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鑑》三書之奇異天象詮釋

一、前言

 

     浩瀚中國古書中有太多記錄無法用天文知識及一般常識來解釋。中國古代天文史料是全世界最多的,而天文成就也是全世界最高的,古人對天上的日、月、星現象相當了解。

因此本文列舉者全是「正史」中以「無法用當代天文科學認知來判斷」之內容,主要為《資治通鑑》、《續資治通鑑》及《明通鑑》,以及《二十五史》、《古今圖書集成》相關正統史書,絕非牽強附會,此為首先要交待之重要觀念。

        《資治通鑑》為宋司馬光(公元1019 - 1086年)受宋神宗之命所編撰,為著名古典編年史。司馬光與其助手根據大量史料,以十九年時間,將戰國到五代(公元前403 – 公元959年)共1360多年錯綜複雜歷史編寫成受推崇之巨著。在歷史編篡學上有過巨大影響,也是文化遺產裡的重要典籍。[]

        《續資治通鑑》為清畢沅(公元1730 – 1797年)以宋、遼、金、元四朝正史為經,將《通鑑續編》、《宋元資治通鑑》、《續資治通鑑長編》、《資治通鑑後編》等重加修訂,於乾隆末年撰成,凡二百二十卷,均較以前版本為佳。[]

        《明通鑑》為清夏燮(公元1800 – 1875年)編撰,窮畢生廿餘年精力於《明通鑑》一書,為繼畢沅《續資治通鑑》後又一歷史貢獻。[]

 

二、像日頭但非太陽  

 

        《資治通鑑卷十七漢紀九》:「西漢武帝建元二年夏四月,有星如日,夜出。」該年為公元前 139 年,《漢書.武帝本紀》亦記有:「四月戊申,有日夜出。」此事件在《丹鉛總錄》中曾被特地研究:「漢書建元二年有如日夜出,...日不夜出,夜出非日也。」可見古人亦知晚上出現於天空之「如日」並非太陽。

        《資治通鑑卷八十九晉紀十一》:「西晉愍帝建興二年正月辛未,有三日相承,出西方而東行。」此年為公元314 年,事件在《晉書愍帝本紀》中也記載:「正月辛未辰時,日隕於地,又有三日相承,出于西方而東行。」《古今圖書集成卷二十一》也有:「愍帝建興二年正月,日隕地,又三日並出。」《天文占》曰:「三四五六日俱出並爭,天下兵作,又曰:『三日並出,不過三旬,諸侯爭為帝。』」吾人均知天上不會有三個太陽,且太陽絕不會「出西方而東行」,故此「三日」絕非自然界之日。

        《晉書愍帝本紀》:「西晉愍帝建興五年正月庚子,三日並照,虹蜆彌天,日有重暈,左右兩耳。」此年為公元317年,《古今圖書集成卷二十一》也有:「五年正月庚子,三日並出。」又是三個「非日」之物出現之記錄。《晉書天文志》曰:「三四五六日俱出並爭,天下兵作,亦如其數。」

        《資治通鑑卷九十晉紀十二》記元帝太興元年(公元318年):「十一月乙卯,日夜出,高三丈。」此事《晉書天文志》亦記有:「日夜出,高三丈,中有青赤珥。」此高度為三丈之「日」當非自然界之日。

   《續資治通鑑卷一宋紀一》記宋太祖建隆元年(公元960年)正月癸卯趙匡胤之軍中發生之事:「軍中知星者河中苗訓,見日下復有一日,黑光摩盪。」太陽下又有一個「太陽」,亦非自然界該有現象。

   《續資治通鑑卷九十五》記宋徽宗宣和七年(公元1125年)十二月:「庚申,日有五色暈,挾赤黃珥,又有重日相盪摩,久之乃隱。」《古今圖書集成卷廿二》亦云:「七年十二月辛酉,日有五色暈,兩日盪摩。」又是二個太陽之記事。

 

三、似月亮實非月亮

    

