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終極之門

 

李衛東(北京),歷史學博士,

著有《人有兩套生命系統》、《人類曾經被毀滅》在讀者中曾引起深遠影響。

《生命終極之門》是其探索生命、歷史、宇宙玄奧關係的又一部恢宏力作。

 

不瞭解事物或現象,往往容易產生神話。

在古代的人為宗教時期,許多神仙都是這樣產生的。比如,當人們不知道雷電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就出現了雷神——一個奇形怪狀的類人生物,一手舉槌,一手提鑼之類的東西,槌擊打鑼面,那巨響就是雷聲。

在西方人眼堙A東方同樣是神秘的,這埵陶\多他們搞不明白的東西。

佛學精髓的奧義是許多西方人無法理解的……一根細針可以對300多種疾病產生療效,在西方文明的詞典埵P樣無從查考。

如果說,以西方人那種才智還可以理解中國的前四項發明並加以利用的話,那麼他們無論如何也理解不了中國人這第五項偉大的發明。歷史上西方從來沒有完整接受過中醫學。在他們看來,中醫的神奇不是人力可以辦到的,所以他們最早將針灸視為可笑的魔針

而我們是從一次又一次的親身體會中走進了中醫,從中獲益。在我上小學的時候,有一年得了感冒,父親帶我去廠醫那堿搵f。廠醫姓李,是父親的老友。他給我打了一針,當時覺得很痛。打完針往回走時,腳後跟就不能吃勁,得踮著腳走路。回到家以後,腿很痛,但又說不上具體哪里痛。後來一檢查,方知是一針打在坐骨神經上。神經受傷真不是個滋味,心堣Q分煩躁,站著難受,坐著難受,徜著也難受。

當時是20世紀70年代初,內蒙的醫療條件很不好,跑了好幾家大醫院,都說治不好,家堳傿菻獢C大約快3個月後,我有一老姥爺來訪,他是位祖傳的中醫。我母親告訴他病情後,他對我說:你真是幸運,要是過了100天,我就沒辦法了。結果開了一張方子,只有三味藥。藥是我自己去抓回來的,我記得此藥一服0.18元,煎出來呈粉紅色,極其難吃。只吃了三服藥,病就好了。這麼多年以來,我再也沒有發過病。

這是我第一次親身感受中醫,從此以後,中醫的神奇就在心堬洃U了根。以後,隨著閱歷增長,我知道了更多關於中醫的神奇

20世紀90年代初,英國有一位政界要人得了一種皮膚病,英國一家皮膚病研究權威機構診斷後認為這種病屬於不治之症。這位政界要人當然不想繼續受病痛的折磨,更不想死。幾經打聽,他在倫敦唐人街找到畢業于廣州中醫學院的羅鼎輝。羅中醫給這位政要開了一個方子,吃了幾劑,皮膚病就好了。後來英國皮膚病權威機構有關專家也照方施治,但效果不好,無奈之下,專家來請教羅中醫。

羅鼎輝給他講了一個道理:中醫治病是因人施治,同樣的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治法。此事經英國《獨立報》報導以後,羅中醫的診所門庭若市,每天清晨都有上百人排隊候診。

2000年年初,一場罕見的流感襲擊了西方國家,大約有百萬人住院治療。由於這場流感來得迅猛,而且病毒具有抗藥性,一般西藥效果並不理想,於是一些國家紛紛從中國空運板藍根中藥。西方人使用中藥畢竟少,一用之下,效果出奇的好,藥到病除。此事在西方媒體曾掀起了一陣波瀾。中醫之奇,首先在於它的診法先進。看病首先得知道病,然後才能治病。知病的過程就是一個診斷的過程。

西醫診病,一般是通過測量人體各部位的數值並將這些數值與正常值加以對比,然後作出判斷。這種診斷方法太機械,往往潛伏著危險。

一部聞所未聞的曠世奇書,一次不可多得的生命認知

  作者在搜集大量資料的基礎上潛心研究,另闢蹊徑,對華夏古書《皇帝內經》進行了令人拍案叫絕的精彩解讀,為中醫正名,為人類生命打開了終極真相之門。

  中醫作為獨具特色的一門古老醫學,正經受著時代的激烈衝擊,無論擁戴還是詆毀,很多人還是缺乏對中醫真相的認知。中醫真正入世救世將從本書的傳播開始。只有當我們從宇宙的高度重新審視人類時,才可以真正領會到人類生命結構的高妙之處,其實我們人類比想像中的更偉大、更神聖……

  中醫源自發達的史前文明?中醫比西醫更逼近生命本質?橫跨千年的對話,超越人類智慧水準的中醫真相。

  《聖經》婸﹛G「通往天堂的門是道窄門。」在全世界所有的文明成就中,中醫學是揭示人類生命真相的惟一的終極之門。

本書從一個全新的角度挖掘了《黃帝內經》,提出了一整套的理論框架:人類其實是個共生體,我們與藏象生命體共同使用著一個軀體,解剖體只是藏象生命體的工具及載體。中醫學的核心對象不是解剖體,而是藏象生命體,整部中醫學論述了兩個關係——「藏象生命體」與「解剖體」的關係,「藏象生命體」與「宇宙生命素」的關係,因此中醫學其實是「仲介醫學」。將來,人類可以在藏象生命體的幫助下,從地球生物進化成宇宙生物,從而獲得更廣闊的發展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