米的魔鬼;隨後這個魔鬼和另外三個一模一樣的魔鬼給自己檢查身體,當金黃色的光柱又照著自己的時候,不知不覺他又回到了地面;然後就拼命地向家媔]去,等自己跑進家門的時候,扭頭一看,只見那個光球突然上升,一下子就不見了。
    與大衛·西沃爾特的遭遇相比較,光明之神阿波羅的兒子法厄同與他相同的只有一點,那就是兩人都來到了一個光輝明亮的處所。可是兩人的不同之處則在於:法厄同接受的不是所謂魔鬼對自己的檢查,而是阿波羅收斂圍繞著頭顱的神光,親切地擁抱著與人間少女所生的兒子,並且答應滿足他的任何願望。於是,法厄同提出:“那麼讓我的最狂妄的夢想實現罷,讓我有一整天駕駛著太陽車吧!”儘管駕駛太陽車非常危險,連阿波羅本人在駕駛的時候,也時常感到不安,甚至害怕,可是阿波羅既然已經說出了神聖的誓言,也就絕對不能違背,只好領著半人半神的法厄同來到太陽車之前。

請看關於太空船的記憶之二:

    “太陽車的車轅、車軸和輪邊全是金質的,輻條是銀質的,轡頭閃射著橄欖石和別的寶石的光輝;身上閃著光輝的餵飽了仙草的有著飛翼的馬從宮殿中的馬廄堻Q牽了出來,並套上了發光的鞍韉;阿波羅用一種神異的油膏塗抹法厄同的臉,來抵禦熾熱的火焰,並且戴上日光的金冠;四匹有翼的神馬嘶鳴著,空氣因它們灼熱的呼吸而燃燒。此時,阿波羅發出最後一次勸告:“”可愛的兒子喲,現在還來得及放棄這種妄想!把車子讓給我,使我發光於大地,你在旁邊看看罷!””

    法厄同似乎沒有聽見父親的話,縱身一跳就躍上了太陽車,世界的廣闊空間已呈現在法厄同的眼底,飛馬們踏上路程,太陽車開始飛奔起來。但是,一會兒飛馬們就感到它們的負重比往常要輕些,太陽車在空中搖晃,好像太陽車是空的一樣。於是飛馬們離開天上的故道賓士,並在野性的急躁中互相衝撞。很快,太陽車使雲層著火了,使大地著火了,使全世界都著火了,法厄同開始感到難以忍受的熾熱與焦灼,黑煙籠罩著他,飛馬顛簸著他,最後他的頭髮也著火了,他從太陽車上跌落,在空中飛旋而下,有如在睛空劃過的流星一樣……”

    這一情景,與令現代人難以忘懷,而又十分熟悉的空難發生過程是多麼地相似啊!這就好像是一個還沒有被訓練合格的駕駛員,在初次單獨駕駛飛行器升空的時候,突然發生了意外事故一樣。如果將這一情景與現代人宇宙航行之中的災難性事故相比較,只要稍稍回想一下1986年1月28日我們的挑戰者號太空梭升空後起火爆炸的電視直播全過程,就會對法厄同的不幸遭遇,有著如同阿波羅那樣的憂傷:“只覺得這一天全世界都沒有了陽光,唯有無情的火焰在黑暗中閃爍。”

    也許,法厄同即使借助神異的油膏與日光的金冠,也永遠無法實現自己是太陽之子的妄想,因為只有頭部環繞著神光的阿波羅,才是先民們心中的太陽之子。只不過這位太陽之子的來臨,激發了先民們最狂妄的夢想,直接影響到在造神的過程之中,阿波羅由太陽之子逐漸演變為太陽的化身,並最後成為希臘神話之中的光明之神。引人注意的是,阿波羅的頭部環繞著神光這一現象,在神的世界堿O普遍存在的,幾乎所有的神的偶像頭部都有神光環繞著,這與太陽之子的宇航服有沒有什麼聯繫呢?