        《資治通鑑卷三十漢紀二十二》記西漢成帝建始元年(公元前32年):「八月,有兩月相承,晨見東方。」《古今圖書集成卷廿五》及《漢書五行志》亦均有記載:「成帝建始元年秋八月,有兩月重見。」次年《續資治通鑑》又記有:「十二月甲寅朔,有星如月。」《古今圖書集成庶徵典卷十八》<呂了明理篇>記有:「 其日,有鬥食、有倍鞠、有暈耳、有不光、有不及景、有眾日並出、有晝盲、有宵見。……其月有四月並出,有二月並見、有小月承大月、有大月承小月。」《觀象玩占.月雜變》云:「兩月並出,相重,急兵至。數月並出,國以亂亡。三四五六月並見,天下爭立帝。在東方有小月承大月,小國毀大國,伐之為主凶。在西方有小月承大月,大國勝。大月承小月,小國勝。……月鬥,其下有流血,凡兩月三月皆有物,如月,非真月也。明顯指出並非真正自然界之月亮。

        《古今圖書集成卷二十五》記:「唐太宗貞觀初年,突厥有三月並見。」此為公元627年,《新唐書.天文志》亦有:「貞觀初,突厥有三月並見。」以上之「三月」絕非自然界天空三個月亮。

        《金史天文志》記:「金太宗天會十一年五月乙丑,月忽失行而南,頃之復故。」該年為公元1133年,記述「月」失其軌道而偏南,後又回原位,此定非自然界之月,蓋月球不會有如此之失行。

     《明通鑑卷二十四》記明英宗正統十四年(公元1449年):「八月辛未日,月晝見,與日並明。」這個月亮出現於白天,且和太陽一般明亮,絕非自然月亮。

 

四、不可能的星星景象

 

     古籍中有很多行跡奇怪之星的記錄,這些星之描述也許一般人無法知其怪異之處,但學過天文之人來看即很清楚,因為不少畫史記錄在天文學上來說是「不可能」的。

     中國古人已知天上有日、月、星三光,而星又有最熟悉之五星、流星、客星(超新星)、彗星等等,其中五星指太白(金星)、熒惑(火星)、歲星(土星)、填星(木星)與辰星(水星),這些星都有其行星軌道,不會胡亂運行。

     公元前 155 年,《資治通鑑》「漢景帝前二年八月,熒惑逆行守北辰,月出北辰間,歲星逆行天庭中」,《古今圖書集成卷廿五》也寫道「景帝二年秋,月出北辰間」。熒惑火星及歲星土星同時逆行,而月亮出現在北極星(北辰)處,這些都不是正常天文現象。

     《資治通鑑卷十六漢紀八》記漢景帝時期:「後元三年十二月晦,雷,日如紫,五星逆行守太歲,月貫天庭中。」該年為公元前141年,此事件包括三件奇異天象:一、太陽呈紫色;二、五星逆行守在土星處;三、月亮橫越天庭。然太陽呈紫色為具可能之正常天象。唯二、三兩項無法以天文現象解釋,蓋因金、木、水、火、土五星不會同時逆行,也不會同時集合於土星處。而月球在短時間內橫過天空,亦非自然天象。

     《漢書天文志》記:「東漢明帝永平十五年,太白入月。」該年為公元72年,《古今圖書集成卷三十六》亦記有:「十五年十一月乙丑,太白入月中。」太白金星有其固定軌道,古稱太白又為辰星或昏星,即表示金星是在日出前出現於東方天空,及日落後出現於西方天空之亮星,此時月亮尚未出現,如何有「太白進入月球」之現象?可見此被稱為「太白」者並非金星。

        《資治通鑑卷八十四晉紀六》:「西晉惠帝永寧元年,自正月至于是月,五星互經天,縱橫無常。」注釋:「晝而星見午上為經天,今五星悉經天,天變所未有也。」此年為公元301年,在古代「經天」有其特指現象,注釋亦云此種五星全部同時經天之現象也是前所未有者,可見此「五星」並非金木水火土五顆星。

