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弗洛依德到榮格

原載於《牧笛》2000513


 
 

jung.jpg (14819 bytes)

弗洛依德早期寫過一本書,名為《圖騰與禁忌》,內容指出原始部落對圖騰的崇拜,有兩個特點:(在平常日子,族人不可以接觸該崇拜物。例如有部落的崇拜物是大熊,他們如果遠遠見到大熊,就要逃之夭夭,遑論獵殺。有些部落,甚至把目視亦作為禁忌,如果看到該崇拜物,亦需要行取潔的儀式,才能回到正常的生活。(在特別的日子,全族卻會捕獵該崇拜物,宰殺並分食。)

弗氏採用他自己的俄狄浦斯情意結的解釋,認為在遠古的時代,部落的形式是由一個父親為領袖,這個父親擁有絕對的權力,支配整族,而全族的女性都是屬於他一個人的;所有男人都是他的兒子。個別的兒子不可能反抗,因為父親的能力是十分大的。最後,這個父親只有在所有兒子一同反抗的暴亂下,才被殺死。由於父親代表了無限的權力,所以這些兒子就把這個父親的血肉分而食之,希望獲得父親的力量。到了後來,這個父親的形象就變成了一種圖勝崇拜,於是就有以上兩個特殊的儀式出現了。

但是,到了《梅瑟與一神教》一書,弗氏把這個想法擴而充之,認為耶穌的聖體聖事的建立,就是建基於這個遠古的情意結,是一種對父親力量的崇拜。該書除了這一點,還有很多非常離奇的見解:梅瑟是埃及人、猶太教是埃及宗教、梅瑟是為以色列人在流亡中所殺的。

弗氏的其中一個傳人是榮格。榮格有相當多關於基督宗教的論述,例如在<基督教時代一文中,他以星座的劃分,論及耶穌的出生是屬於雙魚座的開端,所以基督和魚的關係相當密切。(我這樣寫,好像很荒誕,但在榮格的文中,他有相當詳細的論證,在此不能一一贅述)而他關於西方鍊金術士的討論,亦把天主教與鍊金術士相提並論,根據榮格集體潛意識的理論,人的自我正面有父性面貌和母性面貌,同時在正面的對應面,又有陰影的部份。由此,他指出天主教與鍊金術士是西方文化的兩個面貌,由於天主教父性原型太強,於是鍊金術士就彌補了這種陰影的部份。

從書目中看,榮格還有專文討論《約伯記》,但未曾一看。以上,其實是自己近日讀書的回顧,並不是什麼有系統的敘述。但是,在整個閱讀的過程,令我想到兩個問題:在西方世界堙A關於基督宗教的論述非常之多,即使不是教會人士, 往往對教會都有不同的看法。我們能否做到紮根信仰,胸懷世界,而非困於象牙塔內,「獨在小樓成一統,不理春夏與秋冬」呢?其二,弗氏與榮氏的理論,面世已久,究竟教會有識之士對他們的看法,有何批評呢?是否早已加以反駁,而且從中更能鞏固真理呢?如果我們想知道有關的看法,又如何可以得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