    在這堙A古今宇宙航行之間相同的地方,可以說皆表現在兩個方面:一個方面是太空船及飛行器有各種大小不同的類型,以適應不同條件下的飛行需要,從太陽神宮殿到太陽車即是如此;另一個方面是宇航員在飛行的時候需要使用各種各樣的防護用品,以適應不同環境中的生存需要,如上文所述的神異的油膏與日光金冠。當然,地球人的宇宙航行與外星人的宇宙航行,兩者之間是不可能完全相似的。如果在這堨u是根據現在地球人所能擁有的宇航知識,來推測遠古時代外星人的太空之旅,同樣也是難以令人信服的。所以,還是要回到過去,繼續尋找被先民們視為神的太陽之子可能留下的蹤跡。

    如果說在希臘神話堶情A可以看到先民們關於太陽之子的某些模糊記憶,那麼,在《聖經》堶探N應該能夠看到較為明晰一點的描述了。這是因為《聖經》不僅有著眾多的民族神話來作為其造神的基礎,並且在從口頭流傳到書面整理的加工過程中,它又不斷得到提煉;同時,在書中的不少地方,甚至還寫入了個人發現空中飛行物後的真實遭遇,在將神話傳說與親身經歷融為一體之中,不斷進行神化,從而使講述太陽之子神跡故事的述說者,在《聖經》堶惟鼎僧O以先知的面目出現。這位先知就是以西結,他的名字的意思即為“神賜力量”。那麼,這位具有神賜予的力量的先知,究竟看到了些什麼呢?——

    “當三十年四月初五日,天就開了,得見神的異像。我觀看,見狂風從北方刮來,隨著有一朵包括閃爍火的大雲,周圍有光輝,從其中的火內發出好像光耀的精金;又從中顯出四個活物的形象來,他們的形狀是這樣:有人的形象,各有四個臉面、四個翅膀,他們的腿是直的,腳掌好像牛犢之蹄,都燦爛如光明的銅;在四面的翅膀以下有人的手。”

    以西結的這一描述,與大衛·西沃爾特所看見並回憶起的景象是何等的相似!儘管以西結是《聖經》中著名的猶太先知,而大衛·西沃爾特不過是一個年僅14歲的普普通通的加拿大中學生。

    “這四個活物的臉和翅膀,乃是這樣:翅膀彼此相接,行走並不轉身,俱各自往前行;至於臉的形象,前面各有人的臉,右面各有獅子的臉,左面各有牛的臉,後面各有鷹的臉;各展開上邊的兩個翅膀相接,各以下邊的翅膀遮體。至於四個活物的形象,就如同燒火炭的形狀,又如火把的形狀,火在四個活物中間上去下來,這火有光輝,從火中發出閃電,這活物往來奔走,好像電光一閃!”

    顯然,以西結所看到的景象,正是從如同“一朵包括閃爍火的大雲”那樣的太空船之中,4個宇航員頭戴可以看到面容的頭盔,身穿連體的宇航服,背負與現代宇航火箭飛行背包相似的飛行器,在空中開動推進器,盤旋穿梭,自由飛翔的景象。對於這一景象,只要稍微熟悉現代人關於UFO現象,也就是飛碟降臨地球的種種描述,就會覺得以西結這位《聖經》中的先知,好像就生活在我們中間。

    “我正觀看活物的時候,見活物的臉旁,各有一輪在地上。輪的形狀和顏色,好像水蒼玉。四輪都是一個樣式,形狀和作法,好像輪中套輪。輪行走的時候,向四方都能直行,並不掉轉。至於輪輞,高而可畏,四個輪輞周圍滿有眼睛。活物行走,輪也在旁邊行走,活物從地上升,輪也都上升。活物的頭以上,有穹蒼的形象,看著像可畏的水晶,鋪張在活物的頭以上。穹蒼以下,活物的翅膀直張,彼此相對,每活物有兩個翅膀遮體。”

    這一描述,很容易使人聯想起人類第一次登上月球之後,地球宇航員駕駛著月球車在月球表面行進過程中的一舉一動:月球車不僅可以在月球表面上進行任意方向的急速行駛,而且也可以隨宇航員一道升空離開月球表面。在這堙A需要特別指出的是:當活物採用背負的飛行器在地球上空飛翔的時候,上面的兩個翅膀是彼此相接的,也就是兩翅靠攏,以便調節飛行之中的平衡;而當活物借助四輪在地球表面上行走的時候,上面的兩個翅膀是彼此相對的,也就是兩翅張開,以便保持行走之時的平穩。總之,無論是飛翔,還是行走,活物下面的翅膀都是用來起防護作用的。

