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倪海廈講《黃帝內經》

 

(01/05/2006漢唐中醫倪海廈於佛羅里達州)

 

《內經》裡面很明白說明,傳授正確的醫學知識是這部經典的重心所在,它強調不正確的醫學是不可以傳世的,還有匪人勿傳的觀念,因為當正確的醫學知識如果被有心人掌握時,將是百姓的不幸,而現今的政治狀態是舉凡對政府有利的事,必然是對百姓不利;對百姓有利的事,必然對政府不利,當各國政府在努力發揚錯誤的西醫學時,身受其害的就是老百姓了,而之所以會如此就是因為政府機構並不知道他們正在發揚的醫學是錯誤的。

這部經典之作由於流傳千年以上,經歷過許多天災與人禍,所以會呈現出一些段落不合理的現象,加上文字上的深奧難懂,都會造成研習上的困難,還有就是要研習這部經典的人,最好本身具備一些自古相傳的天文歷法知識與針灸知識,否則在研究時就容易觸礁,而當產生疑問無法解決時,結果只有一個就是停止研究了。

這就是為什麼世上所有中醫都承認這部《內經》是中醫的最高指導原則,但是世界上卻沒有一間中醫學院能夠開這門課教授這部經典的真正原因所在。

我們正統中醫的八綱辨症法就是源自於此書,此書對於陰陽,虛實,寒熱說明很多,對於表裡較不明確,後醫將之整理出這八綱辨症法,其功不可沒,我們的醫聖漢張仲景的《六經辨症法》就是源自於此,他因為非常透徹了解內經的精神所在,所以能夠將太陽,少陽,陽明,太陰,少陰,厥陰分門別類,對其中病情的傳變與預測及預防方式都下了定義與處方,這種創舉替後世研究中醫的人開闢了一個捷徑,使研究經方的醫師能夠於治病時都能夠手到擒來,治病都能夠很得心應手,因此他是居功厥偉,其歷史地位是無人能出其右的。

現在「人紀班」的學生們跟著我讀完這《黃帝內經》篇後,都已經了解到為什麼我一直在罵溫病學派的原因了,這整部內經中提到溫病有二處,它很明確的替溫病下了定義,就是[冬傷於寒,春必溫病],也就是說如果去年冬季你把自己保護的很好,沒有傷於寒冷的氣候,隔年春天你就沒有機會得到溫熱的病,加上天文學的界限是夏至,夏至以後得到溫熱的病是傷於暑,也與溫病無關。

換句話說你在春天時發生溫熱病時,歸咎其病因是你在去年冬季傷於寒所造成的,因此仍然須要以去寒為主,如果醫師只一昧的使用寒涼藥物來去溫熱症時,就會造成原本此寒並未深入體內,現在卻因為醫師的寒涼藥物而更深入體內,於是造成病人體內寒冷,也就是我說的「裡寒症」,而今世上所有的癌症,那一個不是裡寒呢?就是因為裡寒才會造成所謂的[]

我治各種癌症時都以去裡寒為基本原則,當裡寒消除後,人體自然就回歸於陰升陽降的常態了,而這[]自然就因為體內的陽氣盎然流行而自動就消除了,因此溫病學術會害人的原因就出於此,我為了世人的健康著想,當然義不容辭的去攻擊溫病學術。

西方醫學完全不了解寒熱對人體的影響,因此研發出來的西藥往往都會適得其反的效果,這種因為錯誤的醫學觀念而造成人體的無形傷害,已經害死了成千上萬的無知又無辜的民眾了,我既然已經知道了解了,我能夠坐視不管嗎?我們下一代的上億炎黃子孫是可以不必受到西藥廠與溫病派的錯誤醫學的殘害,但是如何去改變呢?

我必須要去制止它再次的不斷發生這類的不幸事件,所以我只好往地獄走,拼著受到不明理又無知的世人漫罵與攻訐,我也要做到底,擺明了這是一條不歸路,試問世界上有那個笨蛋會願意隨便去罵人去得罪人呢?但是我不做的話誰做呢?我非常感謝台灣與中國大陸的支援網站,一直無怨無悔的支持我鼓勵我,有這許多明白道理的醫師與民眾在支持我,心理的溫暖是我的動力,它使我常存一種爆發力,支撐著我無懼的繼續向前走。

這種爆發力會給病人帶來安全感,會給錯誤的醫學帶來恐懼與威脅,我何願傷人呢?我輩是救人都來不及了,怎會去傷人呢?