        同年亦發生天文學上絕不可能之天象,即《資治通鑑八十四晉紀六》及《晉書.惠帝本紀》所記:「西晉惠帝永寧元年夏四月,歲星晝見。」歲星是木星,絕對不會於白天出現。因此該年之「歲星」並非木星。

     《資治通鑑卷一一七晉紀三十九》:「東晉安帝十一年九月,熒惑出東井(雙子座),留守句己,久之乃去。去而復來,乍前乍後,乍左乍右。此事發生於東晉安帝十一年即公元415年。熒惑為火星,東井為雙子座。句已謂環繞而行如鉤,指圓形路徑飛行。天上任何行星全是有其固定軌道,絕對不會做環形飛行,也不會去而復來,更不會乍前乍後,乍左乍右。可見此「熒惑」並非火星。

     《資治通鑑卷二八八後漢紀三》記後漢隱帝乾祐二年(公元949年):「乾祐二年四月壬午,太白晝見,民有仰視之者,為邏卒所執,史弘肇腰斬之。」此則有二點得議,一則:太白金星於白天出現,此「白天」應非指清晨前或黃昏後,因此並非金星出現之時刻。二則:縱使金星於白天出現,然抬頭去看並未犯任何罪,何故被抓起來,且有人被處腰斬刑。可見此星怪異,絕非金星。

     《續資治通鑑卷一五○宋紀》記孝宗時期:「淳熙十三年八月乙亥朔,日月五星聚軫。」此事發生於公元1186年。注意當天為「朔」日,天上根本無月亮,更怪的是「日、月、五星」統統會集於烏鴉座(軫),此為天文學上絕不會出現之天象。

     《續資治通鑑卷二十九宋紀二十九》記元順帝至正十年(公元1350年):「六月壬子,有星大如月,入北斗,震聲若雷,三日復還。」已講明「星大如月」而非真月,然自然界之星不會有「三日復還」之回轉現象。

      《續資治通鑑卷一六二宋紀》言宋寧宗嘉定十五年(公元1222年)七月:「乙亥,太白晝見經天,與日爭光。」當天金星於上午橫過天空,且亮得與太陽爭光?非金星也。《古今圖書集成.觀象玩占》云:「日月星並見,占曰:『日月與大星並見,是謂爭明。妖星與日並出,名曰婦女星。』」亦是非常現象。

     《明通鑑卷九紀九》言明太祖洪武二十年(公元1387年):「二月壬午朔,五星俱見;七月壬寅,太白及三辰俱晝見。」二月壬午當天白天五星全出現,七月有四顆星白天出現,皆非正常天文現象,均非自然界之星也。

     《明通鑑卷五十九紀五十九》曰明世宗嘉靖廿九年(公元1550年):「六月戊申,太白晝見,連日陰雨,凡晝見者七日。」連日陰雨,一定有厚雲,還能見到太白金星,絕非金星也。

 

五、結語:

 

        上述所列僅古籍中找出之一小部份奇異天象記錄,尚有上千則同樣無法以現代天文知識解釋之史料,這些記錄皆非小說筆記所載,全屬正史所列,可信度極高。此是否意味吾人必須以文史以外之研究方法重新檢視古籍之天文記錄,給予現代人重新思考之方向。 然此工作必須具科學背景者方能詮釋,國內能從事之學者極少,尚得有心者努力。 

參考文獻

一、<標點資治通鑑說明>,《資治通鑑》,洪氏出版社,頁1

二、<續資治通鑑提要>,《續資治通鑑》,文光出版社,頁1

三、《明通鑑》出版說明,西南書局,1982,頁1

四、《漢書.武帝本紀》                    

、《丹鉛總錄》

六、《晉書.愍帝本紀》                    

、《古今圖書集成》

八、《晉書.天文志》                      

、《漢書.五行志》

十、《觀象玩占.月雜變》                  

一、《新唐書.天文志》

十二、《金史.天文志》                       

三、《晉書.惠帝本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