   這就說明,活物翅膀的功能已經超出了先民們的想像力,因而只能根據其形狀來進行比擬。實際上,《聖經》中所說的活物翅膀,早已不再與希臘神話堶萼辛芼H的功能一樣了,很可能它就是活物,即外星宇航員所背負的平衡調節板與遮罩防護板,而先民們不過是望形生意罷了。這無疑表明,《聖經》中對於太陽之子的描述,一方面的確是建立在眾多神話與個人觀察之上的,另一方面又具有從神話到宗教演變過程之中的某種繼承性與連續性。因此,先民們的造神活動也就只能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決不可能在一個比較短的時間之內一蹴而就,特別是宗教之神更是如此。

    “活物行走的時候,我聽見翅膀的響聲,像大水的聲音,像全能者的聲音,也像軍隊哄嚷的聲音。活物站住的時候,便將翅膀垂下。在他們頭以上的穹蒼之上有聲音,在他們頭以上的穹蒼之上,有寶座的形象,仿佛藍寶石;在寶座形象以上,有仿佛人的形狀;我看見從他腰以上,有仿佛光耀的精金,周圍都有火的形狀,又見從他腰以下,有仿佛火的形狀,周圍有光輝。下雨的日子,雲中虹的形狀怎樣,周圍光輝的形狀也是怎樣。這就是耶和華榮耀的形象。”

    在這堙A《聖經》堛滬C和華與希臘神話中的阿波羅,都具有如同火焰般的光輝來掩護身體,神龍首尾不相見,使人難識廬山真面目。他們都高高地在太空船似的宮殿中,在藍寶石或翡翠的寶座上,發號司令。此時活物正在表演出各種飛行姿態,或徐行如流水,或婉轉如天籟,或奮進如撕殺,推進器的轟鳴猶如藍天交響曲的奏鳴。當宛如太空船指揮艙的寶座上面,仿佛人的形狀的他,在七彩光輝的簇擁包圍之中,向正在半空中飛翔的宇航員傳來停止飛翔的指令時,一切都重歸寧靜,《聖經》之中的太陽之子終於露面。然而,這不是奧林匹亞山諸神之一的光明之神阿波羅,而是至高無上的唯一大神耶和華!

     “我一看見就俯伏在地,又聽見一位說話的聲音。他對我說:“人子啊,你站起來!我要和你說話。”他對我說話的時候,靈就進入我堶情A使我站起來……那時靈將我舉起,我就聽見在我身後有震動轟轟的聲音,說:“從耶和華的所在顯出來的榮耀是該稱頌的。”我又聽見那活物翅膀相碰,與活物旁邊輪子旋轉震動轟鳴的聲響。於是靈將我舉起帶我而去,我心中甚苦,靈性憤激;並且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大有能力。”

    先民們之中類似以西結這樣的人物,終於被超出自己想像力及生活體驗的神奇現象所震懾,在太空船發出的召喚似的聲響之後,特別是在幽靈似的光柱籠罩之下,在神智不清之中,他們不由自主地給牽引到了太空船的方向上去。與此同時,還經受著推進器隆隆聲響的巨大震動。此時此刻,先民們的內心所感受到的極度恐怖,以及肉體的極度不適,其後果的確只能是“心中甚苦”,除此之外恐怕是難以用更恰當的語言來表達,於是只好採用諸如“靈”及“靈性憤激”之類的說法。在並非情願的俯伏與舉起的狀態中,只好臣服,儘管在稱頌唯一之神的同時,也多少被賜予先知的某種神力。這樣,天外來客經過太陽之子的神話流傳與宗教改寫,終於融入了人間之神的行列堙I

    不過,無論是希臘神話,還是《聖經》,都只是從先民們自己親身經歷的角度來述說太陽之子曾經在地球上降臨。因此,不管這一述說僅僅是保留在記憶堶悸漪Y種模糊痕跡,或是寫進文本之中的比較完整的過程,亦畢竟不能夠證實天外來客究竟是什麼模樣,因而最多只能是仿佛人的形狀;也不能夠證實天外來客是怎樣來到地球的,因而最多只能是從天而降,並且將這些似乎肯定的說法保存在對於太陽之子的崇拜之中。所以,這就有了繼續追蹤太陽之子蹤跡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