由於《黃帝內經》跟《神農本草經》蒙塵已久,世間當道的是《本草綱目》跟溫病學說,這種錯誤的中醫理論是既無法將病治好,又將中醫的名聲破壞殆盡,因此造成世人對中醫完全誤解從而失去信心。

我與我的學生將結合世上認同經方的中醫與民眾們,我們一起重新出發,我們將終結這中醫千年以來的寒溫之爭,使用俯拾可得又最便宜最有效的中藥,為世人免除來自各種疾病的威脅。任何人只要讀過一遍《黃帝內經》,就絕對會放棄溫病學說,從而研究《傷寒》與《金匱》,中醫學會誤入歧途,應該跟大家沒有去研究《黃帝內經》有關。

我舉一例來說明傷寒與溫病的差異所在,一位老和尚自律極嚴,自緬甸回來後就出現往來寒熱現象發著高燒,忽冷忽熱的情形非常嚴重,有一點出汗,此時我用麻黃桂枝各半湯給他一劑,服完一劑二碗湯藥之後,當天這往來寒熱就恢復許多了,之後第二天出現全身關節疼痛腫大,這是風寒濕三症合併,於是我再利用原方加入白朮去濕,炮附子去寒,防風去風,一劑後關節痛大減,只剩下左肩與左肘一點痛,於是就再服用一劑病去,當時他的信徒將他送到西醫院去,西醫卻只能給他吃抗生素,吃止痛藥,這能治好他嗎?

如果遇到溫病派的中醫,又如何能讓他瞬間恢復過來呢?如果此病人因為冬傷於寒,醫師當時沒有將此寒排出體外,隔年春天就會因為裡寒未去而產生溫病,此際如果醫師不了解這溫熱病的源頭是來自冬傷於寒,於是一昧的給他吃寒涼的藥物,不了解需要把寒排除才是根治這溫病的方法,於是寒上加寒,如此一來不但病不會斷根,反而會引發出其他問題出來,於是越治越重,病就越來越深入,終至不可收拾的地步。

這種案例每天都會發生,是非常普遍的一般症狀,如果人人都因為人體一受病時就得到經方的治療,病邪瞬間就被排出體外,怎麼會有人得到癌症呢?世上所有的癌症都是因為在病之初時,因為醫師無法將病邪排出,於是日積月累後才發生的,這就是內經所言「百病風之始」的精神所在,而溫病派是做不到的,西醫更是無法做到的,所以連預防醫學都得依靠經方才真正有可能做到治病於未發之時。

有學員問我,內經中提到的「匪人勿傳」,如何知道這人是匪人呢?

我說一故事給大家聽,在史記中有記載一篇當齊桓公的孫子齊莊公繼位後,有一天他問晏子說道:「你在我朝為相已經六十年,請你教我如何識人?」晏子回答:「這非常簡單,十二個字就可以說完它,世界上只有三種人,難進易出,易進難出,易進易出。」

第一所謂難進易出是指君子,也就是所謂人才,這種人非常難請到,但是如果你要他離開時,他隨時可走,因為到處有人需要他的才能;第二是易進難出這是指小人,小人因為心胸狹窄又報復心強所以不好趕走他,比方妳跟一異性朋友交往,結果發現他跟妳不合適做朋友,於是妳告訴他希望不再來往了,結果他卻死纏濫打絲毫不放棄,到處去破壞妳的名聲,公佈妳跟他的親蜜照等等,這種趕都趕不走的人就是小人,他所表現的動作就是易進難出;第三是易進易出這是指庸才,因為庸才是既無任何才能又自視甚高,於是就變成一天到晚在更換工作,一年中可能換上十三個工作都有可能,這就是庸才所表現出來的動作。

我「人紀班」選擇學員的方式就是採用難進易出的方式,如果學員自動放棄,你將無法再進入人紀班,因為有許多的有心學中醫的人士都在準備隨時想進入人紀班,我淘汰都來不及,因此希望大家都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千萬不要觸犯我的禁忌。